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王丛骏梁明月by一只西飞雁_曾照云归一只西飞雁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连载中小说曾照云归是来自腐国度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一只西飞雁,曾照云归一只西飞雁精彩节选:这王丛骏倒是没想到,他还以为是像他一样的半路学生,脸色终于好过一点,还是嘴硬道:“那也没必要站这么近,笑这么开心啊,特意来找你,八成心怀不轨,我还是你学生呢。”

曾照云归

推荐指数:8分

《曾照云归》在线阅读全文

曾照云归第九章

认识一下都不行?”

“又不交朋友,有什么好认识的。”梁明月拉他的手,“走啦,去车上。”

两人上了车,王丛骏又问:“他到底谁啊?”

“我学生。今年刚上大一。”

“哪门子的学生啊?”

“我是他高中老师。教他物理。”

这王丛骏倒是没想到,他还以为是像他一样的半路学生,脸色终于好过一点,还是嘴硬道:“那也没必要站这么近,笑这么开心啊,特意来找你,八成心怀不轨,我还是你学生呢。”

“你只能算小学弟,人家那是喊了我两年老师,正儿八经看着长大的。”

王丛骏不屑冷哼,“还看着长大,高中生也不小了,该长的早长好了,该知道的也知道了,谁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

梁明月逗他,“你在说你自己吗?不就比人家大一岁,别搞得好像两个世界的人。”

所以我才不放心啊。这句话王丛骏说不出口。他板着脸,“反正以后不准单独见男学生,要带我去,叫他们知道师生有别。”

“你怕什么?”

“怕你寂寞难耐。”王丛骏没好气,“你勾引我的时候可是一点不手软。”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王丛骏跳了脚,“哇靠梁明月你什么意思?你当我很好上手吗?”

“我是说——你以为我谁都勾引啊。”

王丛骏卡了壳,他应该接两句气焰嚣张的话,比如“你就直说你爱我爱得要死”,又或者“既然这么爱我干嘛又次次装模作样不找我,死要面子能当饭吃吗”,来灭灭她的威风。而不是目视前方,为这小小的调戏慌了手脚。

梁明月噗嗤笑出声,“好啦,管别人那么多干嘛?我就爱看着你。饿不饿?回家弄东西给你吃?”

两人回去,吃完又在厨房做了一场。

起初王丛骏只是靠在门边,看她收拾碗碟,看着看着眼神走了偏,他站不下去,紧紧贴在她身后,手掐着细腰,低头在她耳边呢喃:“明月……”

怀中人靠着他,身体好似瞬间软化,她侧着头,任由他的吻落在侧脸,落在嘴角,王丛骏一面轻吻,一面慢慢解开她领口的纽扣,一手探入揉捏绵软,一手从下摆伸入,顺着腰线,小腹,滑入湿润的丛林,他的手掌在揉搓她,手指在深入她,梁明月呻吟一声,喘息急促起来。王丛骏固住她的身体,热烫的硬物压在她尾椎,又卡进臀缝,模拟性交的动作挺蹭,撞得她一晃一晃。

好不容易收拾完,王丛骏已剥下她底裤,插了进来。

梁明月手撑着桌面,微微踮脚,容纳得有些吃力,王丛骏大掌按在她胯间的凹陷处,退出一点儿,又温柔而深重地顶入,梁明月扭过身子,攀住脖颈吻他。两人上下这么着吮弄了几回,王丛骏就渐渐控制不住力道了,他咬她的舌头,进出的频率越来越快,啪啪声混着梁明月短促的呻吟,在周身回荡。

做到尽兴,王丛骏勾住她腿弯,将双腿大张的她抱了起来,这下顶得梁明月一个战栗,掐在他臂上的指甲差点入肉。

王丛骏一边走一边挺送,一路上水声渍渍,嘤咛阵阵,到了床上,愈加疾风骤雨,载浮载沉。

弄到后来,梁明月软得没了筋骨,提不起半点配合的力气了,王丛骏才肯罢休,他玩着她的手指,精神还相当不错,非要拉着她说话。

“明月,你在哪里教书?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原来是老师。”

“邵城。”

“只教物理吗?教了多久?”

“三四年吧。”

“你本科在雁大读的吗?”

“嗯。”

“那为什么要去邵城教书?你是邵城人?”

“嗯。”梁明月有点不胜其扰,“你还睡不睡啦?”

“我白天睡了很久,”王丛骏亲亲她眼皮,“你睡吧。”

“不对,先别睡。”王丛骏忽然坐起,去翻自己衣服,“我给你带了东西。”

梁明月只得又睁开眼,单手支着脑袋,看他开灯,摸摸索索一番,掏出一小团链状物体。

“看。”他捏着纤细的银链往下一荡,吊坠晃晃悠悠,落在她手心,触感冰凉,是一块拇指盖大小、不规则的星石,色泽温润,在灯下泛着幽幽的墨绿光芒。

“那天我们千辛万苦,到半夜才终于爬上最高的山峰,大家都说要顺点什么回去。我在一块巨石尖角的凹陷处找到它。背靠松涛,幕天席地,离月亮特别近。就给捡回来了。你不是有很多条墨绿的裙子。明月,给你配裙子啊。”

梁明月看着手心的小小石头,半天没说话,她低着头,忽然在星石上一吻,又印上他的唇。

“睡吧。”她说。

等到万籁俱静,身边响起均匀呼声时,梁明月睁开眼。她久不运作的良心隐隐不安,鼓动到近乎失眠。

她回忆这几月来的种种,怀疑自己是不是对王丛骏有误解,这样是不是对他不公。为什么事情发展到现在,会与她的初衷违背?而且王丛骏追问从前,这让她有了危机感。

每一次,每一次王丛骏将她抛在一边,她都以为结束了。过段时间他却又以张扬姿态出现在她生活,来势更汹汹。而她薄弱的自制力趋近于零,只会双眼一闭,放任自己沉沦。

再继续纠缠下去,王丛骏如果不肯罢休,她该如何收场?

次日晚上,王丛骏拉她出去,她本要拒绝,又想干脆今夜摊牌,便答应了。

她在他们游戏玩闹的场所一向很自我,谁的脸色也不看,想怎样便怎样。众人见她正得宠,也睁只眼闭只眼,不会上赶着来难为她。

这日去的是白宏家一栋掩映在树影中的小别墅,来的人并不多,但白宏这个人癫起来很疯狂,非把大家都拦在一间房里。

灯光一暗下,梁明月便从侧门出去,随意推开一间房,反锁。

她躺在阳台的长椅上,就着星空月色,思索要怎样快刀斩乱麻。

没过多久,头顶传来玻璃门拉合的动静。

又过一阵,程文凯的声音响起,话音中带点调笑又带点怒其不争,“小白真是越闹越不像话。要我是乐乐,也非得甩他十次八次不可。”

“我看他活着也就这点乐趣了。”

“阿骏,珊珊缠我两天了,又哭又闹的,非要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