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咬咬熊_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咬咬熊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穿越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明轻言和女主宁上陌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金秋十月的秋风吹遍了整个榕城,大街上热闹非凡,唯独身在这富甲一方的宁府内的人心烦气躁,被今日的事儿惊得没了方向,火急火燎的看着那喝茶赏花的女子。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推荐指数:8分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在线阅读全文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第一章 螳螂捕蝉又捉雀

金秋十月的秋风吹遍了整个榕城,大街上热闹非凡,唯独身在这富甲一方的宁府内的人心烦气躁,被今日的事儿惊得没了方向,火急火燎的看着那喝茶赏花的女子。

“大小姐…”

各州县各掌柜面面相觑,宁府一大批的新货在同一天莫名地失踪,若是眼前人追究起来,他们是万死难辞其究啊。

“我知道了。”轻描淡写,素手一扬的人正是大凌首富,被誉为半壁钱山的宁家长女——宁上陌

宁上陌秀眉轻挑,和她预想中的分毫不差,此时此刻,那个人应该在回京的路上了,没机会来打她灵药的主意了。思及此出,长吁一口气,心情也明媚起来。

只是还未等她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两个丫鬟便面色难看的闯了进来,待那二人报备完毕,宁上陌才沉着脸开口:“快到衙门去报案,快去把飞云舒给我找来。”那一双美眸里尽是怒火,袖中粉拳紧握,好你个明轻言,一言未发的看着我如跳梁小丑般的布局,却不想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该拿的不该拿的都被你拿走了,当真是欺人太甚!

“不用找了,我在这里。”话音一落,身着一素色长衫的人便走了进来,若不是眉宇间的几分英气,在场的人大概都会觉得这人当是女子才对。

“云舒!”宁上陌腾地一下冲到那人面前,死死地抓住飞云舒的袖子。

“宁姑娘,这是你本月第四次报案了……”飞云舒还在组织着语言,不料随后进来的一干人等倒是十分了解上陌的心思,这榕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啊,为何这盗贼总是扰的宁府鸡犬不宁,顺便让衙门也不得安生呢?

“云舒,这次不一样,真的是遭贼了。”上陌瞪了一眼衙役,继而恨恨的开口。

而被点名的飞云舒郁闷的扶额,今天一早就先后收到了密旨和明相爷的信,能同时惊动这两位的,想来也只有眼前这人了,原本以为是上陌闯祸要她收拾烂摊子,没想到是她去收拾皇上和丞相的烂摊子。每每如此,她就想告诉他们,她是堂堂捕快,不是打怪除妖的孙大圣啊!

半晌,见飞云舒迟迟不开口,上陌狐疑的打量起她来:“你把我家云舒弄哪儿去了?”

听见声音,飞云舒陡然回神:“瞎说什么呢,你以为我有明相调包的本事啊。”

此言一出,宁上陌更加兴致勃勃的打量着飞云舒,调包?明轻言是三日前离开榕城的,她的灵药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那两个丫头偏偏今日才来告诉她,当然了,她自然不会怀疑那二人的忠诚,那唯一能解释的便是被调包了,而且足够用来以假乱真,想来那二人是不知如何解释,才直接说灵药不见了。可她到现在为止还未曾说出任何线索,自家好友是怎么知道调包的事情的?难道……

思及此,宁上陌水袖翻飞,腾空一掌打在飞云舒肩头:“飞云舒你真是长本事了,你竟帮着他们来算计我!”

大事不好!这是飞云舒在堪堪避过那一掌后的唯一想法,躲躲闪闪的开口:“上陌,明相已经将它作为贡品了。”

上陌眼神突地犀利起来,暗里运走我的灵药不说,竟然还要当贡品送给别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儿也不能忍!

“宁一备马。”

“上陌,你这是…”

“上京,告御状!”

………

“轻言,这样好吗?”高座上的皇帝面对大殿中央价值不菲的宝物一脸忧愁,不为别的,只为这些宝物的主人知道后该是何等场面。

“皇上认为还有其他办法可行?”大殿中央一袭月色长袍的明轻言朗声说道。

“民女宁上陌求见皇上——”话音一落,上陌如风般闯进大殿。

“大凌王朝今时今日还有人强横无礼,皇上以为该当如何?”上陌挑眉,怒气冲天的看着一脸悠闲的明轻言。

“此话怎讲?上陌,你且说来听听。”皇上瞧了一眼明轻言,见他面不改色,也放下心来。

“堂堂相爷未经同意就擅自带人搜刮我的宝物,这算不算强横?”上陌倪眼看着明轻言,不等皇帝有所回应,她已经再次开口:“堂堂相爷不费一兵一卒,一分一毫就可以随便拿走价值连城的灵药,这算不算无礼?”

