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慕清歌墨夜寒by秀儿小说_繁华已烬浮生成殇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2:33

《繁华已烬,浮生成殇是由“秀儿”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慕清歌、墨夜寒,她为了救他,不得不嫁给了别人,他率领大军回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她全族,她的述说他再也不会相信。

繁华已烬浮生成殇在线阅读_慕清歌墨夜寒小说阅读

第一章:他的残忍,嗜血薄凉

轩辕国。

帝都,暴室。

慕清歌脖子上被套了一个项圈,如同牲畜一般,被禁锢在暴室一角的铁笼之中。

暴室入口处,两匹雪狼正在撕扯着一块模糊的血肉,只要她踏出这铁笼一步,便会如同这块血肉一般,被饿狼撕碎。

慕清歌用力晃动着铁笼的大门,明知道出去是死无全尸,她还是想要冲出去,再看她孩子的尸体一眼。

暴室的大门,猛然被撞开,一身墨色龙袍的男人,在侍卫的簇拥下悠然踏入。

暴室之中,本就不见天日,墨夜寒进入后,整座暴室,更是如同笼罩在一片暗黑地狱之中。

看到墨夜寒后,慕清歌却如同看到了光,她更加用力地晃动着铁牢的大门,“大哥,放我出去!让我再看轩儿一眼!大哥,求求你,让我再看轩儿最后一眼!”

“你已经看到他了。”墨夜寒的声音,冷凝如同来自寒山之巅,让慕清歌本就羸弱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下。

“轩儿在哪里?”慕清歌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她那尚在襁褓中的孩儿。

墨夜寒的视线,缓缓落在暴室入口处,那块模糊的血肉上,他那双幽深得如同层层浓墨渲染开来的眸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只有高高在上的冷。

意识到了些什么,慕清歌循着墨夜寒的视线,连忙往暴室入口处看去。

那两匹雪狼显然是饿极了,顷刻之间,它们就已经将最后一块破碎的血肉吞下。

“看来那个孩子终究还是小了些,不足以将孤的两条雪狼喂饱。”墨夜寒看着那两条雪狼,如同在欣赏什么极为美好的画面,似笑非笑地说道。

“也是,三个月的孩子,怎么可能喂饱孤的两条西域雪狼!”

慕清歌倏地瞪大眼睛,她目赤欲裂,她发疯似地往铁笼外面冲,想要把那两条雪狼口中尚未吞咽的血肉抢出来,可是,她出不去。

她的脖子,几乎要被那个项圈勒断,她依旧出不去,她声嘶力竭地呼喊,她疯狂晃动面前的铁门,她只能绝望地看着那两条雪狼将最后的两片血肉吞下。

“不!”慕清歌用力往外伸着手,“轩儿!把我的轩儿还给我!还给我!”

“大哥,你让它们把轩儿还给我!轩儿是你的亲骨肉!”

墨夜寒勾唇冷笑,那一瞬,暴室中冷得仿佛千里冰封,“慕清歌,孤从来不曾碰过你,你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孤的种!”

“不,一年前,思落山下,是我用身体帮你解了毒!大哥,轩儿是我们的孩子!我和二哥成亲,是为了救你,我只有你一个男……”

“闭嘴!”墨夜寒暴躁地将慕清歌的话打断,“前朝宠冠六宫的妖后,这是要在孤面前装贞洁烈女?慕清歌,你真恶心!”

慕清歌动了动唇,她想要为自己解释,但对上墨夜寒眸中千里冰封的冷,她硬是将到了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他不信她。

所以,不管她说什么,都是为自己的不要脸狡辩。

“前朝妖后,妖媚祸国,你们,想不想尝尝这妖后的滋味?”墨夜寒忽地对着恭敬地守在一旁的侍卫开口,“现在,她是你们的了!”

第二章:她的苦涩,颠倒众生

慕清歌不敢置信地看着墨夜寒,她竟然要让这些男人把她糟蹋?

也是,连他们孩子的尸体,他都能拿来喂狼,他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见那几个侍卫还愣愣地站在原地,墨夜寒的眸中,写满了不悦,“怎么,玩个女人,还要孤教你们?”

