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长雨何曾念人心叶壹夏知瑶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8

已完结小说长雨何曾念人心是著名作家宁远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叶壹,夏知瑶,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长雨何曾念人心精选篇章:艾以晴一边对着用红木镶边的大镜子梳头一边说:“女儿每周回家你说她不好好学习总是跑来跑去心不定,现在女儿没回来了你又开始念念叨叨了,你矛盾不矛盾?再说了女儿不是五岁,是十五岁,她有自己的人生自由不是。”

长雨何曾念人心

推荐指数:8分

《长雨何曾念人心》在线阅读全文

长雨何曾念人心分节阅读10

叶壹没有继续和程安妮打趣,目光转移到了窗外,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可惜,真可惜了……”

对于这个周末叶壹没有回家而且一个口信都没带回家里这件事,叶贰闷不吭声没有问过任何人,也没和任何人提过,包括展现她极为不自在的情绪。和叶贰相比,作为爸爸的千叶倒是脆弱很多。

“老婆啊……为什么小壹周末没回家啊……”

艾以晴一边对着用红木镶边的大镜子梳头一边说:“女儿每周回家你说她不好好学习总是跑来跑去心不定,现在女儿没回来了你又开始念念叨叨了,你矛盾不矛盾?再说了女儿不是五岁,是十五岁,她有自己的人生自由不是。”

“可她不回来也不说一声,我不是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身边也没个照应的人会被人欺负嘛,女孩子家家的。”

艾以晴白了叶千一眼:“我们家大女儿只要不去欺负人家就不错了,真的。”

“那她也别出去欺负别家孩子啊!”

“……我听你这话怎么那么诡异,敢情咱家孩子就够多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让叶壹窝里横是么?”

“窝里横多好,不仅能让她们兄弟姐妹之间好好地交流感情而且可以有效地束缚住我们家小壹往外延伸的步伐!”

艾以晴摇摇头:“你这心思啊都扭曲了,这么依赖孩子们可不行。以后女儿们都出嫁了怎么办?”

叶千愣住,一想到女儿们穿着新娘的婚纱一个个向他挥手说“爸爸再见”,那个自己虚构的画面深刻刺激到了叶千,让他翻来覆去言语不能。

“出息!”艾以晴快要没语言了,“你到底是爱孩子们还是爱我啊?”

叶千正觉得害臊,都老夫老妻了突然说这个,结果刚好叶贰拿了试卷要过来让爸妈签字,门都推开一半了,听到什么爱不爱的直接愣在原地。

“咳咳。”叶千干咳几声,真是尴尬啊。艾以晴却是相当镇定,瞄一眼满脸通红的二女儿说:“贰,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进别人屋子可以不用敲门。”

叶贰低着头把房门关上,然后再敲:“爸爸妈妈,我可以进来吗?”

艾以晴扬了下下巴:“进来吧。”叶贰这才乖乖地走进来。

叶千发现,教育孩子还是妻子最有一套。可不吗?女儿一个个教得要不就跟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窝里横,要不就人格缺陷一样见谁都脸红,这帮孩子长大以后该是什么样啊!叶千都不敢想象。

叶贰鼓了好几次的勇气想要给叶壹打电话,可是电话拿在手里了却不知道电话通了该说什么,想想还是作罢。结果作罢不了两分钟又觉得心有不甘。“对,就打给她问问她为什么周末没回来不就好了!又不说些别的,也……也不会奇怪吧。”叶贰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拨通了叶壹寝室的电话。

“喂?”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喂,啊……您好,我找叶壹。”

“找小壹啊,小壹,你的电话……”对面的声音渐远,可是叶贰却立刻挂掉了电话。叶壹拿过听筒的时候对面已经是“嘟嘟”的忙音了。她指着电话问程安妮:

“怎么着?”

“挂了?刚才还说找你呢,听上去是个年纪蛮小的小姑娘。”

叶壹思索了一下,嘴角往上一扯,把听筒放下了,也没回拨。

电话那头叶贰心跳的厉害。电话那边的人叫叶壹为“小壹”!小壹,小壹……只有妈妈才有叫她小壹的……如今这个昵称被别人占用了。叶贰失落的情绪非常明显,她躺在床上望着洒进屋子里那一地的金黄阳光,心口堵得发疼。

是啊,或许叶壹有很多比回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有她的朋友,她有她的世界,她那样聪明又漂亮,身边肯定有很多女生朋友,而且一定有很多男生喜欢她吧?

