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主叶壹夏知瑶男主的小说_长雨何曾念人心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8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长雨何曾念人心,长雨何曾念人心小说是作者宁远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叶壹,夏知瑶,叶壹,夏知瑶小说精彩片段:叶壹“咦”了一声:“爸爸妈妈创立的柏木组难道不是黑社会吗?黑社会难道不杀人?”她的语气轻浮,伪装的纯真很明显是在讽刺,“所以我的妹妹被人说是黑社会,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对方说的也都是实话呢,然后我去让他们见识一下黑社会的可怕也是让他们长见识,不是吗?谁让我和贰真的就是,黑,社,会呢?”

长雨何曾念人心

推荐指数:8分

《长雨何曾念人心》在线阅读全文

长雨何曾念人心分节阅读7

,等听到有人逼近之声她就钻进草丛里逃走。逃走之前她还不忘威胁那三个已经吓得坐在地上的男生:“再找我妹妹麻烦的话,女鬼还会来找你们哦。”

叶壹从叶贰学校成功逃脱,但是却没能逃过叶家的家法。为叶贰出头的后果就是艾以晴罚她跪在叶家祠堂里跪到她认错为止。

叶壹好像并没有想逃避责任,她回家后主动把枪交给了妈妈,交代了她做了什么,可是她却拒绝承认她做错了。

“持枪跑到学校里去还开枪了,而且穿成这个样子,你还说你没错?”艾以晴看着眼前这偷穿妈妈衣服的女儿,倔强地仰起头,回答她的语速都没有变化:

“我没错。”没有一句辩解,似乎连情绪的波动都没有,艾以晴被气得不清,却见叶壹双瞳里平静如水。

“是要到杀人了才是错吗?”艾以晴语重心长地问道。

叶壹“咦”了一声:“爸爸妈妈创立的柏木组难道不是黑社会吗?黑社会难道不杀人?”她的语气轻浮,伪装的纯真很明显是在讽刺,“所以我的妹妹被人说是黑社会,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对方说的也都是实话呢,然后我去让他们见识一下黑社会的可怕也是让他们长见识,不是吗?谁让我和贰真的就是,黑,社,会呢?”

“叶壹你能干了是不是?”艾以晴彻底沉下了脸色,怒气很明显的表现在她脸上,“对爸爸妈妈冷嘲热讽,你觉得自己是不是特别厉害?”

“没有。”叶壹也收起了她的轻浮,闷闷地说,“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实话?我告诉你,不管你喜不喜欢自己姓叶,你投胎到了我们家你就必须面对现实。”艾以晴弯腰和叶壹平视,“你这辈子都别想脱离这个身份,明白吗?”

叶壹望着妈妈的眼睛,如海啸般深深的压迫感让她手指的末端都无法动弹。

这是她妈妈,一直以来就温柔的妈妈,可是叶壹早就知道了,妈妈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温和,在她的骨子里有她的强势和不容侵犯。

叶壹还是笑了——原来我和妈妈,真的是那么相像呢。

因为叶壹拒不承认错误,所以艾以晴一直没让她站起来,叶壹也倔强地一直跪着。

夜深了,叶千悄悄地来到祠堂外,看着大女儿跪在那里娇小的背影,心里酸酸的,正想进去艾以晴拉住了他。

“老婆……”

“我就知道你会来。”艾以晴斜叶千一眼。

“何必呢……”叶千叹气,“小壹身体本来就不好,你这样罚她她会吃不消的。”

“我知道。”

“那你还……”

艾以晴靠近窗口,往里面看去,目光锁定在叶壹的身上:“小壹的心里住着一只猛兽,随着年纪的增长那只猛兽会越来越凶猛,可能会吞噬亲人,朋友,我怕到时候她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把她自己都吞噬了。”

“……老婆。”

艾以晴转头看向叶千:“我不想让小壹成为一只只会食人的猛兽,我想让她,成为凤凰。”

作者有话要说:说她们早熟,应该是有些吧= =但是还有更早熟的孩子呢……咳咳

9

9、第九夜(修改BUG) ...

很明显,叶贰的所有神经都已经被叶壹调动了起来。

昏暗的房间里,叶贰白皙的肌肤散发着温热的气息,那是一种温暖的热源,让叶壹不断地想去靠近她,亲吻她……

叶贰的体内温度很高,湿润的通道也让叶壹明白身下的人此刻内心是欢愉是接受的,她也明白自己的指尖的每次触动都让叶贰的体温更滚烫一分。

叶贰紧紧地抱住叶壹。如果两个人此刻能够融化在一起的话,那该有多好?

