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长雨何曾念人心第11章_长雨何曾念人心11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8

宁远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长雨何曾念人心,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长雨何曾念人心,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叶壹心道:“啊啊,哪个少女不怀春啊,说到重点了吧?”“小壹,怎么从来没见到过你男朋友来找你啊?”

长雨何曾念人心

推荐指数:8分

《长雨何曾念人心》在线阅读全文

长雨何曾念人心分节阅读11

“可能吧。”说叶壹成熟,可是她不能理解的事情也实在是很多,比如关于学习和成就之间的关系,她不以为然,但是身边所有人包括她妈妈都觉得那是成正比的,叶壹也无从去辩白什么,干脆彻底沉默就好。

“而且啊。”程安妮换了一种轻松的口气说,“在家里爸妈老是管着,很不自由呢,想谈恋爱都好麻烦。”

叶壹心道:“啊啊,哪个少女不怀春啊,说到重点了吧?”

“小壹,怎么从来没见到过你男朋友来找你啊?”

“啊?我男朋友?”叶壹惊讶了,程叔叔,您不会这般大嘴巴吧,“我哪有什么男朋友。”

“咦?”

“我随便一说……”本来叶壹想说“让你爸爸别当真”,可是话到嘴边却觉得说出来总是不好,于是便吞了回去。

“是么?我……我还真想知道小壹会喜欢怎样的男孩子呢……”

叶壹没做声,她是怕自己说出实话能吓到这个单纯的孩子,于是敷衍道:“心地善良,五官端正,如此这般……”

叶壹平时老爱笑,可是晚上却是经常失眠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很多奇怪的想法和画面就会悄声无息地钻入她的脑中,让她不得安宁。最近关于程家的一些细微末节也让她脑袋发胀。尸体,鲜血,叶贰的笑容,她的体温,安妮的香气,全部都扭曲纠结成一张天罗地网,把叶壹罩在其中,让她无法挣脱。虚汗沿着她的脊背往外冒,太阳穴如针扎一般的疼。无数个晚上她都是这样度过,只是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没有想去检查。

她明白自己和一般人有些不同,只是她不想去验证。

叶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猛然从噩梦之中挣醒,叶壹条件反射般坐起来。

她大口大口地喘气,睡衣都湿透了,长长的头发贴在她的脸侧,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精神病患。

心跳渐渐平缓,可是她头还是疼得厉害,口干舌燥之时她想喝水:“安妮……安妮你在吗?”宿舍很暗,她几乎分辨不出来现在是什么时候。

“叶小姐要什么?”黑暗之中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陡然响起,结结实实地把叶壹吓了一大跳。

“你……”

面前的人从黑暗之中站起,高高的个子,下巴一些稀疏的胡须,白色的长下摆衬衫,这人是程永极:“叶小姐想要什么,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作者有话要说:很果断地把“种田文”的标签去掉了= =

我果然是不适合写种田文啊……可是又如种田文般唠叨,哎。。

14

14、第十四夜 ...

叶贰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的雪糕已经融化了,但她却没吃一口。巨大的橙色圆月挂在她的头顶,把她的身影衬托得更加单薄。奶白色的雪糕正往草地上滴答答地渗透进草地之中,叶贰却毫无察觉,只一心向月。

艾以晴路过后院,见二女儿独自一人在浪费食物,想要靠近,却发现女儿偷偷抹去眼泪,用树枝挖地挖出一个坑把融化了的雪糕埋进土里,小心翼翼地把土重新覆盖上去,用稚嫩的小手拍平。

艾以晴不明白了,人家黛玉人是葬花,多么柔情浪漫,咱家女儿埋根雪糕是做甚?秋天我种下一支雪糕到春天的时候会长出许许多多的雪糕么?孩子大了,一些所作所为是真的不太能理解了啊……

叶贰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那是小孩子的想法——因为雪糕是小孩子吃的东西,她不想自己像个小孩,她想长大,她想埋葬幼稚,于是就把象征幼稚的雪糕埋进了土里了。这想法她不会说出来,因为这种东西连她自己都觉得太过幼稚不可靠,说出来指不定会鬼打墙般被笑话呢。

