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仕途知己钟意刘芸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1:08

已完结小说仕途知己是著名作家文心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钟意刘芸,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仕途知己精选篇章:我明天正好要去羊城,我到你们编辑部来,你当面给我说,行吗?”刘芸的回答出乎张编辑的预料。刘芸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她认为这种事情一时片刻没法说清楚,而且她很想和全国著名的时评杂志建立更多联系。

仕途知己

推荐指数:8分

《仕途知己》在线阅读全文

仕途知己第十章 喜欢的女孩很特别

钟意自那天看冰雕时遇见张雯雯,在一个与平时工作不一样的环境,似乎改变了两人的关系。

从那天以后,钟意和张雯雯见面时就显得有些微妙。

张雯雯那天与钟意一起看过冰雕,当时有感觉钟意挺会关心照顾人的,可是这与工作中的他没什么特别区别。

只不过是见识了一下他生活中的一面而已,并没有什么心动的感觉。

钟意感觉到了这一点,那就是他看张雯雯的时候自我感觉不一样,可是张雯雯一如既往,言语、行为都与原来一模一样。

看来,权利、地位、金钱对于爱情只是部分筹码,并不是全部。

愚公都有决心移掉挡路的山头,咱也应该有恒心追美女。

钟意的脑海里现在时常闪现着两个女孩,一个就是在火车上遇见的刘芸,还有一个就是同事张雯雯。

前者火车上偶遇,分别后再没有相见;后者差不多天天见面,不过都是工作上的合作。

在夜深人静,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钟意最常想起的人就是这两个女孩。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钟意正值青春年少,自当如此。

刘芸在天京广播学院的时候就以才女著称。

参加工作进入东阳省人民广播电台,更多地接触社会,加之阅读数十种报纸、杂志,常看电视、听节目,

似乎思路更加广阔,想法就多,并且与众不同,行文颇有新意。

有时,刘芸会以笔名给报纸杂志投稿。在小报小刊露脸后几回,刘芸开始琢磨着往知名刊物投稿试试。

这天,刘芸站在邮局绿色的邮筒前,好象还有进行着沉思。

两分钟后,刘芸把手中那封橙色外壳、上面印有“东阳人民广播电台”字样的信件投进了邮筒的外埠区,而后匆匆走出邮局。

她不知道,她的这篇文章会有怎样的旅程。刘芸希望不管旅程多艰难,只要能够多见见阳光就好。

喜事来得非常之快,快得让喜欢幻想的刘芸都没有预料得到。

刘芸投出稿件的第七天,下了节目,时间已是11点半,她正打算去餐厅吃饭,传达室的值班老头说有她的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刘芸吗?”刘芸拿起话筒,电话那头的人开始说话,声音很好听,浑厚的男中音。

“是我。”刘芸简洁地答道。

“我是《华南杂论》杂志编辑,我姓张。你寄到我们杂志的稿子已经收到,我初步看了一下,大体还可以。

不过,如果要发表的话,还要作一定程度的修改。主要是方向问题可能要稍稍调整。”

张编辑在电话中说道,停顿片刻,然后语气更加委婉,“你看可以吗?”

“谢谢你打电话来,这样吧。

我明天正好要去羊城,我到你们编辑部来,你当面给我说,行吗?”刘芸的回答出乎张编辑的预料。

刘芸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她认为这种事情一时片刻没法说清楚,而且她很想和全国著名的时评杂志建立更多联系。

刘芸心想,作为一个省级电台播音员,今后的工作决定了她必须对时事、政策和民生等有高度的关注。

这天是周末,当天晚上刘芸恰好要去羊城,那里有一位重要客人需要她去陪伴。

所谓重要客人,就是刘芸阴影职业的服务对象,只不过和其他男人一样,刘芸的客人都是不缺金钱和权势的达官贵人。

张编辑不知道这些,与不会去太关心人家的私事,自然就回答道:“当然好,你到羊城之后,直接来编辑部找我。”

“好的,谢谢你。”

“不客气,再见。”

刘芸是七天前给《华南杂论》编辑部投稿的,那天,她在犹豫中把她的一篇杂文投寄给《华南杂论》编辑部。

刘芸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收到《华南杂论》的电话了,他们编辑还给她打来电话谈修改的事情,刘芸感觉特别高兴。

编辑给作者打电话,这无疑说明了杂志社对于文章的喜爱,表明对她文章的重视。

这完全可以理解为,文章的被录用是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在于已,能不高兴吗,这可是全国有影响的刊物。

刘芸心情舒畅地吃过中餐后回到宿舍,从抽屉里找出了投给《华南杂论》编辑部的文章底稿,仔细地看起来。

文章标题“改革要有大气魄”。

刘芸看完自己的这篇文章,觉得暂时没什么需要改动之处,一切等待和张编辑见面之后再说。

午休过后,刘芸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然后打的前往京华国际机场。下午五时,由京华飞往羊城的航班正点起飞,冲向蓝天。

刘芸飞到羊城后,一辆豪华奔弛把她接到郊区一幢别墅。

电子门在刘芸眼前骤然打开,一位男士迎向了她。

男士领着刘芸漫步花团锦簇的院落,穿过富丽堂皇的客厅,当一扇房门自动开启,迎接他们进去之后自动关闭时,

刘芸感受到了这个房间极尽豪华之能事。

屋里的陈设装饰丝毫不亚于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配置。

在这样一个豪华的私人别墅,刘芸又将一个男人征服,或者说她被一个男人的力量所征服。

世界就是这样,各取所需。

男士为这一夜所付出的是现金是人民币数万元。

第二天早上,刘芸走出套间前十分钟,男士赠送刘芸钻石项链一条,附8800元的发票,说是留下做个纪念。

人与人之间大不一样,有人日掷千金,有人衣不裹体、食不饱腹。

迎着朝阳,刘芸知道她必须奔波她真正的阳光职业生涯了,她今天得去拜见《华南杂论》杂志社张编辑。

这天是星期六,属于周末,学校、政府部门都休息,只有一些公共行业人员在忙碌着。

从前的报刊杂志编辑部周末都休息,进入九十年代以来,报业竞争加剧,尤其是广告投放成为报社创收的重要一面。

为了争取尽可能多的市场份额,报刊杂志的工作作风大为改观,因为没有发行量作为基石,广告要根本就上不去,报刊杂志随时存在倒闭关门的可能。

这样一来,大家有了紧迫感,那些信誉高,

质量好的报刊杂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不过,再有名气的报刊杂志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就是一种良好的竞争。

人类社会的主体是人,

多数人的喜好和利益所在,乃是社会法制和制度要力保之所在。

刘芸很快就找到了位于羊城市雨花路的《华南杂论》编辑部。

编辑部不算宽大,但包厢式的工作间使这里的一切显得井然有序,大约一半以上的包厢有人。

一进门就听见这里的主弦律,是电脑不停打字的“叭……叭”声,虽然较单调,

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倒让人感受到这简单音乐中的文化和知识氛围。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