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的后半生by大头仙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0

沈寰九与顾晚是《我的后半生》这部小说的主角,由作者“大头仙女”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老公出轨了,为了报复他,我爬上另一个人的床...

沈寰九顾晚小说_我的后半生在线阅读

第一章 有夫之妇

前段时间,有个姐妹问我,出轨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很刺激?

爽和刺激确实是有,但那跟出没出轨没半毛钱关系。

我叫顾晚,是个有夫之妇,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居然会为了报复老公爬上陌生男人的床。

我床事方面挺冷淡的,那次也是,躺在床上,像个死狗,咬唇承受着那个男人每一次的凌迟。

我不停催眠自己把这当成一场梦事,很快就会过去,却被一通电话拉回了现实。

是我老公打来的,我下意识想挂,他忽然按住了我。

我们没有开灯,手机微弱的光线让我看清了他的脸,深邃的五官透着不一样的沉稳,鼻梁特别高,很有欧美型男的那种韵味。

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就在我惊怔约炮居然还约到了个**的时候,他盯着来电显示的目光忽然落在我脸上,“你有老公?”

我一怔,没说话,生怕我承认了他转身就会走,那今晚我全白搭了,就在我不知道所错的时候,他忽然暧昧的环住我的腰,“干嘛不接,让你老公等久了多不好。”

说完,他按了免提,甩手就把手机丢在了床头。

我老公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晚晚,别躲着我了行吗,这次晋升对我真的很重要,就当成全我最后一次咱们好聚好散,好不好?”

家丑不可外扬,老公攀上白富美要跟我离婚这种事让谁知道了都很丢脸,尤其这个男人突然落在我脸上的眼神还让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瞬间炸了。

“结婚两年了,你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妈一直催着叫我让你净身出户,我不会对你这么狠心的,城北那边我已经给你看了一套公寓,帮你付了一年的租金,你上班也方便。”

“你去查了吗,就说我肚子有问题,你怎么不想想是不是你自己,婚房首付的钱都是我爸妈拿出来的,你家出一毛了吗?你自己攀上白富美要跟我离婚,还想要我净身出户,你怎么来的脸?还是你以为就你会出轨?”

我怎么都想不到曾经口口声声说会把我一辈子捧在手上的男人会变成现在的这种模样,我几乎是吼出来的,气的身体都在颤抖,鼻子一阵发酸。

我吸了口气,腰上多了一股力,我下意识回头就被这个男人从后面拥在了怀里。

“跟这种男人还有什么好废话的。”他修长的手臂越过我拿过手机关掉了免提,“出来玩就开心一点。”

他说着,让我伏在了床头,整个人是半趴的姿势,他猛撞进来,我整个人的神经一下子绷了。

根本没给我反应的时间,他像个情场老手,每一下都让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他只关了免提,电话没挂,听筒里细小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出来,听不清,唯一能感觉出来的就是周泽楷激动的情绪。

我分不清这个男人是追求刺激还是同情我,但我老公的反应确实让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爽。

是报复后的**!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到家,我已经做好了跟周泽楷撕破脸的准备,一进门,没我想象中你的撕逼,迎来的却是周文凯紧紧的抱住了我。

“你昨晚到哪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知道你怪我,但毕竟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说,晚晚,你为什么要这么报复我?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你想玩什么花样?”我猛推开他,我活了二十多年也不是傻子,他脸上的殷切是不是真心我看得出来,就在我想质问他的时候,我爸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给我进来!”

我一听是我爸,心头咯噔了一下,进去就看到我爸正一脸严肃在沙发上坐着,我妈在一旁,欲言又止的看着我,眼神里尽是担忧。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你说我们怎么来了?你昨晚去哪了?为什么一夜没回来,还电话不接。”

我爸妈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大好,不能受刺激,周泽楷要跟我离婚的事到现在我也没跟他们说过,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可我没想到的是周泽楷居然还能恶人先告状。

我咬唇,想说昨晚住同事家里了,一张口话没来得及说就见周泽楷冲进来,走到我身边一脸护着我的姿态。

“爸,你别骂她,是我的错,是我活的太窝囊了,结婚两年了,都不能给晚晚更好的生活,现在外面的诱惑这么多,比我有钱比我好的男人多的是,我不怪她,真的。”

我脸色顿时黑了,“周泽楷!你给我闭嘴!出去!"

