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主林菲菲男主赵仁凡的小说_绝世异能狂少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9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绝世异能狂少,绝世异能狂少小说是作者天天来卖酒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赵仁凡林菲菲,赵仁凡林菲菲小说精彩片段:贵妇脸上满是惊恐,心疼的看着儿子,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然后不停的对小姑娘说:“对不起,是我不长眼。对不起,对不起!”

绝世异能狂少

推荐指数:8分

《绝世异能狂少》在线阅读全文

绝世异能狂少003 还有救吗

贵妇脸上满是惊恐,心疼的看着儿子,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然后不停的对小姑娘说:“对不起,是我不长眼。对不起,对不起!”

贺知秋口中挂着鲜血,同样跪着不停道歉。

“可以了可以了……”小姑娘完全吓呆了,脸上带着惊慌,“你们不用这样,赶紧起来。”

母女两人目光移到赵仁凡身上,眼神中带着惶恐。

“看我干嘛,人家都让你们起来了。”赵仁凡没好气的说道。

“谢谢谢谢!”两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看着赵仁凡的目光带着畏惧。刚刚那一下,着实吓到他们了,赵仁凡的身手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可怕。

他们觉得,赵仁凡绝对是某个家族的人,他们才不信赵仁凡说的。

“还不滚。”赵仁凡哼道。

“是是是,这就滚。”两人赶紧往角落寻了个位置,后怕的坐下。

“谢谢你……”小姑娘感激的看着赵仁凡。如果没有赵仁凡,她都不敢相信后果会是什么。

赵仁凡摆摆手,笑道:“举手之劳。好好坐着吧,快到站了。”说着,他转身就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能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吗?我想请你吃个饭。”小姑娘喊道,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

赵仁凡怔了怔,挠挠头说道:“我没有手机……”

赵仁凡有些尴尬,在山上,就他和师父俩人,根本就不需要手机。

小姑娘也怔住了,不过随即就恍然了,对方可能不想泄露身份吧。想了想,又道:“我叫林菲菲,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赵仁凡微微一笑,说道:“名字什么的只是个代号,有缘自会相见的,到时候我一定会找你蹭饭的。”

林菲菲沉默了一下,也不坚持,笑道:“好。”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周围的人,看得是一愣神一愣神的。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不过总归是让人解气。想到那两人嚣张的气焰被这样打压,人们莫名的兴奋。

不过想到赵仁凡的时候,一个个都有些狐疑。

对于赵仁凡说的没有家族,人们都直接选择不信了。

不是家族你哪来这么可怕的身手?人们撇嘴,觉得赵仁凡太低调了。于是乎,人们看向赵仁凡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

贺家的人都照打不误,太牛了!

乘警姗姗来迟。

问发生了什么事,众人缄口莫言。

贺知秋母子俩也选择闭口不谈。

没查清赵仁凡的底子之前,他们已经不敢再犯傻了。要是待会别人也是某家族的人,那岂不是又被打一顿?

如果同是大家族的人,他们可不会觉得这些乘警会偏袒他们。

想到赵仁凡那鬼魅般快速的伸手,贺知秋就忍不住一个哆嗦。论速度的话,恐怕父亲也只能跟他打个平手吧。

这种怪胎,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继承人!贺知秋心中想道。

随着悦耳的声音传来,列车缓缓的停下。

龙腾市,到了。

赵仁凡背着一个土里土气的背包,左闪右闪的,几个呼吸间,就消失在人海中。

林菲菲还想着下车之后找赵仁凡,可是左看右看,哪里还有赵仁凡的身影?

叹了一口气,林菲菲摇摇头自语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

赵仁凡可不知道这一幕,此刻他正郁闷的站在街头,眼珠子四处乱转,一脸茫然。

他娘的云天大学在哪个方向?还有,这么出名的大学,竟然连个接待的都没有?

赵仁凡极度无语,看着一个个年轻人拦下了出租车,留下一股难闻的车尾气飞驰而去,不由得咬牙切齿。

师父啊师父,尼玛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吗的给我车票没给我钱啊!

而此时,遥远的大山之上,赵仁凡师父正来回踱步,不停的嘀咕:“我总感觉有样东西忘了给那臭小子了,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要死的节奏啊。赵仁凡哭丧着脸,看着一辆辆疾驰而去的车,觉得这个社会真是恶毒啊,为什么要用钱这种万恶的东西呢?

忽然,他眼睛一亮!

