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女主宁上陌男主明轻言的小说_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人在江湖,婚不由己,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小说是作者咬咬熊的一本穿越小说,小说主角为明轻言宁上陌,明轻言宁上陌小说精彩片段:宁家长女宁上陌自来不管旁人如何无语,心中谨记着不做赔本买卖呢,更何况明轻言这厮在不久前才从自己手里诓去了不少的好东西,如今又想空手套走那些名贵的药材,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忍下的。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推荐指数:8分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在线阅读全文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第三章 深宫危机

“……”明轻言身旁的侍卫一阵无语,人家都说美人贴身带手绢,带珠钗,可这宁大小姐怎么贴身带算盘啊?

宁家长女宁上陌自来不管旁人如何无语,心中谨记着不做赔本买卖呢,更何况明轻言这厮在不久前才从自己手里诓去了不少的好东西,如今又想空手套走那些名贵的药材,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忍下的。

“不对啊!”看着傻里傻气,已经跟着明轻言离开的二人,上陌的脑子快速回想起明轻言说拿东西抵债的话。只是大凌丞相的家里除了四周的承重墙还剩什么!这人,忒不要脸!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一左一右的坐着两个人。那眼观鼻鼻观心喝茶的是皇帝,一心一意吃着糕点的是宁上陌。

具有话唠属性的皇帝受不了宁上陌身上压人的沉默气息,正准备开口与她交流一下,就见明轻言踱步走了进来:“臣明轻言参见皇上。”

有人打破了沉默,皇上十分高兴的抬手:“轻言不必多礼。”

在二人你一眼我一语的时候,上陌已经吃完了整碟点心,悠悠地看着面前的人:“皇上,你最近很闲?”

“上陌?”皇上愣了一下,宁上陌早早地就来了这宫里,见着她来,他自是要好好招待着,毕竟她难得不是因为要告状的事情进宫。然而她来了之后却不曾跟他说过一句话,如今丞相来了,她倒是先开口了。皇帝自作聪明的觉着,上陌是跑了一趟在这等着明轻言的,于是,他决定不要当着多余的人,当下便开口:“朕非常忙,江南的洪灾泛滥,北蒙有干旱之迹,此事太蹊跷,朕一定要去查查……”说着就要踏出凌霄殿。

“皇上!”两道声音齐齐入耳。

“不知皇上召民女入宫,所谓何事?”上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他。

“入宫?”皇帝迷茫二十秒,心里暗道不好,明轻言竟然利用他堂堂九五之尊去招惹了眼前的人,真不知道这人想干什么?

“皇上…皇上,出事了!”殿外的一干人等张皇失措。还不等皇帝将那句成何体统说出口,另外的人已经再次闯了进来。

“皇上…禁卫军统领被贼人重伤,贡品不知所终,还有云妃娘娘也…”那小太监说完话,后面跟着的人全都跪下了。

“什么?”看着跪倒一地的人,皇帝大约有些明白眼前两人来的意图了,大凌不喜战争,但禁卫军统领却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够伤到的,更何况此人如今已经混入皇宫想要刺杀他心尖上的人了!

“上陌?”皇帝心急如焚,扭头看着她。

“民女自当竭尽全力。”话音一落,脚下生风,以绝无仅有的速度飞往岚雨宫。

待宁上陌前脚到了岚雨宫,皇帝带着众人后脚便到了她眼前,探头探脑的样子,显得十分着急。

“上陌,霓儿她怎么样?”

“皇上,云姐姐这是不是有什么宝贝啊?”上陌坐在床边,嘴角微扬,眉眼里全是笑意,可惜,并未到达眼底。

“宝贝?朕前日将墨玉兰放在霓儿这了。”声音越说越小。

“墨玉兰?”而这墨玉兰便是九华玉露的最后一味药引,如今知晓它的人屈指可数,盗这兰花何用?难道……

“看来这该是兰坊研阁那一株开在暖冬初春的墨玉兰。”明轻言接过话,意味不明的看着宁上陌。

心中隐隐地藏着一个答案,今日的这些事未免也太奇怪了。伸手摘了离云霓最近的那盆花的叶子,轻轻一嗅,是难得一见的扶桑。如此看来,是有人盯上自己和墨白了。

“微臣递了一本有关贡品一事的调查情况,不知皇上是否已经翻阅。”半晌之后,明轻言越过宁上陌,直直的走向正忙着对云妃嘘寒问暖的皇帝。

“……”皇帝暂时无言搭话,分神看了一眼不嫌事大的明轻言,那道折子他早早就看见了,其间描述的情况着实把他绕的有些晕,但最终理清就一句话,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竟跟上陌有关!

“皇上,相爷,臣在花圃发现一支玉簪。”自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呈上来。”皇帝心烦的坐在床边。

“这是?”皇帝拿着簪子,瞧了又瞧,蓝色的宝石嵌在簪子上,通透空灵。只是那一缕若有若无的兰香,是某个人独特的标识,皇帝瞄了一眼宁上陌,果不其然,连他都看的出来这陷阱,那般聪慧的女子又如何不知。轻言啊,你摊上事了啊!

“上陌……”

“皇上认为是民女所为?”上陌出奇的淡然,任由刑部的一干人等犀利的目光直直袭向她。

“上陌,此事未有定夺,你且先委屈几日吧。”

“轻言,此事交由你查办。”

“是。”二人的声音如风般入耳,皇帝挥手,众人告退。

皇宫中才出了件大事,不料这件大事便已经以光的速度在外传扬了起来。若说没人操纵,怎么可能呢?

“什么?”华蓝瑶冷冽的声音贯穿大厅。

“确有此事,只怕上陌此时应身在天牢了。”彼时的飞神捕,此时的云以舒哀叹一声,眉眼皆是凝重。

“以舒,你也如此看待上陌?”华蓝瑶黛眉轻蹙,愣愣的盯着云以舒。

“蓝瑶,皇上将此事交与明相爷,我连见上陌一面都难如登天!”粗略的解释了一遍,引得面前的人越发担忧。

就在二人沉寂,想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外的丫鬟恭敬的行了一礼:“姑娘,朝廷的人来了。”

“明相爷?”看着一身青衫,缓步走来的人,俩人皆是一愣。

“没想到在这还能看见飞神捕,真巧。”明轻言看了一眼云以舒。

被点了名字的云以舒冷着脸不答话,现在这个时间到访说是巧遇未免也太牵强了,收拾了一下情绪,拧着眉开口:“莫不是相爷认为在下也牵扯其中,怕在下畏罪潜逃,所以火速赶来抓我了?”说罢,还当真是放下了茶杯,伸手等着别人来绑。

“神捕多虑,本相探访民情罢了。”明轻言拉下椅子,自顾的喝起茶来。

“冤案未结,百姓又何来民情?”华蓝瑶淡淡的瞥了一眼,话语里满含嘲讽,纵使墨白是她夫君,纵使这件事牵扯到墨白,她亦不必担心,然而不由分说的让上陌锒铛入狱,这确实是让华蓝瑶给不了眼前的人好脸色。

“上陌有异于常人的嗅觉,断断不会让研阁兰坊的镇店之宝无缘无故消失。”云以舒接下了话,眉眼皆透着冷意。

“在下自会给宁府一个交代。”话音一落,明轻言已经快步走出。

“最好是有一个交代……”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