(完本)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张迪林雪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8

已完结小说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是著名作家大少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张迪林雪,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精选篇章:不由得惊呼,我揉着手,环顾四周。除我和他外还有几个壮汉以及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她摇着折扇,缓缓向我走来,挑起我的下巴。“这次货色不错嘛。”评价商品般,她道,眉宇间都是对我的满意之色。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

推荐指数:8分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在线阅读全文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第六章 是喜还是悲

不由得惊呼,我揉着手,环顾四周。除我和他外还有几个壮汉以及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

她摇着折扇,缓缓向我走来,挑起我的下巴。

“这次货色不错嘛。”评价商品般,她道,眉宇间都是对我的满意之色。

呵呵,真不知是喜是悲。

“必须的,十有八九还是个雏,价格至少这个数!”

男人摩擦着下巴,朝女子手比了一个三的数字。

女子噗嗤一笑,站了起来。“你开玩笑吧,我这头牌不过也才这个价位,她?”

他们的对话让我感觉到了羞耻,我就跟没穿衣服似的,在他们的打量下,两个人对我指手画脚。

电视剧从小都看过,他们在干什么,就是没有那么清楚,猜得也差不多。

“他凭什么卖我,我告诉你们最好感觉把我放了,不然我爸见不到我会去报警的!”

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装模作样的道。说的信誓旦旦,只是难免缺点底气。

几人一听,皆是无所谓,男子顺势从包里拿出了当初的合同。

“小朋友,你看清楚,你自己签的合同不是吗?”

我的名字霍然出现在上面,然而合同的内容却全然不一样。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不可能,怎么会?!”

上面的内容俨然变成了一份卖身契。

原理很简单,他只要用一种可以擦掉的笔,稍加涂改,一切就变了。

我失身的跌坐在地上。

“怎么不会,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你可不能反悔。”

眼睛一亮,我就要去抢他手里的东西,打算毁掉,但他手一抬,我即扑了个空。顺便摔了个狗吃屎。

他一阵恼火,对着我的腹部就是一脚,冷汗不停的流,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似乎移了个位置。

痛!

“别动手,等下她身上有伤,我怎么卖?”

女子嫌弃的撇了眼,掀开衣服看了眼。

触及之处,已然青紫一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呵呵,忘记了。”

男子显然对女子是畏惧的,挠着头笑道。

“小姑娘,我们青楼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记住,进来了,就别妄想出去。”

说着,她一把抓起了我的头发,头皮传来的不适感使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叫个人好好调教下她。”

说完我又被重新丢回了原处。

快速爬了起来,房间里的人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空荡荡的一张床和一个我。

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侵蚀了全身,踉跄一步,差点又跌倒。

拼命的拍打着门,把手被我转来转去,可惜都是无用功。门被锁死了起来。

手机!对,手机!

反应过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报警,然口袋中的东西早就悉数和他们一起消失不见了。

“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我大喊大叫道,内心是有那么点希望存在的。

说不定就有个人路过然后救了我呢?

这种如果只有电视剧才可能出现,而不是在这儿。

无助的蹲在地上,抱成了个团,头深深的埋在膝盖,眼泪簌簌掉落下来,我不知道除了哭自己还能做什么。

也觉得实在太没用了,为什么当初要轻易相信别人。

林雪的事情还没有使我记住下场吗?

人就是一种不长记性的动物,很简单,只要心里有一点动摇,那么你已经掉进了陷阱里。

贪嗔痴恨,可悲,可叹,

门突然被打开,我被吓得瞬间跳了起来,连连后退。

来人不是别人,反而是我见过的那时医院的那个女子。

她看到我有那么一秒钟的意外,接着默默的把门给关上,不出意外她就是那个女子口中来调教我的人了。

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是又惊又喜,喜是因为我认为她是个好人,惊是就是再傻我也该知道这儿是个什么地方了。

别人俗称的烟花地。

而最后我的下场可想而知。如果说开始是猜测,那么她的出现更加应正了这一点。

其实,世界上哪里来的好人与坏人,只是当两方没有触及到对方利益之时自然的友善被人认为是好。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只是和我想的出场方式有些不同。”

她笑道,直接坐在了床上,翘起了二郎腿,她的气色好了很多。

“大姐姐,我是被人骗进来的,你,可不可以帮我报警?”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一脸乞求。

“不好意思,我帮不了你。”她撇开我的手,表情冷冷的。她说的是事实,她确实做不到。

“为什么?我求求你,要不然你帮我逃出去行不行,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的语调不由得抬高了几分,手上的力气可能是用过了几分,她的眉头一皱。

