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若是此去经年by格子潇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0

沐漪若和叶修年是《若是此去经年》这部小说的主角,由作者“格子潇潇”所写的一部虐心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的感情故事,喜欢的亲们阅读下去吧!

沐漪若叶修年小说_若是此去经年在线阅读

第一章 尴尬的潜规则

A市最大的娱乐会所‘夜城’,有钱人声色犬马的销金窟。

沐漪若到达36层的房间时见到门没锁,推开门后便见一套装饰低调奢华的套房,她喊了几声,却没人应答。

难道是走错房间了?她正疑惑,却听见从里间传出一些声响,她迟疑地走进房内,只见一人拧着眉头斜躺在沙发上。

“叶总?”还真是他们大boss叶修年。

叶修年转头看了眼一身职业装却掩藏不住一身清灵气韵的女孩,薄唇轻勾。

“是刘特助让你来的?”许是因为酒精的因素,他原本清冷的嗓音带着一丝喑哑:“那你知道是来做什么的吗?”

“知道,特助说您喝多了,需要人照顾,特让我来照顾您。”

沐漪若笑意盈盈,可不能让大老板看出她不情不愿的样子,她才刚转正,衣食父母可得好好供着。

“很好!”叶修年唇角的笑意加深,“先帮我倒杯水。”

“哦,好!”

她忙不迭地转身向外跑去在客厅倒了杯水,回来递给叶修年之后想了想又转身进卫生间拧了条热毛巾出来。

叶修年见递到眼前的毛巾,怔了怔,不禁莞尔,演技不错。

他的大掌倏地握住她纤细的柔荑,一个用力把她拽入自己怀中,同时翻身把她压在宽大而又柔软的沙发上。

“啊......叶......叶总,你干什么?”沐漪若惊呼出声,双手抵在男人炙热的胸前,似被烫到似的想要收回手,又怕拿开了后两人过于亲密的距离。

就在她踌躇不定时,叶修年抓住她的双手固定在她的头顶,俊逸的脸庞都快要贴到她的脸上,讥讽地笑:“你都来了这里,欲擒故纵的戏码演过头就无趣了。”

“我想你误......”会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他堵住,他带着酒精的气息把她包围起来,令她的脑袋有点发晕,一时之间忘记了抵抗。

叶修年趁势撬开了她的贝齿,灵活的舌强势地闯入她的口中,搅乱着她的思绪,她的味道倒是出乎他意料的好,一个吻就让他有点欲罢不能了。

他一只手从她上衣下摆探入,沿着她纤细的腰身、如缎般柔滑的肌肤一寸寸地往上轻抚着,直到她饱满的胸前,看起来挺瘦的,没想到还是挺有料的。

好似一股电流袭来,从未有过的陌生体验让沐漪若忍不住轻颤,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轻呓,思绪也霎时回笼。

她曼妙的双眸之中盛满水光,抗拒地扭动身子想要阻止他的侵犯,可在他身体的压制下她根本就无法动弹,没办法她只能狠狠地咬向还在她口中肆虐的舌头。

“唔,你......”叶修年吃痛地放开她的唇舌,稍微直起身,刚想问她搞什么,沐漪若却乘势在他双腿间踹了一脚。

“呃......”叶修年这下直接从沙发上滚下地去,额上青筋暴涨,额角布满细细密密地汗滴,可想而知有多疼了。

沐漪若慌乱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等逃到跟叶修年保持安全距离后,才颤巍巍地开口:“对,对不起,可,可是你自找的,谁让你,让你,对我,对我做......”

