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歌尽笙起by欧耶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02

《歌尽笙起》非常精彩,主要讲述深爱的男人最终将我送上飞机转而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了,为了离开的坦然,我拉过一个男人就吻上了,却不想这个人会成我以后一生的牵挂...

歌尽笙起秦霏纪翎粤在线阅读

第一章  勾搭

飞机起飞了好几个小时。

秦霏的心情也郁闷了好几个小时。

别的乘客早已睡着了,可她耳边的噪音,却一直没有停止。

这一切,全因为她隔壁座位上的男人……太有吸引力。

从一开始,一群空姐就围着他打转,搭讪的借口是层出不穷。

而且,这些女人的热情,还一浪高过一浪。

男人一直在看财经报纸,像一座沉默的冰山。

他能对骚扰听而不闻,但秦菲的耳朵却受不了啦。

这可是国际航班,全程有十几个小时,要是这么一直下去……

秦菲想想就头疼。

不过,她还是忍下了。

…………

终于,到了餐点时间,那些空姐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秦菲长出了一口大气,暗地里对旁边的男人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知道给人带来麻烦了吗?

真没有公德心。

腹诽的同时,她看到了男人大半个侧脸。

难怪那些见多识广的空姐,会集体发花痴。

就连秦菲,也有一瞬间的惊艳。

不过,秦菲随即就移开了目光。

自从宋泽背叛以后,她再也没有心动过。

或许,她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吧?

秦菲陷入回忆中,悲伤……突然被噪音打断。

“先生,我们航空最近新推除了一款鳗鱼饭套餐,味道清爽可口,要给您来一份儿吗?”

又来了!

送餐的空姐忽略了其他人,直接走到了冰山男人面前。

这些女人到底有完没完!

秦霏终于忍无可忍。

不等冰山男人有所回应,她突然侧过身去,挽住了他的胳膊。

“亲爱的,我知道你喜欢吃鱼,可是医生让你最近别吃,所以忍着。等你身上的伤好了,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

空姐呆滞了,冰山男人则缓缓侧身。

棱角分明的脸,桀骜冷漠的眸,还有尊贵优雅的气质,就此映入了秦菲眼中。

这个男人的正面,比侧面还要完美。

可,那冷冽刺骨的目光,却让人浑身颤栗。

只是一瞬间,秦菲就后悔了,害怕了。

她只是被气的一时冲动,才做出了这么糊涂的事情。

很明显,这个男人……惹不得!

而且,他似乎生气了。

现在怎么办?

道歉还来得及吗?

林越霖微眯着的眼睛里,写满了危险。

他锐利的目光,落到了身边女人的小脸上,有片刻的闪动。

毋庸置疑,这是个好看的女人。

在秦菲二十来年的生命中,无数人夸过她风华绝代。

但在秦越霖眼中,也只是好看而已。

他身边的美女名媛,实在是太多了。

多的让他麻木,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对女人产生过冲动。

第二章  共患难

“你对我这张脸,也好像很有意思。”

林越霖看着秦菲,眉头紧皱,用不可一世的口吻,严厉而肯定地说道。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

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被人随意碰触。

可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冒出的女人,竟然直接扑到了他身上。

林越霖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阴沉冷漠。

秦霏被他嘴角冷然的笑意,吓得赶紧撒开了手,也顾不得会在空姐面前丢了面子。

那个空姐原本被秦菲的话语打击到了,现在见秦菲出糗,乐得是眉开眼笑。

空姐正想落井下石,嘲笑几句。

没想到,林越霖那森冷的目光,突然落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你还想在这个航空公司工作,立刻在我面前消失。”

就像秦菲的感觉一样,空姐吓得浑身发冷,急忙灰溜溜的离开。

空姐一走,秦菲虽然有点不自在,但耳朵到底清净了。

看了看依然一副冰山模样的男人,她立马缩进了座椅里。

睡觉,赶紧睡觉,一觉睡醒下飞机,就可以远离这个可怕的自大狂了。

秦菲刚刚闭上眼,突然,飞机摇晃了起来。

飞机进入了雷暴区,机长虽然第一时间广播,但机舱内的恐慌,一点也没有消失。

摇晃越来越剧烈,人群的哭叫声不绝于耳。

就连常年飞行的空乘,也吓得脸色发白。

林越霖微微皱了皱眉头,偶然瞥见,身边的女人竟然一脸淡然。

他不由觉得有趣,问道:“女人,你怎么不害怕?”

