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张迪林雪小说在哪看_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9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张迪林雪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张迪林雪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他们并不是像小商小贩似的卖东西,他们拿出来的,多是一些器官,鲜血,或者象牙等保护类动物的尸体。总之,每一样都触及法律二字。很难想象在这儿居然有着这么一个地方。我和父亲的到来引起了周围不少注意,毕竟我们看起来完全格格不入。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

推荐指数:8分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在线阅读全文

欲望都市:少女沉沦记第五章 卖血

他们并不是像小商小贩似的卖东西,他们拿出来的,多是一些器官,鲜血,或者象牙等保护类动物的尸体。

总之,每一样都触及法律二字。

很难想象在这儿居然有着这么一个地方。

我和父亲的到来引起了周围不少注意,毕竟我们看起来完全格格不入。

丝毫不像买的起的,那么就是来卖的了。

我和父亲此行的目的就是卖,卖血。

如果可以,器官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

为了钱,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呵呵,有些人就是用命去换钱也在所不惜不是吗?

深深凝望着前面不短的队伍,我咽了口口水,抓着父亲的手有些发白。

别怕,别怕!

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道。内心的焦灼感却越来越强烈。

我们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是父亲能想到了最好的一条路。

“下一个——”

男子粗壮的声音响起,我和父亲相互依偎着坐在了凳子上。

“她成年了吗?”眉头一挑,手上的针摇摇晃晃的指着我,他问道。口气很是不耐烦。

“成了,成了,今年19岁了呢。”父亲连忙回答道。

我拼命点着头,就差没有把身份证拿出来了。

“知道什么血型吗?”

“o型吧,我和她妈都是o型。”

按照市场价,400毫升的血是350块,我和父亲商量好的是一人800。

可能多了点,但……

冰冷的针头刺进我的皮肤,轻微的刺痛使我眯起了眼睛。

鲜红的血液一点点通过管子留进了一个白色透明的袋子里。

血其实不是那种鲜红色,而是暗红,还带着点黑色的那种。

给人妖艳的美感。

慢慢的我开始感觉到了眩晕,世界也模糊了起来。

耳边是父亲担忧的声音,

“小迪,没事吧?”

我努力给予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接着失去了意识。

黑暗,那是我第一次感觉离死亡那么的近,有时回想起来不如那时候就死了的好。

幽幽醒来,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手边的血袋已经装置的满满的。

那个抽血的男人似笑非笑的望着我,就仿佛得知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爸,你还好吧?”

说着,手自然的搭上了旁边躺着的父亲,他的脸色看上去苍白。

他下意识的一抬,打掉了我的手。我愣了一下,“怎么了?”

他没有多言,只是闭上了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我虽不解,就只当他是虚落想休息,没有深究。

恢复了点后,父亲接过了男子拿的钱,1600,比想象中的要多,男子说多的就当做是他看戏的钱好了。

看戏?

“爸,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有气无力的问道,从刚刚我就注意到父亲的不对劲,他有意不让我靠近他,准确点说接触他。

“没有。”他回答的很快速,走了几步后,转头,眼睛里带着些许悲伤。

“小迪……”他叫着我的名字,“嗯?”“小迪?”连续几遍,他叫着我的名字,“我在。”

“你永远都是我的宝贝女儿。”

他笑了,笑得很无助。就仿佛我不是他的女儿般。

“我知道。”我不明所以。

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他的宝贝,他对我从来都是捧在手心里的疼。

很久之后,我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此举。

两个o型的父母,怎么生的出来一个ab型的女儿?

按照医学的说法,只能说明他们不是亲生的。

可明明他们在一起生活了数十年,他们夫妻是彼此最为亲密的一种存在。

抽完血的我还很虚,步子若有若无的轻飘飘的踩在地面上。

仿佛下一秒就要与地面来个近距离的接触。

抽血的钱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我当然考虑过再去一次,但怎么也要修养几天才行。

……

“你好,我是看到门口有的牌子过来的。”

“你想应聘什么?”餐馆大妈磕着瓜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洗碗工……”

“叫什么名字?”

心情有些雀跃,听她的话来说,有戏。

“张迪。”

不说名字还好,一说名字,只见她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化。

手上的瓜子一放,“我们这份工作可能你干不了。”

一听这话,我有点急了,“为什么?我很会洗碗的,速度特别快,洗得还干净。”

“门在那里。”她不做理会,换了个电视台,依旧津津有味的看着。

无奈下,我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明明街上的店铺很多,偏偏却没有一处愿意招我。

突然,一堆脏水溅起,淋湿了我白色的衬衫。

“啊?!”意外之下我叫出了声。

而始作俑者早就扬长去之,只留下一个漂亮的车尾巴。就跟在笑我似的。

我就跟个猴子任人观赏。

人要是倒霉就是这样,喝口水都塞牙。

“烦死了!”