我咬牙切齿的拽着他,想把他推出去,可还没转身,趴沓一声,我爸把玻璃杯朝我砸过来,”顾晚,你现在是不是无法无天连我都管不了你了。“

我没有躲,玻璃杯的角正好砸在我额头上,很痛,然后落在地上碎成渣,家里的气氛也顿时冷到了极点。

我爸妈都是比较传统的那种人,这么多年我爸对我妈都是一心一意,从没有过花花肠子,他们的思想里既然结婚了就是要走一辈子的,所以不管我的事还是周泽楷的事被他们知道,他们绝对会接收不了。

“我......我昨晚同事间聚餐,喝多了,我们后来都去温泉会所睡着了,手机没电所有没接到电话。”

周泽楷还想说话,我立马抢在他说话前开口,“老公,昨晚手机真的没电了,你听到的男人的声音是我同事,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是吃定了我不会把他出轨要跟我离婚的事告诉我爸妈才这么有恃无恐,我警告的瞪了他一眼,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的,他阴阴的朝我笑了笑才没再说什么。

我爸才没再说什么,就教训我对周泽楷的态度好一些,好好相处,最后饭都没留下来吃就走了。

我爸妈一转身,我鼻子立马酸了。

从小到大,我爸是家里最宠我的,从没舍得打过一下,我知道今天他来这一趟,发这么大的火是做给周泽凯看的,就是希望我们两能好好的,可感情这种东西,融入不了第三者,从周泽楷出轨还理直气壮要离婚的那一刻,我们的感情就已经像摔碎的镜子一样,再也没办法好了。

我站在门口,目送着我爸妈走了才进门。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手里拿了个东西,他看着,一脸得逞的笑。

“周泽楷,我警告你,要再敢把我爸妈牵扯进来,你绝对不放过你!”我恶狠狠地朝他说着,可当我走近后发觉他手里拿着的那东西是张存折,而且还特别眼熟。

我盯着看了好几眼,猛然想起来那存折上的一个小标签跟我爸的一模一样,我猛地瞪大眼睛,“你这什么?’

我伸手想去抢,周泽楷躲开了我,他晃着手里的存折,“我不想再被自己老婆瞧不起,管不住到夜不归宿,想投资点副业,作为岳父当然要赞助一点了。”

“还给我!”买这套婚房已经用掉了我爸妈大半辈子的存款了,剩下的这点估计都是他们这两年存下来的养老钱,我眼睛红了,咬牙冲过去,抱着他要不给我跟他同归于尽的心态。

可到底男女力气悬殊,我根本弄不过他,还被他按在了地上,他粗暴扯开了我的衣服,胸前被那个男人留下的一片片青紫都暴露在空气里。

周泽楷一巴掌打在我脸上,“顾晚!你真他妈下贱!”

“别碰我!”

“呵,我是老公,我碰你怎么了?你爸妈还希望我们生孩子呢,既然你不肯离婚,那不如现在咱们要一个!”他冷笑一声,直接撕裂了我的衬衣。

第二章 沈总

“周泽楷,你这个变态,你滚!给我滚!你要敢碰我,我马上报警!”

“我上自己老婆还犯法了?怎么?还是给外面的男人搞爽了,我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周泽楷冷哼一声,他手上的动作却让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一想到我当初千挑万选,背着所有人的不祝福都要嫁,以为能给我一生幸福的男人,居然是个吃软饭想靠女人上位的,我就恶心到底。

我放弃了挣扎,瞅准他压上来时,冲他脖子就咬了上去。

周泽楷痛的一下子嗷的叫起来,“顾晚你是狗吗,松口!你快给我松口!”

