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师父我想娶大师兄第14章_师父我想娶大师兄14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9

羊毛团子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师父我想娶大师兄,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师父我想娶大师兄,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其实他们四个,没有一个真正经历过颠沛流离的生活,所以伙计走后,都露出有些疲倦的神情,总算是有个暂且稳定的地方了,而且这个地方显然落霞宫的人几乎不会找来,悬在心头的石头便也可以放一放。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推荐指数:8分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在线阅读全文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第十四章 亲一下吧

其实他们四个,没有一个真正经历过颠沛流离的生活,所以伙计走后,都露出有些疲倦的神情,总算是有个暂且稳定的地方了,而且这个地方显然落霞宫的人几乎不会找来,悬在心头的石头便也可以放一放。

伯兮四下望,虽然脸上不动声色,可是颜晓棠看懂了,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或者可以做什么,这里面好像连坐的地方也没有。于是她浑身上下的疲倦全都不翼而飞,从身上随便一拽,就撕下一块布,殷勤地找到个能坐的地方,掸掉灰。

“师父,来这坐。”

召南顿时感动:“好,好,颜颜,接下来要做什么,你说,让你师兄们去做。”

颜晓棠笑眯眯地看她三师兄,月出很不平衡:“喂,师弟,伯兮师兄也是师兄。”别只看他一个啊!

“舍不得。”颜晓棠完全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她就是不舍得使唤大师兄,哼!

月出凄苦无助地靠向一根桅杆,不料桅杆发出“嘎”一声,吓得他蹦开,生怕这一靠,整个屋子就垮掉。

桅杆呻、吟了一会,稳住了,看来还能支持下去。

月出内心更加凄苦,他就是师父不疼师兄不爱,还要被师弟欺负的那一个,嘴里的糊糊味将这种气氛渲染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既然师父有言在先,颜晓棠便也不客气,先把大屋里里外外透彻的检查一遍,一门四口,全是逃犯,不贼一点不行。

越检查越觉得这屋子就是半条破船直接从海上搬过来,倒扣在岩石下的,船首已然伸出崖外去,月出走到船首位置,从裂开的缝隙朝外看时,赞叹道:“哟,景致不错。”直接能看到海。

话刚说完脚下轻轻的“咔咔”一声,木板忽然断裂出个大口,也是他反应快,立即一个后翻,连退两步一看,刚刚站的地方已经成了个大洞,风呜呜的从下面经过,一眼看不到底,把月出吓出一身汗。

“这地方能住吗?”月出很怀疑,会否住着住着漏下去摔死了。

“能。”颜晓棠伸脖子看看那个洞,手一指木板下面露出来的岩石道:“三师兄,会漏下去的地方已经被你踩出来了,这些都在石头上才没掉。”

月出看看是这么回事,可就是觉得师弟这句话好像有哪不太对。

他这里还没反应过来,颜晓棠就道:“那就劳烦师兄到处踩踩看,把已经朽坏的地方全部踩出来,提前修补好,免得下雪下雨的时候才知道。”

“我很重吗……”月出忍不住低头把自己打量了一遍,开始怀疑是不是粗粮吃多,身体浊重了,什么叫做把已经朽坏的地方全部踩出来啊?他胖吗?

身材自然还是那样,月出的修为虽然不如师父师兄,可也算有小成,怎么也不至于胖。

结果才自我安慰好,召南道:“月出,去踩踩。”

“……是,师父。”

月出瞪一眼颜晓棠,一肚子气的去了。

屋里没有其他洞了,哪怕月出很傻气地蹦跳,脚下木板都顽强地没烂,可是这还不算完,颜晓棠仰头看看,走出门外叫:“三师兄,屋顶好像也不结实。”

得,月出看都不用朝师父看,认命的出去爬房顶。

屋子是船舱,屋顶就是船底,月出身手敏捷,上去倒也不费力,可是一上去就发出“咦”的一声。

“三师兄?”颜晓棠在下面什么也看不到。

月出也不讲究,就用自己身上的破衣袖拍打了几下,把一些碎雪和泥尘弄开,颜晓棠站在下面被扑了个迎面,连忙逃进屋里,她怀疑三师兄故意的。

召南带笑看着,伯兮安静地站在他身侧,从眼睛看不出任何想法,颜晓棠对他的偏心和优待,好像对他完全没有什么影响。

颜晓棠不由得很羡慕师父,她要是能让大师兄这么听话就好了。

这时月出喊了起来:“师父、师父!这船底有微云篆留下的痕迹。”

颜晓棠看向召南,问道:“师父,什么是微云篆?”

召南脸上分毫惊讶的神色也没有,淡然道:“哦,那是太微门内的一种基础符篆,各类符篆都在此微云篆之上演化。”

召南是个仙人,仙人知道符篆应该也不奇怪,就像江湖游医知道板蓝根的作用一样,颜晓棠没把召南往太微仙宗掌教那上头想——虽然确实有外门找过他们麻烦,可也仅限于外门而已,那些内门真正的仙人都没有出现,要说是掌教的话,未免太牵强了。

她的想法着落在另一个方面,举目把大屋又扫了一遍,问道:“师父,符篆是不是只有法宝上面才有?有这么大的法宝吗?”她见过的都是很小的呢?