至于她为什么想长大,她明白自然是和那个莫名其妙熟透的人脱不了干系的。她想拉近和那个人的距离,想和那个她一样,能够像个大人一样,光彩夺目。

艾以晴看叶贰在院子里忙碌半天,直弄得满头是汗才把雪糕埋好,心里直摇头——贰呀贰,你这傻乎乎的个性究竟怎样才算好?和你姐姐真是差去了十万八千里有余。论心计你不行,论实力你也不行,看来这柏木组注定是要交给大女儿掌管的了。

想到继承人的问题在艾以晴的心里叶壹是不二的人选。俗话说三岁定八十,这九个兄弟姐妹中还真的只有叶壹符合继承人的条件,成熟稳定,间或心狠手辣,是个干大事的料,只不过心态有些异样,可能是一个容易冲动的家伙。

艾以晴感怀千秋之后便不再偷窥二女儿的私生活,正打算回房,路过女儿们的闺房时听见窗户被开启的声音,声源分明是来自叶壹的房间。

“谁?”艾以晴厉声喝道。叶壹住校,有哪个小偷可以冲破叶宅外面的层层守卫潜入女儿的房间?

黑暗中那“小偷”停住了,沉默了半天才颤声道:“妈妈……”

“小壹?你怎么回来了?”艾以晴走上前,这奇怪的氛围让她明白事情有异样,当她借着月光看见叶壹满身满脸是血的时候顿时吓愣在原地,“你怎么搞的?”

叶壹的长发披散在胸前,惨白的脸上全是喷溅状的血渍。校服上裙子上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大腿上无处不是血迹。她的目光发直得可怕,像是行走在夜里的从坟墓里爬出的僵尸,一字一顿地说道:

“妈妈,我,杀了人。”

叶贰回头,望向叶壹房间的方向。刚才似乎听到什么动静,又像是自己的幻觉,闷闷地飘荡在心里。叶贰凝神听去,却又什么也接收不到了。她学着叶壹的样子无奈地笑,往自己房间走。

要像她一样成熟,因为我和她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的……

“嘭”地一声叶壹的房门被艾以晴重重地关上,她把叶壹拉到身边来从上而下地打量:

“小壹你受伤没有?啊?告诉妈妈。”

叶壹把袖子卷起来,露出手腕处的青紫:“就这里伤到一点。”

“那这些血迹……”

“全是那个人的。”

艾以晴能想象到事情的严重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壹。”

“我杀了人了。”

“你杀了谁?”

“我同学的爸爸。”

“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利用家长的身份潜进我的宿舍,想要对我做一些不礼貌的事情。”

“那你是怎么杀他的?”

“用枪。”

“你怎么会有枪?”

“司机叔叔的枪,我今天傍晚的时候才‘借’来的。”

“他枪丢了怎么会不跟我说?”

“因为我告诉他你对我很严厉,上次我私自‘借’枪就被罚跪到晕倒,为了我的身体健康着想所以他才没说的吧。”

艾以晴是真的小看叶壹,真的还是小看她了:“所以那个同学的家长并没有得逞,你就开枪杀死他了?”

“是,他只弄伤了我的手腕。”

艾以晴发现虽然叶壹看似很冷静,但是她的双眼发直嘴唇泛紫,一双手颤抖个不停:“开枪那么大声,周围的同学没有听见?”

“很凑巧,借来的那把枪带有消声器。”

“……那,那具尸体在哪里?”

“我不可能让尸体好端端地躺在我的房间里。”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壹突然抬起了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艾以晴,似乎还带着兴奋之色,“我把他的尸体从后窗丢了出去,那地方经常有人往下抛垃圾,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然后我再下楼,把尸体拖去无人经过的后山,把他肢解,埋掉了……”

艾以晴不可思议地盯着叶壹:“你说什么?肢解……”原来她双手颤抖的原因竟不是害怕,而是用力过度产生的疲劳令她颤抖!

