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时青霄沈肖遥小说在哪看_凤主江山提督夫人不好当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9:34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时青霄沈肖遥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凤主江山:提督夫人不好当,本小说阅读网提供时青霄沈肖遥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但眼下若是不帮,万一那狐狸真被这二虎吧唧的郡主扔去给侍卫睡了,她一会去找哪个爹帮她撑场面,让她正大光明的混进衙门?“戎,戎哥哥……”

凤主江山:提督夫人不好当

推荐指数:8分

《凤主江山:提督夫人不好当》在线阅读全文

凤主江山:提督夫人不好当第十五章 初露威严

沈肖遥站于所有的面前负手而立,虽以斗笠遮面,但盛气凌人的气场却震斥在整个夜色之中。

其实……

她现在的内心是很纠结的,她并不想出手帮那狐狸骚,于前世,她与纥沐白是对手,于今生,她与纥沐白是利用。

但眼下若是不帮,万一那狐狸真被这二虎吧唧的郡主扔去给侍卫睡了,她一会去找哪个爹帮她撑场面,让她正大光明的混进衙门?

“戎,戎哥哥……”

纳兰若言这一声戎哥哥,肯定了沈肖遥现在的身份,那原本站在一旁的侍卫纷纷下跪:“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孙县令几乎是趴在了地上,浑身抖的跟秋风中的落叶似的:“下官恭迎太子殿下……”

“你们没有听见我刚刚的话么?”

沈肖遥立于原地不动,声音更冷:“把她给我绑了!”

纥沐白落在沈肖遥的身上,端详着,揣测着,打量着……

以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假扮当今太子应该不是内惧就是外恐,但她却太过于冷静了,这份冷静就连他都不得不刮目,尤其是她周身缭绕着的霸气和凌然,简直浑然天成。

“太子殿下息怒……”

趴在地上的孙县令又是一抖:“下官何德何能,敢,敢对宁国郡主动手啊……”

沈肖遥知道这是实话,但却难以解气。

现在她之所以杵在这里喝西北风,全是这宁国郡主的错,要不是有这芝麻眼的郡主拦路,现在她早就处理完该处理的事情回府睡大觉了!

几个大步冲到那郡主的面前,抓起她的手就是一通怒喝:“一个郡主竟如此不顾礼仪的污蔑盟国使者,成何体统!”

“我……”纳兰言偌被骂的一愣。

沈肖遥却还在继续:“你什么你?与其有功夫在这里和我大眼瞪小眼,何不用心学学三从四德待客之道,你就算非我父皇亲生,却好歹也是个郡主,如此丢人现眼,岂不是蒙羞我青霄皇族?!”

像!

太像了……

轻整衣衫的纥沐白再次将目光落在了沈肖遥的身上。

虽然堂堂太子不适宜拉着郡主在街道上吵闹,但这事儿要是放在青霄太子戎的身上,就变得很顺理成章了,只因那太子戎不但脾气火爆,性子更是烈中之烈。

只是……

纥沐白想不通,沈肖遥怎么会了解太子戎的脾气?如果这一切只是个巧合的话,那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

“啊——!”

被骂的狗血淋头的纳兰言偌一声哀嚎破口而出:“戎哥哥竟然为了那个不男不女的骂我!我那么喜欢你,你却一心一意帮着那不男不女的!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了你啊!”

原来这芝麻眼郡主竟然喜欢太子戎,而,而且还把和太子戎交好的纥沐白当成了情敌……

沈肖遥虽恶寒,但也能理解,那狐狸骚浪起来连女人都自愧不如,也难怪这芝麻眼郡主如此的如临大敌了。

“都是死人么?还不赶紧把郡主带回府!”

一声令下,侍卫们纷纷上前,连拉带扯的将纳兰言偌塞进了马车,马车是远去了,但纳兰言偌的哭嚎却还震天响:“不男不女的,咱俩没完,没完,完……!!”

沈肖遥回身,想要瞧瞧那被女人当作情敌的纥沐白是个怎样的表情,不想身后空空如也,纥沐白早已在童恩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没教养,更没家教,好歹她也帮了他一把,谢谢没有一句,人影不留一个,真当她是他家骡子了?用起来不但方便而且还免费?!

不过眼下,沈肖遥却没空和那臭狐狸算账,转身上了县衙的台阶,踢了踢趴在地上装死的孙县令:“没死就给我起来,我要去牢房找一个人。”

“是,是……”

孙县令慌慌张张的爬了起来,话都不敢多问一句的在前面领路,等打开了牢房的铁门,根本不用沈肖遥吩咐,他就主动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太子殿下……请。”

权利,当真是个好东西。

沈肖遥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要多久没有被人恭敬相送了,本以为自己早就淡忘了,不想当再次被赋予这熟悉的感觉,竟是如此的久违。

迈步走进牢房,不出意外的脏乱差,老鼠满地跑,蟑螂爬上墙,在这里,人活的还真不如臭虫。

牢房的最里面,两名狱卒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破茶杯,逗狗似的对着牢狱里面笑着,乐着,浪荡着。

“小娘子,来,给爷笑一个,没准爷心情好了赏你口水喝。”

跟在沈肖遥身后,一路弯腰而来的孙县令听着这话,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来,扬起嗓子正要阻止,一只手却快他一步的横在了他的喉咙前。

孙县令一愣,原本想要靠近的沈肖遥忽停下了脚步,轻轻靠在了石墙上,怎么瞧怎么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孙县令看看沈肖遥,又望了望不远处的牢狱,他这颗心呦……算是彻底提到了嗓子眼。

他不傻,放眼这牢房里就关了那么一个婢女,虽不知太子殿下和这婢女的关系,但当今太子殿下深夜前来,不是为了她还能是为谁?

只是他想不通,既然来,这太子为何又不救?眼睁睁看着那婢女受辱?

沈肖遥不理会身旁县令心里的小九九,顺着墙壁抠下几粒碎石子,一边把玩着,一边继续看戏。

在狱卒的引诱下,翠花动了,脏到看不清楚五官的脸,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很淡,但足够让那两个狱卒心猿意马的把水给了她。

另外一个狱卒似见到了甜头,从兜里掏出了半个馒头,“靠过来让爷摸摸,爷摸得舒服了,就给你馒头吃。”

翠花犹豫着更憎恨着,沈肖遥能够清楚的看见那此刻在她眼中忽闪忽现的恨意,但很快,那抹恨意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一步步朝着那俩名狱卒走去。

“对,这才听话,让爷好好的摸摸……”

狱卒说着,两个人,四只手就齐刷刷的伸进了牢狱,忽几粒石子如刀般飞过,“啪啪啪——!”不过几声脆响,眨眼的功夫那两名狱卒就捂着双手倒在了地上。

“这县衙的牢房确实热闹,着实让人大开眼界。”收回弹出石子的手,沈肖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声音冷,脸更冷。

孙县令瞅着沈肖遥那沉下去的脸,那一直提起在嗓子眼上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