意识到后,我赶忙松开了手。

我没有办法使自己冷静下来,真的。设身处地的想想,我可以说没有一个人可以。

她就像我最后的支柱,那一点希望的光。

急了的我干脆跪在了地上,抱住了她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我一定不会说是你放了我的,拜托,求求你。”

她把我扶了起来。“我不能放了你,不然被妈妈知道我可就惨了。倒是你,我以过来人劝你一句,不如接受吧,你在这儿绝对讨不到好处的。”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要。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她与我本是萍水相逢,遇见是缘分,不帮是本分,帮你则是情分。可如今我恨透了这所谓的本分。

就一次,帮我一次不行吗?

说完,她大步流星的就往外走,我看准机会,几个箭步冲到了门前,在她打开门的一瞬间,飞奔了出去。

身体就跟个泥鳅似的逃过了守在门口几名壮汉的手。

风打在我的脸上。

眼睛紧紧的闭着,我很害怕,甚至于不敢看周围的一切,只留下了点缝隙来看路,快,再快一点。

我才发现自己是在楼上,蜿蜒曲折的小道,我乱七八糟的到处乱撞着,顾不得身上的不适感,门就在哪儿。

“抓住她!”身后传来她的急促的声音,几名大汉快速向我逼近。

“啊!”脚下一滑,身体忍不住朝前飞扑而去。

好在我并没有摔倒,反而砸到了一个男人。

迅速爬了起来,眼前,壮汉们已经把我包围,横竖都是一个死字,我拉着男子的衣服躲在其‘厚实’的身体后面。

“救命!”

他没有过多的怜香惜玉,口气不善的将我拉扯了出来,“你谁啊?”

就在他看清的我瞬间,眼睛一亮。

“黎总,不好意思,出了点小事故,我这就把人带下去。”

她歉意的给这个被叫做黎总的男人鞠了一躬。

“不要!”

“人家小姑娘不同意唉,怎么办?”转头,黎总面带微笑的望着我。使我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毛。

“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

“哦?新来的?正好,我买了。”财大气粗的直接从口袋拿出了一张空白支票扔到了地上。

“黎总,这……不好吧。”正当她左右为难的时候,青楼的妈妈再次出现。

这么大的动静,她就是想不知道也难。

“哎呦喂,好久不见啊,这不是我们黎总吗?今个儿有空来了?”

堆起笑脸,妈妈的手若有若无的搭上了黎总的肩膀,媚眼如丝。

“发生什么了?”接着,就和变脸似的质问。

“刚好遇上合眼缘的,就打算买回去。”黎总把我拽到了妈妈的面前,知道什么是前怕狼后怕虎吗,现在就是。

妈妈自然没有异议,黎总带着我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说带,不如用架这个词语更好。

背后,一个不善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我要你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与想象中不同,他没有别的动作,自行倒了杯酒,对我说道。

“什么?”

“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我再给你5000。当然你可以拒绝我,你现在就能出去了。”

摇晃着鲜艳的红酒杯,他胸有成竹的说着,微微抿了一口。

无言,门外是什么我再清楚不过。没有选择的选择。

犹豫再三,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好……”我全然不知他的话只是单纯的安抚我罢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李文旭。

一个像太阳般的男子。

而黎总带我去参加宴会的主要目的也就是他。

李氏集团的大少爷。

才从虎穴逃去,却再掉龙潭。

人生十有八九就是这样,困难重重。

我穿上了黎总准备好的衣服,一套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纯白色礼服,很漂亮,我细细的摸着,生怕给碰坏了。

镜子里的自己美的不像话。

明明熟悉,却分外的陌生。如果不是一举一动都一模一样,我会觉得那不是我。

头次穿这么贵的东西,内心难免忐忑。

白色的长裙把我身体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再加上我因为害羞而红了的脸庞,黎总不禁拍起了手,自夸我好看。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北方有佳人?

“一定要穿这个吗?”指了指地上数里面高的鞋子,我咽了口口水,他点了点头,不可置否。

摇摇晃晃的踩着鞋子,我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谨慎,长长的红地毯从那一头直到门口,我微张着大大的嘴巴。

面前的建筑物完全就是童话故事里古堡的存在。

黎总挽着我的手臂,向周围的人嬉皮笑脸,别以为他时常笑脸待人就是个好脾气,嘴巴表面上未动,实则小声的对我说道,“好好表现。”

我遇见了很多日后经常能见面的人。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