我不肯松口,他也掐住了我脖子,最后僵持到我们两个都快不行了,才都松开。

我坐在地上,吐出一口从他脖子上咬下来的血,“周泽楷,你要再敢碰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你知道我性格说到做到的。”

“你这个疯狗!”周泽楷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拿了外套,直接摔门而去。

我缓了好一会从地上爬起来,沙发和桌上都找了一遍,存折也被他一起带走了,我不知道我爸妈到底拿了多少钱出来,但那钱包括这房子,我都一定要从他手里抢回来。

我把自己好好收拾了一下,给周泽楷所在的公司发了一封求职简历。

这是我小姐妹出的主意,本来我也是一个混迹职场的销售顾问,每个月都是公司销冠。

后来,婆婆说我肚子一点都没动静,催我们要孩子,三天两头来我们公司闹,最后我才被迫辞职,回来备孕。

结果,孩子还没怀上,他却在公司搭了个小三,还想叫我净身出户,他要不把从我爸妈那拿到的都吐出来,我就闹大他们谁都别想安宁。

他们公司人事部很快给了我回信,让我三天后上午统一到行政大楼面试。

我在家恶补了三天关于他们公司的资料,周泽楷一直都没回来过,我也没有去找他,一直到第三天上午,我特意化了淡妆,穿了一身职业装,去公司参加面试。

我坐电梯到了十二楼,刚出电梯抬眼看过去,人事部门外面排满了人,几乎占据了整条走廊,一问才知道这些人居然全是来面试的,学历还都在本科以上。

我心头有点发怔,对于销售经验什么的我完全自信,但这公司招聘的是文员,我要跟他和小三呆一个公司我没得选,只能先做文员,可我没想到就连一个文员都会这么多人抢。

我排在最后,看着长长的队伍半天才变化一点点,进去的人出来都是一副苦瓜脸,心里有点忐忑,轮到我,我补了个妆赶紧跟了进去。

“我叫顾晚。”

我鞠躬做了个自我介绍,就在我抬头看到面试官最右边位置上坐着周泽楷的时候,顿时僵在了原地。

他也看到我了,我们四目相对,他蹙紧眉头,脸色都黑了,“你瞎搞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出去。”

他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着就要把我推出去,我猛甩开他的手,“周先生,我是过来面试的,你没资格让我出去。”

“谁允许你来面试的,不用面试,不通过,再不出去我叫保安了。”

顾泽凯冷着脸,立马要把我赶出去,我不肯,他真让人叫了保安。

没一会两个穿制服的男人立马冲上来,一左一右钳住我就往外拖,我没想到我会这么背,过来面试居然就会撞到周泽楷。

大公司员工和面试都是需要通行证的,要不然根本不会放行,这次一闹,周泽楷肯定会叫保安把我拉进黑名单再也没机会进来了。

到时候,我要揭穿这对狗男女也就没机会了。

大不了脸不要了,今天怎么也要闹得这两个人在公司都待不下去,我看他还怎么做他的晋升梦,我一咬牙,直接往地上一蹲,准备撒泼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打断了我。

“这里是菜市场吗?”

这人一说话,那两个保安马上松开我,诚惶诚恐的解释说我是进来捣乱的,他们准备把我抓下去。

“谁说我捣乱了,我是过来面试的,你们的面试官连面试都没面试我,就直接把我赶出去,几个意思?这么大的公司就这么欺负人的吗?”

“你去别的公司面试都是蹲在地上的?”

那个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语气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一听就听得出来绝对是个领导级的人,就是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我马上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可当我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瞬间懵了,我傻傻的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眼前的人居然是我约炮对象,而且他跟周泽楷还居然是一个公司的,同事.......

我们的动静很快把里面的人惊动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沈总,里面的几个面试官全出来了,都恭敬的叫他沈总。

他居然是我老公公司这么大一领导,而且我还把他睡了!我暗暗咂舌,却没敢表现出来。

我清了清嗓子,“沈总,您好,我叫顾晚,是来贵公司面试的,但是这位面试官,都没给我问答的机会,他就让我出去,还让保安赶我,既然您是元盛公司的领导,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解释,是你们公司太大,所以面试官可以这么欺负人吗?”

他扫了一眼,挑眉,看向周泽楷,“给我一个解释。”

“是因为......”