“你怎么知道我不害怕。”

女人都是小气的,秦菲还记着先前的仇,直接给了男人一个白眼。

随即,她转头看向窗外,不想搭理对方。

林越霖也没有再问,目光却多了点兴趣,开始在不一样的女人脸上流连。

其实,她是真的在害怕。

只不过,这些年一个人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隐藏。

累了,疼了,难受了……只需要默默承受就好。

她早已不是当年的大小姐,只是个异国他乡的流浪儿。

飞机还在猛烈摇晃,突然,机舱里一片漆黑。

秦菲吓得浑身僵硬。

就要死了吗?

宋泽就要与她最讨厌的女人订婚了,她总要去见一面吧。

如果就这么死了,那过往的青葱岁月算什么呢?

她一片赤诚的心,又算是什么呢?

秦菲想到这里,好想嚎啕大哭。

但始终,她还是没有哭出来。

即使眼泪流干了,宋泽也不会安慰她,不是吗?

不哭不代表镇定,秦菲的手就失去了控制。

她猛然抓住了身边男人的腰,手指死命的用力。

林越霖感觉到了腰部的疼。

“女人,你比那些哭叫的女人还讨厌,离我远点。”

林越霖从来就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一挥手,冷酷的打掉了女人的手。

“让我抱一抱,抱一下就好。“秦霏的手又孜孜不倦地环了上去,而且比之前收得更紧。

这一次,林越霖没有再掀开她,而是任由她抱着。

只因为,这个女人这一刻的声音,竟然触动了他自认冷血的心。

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一个陌生女人死死的抱住他,有洁癖的他,竟然没有丝毫不适。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秦霏想要通过聊天,缓解自己的恐惧。

“会又怎么样,不会又怎么样?”林越霖的声音没有波澜。

他的一生已经过得足够精彩,早已没有了遗憾。

秦霏有片刻的惊讶,但是转瞬又觉得正常。

而且,她还觉得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有这样不可一世的高傲态度。

秦霏也被他感染了,慢慢地变的平静。

不知不觉,她睡了过去。

飞机还在猛烈摇晃,四周还是哭叫一片。

向来睡眠不好的秦菲,依靠在男人怀中,竟然就这样黯然入睡了。

林越霖想推开她,手伸出去,又下意识缩了回来。

看着怀中小女人美丽的睡容,他心底涌起了一团热流。

他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情欲,而是一种类似疼惜的感觉。

怎么会?

习惯了冷酷冷漠的他,竟然对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女人,产生了同情?

一定是飞机遇上雷暴,让他有些幻觉了。

一定是这样的!

第三章  旧情人起争执

秦霏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安然落地。

看着蓝天白云,她不由感叹了一句,活着真好。

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那个男人不打招呼就走了?

真没品。

记仇的小女人哼了一声,随着人流下了飞机。

她站在熟悉的土地上,刚才的好心情没有了。

曾经,她是秦家大小姐,但却被父亲强行驱逐到了国外。

好几年了,父亲终于允许她回来。

不是为了父女团聚,而是强迫她参加一个婚礼。

新娘是害她的继妹,而新郎,是她曾经的恋人。

这样的婚礼,她永远不想参加……

秦菲走出机场大厅,沉重的脚步一顿,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司机从车里下来,不怎么恭敬的说道:“大小姐,上车吧,宋先生来接你了。”

宋先生?

秦菲听到这个名字,心,一阵隐疼。

再多的心理准备,在面对的时候,都没有了作用。

“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

秦霏拖着行李,转身就走。

“霏霏,这么多年不见,一见面就要胡闹吗?”