“属下不敢!”

那几个侍卫一脸的惶恐,他们对视了一眼,就连忙打开铁笼的大门,一步步向慕清歌走去。

慕清歌的眸中,写满了惊慌失措,她的视线,从那两只雪狼沾满鲜血的嘴上,一点点落到墨夜寒的俊脸上,眸中所有的恐慌,渐渐化为了烟花泯灭般的凄然与绝望。

她扬起脸,冲着墨夜寒惨然而笑,既然,是他把她送给了别的男人,那好,她成全他!

苦涩的泪,从慕清歌的喉头咽下,却没有从她的眼角滚落,她伸出手,就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披风。

洁白的披风,从她的身上倏然滑落,如同,一颗圣洁的心,被狠狠地践踏在脚下。

“你们,想怎么玩?”慕清歌笑得魅惑倾城,颠倒众生,“今天,我一定会让你们尽兴!”

说着,慕清歌又开始解自己的衣衫。

墨夜寒危险地眯起眼睛,她就这么缺男人?!

墨夜寒上前,一把将慕清歌狠狠地按在铁笼边缘,那几个侍卫见状,连忙识趣地退到了一边,“慕清歌,是不是一天没男人,你就会死?!好,既然你这么缺男人,那么孤成全你!”

墨夜寒骤然用力,慕清歌的裙摆,就被狠狠扯碎。意识到了墨夜寒的意图,慕清歌慌忙挣扎,她的挣扎,得到的,却是他更加凶狠的对待。

“不!放开我!大哥,你放开我!”虽然那些侍卫都不敢抬头看,但想到周围有那么多的人,慕清歌心中,还是屈辱到了极致。

“大哥,你放开我!否则,我现在就咬舌自尽!”

听了慕清歌的话,墨夜寒笑得凉薄蚀骨,“慕清歌,你放心,你若是死了,孤立马让百里澈给你陪葬!”

听到墨夜寒这么说,慕清歌怎么都无法将自己的舌头咬断。

二哥,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就算是她万劫不复,她也希望,他能好好地活着。

见慕清歌不再挣扎,墨夜寒眸中的冷意更重了一些,她果真,舍不得百里澈,她就这么爱百里澈,为了他,宁愿被他这般侮辱?!

这般想着,墨夜寒更是恨不得将她撕碎,她为了百里澈背叛了他,他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眼眶,有些酸,慕清歌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想当年,他们三人,义结金兰,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纵横江湖,何其潇洒,何其自在,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墨夜寒以为她背叛了他,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其实,她和二哥,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他。

先太后把持朝政,一年前,他领兵出征,被围困在陈国,先太后若不派出援兵,他只有死路一条。

先太后后来答应派出援兵,前提是,二哥百里澈登基,她嫁给二哥为后,慕家的势力,尽归先太后所有。

她和二哥,自然不同意太后的要求,可他在战场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为了让他活下去,她和二哥没有别的选择。

第三章: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只是没想到,在她嫁给二哥之后,先太后食言了。

她不顾一切跑到战场,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找到奄奄一息的他,他身中剧毒,她以身为他解毒,她怕被先太后察觉,让她随身侍女沈碧留下照顾她,她匆匆赶回皇宫。

先太后千算万算,怎么都没有算到,他能够在那场惨烈的战争中,最终以十万兵力,大败陈国的百万雄师,还在短短一年内,将这乾坤颠覆!

先太后惨死,她父兄的热血,也洒在冰冷的午门,而她和二哥,沦为了他的阶下囚!

一滴滚烫的泪,从慕清歌眼角滚落,她用力按着她的心口,就算是他屠她父,戮她兄,杀她子,她那颗爱他的心,也从来不曾变过,只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慕清歌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被送回了寝宫,身上,撕裂一般的疼,她拢了拢身上破碎不堪的衣衫,身上充斥着水牢中的霉味,她特别想好好泡个澡。

刚刚起身,身子,就跌入了一个满是酒气的怀抱,沈源色眯眯地盯着她的脸,“慕清歌,今晚好好伺候我,让我爽了,亏待不了你!”