她的世界,有多精彩呢?

并不知道自己被妹妹怨念,第二天早上的课叶壹依旧没有去,像往常一样她拿着书跑到篮球场旁边的树下看书,看到困了便直接睡过去,睡到自然醒或者浑身酸痛的时候就走人。

其实篮球队的队员们早就私下议论过那个长头发爱穿长裙的女孩了,她经常出现在篮球队训练场的边上,一开始他们以为这女孩是他们其中某人的爱慕者,还打赌过那女孩看上的是谁,结果发现人家坐在那里除了看书就是睡觉,连正眼就不往这边看,这可深刻地打击了篮球队那几个公子哥的自信心了。

长发美丽的公主,你到底爱着谁呢?

叶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恍惚之间似乎梦到了叶贰,叶贰在生气,但叶壹实在不知道妹妹因为什么而生气。思绪一倾叶壹从梦境中醒来,她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中年的脸孔。

“程叔叔?”

这个人的确是程安妮的爸爸,程永极。

作者有话要说:那那,双更了哦~有木有奖励?╭(╯3╰)╮

13

13、第十三夜 ...

“程叔叔来找安妮?”叶壹站起来,拍拍身后的尘土。

程永极含笑,凝视着叶壹许久才缓缓地说:“我见过她了。”

“那……”叶壹不明所以地耸耸肩,想要程永极自己接下面的话。程永极嘴未张,从鼻子里泄出笑声:

“叶小姐有空吗?可以一起出去坐坐,喝喝咖啡好吗?”应该不会有任何人会对自己女儿的同学以“某小姐”这样的称谓相称,而程永极这样说很明显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以及叶壹在他心里所扮演的角色。叶壹若有所思,心里揪着这“叶小姐”不放,目光像是落在程永极的脸上其实是从他的肩膀处穿过往后看去——亲爱的安妮,平时我睡得太久你都会不放心来看看我,今天你怎么这样铁石心肠还没来呢?

“我下午还有课。”叶壹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些。

“是么?安妮说她下午没课呢。”程永极倒是一步步逼近,叶壹对于他身体和语言上的靠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胆怯之意——最起码外表上没有——她定在原地,手里还握着书,凝视着程永极的眼睛,突然发现他的眼神很熟悉。在哪里见过?脑中突然掠过一道闪电,这贪婪的眼神难道和那晚在公车站草丛里的眼神不像吗?

莫非是他在跟踪?叶壹心里大不舒服,还以为是什么痴情的猫猫狗狗呢……

“那好,叫上安妮一起吧?我听安妮说程叔叔经常带她去SUNKISS喝咖啡呢,她非常喜欢那家的沙拉,早上还嚷嚷着说想吃来着。”叶壹外表不动声色内心却在打鼓,她有点后悔自己选择这个偏僻的地方独自睡觉,周围安静得可怕,只有时不时传来篮球撞地的声音。幸好旁边就是一个篮球场,如果大声叫喊那些男生们应该是会听见的。以前叶壹烦的是他们打球的声音总吵到她睡觉,不过现在那些“咚咚咚”的声音却是相当的悦耳了。

“安妮说她不去了。”程永极说,“就咱们俩去吧。”

叶壹笑出声:“程先生干脆直说不就好了?不过是想约我单独相处,是吧?”

程永极料到叶壹肯定会开门见山,面不改色地说:“没错,我是想约你。”

叶壹转过身背对着程永极,站在铁丝网前望向篮球场。篮球场训练的那帮男生刚好是休息时间,和叶壹的目光接触上了。

“哎哎,她往这里看了。”

“和她一起的男人是谁啊?”篮球场里那几个男生不约而同地望回来,叶壹笑着对程永极说:

“可是我在等我男朋友,他在集训,我没法走开。”

“哦?是这样么……那打扰了。”程永极的回话说得缓缓慢慢,带着明显的思索,但是最后还是作罢,掉转身子走了。听见身后人脚步渐远叶壹才回头,紧绷的身子慢慢沉下,不自禁地呼出一口气。

“还是得有枪防身底气才足啊。”叶壹抬起手,望向自己纹路纷乱的手掌,“啊……好怀念持枪的感觉呢。”