车门打开,一个英俊儒雅的年轻男人,大步追了上来。

秦霏不想理宋泽,但手被拉住了。

她抬头,看着这个明明发誓不再相见,却又思思念念那么多年的男人。

“宋泽,你现在是要管我吗?当年把我扔上飞机的时候,怎么不管?”

秦霏问得云淡风轻,心,却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宋泽眼里闪过一抹黯然,回应道:“霏霏,当年是你的错,只要你知错了,我会帮你……”

他还是认为是她的错。

秦菲笑了。

笑得心脏不停抽搐。

原来,在宋泽心里,她秦菲真是那样的小人。

秦菲不想解释,就像当年一样,倔强的她从不解释。

真的爱她的话,需要解释吗?

“霏霏,跟我回去。”

宋泽有点莫名的心慌,感觉什么东西在离他而去。

他抓住秦菲的手,不由的更加用力。

说话的同时,宋泽把秦菲的行李夺过来,司机立刻上前拿走。

秦菲冷冷的看着宋泽,冷声道:“放手,妹夫!”

“霏霏,你还是这么任性,太让我失望了!”宋泽有些恼怒了。

抓着秦菲的手,强行向车上拖去。

第四章  借个熟人演吻戏

秦霏轻蔑地瞥了一眼他,明明错的是他,他现在倒是装出,一幅受害者的模样来。

无情人又最是无耻!

秦霏流落伦敦的这几年,宋泽温香软玉在怀,当然过得乐不思蜀。

可是她呢,她将他看得比生命都重要。

他却因为一个,突然涉足他们之间的女人,硬要送她去伦敦。

起初,她疯狂地想要回国。

想不到好的办法,她绝食过,自残过,可通通没有打破,他的铁石心肠。

渐渐地,秦霏想通了。

她本是年华正盛的时候,何必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人,残害自己的身体。

于是,她开始好好吃饭,好好学习。

虽然,也有人评价那时候的她,就像游走的尸体,可她毕竟是熬过来了。

“是不说了,还是正中你的下怀。我就是你和秦小小那个贱人之间的绊脚石,只要我在你们就不得安宁。把我送走这个计划一定是那个贱人给你吹的耳边风吧。”秦霏嗤笑道。

她表情平静得就像是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我只是可惜我妈到临死都不知道你的真面目,还心心念念着她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给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却没有想到她其实是将自己的女儿送到了一个魔鬼的手上。她这个女儿一生里经过的最多的苦难都是他亲手给予的。”

说到最后,秦霏的声音里,已经带着淡淡的颤抖和控诉的意味:“宋泽,你不止对不起我,你更对不起从小疼你爱你的女人,那是我妈!”

宋泽的眸子里,已经是一片冰天雪地,他眉眼冷峻地看着秦霏。

但是,秦霏却是笑颜如花。

她才二十出头,正是花一样的年纪,本应该在春日里,招摇地绽放。

如今,那漂亮的眸子里,却满是人情冷暖的沧桑感,看得宋泽止不住的心疼。

“霏霏,对不起。”他站在那里,再没有动作。

瞳孔漆黑如墨,让人看不清,藏在里面的情绪,却无法磨灭他浑身上下,突然浸透出来的悲伤。

此时此刻的宋泽,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这是秦霏心里的想法。

可是,她转瞬就拂去,这样幼稚的想法。

他怎么会觉得自己做错了呢,他要是有这种觉悟,当初就不会送她出国了。

“宋泽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觉得恶心,你以为我还是从前那个只要看见你一丁点难过,就痛不欲生的秦霏吗?你做梦!”秦霏一句一顿,像是要把心肝脾肺都吐出来。

说罢,秦霏转身要走,宋泽坚定不移地挡在她面前:“霏霏,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

跟他回去?笑话,回去哪里,回去干什么?

亲眼看一看自己这两年,究竟失去了一些什么吗?

爱人,父亲,还是大小姐的身份?

说起来,她现在也都不是那么在乎了。

秦霏怒道:“你给我放手。”

宋泽是铁了心,不让秦霏走。

她一个女人,纵然再是愤怒,也不是男人的对手。

此时此刻,既有些无奈,但更多是委屈。

秦霏却突然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着这边过来。

秦霏眼角一跳,竟然是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难道他和宋泽认识?

