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杨哥顾芊芊小说_杨哥顾芊芊芊姐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2:10

这本已完结小说芊姐讲述了主人公杨哥顾芊芊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梦里的仙人掌的倾心巨作,芊姐精选篇章:方凯像是跟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搞得我像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依方凯所说,杨哥所拥有的实力应该比红姐知道的还要大,自古以来当官的就爱和地方的大贾互有往来,而这个老秦头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个岁数了还能接着官升两级,无论是人力还是能力都一定下了不少功夫。​

芊姐

推荐指数:8分

《芊姐》在线阅读全文

芊姐第六章 嫉妒

“在说什么?”方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在我深思的时候,打断了我。

“哦,没什么,我一直都在状况之外,搞不清状况呗。”两手一摊,表达了我现在的无奈。

“嗨,芊芊啊,这政商之间复杂的关系,我可跟你解释不清楚啊。”方凯也作无奈状。

“呵……还有你方大老板不清楚的,你们这些生意人最精明了。”我半赞扬半挖苦的说。

“你看你这高帽给我戴的,我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不过话说回来,老秦头这回官升两级,杨哥可是暗中帮了不少忙,以杨老板的财力,在咱们这地方做到官商相护简直是唾手可得啊。”

方凯像是跟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搞得我像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依方凯所说,杨哥所拥有的实力应该比红姐知道的还要大,自古以来当官的就爱和地方的大贾互有往来,而这个老秦头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个岁数了还能接着官升两级,无论是人力还是能力都一定下了不少功夫。

再说了,刚才老秦头都亲口承认了,杨哥已经把这栋别墅作为礼物送给了他,这别墅虽然在市郊,但是单看占地面积和装修规格,都属于上上之作,以S市的房价,最少也得几千万啊,就这么眼睛不眨的送了套别墅,杨哥一定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一时间,我竟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想想自己只是一个女人,没有必要管这么多跟我无关的事情,便挥挥手,摒弃脑海中的杂念,随着方凯吃东西去了。

晚宴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方凯提出说要把我送回去,我也没有拒绝,毕竟这么晚了夜路难行。

由于已经快接近深秋,只穿了一袭长裙的我在出门的时候,竟被冷得有些发抖,方凯见状,便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刚准备披在我身上的时候,杨哥出现并叫住了方凯。他的出现,恰好提醒了我下午在洗手间门口的那一幕。

“小凯,天不早了,快回家去吧。”

方凯没有答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绕路,顾小姐我来送,我顺路。”虽然听着合情合理,但是杨哥话里有着毋庸置疑的力量。

而我此时并没有开口,因为我认为杨哥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我的本名,更别提住址了,顺不顺路我不知道,不过这家伙知道我的名字,却默不作声确实让我有些惊讶。

“那好吧,杨哥,麻烦你了。”方凯思考再三之后,开口道,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感觉自己被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推来推去,这已经让我很不舒服了,然而接下来我所要面对的,是我与杨哥时隔几日的再一次单独相处,这让我出于更急尴尬的处境。

我一直低着头不太好意思与杨哥对视,谁知下一秒,我冷的打颤的身体,被一件温暖的西装外套包裹住,抬起头才发现,是杨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并搭在了我身上。

我的心被重重一击,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快要决堤了,我警告自己千万不能,然后默默跟在杨哥的身后,上了他的车。

又是尊爵皇家,又是在经理亲自带领下,又是上次那个房间。这估计早已是杨哥的专属套房了。

谁知刚进入房间,还没等我将外套脱下来还给他,他就略显急促的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扣在门板和身体之间。

“顾芊芊,几天不见你长本事了?不听我的话,还跟别的男人走!怎么?他给的价钱,一定没我多吧?”谁知这个可怕的男人一开口,就又是一句接一句羞辱我的话。

我倔强的看着他的双眼,并没有开口,只想保住我在他面前,最后一点尊严。

但是下一秒,他的唇就压了下来,是极不温柔的,甚至有些暴躁的啃咬我的双唇,我吃疼,伸出舌头试图舔舐一下流血的嘴唇,他却趁虚而入,卷着我的舌头纠缠,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那个我的整个口腔,我却有些沉醉在这样一个暴虐的吻中无法自拔,甚至慢慢回应。

他似乎是得到了鼓励,将粗粝而有力的大掌向下探去,附在了我胸前的柔软上,似挑逗似惩罚的轻揉重捏,我的身体有了反应,开始发热,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热流至下而上,缓缓流过全身。

他的呼吸渐渐发热,开始急促,于是两手抓着我的腰往上一抬,轻松地将我按在门上,大手直直的向下,越过裙子摸到了底裤,手指用力,轻松撕掉了,残破的底裤顺势掉在地上,而他却等不及似的解开腰带,一气呵成的进入了我的身体。

“啊……”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舒服的叹息。我身上的他的外套,也早就在刚才的动作中滑落到了地上。

由于双脚离地被他拖着臀,整个人没有着力点,我几乎是本能的将全身的力量,都置于他的身上,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感受着他急促律动时灼热的呼气。

今晚的他不再温柔,而是霸道的,急促的侵略着我身体的每个角落,感受着身体因他律动,而发生的变化,我不记得自己在他身下释放了多少次,只是被动地享受着他一次次的占有,害羞的呻吟最终变成婉转的娇呼,一遍遍的叫着“哥哥……”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