“对。那样的男人,死有余辜。千刀万剐都死不足惜。”叶壹居然笑了,艾以晴“哗”地站起身来,心脏狂跳起来: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很清楚。”

“杀人,肢解,警察会找你,你会被枪毙。”

“不。”叶壹斜眼看着艾以晴,“以爸爸妈妈的能力可以保护的了我,而且你们不会舍得我死。”

艾以晴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叶壹的脸上,怒道:“你算计都算计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柏木组是给你收拾烂摊子的么!”

叶壹脸上顿时蔓延开了一片的红晕,她慢慢回过头来,任嘴角的血丝慢慢往下流淌,脸上的笑意却不少一分:“小壹还没孝顺爸妈,也舍不得这么快就死呢……”

艾以晴在房间里漫步目的地走着,步伐越发的凌乱,用手指着叶壹却说不出话来。怒不可遏的当下,还真是拿她没办法了。她寻思着这件事要不要跟叶千说,不知道叶千知道了会不会被大大地打击到——在他心里一向活泼可爱单纯美好的大女儿突然成为杀人凶手,还是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把人肢解了,这种打击对于任何一个家长来说都是致命的。可是该死的是,为什么艾以晴却觉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呢?

“妈妈,不如小壹去自首吧?这样也不会连累你们……”

叶壹还未说完艾以晴就吼她:“你少用苦肉计,你心里那点小心思以为我不知道么?自首?狗屁!你会想自首就有鬼了!”艾以晴还是打算不告诉叶千了,这件事由她自己来处理就好。她蹲在叶壹面前扶住她的肩膀说:“你听好了,今天你没有杀过人,你什么也不知道。明天天一亮自然会有人替你去认罪,如果有警察来问你,你就说有个变态叔叔想要非礼你,然后你吓得晕倒什么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谁也看不见,自己跑回家了,知道了吗?”

叶壹歪着头看妈妈:“那谁做我的替死鬼?”

艾以晴真的对这个早熟又没熟透的女儿没有一点办法。哪个人会问这般直接又没大脑的话啊!乖乖地听候安排不就好了么!

“你不用问,一切造我吩咐去做就好。对了,你尸体埋在了哪里?”

“我们学校的后山,唯一的一刻红杉树之下。”

艾以晴瞥她一眼:“你还挺浪漫。”

叶壹没再接话,寻思了几秒钟抬头看艾以晴:“妈妈,你是想让司机叔叔替我去认罪吧?”

“如何?”艾以晴的语气明显不是在询问意见,而是挑衅。就算是你又想如何呢?

“没。”叶壹什么也没挣扎,“只是,死的时候,似乎很疼呢……”

艾以晴看女儿双眼发直,知道她又再想那些有的没的,身上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她觉得自己的底线快要到了,再挑战下去只怕自己会抓狂:“叶壹你听着,现在你去洗澡,睡觉,明天一早我就叫你起床,你不用去上学了,我亲自送你出去。”

“出去?出哪?”

“先去越南你外公外婆那里一段时间避避风头,然后护照办下来之后就送你出国,去美国留学。”

叶壹望着艾以晴,嘴动了动,本来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把话全部都吞回了肚子里。

“你有意见?”

“不,没有。”

“很好,去吧,明天天亮前我们就要出发。”

“嗯……”

叶壹站起身,艾以晴的视线一直锁定在她身上,冷冷地说:“今晚要我陪你睡吗?”

叶壹苦笑:“要啊,妈妈。我怕。”

“你也知道怕?”

“……你当你女儿真是妖怪么?”

“妖怪吃人都会吐骨头,你倒好,什么也不给人剩下。不过小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的不明白你的动机是什么。你为什么能忍心把一个人肢解了?你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叶壹回答说:“的确很恶心,但是与他所说所做的相比起来,他的尸块才是一种他应该得到的存在。而且尸体的目标太大了,分解开比较容易躲过。”

“你知道吗小壹。”艾以晴不是在开玩笑,“或许把你送出国,送离我们身边,那才是正确的选择。”虽然在她心里明白叶壹和别的孩子是那么不一样,可是真的没有能想到叶壹的不同到了这样的一种地步。她无法相信一个十五岁的瘦弱少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