秦霏根本就不会想到,林越霖连宋泽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又怎么会是为他而来呢。

宋泽没有注意到秦霏的视线,仍旧在不懈地说道:“霏霏,就算我求你了好吗?”

秦霏咬了咬唇,撇开宋泽的手,朝着身后的那个男人扑过去,娇嗔道:“你总算是来了,你再不来就有人要抢人了。”

她的视线挑到宋泽的身上,那可爱的模样,分明是在向情人撒娇告状。

宋泽这才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这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钩鼻鹰眼,瘦削但看上去很矫健的身材。

锐利如刃的目芒,只在他的脸上绕了一面,就全部停留在秦霏的身上。

而那一瞬间就扫过的视线,却足以让宋泽觉得不自在。

气场好强大的男人,宋泽当下便觉得,此刻秦霏环抱的男人不简单。

来接林越霖的好友,现在正堵在来机场的路上。

他本来等得不耐烦,准备自己打车回去。

却看到在自己怀里,睡了一路的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纠缠。

他本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直到看到了女人脸上,流露出莫大的绝望神情。

他准备离开的脚步,终是迈不出去了,索性将这闲事管上一管。

林越霖和宋泽面对面站着,他一手自然地搂着秦霏的腰,眼神冷峻从容,强大的自信和睥睨的气势,压得宋泽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不悦地说道:“这位先生,我不是很喜欢其他男人碰我的女人,除非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你不用跟他说太多,直接带我离开这里就行了。”这个男人可真高,秦霏努力垫着脚,都不能凑到他耳边,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低一些,才能勉强小声说道。

林越霖转身,两人的脸离得很近,近到只要谁情不自禁,就能够亲密无间了。

这女人,真是每见一面,都要比上一次美。

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忧郁充斥着慵懒气息的美眸,诱人的红唇,她的肌肤白得透明,就像最精细的象牙。

不论从哪个角度去品评,她都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极品美女。

林越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这位先生和霏霏是除了男女朋友之外的什么关系?”宋泽绝对不相信,他的霏霏会爱上别的男人。

林越霖的脸上,划过一丝嗜血的笑容。

在他的生命中,敢怀疑他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林越霖收紧环着她纤细腰肢的手,那只手,好像陷进一段绵软里。

他冰凉却光滑的唇,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覆盖在她的唇上,却没有深入侵略,不过蜻蜓点水便撤离开来。

林越霖居高临下地看着,怀里已经呆若木鸡的女人,宠溺道:“都告诉你多少次了,我吻你的时候要闭眼睛。”

声音轻柔而带着笑意,任谁看来,都是属于情人之间,爱的数落。

秦霏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出格的动作。

在他的唇落下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防备。

她委屈地摸着自己的唇,眼睛里满是惊吓和错愕。

她守了二十几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可是,这能够怪谁,是她自己没有预先征求对方的同意,就拉着对方来演戏。

现在被他占便宜,也只能怪她自己识人不明,看着挺风度翩翩的一个人,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衣冠禽兽。

反正她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的,连固体胶都不能黏合了。

宋泽此时此刻的心情,也并不会比秦霏好到哪里去。

从林越霖出现开始,他就已经感受到,莫大的威胁。

面对他所展现出的从容镇定,不过是强装而已。

然而,看到他自然而然地,吻着霏霏的时候,他心里的铜墙铁壁,在一瞬间就轰然倒塌。

他现在的脸色,就像是一个失血过多的病人,苍白而颓唐。

秦霏知道,自己铺的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她像模像样地捶了捶他的胸膛:“好啦,谁叫你吻我的时候不告诉我一声,我被你吓到了。”

林越霖抓住她的手,视线落到宋泽的身上:“给我介绍介绍这个人吧。”

秦霏宽慰道:“我家里派来接我的人,但是你放心,我答应要跟你回家,当然会说到做到的。”

宋泽还在做着无谓的挣扎,怀疑地问道:“霏霏,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为什么我和秦叔叔都不知道?”

