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明轻言宁上陌小说在哪看_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明轻言宁上陌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人在江湖,婚不由己,本小说阅读网提供明轻言宁上陌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瞥了一眼沉不住气的皇帝,宁上陌坐在床边又替云霓把了一次脉,耐着性子开口“云姐姐,你那毒药里也有夹竹桃,木槿花的花汁,所以你才阵痛,但是后来你的两服药的成分皆是相生相克,暂时不会有大碍。”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

推荐指数:8分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在线阅读全文

人在江湖,婚不由己第五章 秋后算账

“什…什么?”皇帝急的一蹦三尺高,而正主,却是一个白眼扫过来,那意思:你没看见上陌还有话要说?

瞥了一眼沉不住气的皇帝,宁上陌坐在床边又替云霓把了一次脉,耐着性子开口“云姐姐,你那毒药里也有夹竹桃,木槿花的花汁,所以你才阵痛,但是后来你的两服药的成分皆是相生相克,暂时不会有大碍。”

听到这话,榻上的云霓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自她怀孕后,这偌大的皇宫其实就剩皇帝和她了,旁人自是近不了她的身。她虽脾气火爆,但也从未与人结怨,哪里有精神想到是谁要害自己呢?

知晓这对夫妻平日里活的逍遥自在,脑子一时半会也转不过弯儿来,于是好心的提醒一句:“三年前,北蒙不是进贡了一株木槿吗?不知皇上赏到哪儿去了?”

“木槿花?”

“那种花出了北蒙必死无疑,可是这味药却不可多得,所以你赏给了…”

“左家丞相!”皇帝微眯着眼。

“不会是冷宫那位指使的吧?这下麻烦了…”宁上陌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

“哼!洪公公,传旨下去,即刻将左氏赐死!”皇帝大笔一挥,便要下旨。

“慢着!”上陌起身,目光落在门外。

座上的宁上陌重重的放下茶杯,目光落在远处的人影上,唔,她可没功夫管皇帝这三宫六院的琐事,旁人都说她睚眦必报,那冤枉的在大牢里走了一遭的仇自然也是要报的。若说这是一场引蛇出洞的戏,那明轻言那听戏看热闹的人必然也是要付茶钱的。

不待那缺根弦的皇帝问为什么,明轻言已经不急不缓的掠过皇帝,站在了上陌面前。

上陌起身,笑意盈盈的对着明轻言欠了欠身。即便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礼节,也当真是让一旁的皇帝和云妃看傻了眼,宁上陌从来都有见皇帝免去礼数的特权,今日却肯向死对头行礼,实在不知那二人这是要闹哪样?

看着面前有板有眼回礼的人,宁上陌觉得打官腔着实太无聊,毅然决然的迅速奔向了正题,面上笑意不减,手中的算珠也拨的越来越快:“精神损失费,营养费,店铺闭门的费用,牢狱之灾的伙食费…”

听着那红唇清晰快速吐出的话语,皇帝夫妻俩识时务的选择了离得远一点,很显然,这是在秋后算账。

“只不过钱财乃身外之物…怎么也抵不过相爷一字千金。”算盘噼啪作响的声音消失,宁上陌抬眸悠闲的看着面前的人。

此言一出,明轻言仍没有立即作答,只是挑了一张椅子慢慢的喝着茶,消停了一会儿的皇帝看不懂两人闷声打着哑谜是要作甚,本着天下他最大,好奇心再强也不会害死他的原则开口:“上陌,朕的字比轻言的好看,你若是要挂在你的店内,朕的字是再合适不过了。”

皇帝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近桌案。此人正寻思着要写些什么东西才能弥补将上陌入狱的过错,不料刚迈出一步,一颗碧玉珠子便破空袭来,夹杂着劲风生生定在了皇帝脚前。

宁上陌瞄了一眼献殷勤不成反被吓住的皇帝,凉凉地开口:“明相爷不妨赐一块刻有甘拜下风的匾额,其余的就不用相爷费心了,只是还请相爷莫忘了落款。”

甘拜下风?皇帝无言的抽了抽嘴角,莫说要名扬天下的人认输不太可能,就冲着身为八尺男儿,也断断不会轻易说出这四字,更何况还要刻下来让天下人皆知。

闻得此言,一旁的明轻言倒也不恼,看了一眼僵在原地的皇帝:“既是赐,当是皇上赏赐,微臣不敢逾越。”

纵使皇宫里的补品没能补上皇帝缺的弦,但好歹是让他多了个心眼,皇帝站着,你这丞相悠闲的坐着,早就逾越了好不好!所以,他还是看明白了二人正在掐架的情形,暗自想着,如果上陌因为自己输了,他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把自己的脚缓慢的移动了下,端着皇帝的架子开口:“丞相不必担心材料,朕明日差人将紫檀送到你府上,还需要什么尽管提出来。”