“你为什么哭?”叶壹很明显看见了叶贰眼角的泪。

“我没有哭。”叶贰否认。

“你从小就是一个爱哭的孩子。”叶壹吻去叶贰的眼泪,可是她的眼泪只有那么一点点,不足以填满一个吻,“可是在别人面前那么爱伪装,伪装成一个勇敢的人,其实你只是一个需要疼爱的……妹妹。”

叶贰想要否认,叶壹猛然加快了速度,想要失声尖叫的冲动让叶贰抬高了腰肢。

这是迎合,亦或是隐忍的她已经忍到了极限?

“不用忍耐。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那些伪装。你想哭或者是想笑都可以,尽情地做最真实的你。我如果嘲笑你一分,必定天诛地灭。”叶壹的情话很动听,可是叶贰心里的顾虑绝对不是她在杞人忧天。

叶壹让叶贰不要伪装,可是叶壹她本身就已经戴上了一个谁也参透不了的假面具。那个假面具就是她的笑容。叶壹似乎永远都在笑,可是她的情绪却被她埋在心里的最深处,谁都不能触碰。叶壹是一个有心的探索者,也是一个笑里藏刀的骗子。

叶贰知道她一直在装病,起码是在装重病。

她只是营养不良,那是遗传自她们妈妈。可是后来她又说自己快要死了,叶贰渐渐发现那是她在扯谎。她扯的谎居然又懒得去自圆其说,漏洞百出,她的目的何在?而且……这么久以来,那些亲密的事情全是她在主导着,在床上她从来没有一次想要示软。

她到底是在想什么呢?在她的人生里,究竟什么才是重要的事情?

叶贰记得,去美国之前的叶壹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跪在祠堂整整一晚的叶壹比现在要有血有肉。

叶壹拒不承认错误,就算叶千想要来解救她也被艾以晴劝回去了。

叶壹跪在那一直都高高扬起下巴,盯着叶家先人的牌位看着。在她的双膝之下没有任何的缓冲物,她是直接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的。像是坚贞不屈地捍卫自己的所作所为,就算是跪着她也不低头。尊重妈妈,甘心倔强地接受惩罚,可是却不言错,这就是她的作风。

夜深,她跪在那里有五个小时了,却一动未动,像是已经僵硬了几百年的石像。

“呲……呲……”

黑暗的深处传来几声奇怪的声音。叶壹淡淡地说道:“贰你回去吧,我没关系的。”

“……你整整一天都没吃饭了,不饿么?”叶贰没想到叶壹动都没动,居然能知道是谁来了。

“不饿。”

“我给你做了一点吃的……”叶贰端着盘子蹲在叶壹的面前,故意把目光落在远处,装作漫不经心不自然地说,“那,这蛋糕是我第一次做,不知道好不好吃。”

“是你做的蛋糕……”叶壹望着眼前那两个梅花形状,黄橙橙的小蛋糕,可爱的模样真是和叶贰很像呢,“贰,你真能干……我到现在都不会做蛋糕呢。”

“你不用会做蛋糕啊。”叶贰用细得不能再细的声音呢喃道,“我会做就可以了。”说完之后叶贰简直不敢去看叶壹的表情,脸上又是如同血一般的红。

我都说了什么呀,说了什么呀!她怎么没动静没反应?不会在偷笑吧?早知道我就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了!不可以!这个混蛋姐姐,如果她敢笑我一定要在她自以为是的脸上狠狠打上一拳!

叶贰心里还在混战,突然听见“咚”的一声闷响,叶壹晕倒了。

“爸妈!快来!姐姐晕倒了!”叶贰吓坏了,赶紧大喊。夜晚的平静就这样被打破。

“发烧了。”管家帮叶壹量完体温,眉头都拧到一起去了,“三十九度。”

艾以晴“啧”了一声:“送医院吧。”

“行,快些。”叶千也急了,大女儿身体情况本来就不好,这一跪就是大半晚上的,虽然是夏天可是叶壹本身就是怕冷体质,晚上都要盖厚被子的,跪在祠堂那种阴冷的地方,不发烧才怪。可是叶千看出艾以晴的心疼不会比他少,于是责备的话也就咽了回去。还是送女儿去医院比较重要。

“爸妈我也去!”叶贰都把衣服鞋都穿好了,理所当然的要上车,却被管家一把拉了回来:

“二小姐,你就别凑热闹了。”

“我要去!”叶贰急了,跟管家在那里拉拉扯扯。艾以晴一眼瞪过来:

“你去的话是照顾你还是照顾你姐姐?”