秦霏鄙夷地看了他两眼,轻飘飘地说道:“你这话是在怀疑我,你觉得以我秦霏的姿色会找不到男朋友?”

“你怎么敢……?”宋泽气得两眼发直,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捏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捏紧。

秦霏最是看不得,宋泽这副吃准了她这辈子,非他不可的样子。

狠了狠心,踮着脚尖,主动地亲了亲林越霖:“我已经不是从前的秦霏,没什么我不敢的。如果你还不相信他是我男朋友,我们还可以表演更加亲密的,反正我男朋友受的是外国教育,他很开放。”

林越霖低笑着,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你是个好演员,装得不错。”

第五章  走错房间

随便拉一个陌生人来扮男朋友,本来就是将错就错怂人胆的事情。

林越霖如此一说,倒是让秦霏羞红了脸。

不过,林越霖这话完全没有说到点子上,宋泽在秦霏的眼里,已经称为绝色。

然而,站在林越霖的面前,这个绝色,也黯然失色了。

林越霖实在是太优秀了,在B市随便哪一条街上,随便站一站,都会引来无数女人围观。

所以,能跟他演一出恩爱的戏份,也算不得勉强。

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她的福分,能跟这样的男人,亲密接触。

如果,她不曾爱过宋泽,一颗心还是洁白如纸的话,那么她也会为林越霖疯狂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发生的,就是如果的事情。

如果,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并且,你在爱这个人的途中,经历过这样那样的伤痛。

这些伤痛,足以消耗你爱一个人的能力。

这也就是说,会让你无法全心全意,投入下一段感情。

甚至可能会,不再相信爱情。

“霏霏已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林越霖记得刚刚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叫她的,应该没有错吧。

他根本就没有把宋泽看在眼里,还没有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他就已经揽着秦霏的腰,转身就走。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女人,他才不会跟这种,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小人物打交道呢。

可怜的宋泽,好歹也是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如果,他知道在林越霖的心中,自己是这样的地位,一定会气得呕血。

不过,他要是知道他是林越霖,那个十岁就掌管林氏集团,让公司市值在五年内,就上升了千亿的商界奇才。

他就会觉得,自己被他看低,是理所当然了。

林越霖这三个字,本身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秦霏跟宋泽一样,也不知道林越霖的身份,她只是单纯觉得,他长的好看。

此刻,她的脑袋,埋在林越霖宽厚的胸膛上,听着如鼓声大作的心跳声。

她竟然有些想笑,这男人该不会是紧张吧。

他看上去可不像是,没有女人的禁欲系男神,阅女无数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紧张呢。

林越霖刚好看到好友的车,停在面前,将秦霏推了进去,然后,自己又坐了进去。

车子从宋泽的身边,擦身而过,他仍旧身体僵直地矗立在那里,面无表情,好像遭受了什么天大的打击。

等再没有看到,宋泽的身影,秦霏便让司机在路边停了下来。

林越霖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干嘛,却颇有耐心地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我现在身无分文,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感谢你。不过我刚刚亲了你一下,我们就算两清了,后会无期。”说完,秦霏就无债一身轻的跳了下去,转身就跑。

秦霏哪怕不知道林越霖的身份,也知道这样的男人她惹不起。

所以,她只希望今天之后,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

秦霏哪里知道,她明明是避之不及,却反而会因此,招惹上这个男人。

林越霖还没有反应过来,视线里,已经没有秦霏的影子了。

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没有他的允许,就可以擅自离开他身边的。

就算这个女人,桃红艳梨李,姿容绝色也不例外。

他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林越霖的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眸中的光芒,好似整个星空的汇集。

而以为自己已经获得自由的秦霏,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不过,她现在也着实没有闲暇去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她现在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带回来的行李,在宋泽的车上。

她现在身上,只有孤零零的几个硬币,买一个像模像样的煎饼果子都不够。

不过,她倒是不用担心吃住问题。

秦霏在伦敦有个朋友,叫做加贝,他是她在英国,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君再来”跨国酒店的唯一继承人。