有力一踢前面的易拉罐,我负气鼓起了两边的腮帮子。

可能是用力过猛,脑袋发懵,身体不由自主的倾斜。

一个四十到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手疾眼快的扶住了我。

“小姐,你没事吧?”

他长得慈眉善目,活脱脱就是个邻家大叔。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下意识的反应,才会让我掉进了他的话里。

使劲摇晃了下脑袋,我勉强道,“没事。”

所谓人不可貌相,就是他长得再像个好人,他也不能说是个好人。

只是可惜,这个道理,很久以后才明白。

对陌生人的碰触,内心是拒绝的,所以我悄然无息的撇开了他的手。拉开了点距离。

“你好,可能冒昧了,我叫做王石,是一名星探。”

“星探?”

我迷茫的看着他。

星探?

这两个字似乎多在电视上出现。

“是的,这是我的名片。”说着,他在口袋里一阵摸索,掏出了一张白色名片,我顺手接了过来。

上面用金色写了几个大字,星月娱乐,王石。

上面没有过多的介绍,回忆了一下我发现自己貌似没有听过这么个名字。

转念一想,我没有听过的也多,所以不足为奇。

“冒昧问一句你有没有考虑进娱乐圈的想法?”

他开门见山道。

“我吗?”手指向自己,我有些不可思议。

对应我的名字,我确实也有着一副飘然若仙的美貌。这也是我为什么在班级里没有人缘的原因之一。

“是的,无论从样貌气质上来看,你都非常符合我们公司需要的,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会红。”自信满满的口气仿佛他在说的即是未来。

“我…我恐怕不行吧。”摆了摆手,说着我便想离开。动作慌慌张张,显得有些无措。

我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居然能成为电视上那闪光的人儿。太梦幻了。

“等等!我们公司的福利很不错的,不如我们坐下来喝杯东西,再仔细说说。”

他似乎早有意料,反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力道不轻不重。

听到福利两个字,我前行的脚步一顿,鬼使神差的我跟着他到了一家附近的咖啡厅。

他选了一家略为高档的地方,华丽的装修让我不禁望而止步。

厕所里,我不得不承认我被诱惑到了,他开出的那些天价的酬劳让我实在心动不已。有了那些钱,母亲的病也就有钱治了,家里的危机迎刃而解。对于我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要不然我就先试试?”我试探道。

内心的天秤早已倾向到一边。

“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如同变魔法般,他从随身的文件包里拿出一份准备好的合同,摆在我的面前。

“既然如此,不然我们就先把合同给签了吧,对你对我都是一种保障。”

笔已经拿好,保持着一个递给我的姿势。

“我有一个问题,我能不能先预支点工资,你放心我不会跑,只是我妈妈病了,急需用钱。”

他坦然一笑,“当然。”

左右把合同来回仔细阅读了几遍,我在尾处签上了名字。

他见了,默默收起了合同,笑容更加深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公司吧,我身上也没有那么多现金,你也正好开始‘工作’。”工作两个字意味深长,可惜单纯的我没有听出不同。

他开车,我坐在后座,风景一闪而过。

车子缓缓的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停靠下来。人不多,车倒是五花八门。

“这儿是?”

我下意识开口问道,陌生的环境带给我一种恐慌感。

“进去你就知道了。”

心头突然涌起一种不详的预感,“我家里还有事,要不然我就先回去吧,下次,下次再来。”

怎么看这儿也不像个娱乐公司的模样,我意识到,匆匆想逃。

他长臂一伸拦住了我的去路,“来都来了,何必着急走呢?是吧。”嘴角一勾,他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或者说渗人。

“救!”后面几个字都还没有喊出来,口鼻就被他的大手死死的捂住了,周围没有人来救我。

脚跟与地面摩擦,留下了两条深深的痕迹,耳边传来声音。

“安静点。”

他车门熟路的往后门去,我的挣扎扭动在他的眼里不堪一击,脑中已经上演了不知多少遍可怕的结果。

设想了千万逃走的方法,可男人与女人的力气根本不成正比,我在他的面前就跟玩似的。

长长的指甲狠狠的朝他手臂上抓了一圈,漫出血来,他吃痛了低声咒骂了一句,手一甩,我就被丢到了地上。

“啊!”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