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男主玄天女主凤菀小说_<福晋不好当>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2:02

在作者慕长情的文笔下,《福晋不好当》的内容非常的充实。小说主人公玄天凤菀的个性也得到了体现,小说目前连载中。在这个清爽的秋季看上几本好看的小说,可是一个让人很有惬意的事情。本小说肯定不会让读者们失望,喜欢这种类型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福晋不好当

推荐指数:8分

《福晋不好当》在线阅读全文

福晋不好当第十九章 何时暗通曲款?

大雪一连下了几日,就在‘瑞雪兆丰年’即将演变成雪灾的时候,天公终于放晴了,而除夕也接踵而来。

按照规矩,除夕早晨辰时,后院众姬妾要去给一家之主请安。

于是凤菀一大清早的便被谷雨和惊蛰二人给从温暖的被窝之中给拉了出来。由于凤菀还处于迷糊状态,于是穿衣梳妆便由谷雨和惊蛰全权负责。而这二人充分发挥了她们的想象力与创作才能,待凤菀朦朦胧胧的看了一眼镜中的人时,直接将她脑中将离未离的瞌睡虫给吓走了。

镜中的她身穿一袭水红色旗装,肤白若雪,唇似红樱,眼线细长,眼尾被画了了一道细红,满头珠翠华而不浮,要命的是额上还被贴了一朵梅花形的花钿,妥妥的是一面梅花妆。

凤菀本人喜素,现在“沦落”到谷雨和惊蛰的手中,眨眼间就成了一个艳而不俗,妖而不媚的再世妲己,让凤菀忍不住浑身一颤,指着镜中的自己说不出话。

谷雨握住了凤菀的手,凤菀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十指也被染成了正红的蔻丹。

“福晋万安,除夕大喜。”

谷雨满面笑意,一面口中说着吉祥喜庆话,一面为凤菀带上黄金护指。

“福晋,您今日的装扮真是美极了,艳压群芳,郡王爷见了一定会喜欢的。”谷雨继续道。

惊蛰话少,但是闻言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凤菀也感觉自己如此装扮很美,但是她根本就不愿在玄天的后院里出头,免得惹得那些女人更加不安分了起来。

能用低调解决的事情,凤菀从来都不想用脑子。

只可惜,今日看起来是无法低调了。

凤菀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门外走进来一个小宫女,对着凤菀便是福身一礼,说了几句吉祥话之后才道:“福晋,侧福晋以及诸位格格已经到临华阁了,就待您了。”

凤菀颔首,“我们也去吧。”

到了临华阁,凤菀便见妙菀及三位格格坐在廊下喝茶说笑,却并没有入内。

凤菀走至跟前,那四人才好似刚看到她一般,止住了笑意,但是见到凤菀的装束之后神色却明显的一滞。

妙菀率先站起身,笑说:“见过福晋,除夕大喜。”

三人随之起身问安。

凤菀将妙菀扶起身,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自己姐妹,无需多礼。”

她说着一顿,才问道:“怎么不进去,王爷还在里面议事?”

妙菀颔首,“是呢,是和东方先生在议事,据说是在商议川楚叛军一事。”

说到川楚叛军,就不免说一下小年家宴被捅到御前的“京门流民逼城之事”。那批流民并不是像敏太妃说的那般,只是京郊流民闹事如此简单,而是川楚之地走投无路的平民,自发到京中来告御状了。

川楚之地的总督是叶赫那拉家的家主道琴,他的嫡子费扬阿是湖北省知府,白莲教叛乱一事最早便发生在湖北边境,可是费扬阿竟然隐而不报,妄图自行镇压,偏偏不成功,最后还越演变越大,最终让叛军占领了河南、陕西以及湖北等地,不久前又深入川地,形式一发不可收拾。

而叶赫那拉家竟然选择继续隐而不报,知道小年家宴,当着皇室宗亲,捅到了皇帝面前。

皇帝震怒,直接免了费扬阿的职位,收关在了天牢中;道琴也没有幸免,被革职在家;甚至中宫皇后,也受到了牵连。

年前宫中传来秘闻,据说帝后在永乐宫大吵了一架,之后皇后便称病在永乐宫,连除夕节一诸事宜都交给了当今宠妃安佳氏淑妃掌管。

宫中人心惶惶,生怕受到牵连,这个年也就变得格外压抑了。

“听说这次陛下生了好大一股的气,连皇后娘娘的劝说都不顶用,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这次嫔妾可算见识到了。”安佳氏说着,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好像真的被吓得了一样,然而她说这话的时候,面上却满满的都是笑意,尽是得意的神采。

她说完,就见妙菀的面上沉下去了几分。她不动声色的斜睨了安佳氏一眼,双眸之中闪过了一丝鄙夷。她的姑母说是在永乐宫养病,可未免不是被皇帝幽禁。然而再如何,那也是当今的中宫皇后,岂容别人嘲弄!

“淑妃娘娘如今正当宠,安佳妹妹得意也是难免的,”妙菀淡淡的道,“可也别忘了一句老话,乐极必悲。”

她说完,对安佳氏一笑,目光之中也尽是鄙夷与不屑。心中冷哼,不过是个破落户家出来的人,眼皮子浅薄,还敢在她面前拿大?!

凤菀面带笑意看了一场没有硝烟与烽火的撕逼,心中愉悦,适时的开口阻止,“好啦,都是自家姐妹。皇后娘娘抱恙,淑妃娘娘执掌六宫也是在为中宫分忧。”

安佳氏原本被妙菀激了两句,心中不爽,刚要开口便被凤菀阻止,而且妙菀得宠,她得罪不起,于是便将炮火指向了凤菀,冷笑道:“说起来四川也受了白莲教的荼毒,此次巴蜀王世子入京,该不会是冲着福晋而来的吧!”

凤菀面不改色,“哦,世子入京,与本福晋何干?”

“谁人不知福晋最受圣上的宠爱,连公主都比不上您,更何况您还与世子‘青梅竹马’,世子自然是来找您,让您求着皇上,出兵四川去打白莲教!”

‘青梅竹马’四字,安佳氏咬的极重,满满的全是讽刺的意味。

她的话音刚一落下,蒋佳氏便扯了扯安佳氏的衣袖,最后面的迟佳氏面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凤菀面上的笑意不变,而看向安佳氏的目光变得冰冷锐利,她轻抚着手中的暖炉,似是不经意的言说,“巴蜀王世子入京的目的,连圣上都认为他是入京送岁贡,而安佳妹妹却说他是来找本福晋的。”

她说着,笑意更是浓郁,目光亦越发的冰冷,“此事本福晋尚且不知,不过本福晋好奇,安佳妹妹是何时与巴蜀王世子暗通曲款的?”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