她还觉得委屈呢,她是招谁惹谁了呀,干嘛这样对她,盈盈的泪珠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叶修年的眼底布满寒冰,利刃似的要把人撕裂。

满腔的怒火刚要宣泄,可是见到沐漪若那有如受惊的小鹿似的清澈双眸,有种潋滟波光倾泻的美,干净又楚楚可怜,还带着委屈和怒气。

叶修年看得心口一滞,有些挪不开眼,满心的怒气就慢慢地消散了,也许事实跟他预料的不一样。

“你走吧!”他缓过了那一阵尴尬的时刻,顺势席地靠坐在沙发前,拧眉不耐地挥了挥手。

叶修年的额前垂落一簇发,脸色因为那尴尬的疼痛而略显苍白,没有了平时的严紧,更显着一丝颓然的美感。

不过现在可不是欣赏美色的时候,听到他的话,沐漪若如逢大赦,怕他后悔般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

叶修年看着沐漪若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第二章 人真的不能干坏事呀

沐漪若回到公司安排的宿舍后,把自己整个人摔到床上,不禁大声地哀嚎了声,难道她就长了一张很想要被潜规则的脸吗?

可是想到刚才差点把大boss给废了,唉,看样子这份工作是保不住了。

憋屈呀,她好不容易才能进天禾集团,小心翼翼地终于盼到转正,可是这才没几天,就得卷铺盖走人。

天禾集团是A市第一大企业,但凡吃穿住行玩就没有它不囊括的范围,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挤不进去的企业,出了名的福利好,待遇高,能进天禾那就是一种荣耀。

先别说她离开天禾集团后基本是找不到同等待遇的公司,就说离开了这里,她恐怕连吃住都要成问题了。

如果这个时候那人还在身边的话,是不是自己就能不计后果,肆意而为,阖下眼帘,唇角浅浅地勾了一抹苦笑,别傻了,他已经不属于你了......

.......

“漪若,对不起,我爱上漪兰了,我们分手吧!”

“姐姐,你为什么不放手呢,爱情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先来后到,只有爱与不爱,他不爱你了,你就是个第三者,你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啊.......”沐漪若从睡梦中惊醒坐起,全身大汗淋漓,惊恐地大口大口地喘息,还好只是个梦,一个总是缠绕自己的噩梦而已。

沐漪若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很久没做这个梦了,她以为自己已经调整很好,可能是即将面临的迷茫未来又勾起了心里的恐惧。

时间已经凌晨五点多,反正也睡不着了,她全身黏糊糊地难受,干脆爬起来洗了个澡,顺便把辞职报告给打出来。

好容易等到上班,把辞职报告一交应该就可以卷铺盖走人,没成想,竟然劳驾到他们总裁特助亲自出马来挽留。

沐漪若意志坚定地表达了自己要辞职的决心,结果人家一句话,彻底地把她压趴下。

刘子彦手里拿着沐漪若的辞职信,笑得和蔼可亲:“你去人事部把手续办一下,顺便把违约金交了,那就可以走了。”

“违,违约金,咳.......什,什么违约金?”晴天霹雳呀,沐漪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你不知道?公司规定合约期内无故离职,需缴纳十万元的违约金!”

“呵,呵呵......那个,我昨天没睡好,脑袋有点不清醒,胡言乱语,你就当早上没见过我......”说完,沐漪若快速抽走刘子彦手里的辞职信,一溜烟地跑出他办公室。

她都快哭了,别说十万了,一万她都付不起。

接下来每天沐漪若都提心吊胆的,就怕大BOSS真要报复。

直到听说叶修年出差在外,她才稍稍缓了心。

新的主管每天都丢给她大量的工作,害她这几天都要加班。

这天临下班前,他给了她一打文件,让她分类并录入还要求明天一早就要,等她弄完都半夜了。

这么晚公交车早没了,打车浪费钱,沐漪若直接去员工休息室里抱了一块毯子出来,窝在自己的座位上。

前几天死党白芷溪给她发了部精彩绝伦的好片子,她还没来得及看,刚好今天有时间。

她打开后,就向后整个人窝回椅子里,可是没成想视频里直接跳出一对全身赤裸的男女压在一起做活塞运动的画面,女的还被捆绑起来,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鞭子抽打着女子,女子发出既痛苦又欢愉的呻吟。

“原来你喜欢这种口味的......”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道凉飕飕、阴恻恻的声音,吓得沐漪若差点没从椅子到掉下去。

她转头见到叶修年阴沉的快滴出水来的脸色,差点没哭出来。她怎么这么倒霉呀,这人走路是用飘的吗?

