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张晓月易小天_小说水中望月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1

主人翁是张晓月易小天的小说叫《水中望月》,由天下第二原著,此书值得看看哦,精彩片段:玉凤闻言重重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等下你记得帮我说两句,你外甥女虽对我不咋样,但对你这个舅舅还是很看重的。”

水中望月 精彩章节

对于自己败诉这个事实,玉凤实在难以相信,连自己是怎么走出法院的,都不知道,等她整个人清醒过来,人已经站在了帝王名府的保卫室里。

温建华不放心她,也跟着过来了。

这一次,保安没拦他们。

玉凤走进唐宫,心里忽然有些惴惴不安,这进来得也太容易了。

她抓着温建华的手道:“我们过来做什么的?”

温建华愣了愣,不是很确定的回道:“不是你说找颜颜帮忙,给静静讨一个公道吗?”

“瞎说什么,颜颜是个懂事的,也不知道她失忆后过得怎么样。”温建华目露担忧。

玉凤心中难掩厌恶,面上则安抚的说:“咱们待会多关心关心她,虽然她娘家败落了,但还有你这个舅舅在,就不会让她被人欺负对吧?”

温建华对她笑了笑:“你说得对。”

这时,黑色迈巴赫从别墅的主干道上快速驶向铁艺大门。

“这是要出门吗?”

玉凤眯着眼睛,又开始上眼药:“唉,外甥女婿明知我们过来,还出门去,看来你外甥女过得并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好,待会你劝着她一点,别拧着性子来,得把外甥女婿的心牢牢抓在手心里,咱们家虽比洛家好,可是跟君家比,那是一个天一个地了,没任性的资格,就认命点,让自己活得好点。”

其实君御不在更好。

玉凤可不想说什么话还要想个半天,是否得罪了君御。

温建华皱了下眉头:“什么没任性的资格?他君御若是不喜欢,我就……”

“你就什么?”

玉凤白了他一眼,劝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等下可别乱说话!”

“知道了,全部都让你来说,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们行了吧。”温建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他一个男人跟外甥女说那番话,他可说不出来。

就算是跟静静这么说,他也说不出口。

对此,玉凤满意的点点头。

她不想教育洛初颜的时候有个拖自己后腿的。

温氏夫妇随着佣人走到台阶前,张伯就从里面出来,笑眯眯的把他们迎进客厅里。

端茶,递水果,非常客气。

玉凤虽来了几次,但头次感觉自己被重视了,愈发肯定洛初颜失忆后过得不好,不然也不会讨好她了。

“亲家请慢用,太太马上就下来了。”

张婶退出客厅没多久,精心打扮的初颜便下楼来,还未走进客厅,就亲昵的喊道:“舅舅,舅妈,好久没看见你们了,好想你们哦!”

她上前抱了抱他们。

温建华虽对外甥女存了几分不满,但此刻看见她,想到这失踪的三年,也许在外面吃了许多苦,于是温和的开口:“回来就好,以后都平平安安的。”

玉凤懒得管他,只仔细打量的看着洛初颜,心中又笃定三分,以往去她家都没化妆,今天在家里却化了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仿佛要掩盖什么似的,她在心里嗤了一声,欲盖弥彰!

初颜真诚的对舅舅笑了笑。

温家的男人,上到外公,下至表弟,都是极好的。

她原本担心舅舅被玉凤带歪了,毕竟他们几十年的夫妻了,没了爱情也有亲情在,好在舅舅还是很关心她。

若是玉凤不这么上蹿下跳,非要对付她,她也不会做得太绝,只可惜有的人不给个深刻的教训,永远记不住,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

玉凤看不得她笑,故意问道:“颜颜啊,刚才我看你老公出门了,他这是去哪啊?不会是看我和你舅舅过来,才出门的吧?”

初颜的笑容僵了僵:“不是,他说公司临时有事,要过去看看。”

既然玉凤爱演,她就陪她演。

“哦,还真是很巧呢!”玉凤摆明了不相信,想到洛初颜过得不好,她就高兴。

初颜当做没听见,偏头看向温建华:“舅舅,我听说表妹生病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最近常老师在家,或许他会有办法,要不请常老师给静静看一看?”

“你说真的?”玉凤神情激动无比,“你说的那个常老师,是不是咱们国家唯一一个进入国际催眠师协会的常立明?”

她的神色不似作假,初颜心里难免狐疑,难道她猜错了,温伊宁真的有心理问题?

初颜点点头:“是他。”

想到家里的女儿,温建华也难掩激动的道:“颜颜,你真能请来那个常老师?”

“颜颜肯定能把人请来,我听说他女儿还是你的学生,这点面子总要给的,对吧?”玉凤拉着初颜的手,满眼温柔的看着她道。

初颜被她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玉凤虽精于算计,但对温伊宁是好得没话说。

“我明天去常家……”

“不用等明天,我们今天就去常家,不,我们现在就去!”别说过个夜,玉凤生怕洛初颜转眼就后悔了。

初颜摇了摇头说:“前去拜访,要提前打电话告知以示尊重,也能避免撞上对方有事不得空,舅妈你觉得呢?”

玉凤皱眉,对温建华使了个眼色道:“建华,我和颜颜说些体己话,你去外面走走吧。”

初颜装作没看见她的小动作。

“那好,你们聊吧,我去花园里看看。”温建华起身走了出去。

没了温建华在场,玉凤也不来温柔好舅妈的那套,直言道:“初颜,因为你的事,静静被折磨了整整三年,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吃了多少苦,这些都是用钱换不来的,你说是吧?”

“舅妈,我听到的,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呢?”

初颜秀眉微蹙,疑惑的开口:“我听说是因为我在海上遇难,我老公还没宣布我死亡的消息,表妹就迫不及待的替我买了墓地和墓碑,我老公一气之下,才惩罚表妹去挖煤,让她改过自新的嘛,当初您和舅舅也答应了啊!”

“胡说八道!”她不答应全家都跟着倒霉,是逼不得已的!

玉凤脸色十分难看,跟她诉苦道:“哪个不要脸的这么诬蔑我家静静啊,她为你买墓地,纯粹是因为她在帝都受你的照顾,所有人都在议论你已经葬身大海,回不来了,她就想着为你做一件事,那些钱都是她自己攒的,她那是感激你呢!哪知道会被君御误会,白白受了那些罪,外人对她不了解,难道你这个表姐还不了解她吗?”

感激她?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