召南先仰头对月出道:“你看看有没有朽坏的便好,此离鹿台山不远,看得到微云篆也属寻常。”

月出在上面隔板应道:“是,咦!石头那边有水。”

有水可太好了,来的路上颜晓棠就看到这座城里的百姓取水用,都是取的石隙里渗漏出来的,但这大屋离其他房子有点距离,每次取水都必须走很远,自然不如屋外就有的好。

她高兴道:“真的?”

月出道:“从屋里看不见,不过就在后面,师弟往后走。”听声音,他在顶上也往后走,脚步声踩得咯吱咯吱的。

颜晓棠防着他从上面踩漏下来,故意错开距离,就听屋顶“咚咚”两声,这动静,她三师兄从上面跳下来了?这么高!

然后“嘭——”一声,大屋后侧跟岩石贴合的地方被月出一脚踢开,破出个半人高的大洞!

地上已经有一个大洞了,现在后头又有了一个大洞,而且月出对洞的大小不满意,又加两脚,把洞扩大到一人多高,两人宽,木屑扑簌簌掉着,他从外面钻进来,对小脸发木的颜晓棠道:“这样进出取水就方便了,哈哈!”

这是……报复吧。

颜晓棠小嘴一翘道:“是很方便,只是不能补,要钉成门,走吧师兄,我们去买木板。”

月出颤颤眉梢:“伯兮师兄呢?”

“大师兄就看家吧!”颜晓棠笑眯眯道:“我这么小,三师兄怎么忍心叫我搬木头?”

想也知道师父不会帮他,月出垂头丧气的,跟着颜晓棠买木头去了。

他们走后,召南抬手抖抖衣袖,探出一指划过身旁板壁,灰尘下浮出被腐蚀得已经模糊的图案,线条曲转跟晦金符的基础线条很像。

召南叹道:“难怪没有鼠蚁蚊虫,原来是符篆。这船以凡人之力断断拆不开,并非用木板拼成,到底怎么上来的?”

伯兮按了一下胸口衣服里师父新刻的符篆,问道:“师父,可要我取下来看一看?”

召南摇头:“不急,我们最要紧的是养伤,不是探究意外。”

“是。”伯兮听话无比地应道。

召南挑眉看徒弟:“你可是第二次答应为师,能坚持不动真元的。”

“徒儿记得的。”伯兮还是那样子,基本没有什么表情,看着十分可靠。

对于在商家船坞破开符篆打人的事,从召南找到他,赶制晦金符给他重新戴上,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任何表示。

召南侧头,把大徒弟看了好一会,他大徒弟也默默地看他,隔一会,倒是师父放弃了……真的看不出来啊,背后的决心什么的。

颜晓棠和月出回来的时候,一路上不少人看呆过去。

颜晓棠这个矮垛垛走在前面,背后背着半袋子粗面,两手提着箩筐、陶盆,负重不少,不过她这年纪放在穷苦人家已经不算小了,照莱海民家的孩子也经常帮家里干力气活,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她身后跟着的人个头也不算很高,身材也不算很壮,比起海民还纤细了点,却背……或者说扛着有他两倍高的东西,最底下是几十块船板,上面堆着粗布细布各几匹,各种盆盆罐罐,还有铜壶、藤箱等等,不止高,还宽,迎头碰到的人都倒抽口气,然后急忙退开避让。

这堆两人高的东西只用两根绳子穿绕捆着,摇摇晃晃的,要是散下来,能活埋几个人。

要是他们知道那些盆盆罐罐和箱子不是空的,全部塞满生活杂物,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即使月出经过筑基淬体,肌肉筋骨已经和凡人很不一样,也被累得大汗淋漓。

其实可以分好几趟去买,但是他师弟说不一次全买的话,就得多跑好多遍,月出在一次负重和多次长途之间选了前者,刚背上的时候他还觉得他挺明智的,走到后来就开始后悔,等回到大屋前的那条小径上时,已经是悔不当初了。

伯兮打开门,就看月出“轰隆”一下倒了下去,身后的东西立即把他埋得看不见。

杂物堆下传来呼救声:“师父……师父……救……”

颜晓棠一脸天真笑容:“大师兄帮我看一下东西,我一件一件搬进去。”

“嗯。”

答应后,伯兮就真的站到一边,专门“看”,根本不管三师弟死活的样子。

见他听自己话真去看着,颜晓棠先高兴,然后萎靡——听她的话是因为师父叫他听,所以他才听的吧。

不过沮丧没有片刻,颜晓棠就异想天开地蹦跳到伯兮面前,昂起头道:“大师兄,亲我一下吧。”

这么听师父的话,师父叫他听她的,他就听她的,那她现在说什么伯兮都会做咯?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