她想要去关视频,结果手忙脚乱的,不但没把视频关掉,还把声音开到了最大,整个办公室都在回荡着影片中岛国男女激情的叫喊和身体摩擦制造出的暧昧声音。

这下她不用转头看都知道叶修年的脸色会有多难看了,她现在是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人真的不能干坏事呀,这不,报应来的也太酸爽了吧.......

第三章 你想在这里......

最终还是叶修年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帮她把视频关了。

当那可怕的声音消失之后,沐漪若才敢偷偷地抬头看了叶修年一眼,可是看到他那黑锅一样的脸,又迅速地把头缩回去,讷讷地说:“不是您看到的那样,其实我可以解释的......”

“嗯?......”叶修年眉目肃然,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那个,这电脑有病毒,对,就是病毒,它自己不知道怎么的跳出来,我没看.......”在叶修年的目光下沐漪若越说越小声,头也越垂越低:“真,真的.......”

“行了!”叶修年叹了口气,拧着眉问:“为什么这么晚不回去?”

“我之前一直在加班,太晚了,没车,回不去。”她对着手指可怜兮兮地说,期望能将功折罪,忽略掉刚才那尴尬的一幕。

叶修年瞥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说:“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沐漪若急忙摆手,她可没忘记上次两人差点擦枪走火的事,要不是今天被逮个正着,她躲他都来不及,还是尽量减少私下接触的机会。

可是看到她避他如蛇蝎的态度,叶修年心里无端就起了一把无名火,他向前一步,把她锁在他与办公桌之间。

“这么怕我?”他压低了嗓音。

“叶总,你,你别这样......”他身上带着清冷的气息将她笼罩,让她忍不住全身僵硬,双手死死地抵在他的胸前。

“别怎样,这样吗?”他故意靠近她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引着她一阵战栗,他却含住她的耳垂在口中辗转吸.允。

沐漪若觉得身上像有股电流似的,陌生的感觉让她不安惊慌,抗拒的更厉害了。

“这么敏感!”他低低地笑着,却让她白玉般的脸庞添了一抹红云,而她那不胜娇羞的模样,更是让他的感觉身体一阵燥热,连声音都低哑了几分。

“不想让我送你回去,那你是想跟我一起回去,还是你想在这里......”

“那麻烦叶总送我回去,谢谢!”她急忙打断他的话,说着就从他腋下钻了过去,跑到离他一丈远的距离。

“可惜了,我还没试过在办公室......”他邪肆地勾唇轻笑,犹如暗夜里的妖孽一般绽放。

无暇欣赏他那勾人心魄的盛世美颜,沐漪若正为他话里那赤裸裸的暗示懊恼,恨不得想过去踹他两脚。

叶修年在全公司上下人眼中,那是一本正经、冷淡疏离,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没想到私下竟然这么无赖。

真该让全公司的人看看他的真面目,特别是那些爱慕他的、把他捧到神坛上的女性同胞们。

“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拿份文件。”

叶修年唇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地笑,捕捉猎物是需要耐心的。

之后沐漪若才知道他是出差刚回来,为了一份重要文件特地回的公司,没想到自己运气就这么爆棚......