“滚开!你别碰我!滚开!”对上沈源那张油腻的脸,慕清歌一阵反胃,她手上用力,就想要将他推开。

见慕清歌竟然敢挣扎,沈源手上用力,直接狠狠将她按在了桌子上,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慕清歌,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奴婢!你以为你还是前朝的皇后娘娘?!呵呵,我妹妹才是轩辕的皇后,我沈源,是堂堂国舅爷!”

“乖乖听话!否则,有你苦头吃的!”

说着,沈源俯下脸,就去亲慕清歌的脸。

慕清歌心中恶心到了极致,她用力推沈源,但是她的身上实在是太疼了,她根本就无法把他推开。

“你们在做什么?!”一到森寒仿若来自十八层地狱的声音忽然在房间里面响起,沈源身子猛然一颤。

他连忙放开慕清歌,跪在地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与方才的嚣张,判若两人。

“皇上,微臣该死!慕清歌她,她派人传信给微臣,说只要微臣能帮她把废帝百里澈从水牢里救出来,她就把自己给微臣。”

“微臣不敢忤逆皇上,更不敢救废帝百里澈,但刚才她……她当着微臣脱衣服,主动勾微臣,微臣一时没把持住,才会跟她发生关系……”

“慕清歌!”墨夜寒上前,他暴虐地扼住慕清歌的脖子,他的指节泛白,几乎要将慕清歌的脖子捏断。

“你为了百里澈,还真是脸都不要了!这等不要脸之事,都能做出来!”

“我没有!”慕清歌下意识否认,“是他闯入了我的寝宫,对我动手动脚!我跟他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

墨夜寒手上骤然用力,将慕清歌的脖子,捏得咯咯作响,“慕清歌,你说的话,孤一个字都不信!慕清歌,你真以为,孤不敢杀了你是不是?!”

似乎是担心墨夜寒会扭断慕清歌的脖子,随他一起进来的沈碧连忙跪在地上,“皇上,求你不要杀死清歌!既然清歌已经是臣妾兄长的女人,臣妾求皇上,就成全了兄长和清歌吧!”

第四章:人尽可夫

“沈碧,你给我闭嘴!我就算是死,都不会做沈源的女人!”慕清歌最受不了沈碧这副伪善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

“清歌,你别这样,我是真心为你好……”

“别装了!沈碧,你要是真心为我好,就不会骗大哥,是你给他解了毒,更不会一次次害我!沈碧,你这副假惺惺的模样,真让我恶心!”

听了慕清歌这话,沈碧的眼泪,止不住地滚落了下来,“清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也从来没有骗过皇上,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害你!”

“朋友?!沈碧,你可别侮辱了朋友这个词儿!你沈碧,不配做我慕清歌的朋友!你这种狼心狗肺之人,就算是做了皇后,也注定一辈子见不得光!”

“清歌……”

沈碧的眼泪,流得更凶了一些,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跪下,向碧儿道歉!”墨夜寒冷声向着慕清歌命令道。

“我不道歉!”想起沈碧做的那些龌龊事,慕清歌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她怎么可能会向她道歉!

要不是沈碧在中间挑拨是非、添油加醋,他们兄妹三人,也不会走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她的父兄、孩子,也不会死得那般凄惨!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该道歉的人,是沈碧,她……”

“啪!”

不等慕清歌说完,墨夜寒一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慕清歌,跪下,向碧儿道歉,否则,孤现在,就将百里澈,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慕清歌身子猛一踉跄,差点儿倒在地上。

她抬起脸,看着墨夜寒,她想哭,却是止不住地狂笑出声。

从十岁,到二十岁,她掏心掏肺爱的,就是这么一个是非不分,黑白不辨的男人!

她跪天跪地跪父母,她怎么能跪沈碧这只蛇蝎!

可是现在,她不得不跪,他拿二哥的命威胁她,就算是他要她去舔沈碧的脚,她也只能,乖乖照做!

慕清歌腿一曲,重重跪在地上,那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仿佛,用尽了一生一世的力气。

“沈碧,我向你道歉,我认错,我错了。”

我错了,错在,我瞎了眼,才会爱上,这个没有心的男人!