“这……”皇帝如坐针毡,心里暗道宁家上陌来京告状一月数次,轻言,你可要招架住啊!

“明相打算如何?”宁上陌扫了周围的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面上毫无波澜的人身上,凤眸微眯,似是只有那人开口,她就能手起刀落一样。

“上陌…”皇上于心不忍,明轻言虽贵为一朝丞相,可是家中确实是一贫如洗,如今上陌这般,定是与他作对。

“难不成皇上要包庇相爷?这可毁了相爷多年清白的声誉啊!”上陌咬牙切齿,将清白二字说的格外清楚,不问自取视为盗也,明轻言啊明轻言,我倒要看你今后还如何保住你那两袖清风的名声!

“这……”皇帝悻悻地缩回。

“苏州兰竹三百株,杭州月锦两百匹,江州瑶玉四百块,凌州水晶五百颗…咦?”上陌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些箱子,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她的母亲天生爱兰,她也有着引以为傲的嗅觉,所以宁家的产业无一不有极品兰花的成分,可是本该兰香最浓郁的东西却没有出现。

“明相爷,我的九华玉露和紫苏叶呢?”上陌压抑着心里的火气。

“大概在送往辛夷的路上。”明轻言应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

“明轻言——”话音一落,一股凌厉之气直袭明轻言。

“皇上,如若微臣今日命丧黄泉,该是以身殉国,只是苦了宁府因为谋害朝廷命官一罪而被查封商铺。”

明轻言不闪不躲,上陌却是一愣,他在逼着自己出手。言下之意便是自己若是将这件事情闹大,那他明轻言便可让宁家伤人这事闹大,名扬六国的明相爷果然是时时不忘算计。

“宁大小姐不舍得下手?”明轻言语不惊人死不休,竟慢慢的靠近上陌。

“是舍不得拿灵药下手,不过若是毒药,那就另当别论了。”说罢,上陌扬起一抹微笑。

“民女宁上陌告辞。”上陌难得的行礼告退。

“她就这么走了?”座上的皇上显然还没有反应的过来,但凡遇上她俩的对垒,哪一次不是你死我活的,这次怎么这么轻松?

宁上陌出了皇宫,气冲冲地便回了宁府,没一会却又面带微笑的摆弄着窗前的兰花。

“小姐,你没事吧?”竹青担忧的看着笑的古怪的上陌,莫不是被明相爷气傻了?不应该啊,一般情况都是自家小姐毫无悬念的胜出啊!

“哟呵,上陌,听说您老今儿又上京告状了?”一红衣女子飘飘然进屋。

“蓝瑶姑娘。”竹叶竹青看清来人,微微行礼。

见那俩丫头还想说些什么,华兰瑶迅速的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她今日接到消息,宁家名下的产业一大早就被京城的人搜刮了,其中最为贵重的当属杭州月锦。华兰瑶生怕这好友拿着菜刀就冲到皇宫去了,所以赶忙到宁府拦人,可这人如今一脸的灿烂笑意是怎么回事?本着好奇心害死猫也害不死自己的原则,华兰瑶还是开口问道:“月锦没拿回来?”

“何止是月锦没拿回来?研阁和兰坊被洗劫一空。”上陌撑着脑袋,不甚在意地说道。

“那九华玉露和紫苏叶?”华蓝瑶哀叹,依照上陌如此爱钱的性子,怕是那个人不好过了。

“惨遭毒手!”四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那你打算怎么办?”华蓝瑶自是知道她为了研阁兰坊花了多少心思,更别提那两瓶有价无货的名药了。

“对付不入流的人,当然是不入流的办法。”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桌案上,瞄了一眼在门外的小小身影,顿时心情大好的笑了出来。

大凌相府——

“明清,你快进宫禀报皇上。”

“明雨,你快去请大小姐。”老管家火急火燎的吩咐,自家相爷刚才毫无预兆地倒地,着实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我去啊……”明雨闷闷的出声,那位神一样的宁家小姐啊!

“还不快去!”厉喝一声。

宁家大堂——

“你说什么?”宁上陌准备端茶的手一顿,惊奇的盯着面前的人。

“大小姐,相府的人说…相爷犯病了,请您去一趟。”小兵战战兢兢的回答着。

“明轻言有病?”上陌那双狡黠的眸子溢满了惊讶。

“上陌,你很激动?”一旁的华蓝瑶用手肘碰了碰她。

“当然了,这又是一笔大生意啊。”惊讶之后是无言的惊喜,似是看到那白花花的银子在跟她招手。

“大小姐……”

“让他们等等,我马上就去。”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