周泽楷刚张口,还没说完,就被沈总打断了。

“今天的面试先到此为止。”他对最边上的面试官交代了一声,让他让其他面试的人先回去,然后才指着我们,“进来说。”

他进去坐在了最中间那个面试官位置上,剩下几个人和我都跟在后面进了门,他们一个人都没敢跟过去坐,都在前面站成了一排。

他坐在位置上后就没再说过话,修长的之间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桌子上,整个屋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如果不是他的样子和声音和那天一模一样,我差点都要以为我认错了,他床上的样子和在公司里的简直判若两人。

周泽楷等了半天,才迟疑的站出来说,“沈总,我是觉得她学历不够,所以就觉得没有面试的必要了。”

“我记得我从没规定过本科学历就没资格进我们公司吧?你倒很会自说自话,要不我的位置也让你做,公司在你领导下指不定能更好。”

“不,不,沈总——”周泽楷吓得跟个孙子似得,涨红了脸,立马摇头,“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改,不会再有下次了。”

第三章 一夜情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下次?下次就直接滚蛋。”他冷声说着,目光环视一圈房间里的人做了个把所有人季度奖都扣了的决策才出了办公室。

周泽楷瞪着我,一副恨不得杀了我的模样,刚要发作,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跑过来,指了指我,“你,过来。”

“我?”我指了指我自己,不确定她指的是我。

“对,沈总要亲自面试你,跟我到总裁办公室去。”

那秘书特别拽,说完就头也不回转了身。

我呆愣了片刻,只能跟上去。

诺大的总裁办公室,入眼是一片灰色的背景墙,里面的一切都是灰白的,和他的气质一样让人觉得冷傲又肃然。

他站在落地窗前,目光不知道看向的哪里,眯着眼没说话,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他面上,给他半边脸都渡了一层金色光辉,那画面衬的他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

我差点就看呆了,谁知他突然回了头,幽深的视线如刀尖一样锋利,直插人心。

“你调查过我?”

一道低沉嗓音一下把我思绪拉扯回来,接触到他的眼神,我瞬间听懂他话里意思,立马摇头,”我没有。“

他半响没说话,幽邃的目光停留在面上审视着我,几秒过后他坐到老板椅上,摸出支烟,“没有?没有会这么凑巧上我床的是你,来我公司闹事的也是你?”

他盯着我,深谙的眸底带着审视,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喜怒。

我深吸了一口气,回忆了那晚的情节,当时我也喝多了,意乱情迷只想着要找个男人绿了周泽楷报复回去,这样也能让我狠下心能离了,可我真的没想过居然会这么巧睡了周泽楷的顶头上司。

我盯着他冷峻的样子,如果不是他此刻对我的质问,我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因为上次在酒店他给的印象不多,最深刻的就是他那**痞气的声音,还有他精湛的床上功夫。

可眼前的他和他在床上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还把我当成了别有用心的人。,

我蹙眉,“首先,我来这里闹纯属是因为我老公在这家公司上班,其次,我不认识你,更不知道你也会在这公司,跟你打那一炮纯属巧合,是我为了报复我老公,你放宽心,我一已婚妇女,最起码的自知之明是有的,也就打过一炮的交情,我不会把这事捅出去,以后见面,还是陌生人。”

“呵。”他**的笑了一声,嘴角敛起的弧度,“我倒是第一次见人把婚内出轨***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

他显然是把我当成了别有用心的人,帮我出完头把我叫过来说不定也只是怕我瞎讲和他的关系,根本不可能再好好面试我的,更别说录用了。

“那也是我的事。”我这样想着,继续留下来也没啥意思,索性说完了转头就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他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生生止住了我的步子,“这就走了?不想报复你老公了?”

我指间一顿,回头,看到他支着下巴,饶有兴致盯着我的神情。

“什么意思?”

“让你进公司没问题。”

我怔了怔,没反应过来前一刻还对我冷嘲热讽的男人居然改口,我不可置信的问了一遍,“你同意让我进公司?”