还好叶修年总算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拿了文件之后,就把她送回宿舍。

原本她还担心叶修年要潜她,结果证明人家根本没把她当一回事,跟对待所有人一样,高高在上的,矜贵而又淡漠,让她怀疑之前两次都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总算可以安安心心地工作了,她向来胆小,胸无大志,只想过平凡而又简单的生活,只要天没破,她就能鸵鸟似的得过且过下去。

第四章 生活真是一出狗血剧

好不容易熬到休息日,沐漪若本想宅在宿舍睡个天昏地暗的,结果白芷溪那闲人非拉着她出去逛街。

“我说白大小姐呀,上次你传我的那个视频可把我害惨了,今天我实在不想动。”沐漪若迷迷糊糊地摊在床上。

“怎么害你了?”那边传来拔高声调的好奇声。

作为多年的死党,她明显听出那话里的八卦,脑子晃晃悠悠地想到叶修年贴近的身体和滚烫的气息。沐漪若用力砸下脑袋,将那些画面压下,支支吾吾道:“没……没什么。”

为了避免白芷溪追问,她无奈答应出门。

只是冤家路窄,沐漪若在商场上个卫生间,出来竟遇到她最不想见的人。

“好狗不挡道,让开!”

对方却紧张地向前方张望了下,然后沉着脸低声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还没死心,跟踪我们?”

沐漪若攥紧了手心,所以,那个人,他也在吗?她深吸了一口气,唇角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笑容:“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懂什么叫做礼义廉耻。”

“你,你才不要脸......”她居然暗讽她。

沐漪兰怒目圆瞪,举起手来要打沐漪若,却被沐漪若一把扣住了手腕,逼近她一字一句地说:

“从小到大,我的东西你都要抢,什么我都得让着你,连我未婚夫你都抢走了……怎么?现在还想动手,告诉你,我也是有底线的。”

她狠狠地甩开沐漪兰的手。

沐漪兰却是快气炸了,沐漪若一向温顺,从小到大只有她欺负她的份,没想到她居然敢还手,故意踉跄地向后跌了两步,身子撞到身后的墙上。

突然有道身影急速的从沐漪若的身边而过,扶住了沐漪兰,紧张地询问:

“漪兰,你没事吧?”

见到那人的身影沐漪若的身子僵了僵,腿就如同灌了铅,无法迈开步伐,只能看着他们郎情妾意的样子。

叶子安见沐漪兰没事这才转过身来,却在见到沐漪若的时候一愣,眼里闪过复杂的光芒。他张了张口,半天却只是叫出了她的名字:“漪若......”

沐漪若的眼里盛满了悲伤,原以为只要努力就会有结果,后来才明白,其实聚散从来就不由她呀.......

沐漪兰见他们余情未了的样子,暗恨的要咬碎一口银牙,眼珠转动了下,立马捂着肚子弯下腰痛苦地说道:

“啊,子安,我的肚子好疼!我们的孩子……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呀!”

“孩子?你们,你们......”他们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叶子安压下心中的一丝情绪,紧张安抚好沐漪兰,然后才看向沐漪若,脸色微沉:

“漪若,跟漪兰道歉!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会变的这么残忍,甚至连无辜的孩子都能伤害?”

“道歉?一个原本是我未婚夫,另一个是我的亲妹妹,背着我勾搭在一起,还要我道歉,哈哈哈.......”

沐漪若脸色惨白如纸,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叶子安见她那样,终究有点不忍,而且对她心里本就一分难言的愧疚,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沐漪兰先拦截。

“算了,子安,我想姐姐她肯定不是故意的,毕竟是我先对不起姐姐的......”沐漪兰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双眼却惊惧地盯着沐漪若,身子更是如受到巨大惊吓似的缩在叶子安怀中发抖。

叶子安见了,果然万分怜惜地把沐漪兰护在怀中,轻声地安抚:“不关你的事,你不要自责,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看着沐漪若,眉目皱的更紧了:“漪若,一直以来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你不要牵连无辜,如果你一定要报复就冲着我来。”

沐漪兰在他怀中对着沐漪若露出一个胜利而又得意笑容。

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沐漪若凄然一笑。

在她感觉快要无法支撑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把她揽入一个略带寒意的怀中。

“没事吧?”来人低低地询问。

第五章 怎么谢我?