看着仗义疏财的皇帝,再看看笑的欢快的宁上陌,明轻言几不可闻的扯了扯嘴角,看来皇帝陛下此时为了赎清几日前犯下的罪过,这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卖出去了呀!思量之后,方才悠悠说道:“微臣不能赐,那便再送一件礼物给大小姐赔罪吧。”

从宁家大小姐锒铛入狱再到她即将怒拆皇宫,谁说古人通讯就不发达了,这不过短短三日,此种事情已经被传得见怪不怪了,明相和大小姐,大小姐和皇上,此三人的事情处处是精彩啊。

“上陌,你怎么样了?”说话的赫然是大凌神捕。

“我没事。”上陌看清来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皇上为什么会下旨宁府?”云以舒想起了最为关键的一点。

“那道圣旨应该是给明轻言的,只不过他恰好在我这儿而已。”说着话,上陌的心里气恼不已。

“他利用你?”云以舒杏目圆瞪,宁上陌会由着自己被他人利用!那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事啊!

“恩,赤裸裸的利用。”上陌淡笑着点头,天知道,她的心里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

“听说大名鼎鼎的离心公子现身了?”上陌瞄了一眼。

“你说师兄?不知道。”云以舒非常认真的摇摇头。

“你到底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上陌险些没被她给气死,冷卿容数年前受伤掉进了宁府,那时的大凌神捕尚是女儿家的打扮,云以舒不懂医术的将上等药材全部用在了他身上,等到宁上陌回来时,那冷卿容干脆卷了剩下的草药逃之夭夭。

“若说大名鼎鼎,有何人能比的上你这宁家的大小姐,江湖的铁娘子,亦或是皇家的…”

“以舒!”上陌一声清喝。

“哎哟,我怎么老觉得你们俩很闲。”自门外飘进一道影子。

“托您老人家鸿福,我暂时不忙。”

看着宁上陌已经闪身悠闲的吃着糕点,华兰瑶咽下到了嘴边的关心,暗自叹了一口气,她早该知道被誉为铁娘子的宁上陌即便是进了大牢,那也是刀枪不入的。伸手拍了拍吃的正欢的某人:“你就是这么招待替你四海八荒传消息的人的吗?”

本着吃东西要一心一意的原则,待到咽下最后一口糕点才慢慢说着:“啧啧,你这是成仙了还是做梦了,四海八荒是尔等凡人能去的吗?尽说胡话。”

看着此人不加掩饰的嫌弃,华兰瑶顿时满头黑线,眼看着才端上来的栗子糕又要惨遭毒手,华兰瑶抬手就要给那人一掌。

突出起来的掌风登时惊得宁上陌没了方向,为了保住那晶莹剔透的糕点,一边躲一边说:“得得得,我拼不过兽性大发的你,胭脂凉糕给你,这可是皇宫的御用点心。”

说着便从身后端了盘子递过去,华兰瑶终是敌不过那诱人的香气,接过来嘀咕着:“还以为你早就吃完了。”

上陌嘿嘿的笑着,眸中划过一丝狡诈:“是啊是啊,那两块还是竹叶怕我吃坏肚子从我嘴里拿出来的呢,一门心思的想给你留着呢。”

话音一落,还不等华兰瑶有所反应,已经裹着一阵风飘走了,徒留后知后觉的华兰瑶留在原地咬牙。

城南宁府——

三日了,整整三日了,宁家上下都十分好奇自家小姐这次会如何整治明丞相,人前不敢议论,人后这些人可都达成共识了:小姐这次要放大招了。

“竹叶,小姐要是有什么吩咐,我们一定全力配合。”虽说她们这群丫头是很喜欢明相爷的才貌双全,可若是此次开战,她们自当是站在小姐这边。此言一出,立即引来了众多家仆的附和。

看着壮士扼腕的一干人等,竹叶叹了口气说:“都散了吧,小姐吃得好睡得好,忙着商铺的事情呢,不得空跟着你们胡闹。”

听着她的口气,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一副了然的神色: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就在宁府众人忙着猜测的时候,陡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回头便看见了一身月白长裙的人正急匆匆的奔向大门。

“叶总管亲临宁府,不知有何贵干?”上陌巧笑一声。

“大小姐…客气。”叶总管淡定的抹了一把汗,即便自家相爷登门,也没见这宁大小姐客气过。

“叶总管有空来这便是,何须如此破费?”只一瞬的时间,上陌的目光便落在那一辆马车上,今日,正该是明轻言应允大殿上那块匾额的日子。

“老奴只是听从相爷吩咐,还请大小姐收下。”叶总管一脸的恭敬。

“竹叶竹青,咱们不可弗了相爷的好意,把这些给搬进去。”上陌玉臂一挥,俩人咻地冲出房门。

“可是…小姐…这不对啊!”

“怎么了?”此时,上陌的嘴中碎碎念着宝贝,彼时,竹叶竹青开始嚷嚷。

“匾额?”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