在少女们的心里妈妈总是最最重要也最最有威信的,艾以晴这一句话并没有多么严厉,可是却是直接让叶贰一点多余的话都没有了。

叶贰被管家拉着,看载着叶壹远去的车越开越远,脑海中一直浮现着之前看见叶壹锁眉的痛苦神情。

那是第一次看见叶壹难受的样子呢……可是那么痛苦,她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呢?

活生生跪在那里五个小时。

叶贰清晰地感觉到最近那颗已经快要不属于她的心,又狠狠地被刺痛了。

叶贰又是一个晚上没睡好,看着那两枚叶壹没来得及吃的蛋糕发呆,一恍惚就天亮了。她揉着酸痛的眼睛去吃早饭,见到管家第一句话就问:“叶壹回来了吗?”

“没有。”管家说,“大小姐有些炎症,需要留院观察。”

“啊?这么严重呀…”叶贰用小叉子戳着眼前的那个荷包蛋,戳戳戳,弄得雪白的盘子都被半生的蛋黄染得一片斑驳了…

“没事,过几天就又能活蹦乱跳了,二小姐不用担心。”

“这样呀…”叶贰思索着什么,下意识地嘟起嘴。

“二小姐可以去看姐姐啊。”管家有种看好戏的心态等待着叶贰的反应,结果叶贰什么也没说,小脸红扑扑地站起来生硬地说:

“我上学去了!”

虽然叶壹这次恐吓行动被艾以晴称之为没大脑,但它还是收到了效果。比如,真的没有人敢再欺负叶贰,也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一句重话,老师找她聊过一次都是小心翼翼的。谁都知道她是黑道家的二小姐,谁都知道她有个会拿枪杀人的彪悍姐姐。

叶贰突然觉得上学好无聊,学校真无趣,每个人都是欺软怕硬。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若是软弱,别人就喜欢抓住你的弱点不留余地地往下踩;你若是强硬,别人领教了你的厉害下次就在动你之前最起码会思考动不动的了你。

可是那些真正的弱者呢?是不是就真的无法站起来了呢?

十岁的叶贰无法真正参透这个问题,这是她第一次思考关于人生的问题。虽然她只是想到一些浅显的道理,可是这些也都是叶壹为她带来的思考。

叶贰恍惚地度过这一天,放学的时候司机来接她,她有点不好意思问叶壹是否回家了,怕她一直询问的话传到叶壹那边一定被她笑死,于是,还是忍住吧!她病好了自然会回来啊!不是么?

一回到家就看见四岁的妹妹叶柒站在家门口,小盖子头被风吹得乱糟糟,手里拽着一个比她人还大的玩具熊,大大的眼睛里还含着眼泪,鼻子一抽一抽的。

“你干吗呢?”叶贰问她。

“礼物……”小叶柒把大大的毛绒熊抱在怀里,一张小脸被遮住一大半,只留下水汪汪的大眼睛。

叶贰真不知道她在委屈难过个什么劲:“什么礼物啊。”

“给大姐的礼物,生日礼物。”叶柒说,“可是我站在这里等了一天了,都没有看到大姐。”

“什么,今天是叶壹生日?”

“嗯。二姐,你知不知道大姐去了哪里啊?”

叶贰蹲在叶柒的面前,帮她擦去眼泪,却是漫不经心。

今天是姐姐生日么?怎么都没听她说过?说起来每一年她都记得我们弟弟妹妹的生日,她自己的生日却从来没有过。叶贰现在背的书包就是去年叶壹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小柒,想去看大姐么。”

叶柒大眼睛一亮,狠狠点头:“要去!”

“走!”

叶贰拉着叶柒就往外走,下属见两位小姐独自出门并没有别人跟随,把她们拦下来了:“二小姐,七小姐,你们要去哪里?”

“我们要去看叶壹。”

“小姐们请稍等,等我请示一下夫人。”

“怎么那么麻烦啊,我去看我姐姐也不行么?”

“二小姐请见谅,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

一个下属去找夫人,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