“清歌,你这是做什么,你快起来!”沈碧装出一副关切的模样,眸中的得意,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清歌,你放心,你若是想跟我哥哥在一起,我一定会求皇上成全你们,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皇上,求求你,成全我兄长和清歌吧!”

慕清歌暗暗咬牙,她想对沈碧说,你别装了,恶心,可她又怕,墨夜寒会折磨百里澈,只能生生地将到了口的话,吞了回去。

“这种人尽可夫的残花败柳,若是国舅不怕脏了国舅府的门楣,便领回去吧!”

沈源大喜,连忙攥住慕清歌的小手,向着墨夜寒谢恩,“微臣谢过皇上!”

被沈源这样攥着手,慕清歌只觉得有一条毒蛇,将她的手层层缠绕。

她想要挣开沈源的手,但是想到水牢中的百里澈,她只能,任沈源牵着她,一步步向国舅府走去。

墨夜寒看着慕清歌纤瘦的背影,眸光冷得滴水成冰,她还真就这样跟沈源走了!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要她,她就会,迫不及待贴上去?!

他曾经捧在掌心的姑娘啊,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第五章:别碰我!

沈源觊觎慕清歌的美貌多年,现在,慕清歌终于落到了他的手中,他自然心痒难耐。

一将慕清歌带到国舅府,他就迫不及待地往慕清歌身上扑去。

沈碧交代过他,让他尽快折磨死慕清歌,以绝后患,但是这样倾城绝色的美人,不玩个够本,他怎么舍得要她的命!

“慕清歌,你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沈源用力按住慕清歌,他撅起嘴,就往她脸上亲。

慕清歌心中一阵恶寒,她卯足了全身的力气,一巴掌就狠狠地往沈源脸上甩去。

“滚开,你别碰我!”

“慕清歌,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该不会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吧?楚国早就已经亡了,你现在,连个屁都不是!”

说着,沈源一巴掌就狠狠地甩到了慕清歌脸上。

沈源这一巴掌真用力啊,慕清歌的唇角,瞬间出了血。

见慕清歌被他打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沈源狞笑一声,就再次往她身上扑去。

“慕清歌,我劝你还是识抬举点儿,你现在是我的人,我想要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滚开!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碰!”慕清歌咬着唇,她的手被沈源箍住,她无法再甩他巴掌,她直接用头狠狠往沈源头上撞去。

慕清歌这一下撞得狠,将沈源撞得头昏脑涨,趁着沈源揉脑袋的空档,她抓起一旁的烛台,狠狠往沈源头上砸去。

鲜红的血液,顺着沈源脑门流下,瞬间将他的眸染成了血红一片。

他恶狠狠地盯着慕清歌,那副模样,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慕清歌!”沈源咬牙切齿地喊着慕清歌的名字,“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今晚,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来人!”

听到沈源的声音,好几个下人快步推开门走了进来,“舅爷,您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女人的衣服剥了,吊到树上!我今晚让她求生不能求死无门!”

得了沈源的吩咐,那几个下人连忙就就开始扯慕清歌身上的衣服。慕清歌又急又恨,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就算是死,也不能,被这群人扒了衣服,吊在树上!

她终究,还是要脸的!

“放开我!别碰我,你们别碰我!”

慕清歌用力挣扎,她抓起一旁的木凳,就狠狠地往那几个人身上砸。

她的这点儿力气,哪里是那几个身强力壮的下人的对手,她这么挣扎,眨眼之间,就被揍得遍体鳞伤。

慕清歌不觉得疼,她只是想着,最后的尊严,不能丢掉啊!

脑袋,昏昏沉沉,眼里,似乎也冒出了金星,慕清歌将嘴里的血腥气咽下,她将一个花瓶砸碎,将一片锋利的花瓶碎片抓在手中,“别过来!你们再往前走,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

“你死啊!慕清歌,有种你就死在我面前!”

沈源抹去额上的血液,他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看着这刺目的血红,他早就已经连最后的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思都失去,他现在,只想将慕清歌千刀万剐!

“不舍得死是吧?不舍得死就跪在地上,求我……疼爱你!”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