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杨哥顾芊芊小说在哪看_芊姐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杨哥顾芊芊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芊姐,本小说阅读网提供杨哥顾芊芊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姐哭着跟我说她和妈这几年过得并不好,妈没有钱,那个男人就带着妈去了红灯区,出卖身体换钱,然后买“白粉”,过了没多久,妈就死在了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是心脏骤停,同时,还因为借钱买毒品,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

芊姐

推荐指数:8分

《芊姐》在线阅读全文

芊姐第九章 我的姐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我来到福利院的第五个年头,已经五年没见的姐突然出现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勉强算是个大孩子,她也已经成年了.

姐哭着跟我说她和妈这几年过得并不好,妈没有钱,那个男人就带着妈去了红灯区,出卖身体换钱,然后买“白粉”,过了没多久,妈就死在了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是心脏骤停,同时,还因为借钱买毒品,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

姐说这些的时候,我仿佛听故事一样的听她的叙述,我的父母,竟因为吸食毒品,落得同一个悲惨的下场.

或许是麻木了吧,我半晌不吭声,从小那个家里,他们就对我非打即骂,现在突然听到妈也离开了,我一时间竟不知怎么表达心中的感情。

姐说是三年前无意间看到报纸,才知道我被这家福利院收养,但她那时候并不打算来找我,因为,她也吸毒了,如果她那时候来找我,一定会被警察抓起来。

我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她那现在还吸吗?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说:“试过了,戒不掉,现在那些要债的天天去原来我和妈住的地方要钱,如果不给钱,就抓我去卖,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芊芊。”

我又气又恼,不知道怎么帮她,最后偷偷地把院长给我的下个学期的学费拿给了她,姐接过钱,说了句姐走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最后也不知道,那些钱,她是拿去买了毒品还是还给了追债的,不过我知道,那样一点钱,是怎么也不够还的,那个女人借的钱,这么多年来,已经像滚雪球似的,由芝麻滚成了雪球那么多,我虽然怨姐,但是她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后来姐好像是看透我在想什么,每隔一阵子就要管我要钱,我一边瞒着院长一边打工挣钱,希望能快点把妈欠的钱还上,日子无论怎么苦我都咬牙坚持,可是事情远非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姐在一次聚众吸毒的聚会上被警察围堵,抓进了警察局,那个时候,全国正在严打吸毒案件,几个人聚众吸毒更是重大恶劣案件,必须严肃处理。

那个时候我已经高三毕业了,去监狱探视姐的时候,我告诉她我要去外地上大学,姐说芊芊,你快点走,走得越远越好,别回来。

我听了姐的话,去了很远的地方上大学,但是那些讨债的人不知道怎么得知了我的消息,一次次的恐吓和威胁我,我不敢再出现在学校,每天躲在红姐的小出租屋里度过了一段阴郁的时光。

红姐得知我的身世,很是心疼,但却也无可奈何,我被逼的实在没有办法,主动开口要求红姐带我赚钱,只希望快点摆脱这些魔鬼然后好好生活。

就这样,我努力的赚钱努力的生活到现在,却还是摆脱不了命运的诅咒,最终还是拜我那一对“父母”所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有时候,我问自己还恨他们吗?答案都是毋庸置疑的“恨”,但即使是恨又能怎样,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死者为大,我虽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不是吗?

往事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回想自己这些年过的胆战心惊的生活,我真的已经很累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让一个“钱”字所困扰,有些人甚至为了钱付出了生命,但相比他们,我还是值得庆幸的,毕竟我还活着,只是出卖了自己的一部分。

“喂,芊芊,怎么不说话?”我的思绪被姐的声音打断,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地去想那些陈年旧事了。

“没怎么,我前两天刚还了那些人,现在手里没有钱了。”确实,从杨哥那拿来的支票还没在手里攥热乎,我就转手给了那些追债的人,我那个死去的妈借的钱,这么多年已经滚到了三百多万,我这些年努力打工也只还上个零头,加上那100万,还差200万,也就是说,如果今天早晨,我不那么要强的跟杨哥撕破脸皮,那现在,她欠的钱,我就已经还完了。

可是我并不后悔,在他们那些有钱人眼里,我们这种人就应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芊芊,你哪来的钱?那么着急换他们干嘛?反正都欠了这么多年了。”姐还是老样子,自己过得舒服胜过一切。

“可是我不想每天过着被追债的日子,你难道都没想过吗?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想今天要怎么赚钱,去摆脱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我气急败坏得冲她吼。

“谁让咱们那个死了的妈借了那么多钱?”姐还在推脱。

“如果要这样说,那这个钱我是一丁点都不用还的,当初你们还在家的时候,他们俩就对我非打即骂,后来她带着你跑了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我!”我越说情绪越激动,嘴唇不自觉的颤动,过往的一幕幕浮上心头,仿佛就在眼前,就在昨天。

“哎,妹妹,我的好妹妹,姐知道你不是那种绝情的人,你心眼儿好,哎呀,算了算了,你就当姐今天没说,姐还有事,不跟你说了啊。”姐看我少有的恼火,便自知之明的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那头传来嘟嘟的忙音,我无力的垂下了手臂,才发现,刚刚讲话手太用力的攥着手机,骨节都已经泛白,久久不能恢复。

这是怎样的一天呢?从早晨在杨哥那受了一肚子气,到回家又被那个久不联系,一联系就要钱的姐烦恼,我真的累了,这么多年来,即使生活的再艰苦我都没有抱怨过一句,因为我一直觉得活着就有希望,可是眼下,我突然找不到生活的方向了,觉得现在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安静的睡一觉。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