“但是国有国法,公司也有公司的规矩,你要出纰漏或者坏了规矩,我一样不会保你。”

我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帮我,直到他的助理魏来问带我办完入职,把我领进一个独立小办公室,拿了厚厚一叠文件放在我面前说这是公司规章制服让我看的时候我才晃过神,我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进来了。

出门前沈寰九最后一句话还在我耳边回响,既然进来了我自然要抓住机会,不敢有丝毫马虎待懈,赶紧把巍助理给我的一叠厚厚的文件拿起来看。

可屁股还没坐热几秒,一道阴影突然出现在我办公桌前面,“跟我出来。”

“对不起,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手头上还有工作没完成,请您不要打扰我。”听到是周泽楷的声音,我眼皮都没抬的说。

巍助理把我安排在了文员助理最基层这一块,说白了就是专门干干泡咖啡,送文件,打印东西这种杂务的。

办公室里一共四个人,都是女的,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在这里坐了一下午,这公司里的情况自然也听的了解的差不多了,我知道周泽楷外面的姘头是这个公司的,只是我却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是公司里股东的女儿。

也难怪周泽楷会不惜一切的想要跟我离婚,他现在总算如愿当上他的周经理了,

他端起了经理的架子,“我是你的经理,我现在有任务要交代你,出来。”

“周经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文员,您跟我指间似乎没有工作需要谈。”我冷着脸,装作和他从未认识一样对上他的视线。

他黑着脸,我看到了他眼中隐忍的怒意,但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在,他自然不能发作,我想他应该比我更加不想我们的关系暴露在公司里。

他压下眼中的怒意,“新进公司的员工不管什么职位都需要参加一场培训,公司对新员工这一块非常重视,门栏很高,你是沈总破格录取进来的,但该有的培训一样得有,还是,你不想做,就随意。”

他丢下这句话给我,也不再等我反应转身就走。

话已经说这份上,我要再不肯,他到时候就有理由告我状说把我开除了,我自然不能再拒绝,只能收好了文件夹,拿着纸笔跟上。

周泽楷在公司从来都是一身正装,其实他长得挺不赖的,一米八的个子,一百三十斤,偏瘦,整洁的西装白衬穿在他身上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我当时也是被他这一幅表象被吸引的,觉得长得这么清秀干净的人,心也一定很好。

这两年的婚姻却是血一样的教训,才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看人永远不要被外表所迷惑,画虎画皮难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惜我明白的太晚,等我领悟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早就已经满目疮痍。

我低头想着,心里忍不住的泛起酸涩,以至于前面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我还没察觉,他已经停下来,我没看到,生生的一头撞了上去。

他下意识扶住我,拥抱和指间依旧如同从前一样温暖,身上的味道也一如从前。

“阿凯,这是?”

一道突如其来的女声却让他像触电一般推开我,我一怔,顺着声音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正站在一侧目光正打量着我。

第四章 婆婆上门

作者:大头仙女|发布时间:2018-10-11 06:00|字数:1887

周泽楷凝神了两秒,立马解释,语气却是头一次破了功,“这,这是,公司新来的员工。”

看着他脸上闪过的片刻慌乱,我就是再傻,也能猜到眼前的女人是谁了。

也是这一眼,让我明白了我两之间的差别,其实我也不差的,刚谈那会,我也是我们系里的系花,但女人嘛,一旦结了婚,她的心给那个男人,就会全心全意为他。

这也就是网上批判的最多的,所有老婆抓小三的,小三永远是一身奢侈品名牌,而老婆一身行头加起来说不定都不如人家一双鞋,一只包来的贵。

也不全是老公不愿意给老婆花钱啊,是舍不得。

刚结婚那会,周泽楷也对我很好啊,发了工资会截图了第一时间转我卡里,每一个小节日都会给我准备一两个小惊喜,可我心疼,我舍不得,舍不得买那么多衣服珠宝来装饰自己,因为我们是夫妻,他是我决定要携手一辈子的男人,他的每一分钱都是他辛苦赚来的,我自然舍不得去挥霍。

他也很感激我的体贴,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变了。

我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会出轨找小三了,因为当时的我站在小三面前,真的让我自惭形秽。