“咳咳,前面那两位,麻烦等一下。”赵仁凡大声喊道。

贺知秋浑身一震,这熟悉的声音……

他和母亲脸色纷纷难看起来,艰难的转过身。果然,赵仁凡正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俩。

“这位大哥,事情不是都已经结了吗?你还想怎么样?”贺知秋满脸怨愤。

袁江萍同样满腔愤怒。今天的事情已经让她极度无地自容了,她还想着下车之后马上打电话让人查那个人的背景,可是郁闷的是根本就不知道别人叫什么。现在没想到送上门来了。

“你可别乱来,这里是龙腾市,你敢动手的话,我让你迟不了兜着走。”袁江萍怒喝道,但是又有些后怕,赵仁凡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万一真敢动手怎么办。

赵仁凡一摊手,很无辜的说道:“我是文明人,怎么会随意打人呢。你说得可真是奇怪。”

“那你叫我们干什么?”贺知秋冷哼道,眼神中带着怨恨,小腹现在还痛着呢。

赵仁凡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干咳了一声说道:“那个……我出门忘了带钱了,能不能借我点?”

贺知秋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冷冷的对赵仁凡说道:“你没带钱,关我什么事?借钱给你?门都没有!”

袁江萍此刻也是十分的舒畅,突然间觉得很解气,恨恨的瞪着赵仁凡,喝道:“你赶紧滚吧,没钱还敢来龙腾市?饿死你……”

“我觉得你们肯定会借的。”赵仁凡淡淡的笑道。

“笑话,我们凭什么借给你?”袁江萍冷冷笑道,“车上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在龙腾市,我不信你敢耍什么花样!”

赵仁凡淡淡的笑了笑,看着贺知秋,摇摇头,说道:“那你儿子的命可能不久于人世咯……”

“你咒我?”贺知秋冷笑。

赵仁凡耸耸肩,眼中露出可惜的色彩:“刚刚在车上,我对你动了点手脚。”

“你以为我会信?”贺知秋冷哼,目光盯着赵仁凡。

“就是,你以为你说我们就信?”袁江萍鄙夷道,但心中却隐隐间有些担忧。

“唉……”赵仁凡叹了一口气,“难道你没有觉得,现在浑身燥热,隐隐间还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贺知秋一怔,不说他还没感觉,赵仁凡这一说,他浑身都觉得燥热了起来,顿时有些怕了,但是还是强忍着,冷喝道:“别装神弄鬼,我不信。”

赵仁凡再次耸了耸肩:“现在是不是还有点耳鸣,心悸的感觉了?”

贺知秋浑身一震,瞪大眼睛看着赵仁凡,声音都颤抖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袁江萍一看儿子这样,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尖叫:“你……好狠的心啊,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被贺家报复吧!”

赵仁凡干咳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大拇指在食指和中指只见来回搓动。

袁江萍此刻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从包包里面抽出几张大钞,慌张的送到赵仁凡面前。

赵仁凡摇摇头从里面抽出一张,然后说道:“赶紧去医院,还来得及。”

“你没骗我们吧?”袁江萍此刻脸上满是慌乱,急问道。

赵仁凡撇撇嘴:“我骗你们做什么?我是老实人,从不撒谎,还不赶紧去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哦。”

袁江萍浑身一震,然后赶紧带着满脸呆滞的贺知秋,拦下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赵仁凡拿着钞票,轻轻的弹了弹,看着远去的车尾,嘀咕了一声“傻逼”然后钻进了出租车。

“师傅,麻烦云天大学。”赵仁凡开口道。

“好嘞……”司机一踩油门,疯狂的奔跑在大道上。

窗外的景象呼啸而过,赵仁凡的心思,也随之飘荡了起来。

“龙腾市卧虎藏龙,千万不要太过高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记住师父的话。”

师父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赵仁凡目光中露出了奇异的色彩。

贺知秋的出现,令他有些吃惊。

武者、黄级灵兽,不知道龙腾市有多少这样的人物。

但是,应该不会少。

而所谓的机缘,到底在哪里?自己有机会抢到么?赵仁凡摇摇头,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太多了。

龙腾市第一医院。

一对母女慌慌张张的从车上下来,然后狂奔至急症室。

“医生,你救救我儿子。”袁江萍带着哭腔,惊慌失措的叫道。

医生看着袁江萍的模样,不由得一紧,赶紧给贺知秋把起脉来。

“医生,救救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贺知秋此刻觉得浑身难受无比,四肢无力发酸,头晕,皮肤竟然渐渐的变得冰凉起来。

医生把了把脉,然后又仔细的观察了贺知秋一阵,开口问道:“你之前是不是觉得乏力、口渴、头痛、头晕、眼花、耳鸣、恶心、胸闷、浑身燥热,还有大汗?”

贺知秋面色一惊,猛然点头:“是的医生!”

医生点点头,面无表情:“现在是不是觉得皮肤灼热、腹痛、肢体痉挛,还觉得隐隐约约要昏迷?”

贺知秋疯狂点头,惊恐的看着医生,失声道:“是的医生!我……还有救吗?”

医生很淡定的点点头,然后走到门口,朝着外面喊道:“小兰,矿泉水、风油精、藿香正气水各一瓶,赶紧拿过来。”

贺知秋和袁江萍面面相觑,然后看向医生:“医生,这是……”

医生看了看贺知秋,淡淡开口:“你中暑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