“年舅舅,你,你们.......”叶子安诧异地看着叶修年亲密地搂住沐漪若,皱紧了眉头,心里更是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我们怎么了?”叶修年睨了他一眼,清冷的嗓音里带着一股威慑。

“叶总?”沐漪若惊讶地抬头望他,她不懂为什么叶修年会突然出现帮她解围,但是她此刻是真的感激他,让她不至于连最后的一丝尊严都丢弃。

“告诉我,他们有欺负你吗?”他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对方不容忽视的威胁之意,令沐漪若寒透了的心平添一丝暖意。

她强压下声音里的颤抖,努力地扯了扯唇角:“没有......”

可她看起来明明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叶修年收紧手臂的力道,看了和叶子安站在一起的沐漪兰一眼,唇角勾了一抹鄙夷的笑容:“这就是你的眼光,看来我得重新考虑让你入主董事局的事。”

“不要,年舅舅!”叶子安顿时放开沐漪兰,让她暗恨的差点没咬断一口银牙。

叶子安却是出了一身冷汗,他一向畏惧这个年龄比他大不了几岁却行事果决、手段狠辣的舅舅。

再想起之前一直被他打压,调到远离权利中心的子公司底层,他和他母亲费尽心力,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进入董事局,如果再被打压回去,功亏一篑不说,首先他母亲那关他都过不了。

叶修年不再看他,只是低声对沐漪若说:“走吧!”

“等一下!”沐漪若对他说道,而后收敛起心中的感情,抬头面对叶子安扬唇微笑,那一瞬间让她看起来美的惊心动魄。

“子安,你可以不爱我,但你可以提前告诉我,我也不会缠着你,可笑的是我满心欢喜地计划着我们的未来,而你却早已背叛了誓言。”

说完不再看他,决然的转身离去。

叶修年唇角勾了一抹讽刺的笑容,而后两步追上沐漪若。

沐漪若没看到的是,望着她的背影的目光里,一个充满着悔疚、复杂又痛苦的神色,而另一个却是带着仇视与嫉恨,像淬了毒。

沐漪若坐在叶修年的车里,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闪烁的霓虹灯,陷入自己的世界中,人总是很奇怪,就算是最坏的结果摆在你面前,可是总是抱着那么一丝侥幸的心里。

她一直无法理解,一个人怎么能说变就变,说不爱就不爱了,那么多年的感情是这样可以收放自如的吗?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她是有多蠢,一个人要变的话,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呢。

叶修年看着身侧与以往灵动的样子全然不同的沐漪若,全身上下好似被浓郁的哀伤所包裹,拧紧了眉头。

“能被抢走的人都不是值得留恋的人,何必太伤怀!”

沐漪若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是在安慰她吗?

他说的没错,是不值得留恋,路的尽头依然是路,只要你愿意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调整了下心情,对着他淡笑道:“叶总,今天很谢谢您帮我解围,麻烦您路边停一下就好,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他却好像没有听到她的后半句话似的,倾身贴近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盈亮的双眸:“那你要怎么谢我,嗯?”

“你能不能别靠这么近?”沐漪若推了推他整个人都快压到她身上来的身子,看了看前面镇定自若开车的司机,紧张地舔了舔唇,每次被他的气息包围都会让她慌乱不已。

叶修年盯着她红润的双唇和她那似丁香似的小舌,喉结滚动了下,不但没起开身子,甚至更加地逼近,微哑地说道:“你没回答!”

这个时候她哪里有心思思考他的话,直接脱口而出:“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那就不报了吧!”

他愣了下,而后低低地笑开了:“那可不行!”

话落,俯首间直接吻上那早已让他心猿意马的红唇,辗转肆虐,沐漪若从抗拒到渐渐的屈服,最后甚至不自觉的回应着,一个吻就好似要把两人燃烧殆尽,直到她感觉都快无法呼吸了他才放过她。

沐漪若有一双晶亮的眸子,只是此刻却是水遮雾绕的,迷蒙而飘渺,红唇微张,不经意间却流露出的娇媚姿态,牵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你要是再怎么看着我,我可要继续了!”叶修年声音暗哑地调笑。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