我的长时间不保养打扮,就连衣服也都还是每次季末挑商场打折时候买的款,对比她的光鲜动人,就算我是男人,可能我也会选她吧。

只是我接受不了的是,容貌都会随着时间变老变丑,我和他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抵不过外界的诱惑,还有那个曾经说过会把我每一分好都牢记在心底回报我的男人,怎么会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仅变了心,还贪婪的要剥夺光我爸妈所有的心血积蓄。

我低着头,没讲话,任由着他在我面前,把我当死人一样哄着别的女人,直到把她哄走了,才一把把我拽进了办公室。

周泽楷关上门,就把我重重压在了厚重的实木门板上,“你就非要逼我?非要毁了我才行是吗?”

“是谁毁了谁?”我盯着他质问的样子,忍不住想发笑,“是谁出轨背叛了我们的婚姻?又是谁要离婚,还要我净身出户?周泽楷,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当时你一穷二白,房子首付都是我爸妈拿的他们二十多年的退休金给出来的,就是照顾到你自尊心,写了你一个人的名字,现在你过河拆桥,到底谁在毁谁?“

他神色复杂盯着我,半响,却听到他斩钉截铁的说,“房子没法给你。”

“那我也不可能离婚,她应该还不知道你结过婚吧?你说如果她知道了你是一个有妇之夫,还会跟你继续往来吗?“

我冷笑着推开他,转身推门就要出去,他的声音却在这时候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他知道我已经结了婚,房子也没法给你,因为已经被我抵押了......”

那套房子买的时候五千一平,后来镇府搬到我们那一带了,连带着房价也翻了一翻,一百多万啊,我竟然从不知道他竟然已经把房子抵了,“用来干嘛了?“

”给她买车。“

我呼吸一窒,心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紧紧掐着一样疼,我深吸了口气,没表现出来,“那不归我管,房子,存款,你不把从我爸妈那捞的还回去,这婚你别想离。”

尽管是我放的狠话,可也只有明白,那一刻我千疮百孔的心是真的彻底碎了,我怕我再晚跑一步,眼泪就再也遮掩不住了,但就算是再难过,我也不想再在他面前表露一丝丝受伤的面,因为他已经再也不是那个会在我伤心时候擦眼泪的人了。

我跑到卫生间冲了把脸,好不容易情绪恢复了才回办公室,好不容易刚坐下,才发现不知道哪来的水,我桌上的文件都是湿了。

很明显不是被人不小心弄的,因为就连部分文件夹里合上的也全湿了,翻开来就看到里面的纸都黏在了一起。

我想问旁边的人是谁做的,但是刚开口,那个妹子已经提前开口了口,“啊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这些都弄湿了呢,这些可都是看完后还要还回去给以后新来的员工看的。”

她刚说完,另外一个人就跟着落井下石,“就是呀,你全弄没了,到时候新员工培训怎么弄呀。”

我张了张口,想要辩解,可当我清楚看到她们脸上的敌意时,所有的话又都被我吞回了肚子里。

办公室加我在内一共四个人,还有一个妹子长得挺清秀的,只看了我两眼就又默默无闻的低头干事了,我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也不好去找主管再要一份,不管公司还是什么地方最不喜欢的就是事精,我要去找主管,人家肯定觉得我这人真麻烦,刚来公司第一天就闯祸,肯定印象会不好。

于是我只能熬到下班,去文印店,人家觉得这个麻烦费时,都不肯弄,挨个问了好几家,出了不少辛苦费才有一家愿意给我摆平。

处理完这些,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一进门便看到一双老式的布鞋摆在门口。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预感刚漫上心头,下一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蹬蹬蹬的脚步声,抬头就看到周泽楷的妈踩着我的拖鞋从我两卧室里跑了出来。

”妈,你怎么来了。“我下意识问。

“你说我咋来了,隔壁家的陈二今年刚结的婚他媳妇儿肚子都跟西瓜一样大了,你说你嫁进我周家两年还没有,像什么话。”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拽进了客厅,指着桌上一碗黑乎乎的水让我喝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