下午叶壹打电话回家,直接找了她的专属司机说来接她回家,理由是天气变冷她要回家收拾一些衣物,晚上就回学校。司机来接她到家,下车的时候她搂住司机在他脸上亲了亲:“谢谢叔叔。”

司机望着叶壹远走的背影抚摸着自己刚才被亲过的地方,那是相当的不好意思:“大小姐一转眼就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那样亲亲,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呀……”他说的这番话完全是自言自语,叶壹一个字都没听见。

叶壹漫不经心地收拾了几件衣服,突然发现自己的桌上多了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个海星状的项链。

“这是什么?”叶壹把项链拿起来,发现在项链底下压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叶壹展开纸条,上面是略显幼稚的字体。

“姐姐,迟来的生日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没有署名,但是看那歪歪扭扭的方块字叶壹就知道是谁送的。她把那纸条上的每个字都重新看一遍,嘴角禁不住地往上扬,对着镜子把项链戴起来,为了让项链能露出来叶壹特意选了一件低领的衣服。小海星在叶壹的锁骨之间晃啊晃的,真是越看越可爱。

这个点钟叶贰在学校,不然的话叶壹还真想去调戏妹妹一番。叶壹背着装了衣服的双肩包往回走,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叶壹一直在自个儿乐,便问道:“大小姐,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咦,你没看出来我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吗?”叶壹挺直了身子。

“嗯?是头发烫卷了吗?”

叶壹的确是私自去烫发了,但是学校有发禁所以她一直都把长长的头发盘起来这样不易被发现:“啊,叔叔可不要跟我妈妈说啊,要保密。上次一点点小事不顺妈妈心意她就罚我跪了一整晚,结果我就高烧住院了,叔叔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的,我可不想再住医院了呀。”叶壹用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之上,向司机“嘘”了一声。司机被叶壹弄得心乱如麻,暗骂自己无耻,把目光从大小姐身上移开了,嘴上敷衍道:

“是,是,我一定保密。”

到了学校叶壹又抱了抱司机,只是没有在亲吻他的脸颊,手上环腰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司机脸红着把车开走了,叶壹冷笑了一下,把什么东西藏进衣服之中,转头便看见了程安妮站在她身后,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小壹,刚才你亲的那个男人是谁啊?”

“就是一个认识的叔叔喽。”叶壹才不想程安妮知道她有什么私人专属司机,什么“大小姐”这样的称呼她不想带到学校里来。

“这样啊……”程安妮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止住了。

敏感如叶壹,对于程安妮想说的话自然是猜到了八分,心下道还是转移话题为妙:“你怎么大晚上还站在学校门口啊?”

“因为一个下午都没见你,有些担心你,同宿舍人说你回家取衣服去了,我出来吃饭心想你也差不多回来了吧,所以就在这里等等你。”

叶壹对着她笑,拉起她的手说:“走,我们一起回去吧。”

叶壹和程安妮一同回到寝室,叶壹去洗了澡出来,天气越发的冷,到了夜晚时分更是冻得她直哆嗦。程安妮帮她开启空调,温度调到最高,拿来她柔软的浴巾帮只会哆嗦的叶壹擦头发。

“你说你,都不会照顾自己还留这么长的头发,一边怕冷呢一边还不弄干头发,只打哆嗦有什么用啊。”程安妮闻到叶壹长发上好闻的洗发露味道,不禁母爱泛滥起来。叶壹下巴抵在程安妮的小腹之上,透过湿漉漉的头发望向她,只是一味地笑。

“笑什么?”被叶壹注视有种奇怪的感觉,程安妮有点不敢看叶壹的眼睛。

“随便笑笑。哭要有理由,难道笑也需要么?那不是很累……”叶壹顺势靠在程安妮的怀里,一张平静到没有一丝笑容的脸隐没在她凌乱的头发之后。

“怎么了,小壹觉得累么?”程安妮抚摸着叶壹的脑袋。

叶壹看见叶贰送给她的海星项链在胸前晃动,心不停地往下沉:“只是思念家人。不明白为什么要为了学业而离家人那么远,心里很容易空荡荡的……”

程安妮叹口气:“可是只有小壹你努力学习,以后能过得更好家人才会安心一些,不是么?”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