在回国前夕,加贝专程将一张君再来酒店的贵宾卡递给她。

还说,只要在全国各地的君再来酒店,亮出这张卡,不仅吃喝不愁,就连受到欺负都还能受到庇佑。

既然是朋友,那他的钱就是她的钱,不花白不花。

秦霏根据路人的口头指引,到达君再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不愧是跨国连锁的酒店,服务贴心又周到。

秦霏担心加贝是骗她的,将贵宾卡递给门口站岗的侍者时,还有些小心翼翼。

“小姐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来。”侍者的视线,在触及到那张贵宾卡的时候,眼神里燃起炙热,态度更加恭敬。

他匆匆忙忙地推门进入。

秦霏留在原地,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男人出来。

他对着秦霏,谦虚有礼地微微颔首:“小姐,你好,我是这个酒店的酒店管家,跟我来吧。”

秦霏在秦小小出现之前,也是过的贵族生活。

自然是知道,一个酒店拥有私人的酒店管家,意味着什么。

而她凭借那张贵宾卡,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管家,便足够说明,那张卡的权限之大。

秦霏跟着管家进了房间之后,就将管家打发走了。

房间的装潢摆设,可以用奢侈无度来形容。

顶级的波斯地毯,严丝合缝地铺在房间里的任何一处地方,房顶的钻石灯饰,让整个房间明亮如白日。

墙上挂着的,全是梵高的世界名画,就连边框,都是七彩宝石镶嵌而成。

秦霏用手抠了抠那些蓝宝石,想着,或许能够向加贝借两颗宝石还钱。

谁叫她现在,已经是身无分文了呢。

可惜,不管秦霏用了多大的力气,都始终无法将那些,看上很突兀,像是直接放上去的小宝石给抠下来。

秦霏又遗憾地看着宝石,叹了叹气。

转身走向卧室,四仰八叉地倒在,那张大到夸张的床上。

这张床特别软,秦霏睡在上面,就像是被温暖的棉絮包围,意识一点点离她远去。

秦霏在梦里跟周公下了一盘棋,她执黑子,周公白子,从棋盘上看,她已经把周公杀得片甲不留。

只需要最后一步,就能将军,结果,就被外面急促的敲门声给叫醒了。

她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愤怒得眉毛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究竟有没有道德呀,不知道晚上该睡觉吗,敲敲敲,敲你大爷!”秦霏一边怒骂,一边朝着门口走去。

门一打开,一个身材火辣,衣着暴露,脸上浓妆艳抹的女人,就出现在秦霏的面前。

她没有心理准备,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秦霏盯着她那张血盆大口,嘴角都嫌弃地哆嗦;“你……你是谁啊?敲错门了吧。”

“超豪华总统套房只有一间,我怎么可能找错了,是你走错了吧。”女人睥睨地看了秦霏一眼,嗤笑道。

秦霏看着这个,笑一笑都能掉半斤粉的女人直摇头。

“你在嘲笑我?”女人挺了挺34F的胸,脸上的骄傲溢于言表。

秦霏只觉得,她胸前的那两团东西,有些辣眼睛,每天顶着两个硕大的球,在外面跑也真是不嫌累。

“小姐,你的胸是充气的吗?”秦霏指了指她的胸,故作天真地问道。

“你……你说什么?”女人气得火冒三丈,“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你一个飞机场羡慕就明说。”

秦霏的嘴角抽了抽,也就她这个大得变态的女人,才会说她的胸小。

放在寻常的女人堆里,她的34C,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

“我现在没空和你闲聊,你没看我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吗?我是由酒店管家亲自带来的,有什么问题你去找酒店的负责人,请不要来打扰我。”秦霏准备关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你的皮肤简直像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得用多少的粉都遮不住,我为你默哀。晚安,气球妹。”

女人正准备动手,秦霏已经很有先见之明地快速将门关上。

关上门之后,外面的女人,还不死心地敲了一会儿。

秦霏也不再理睬,反正,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

继续倒在床上,闷头睡大觉。

再一次安逸睡去的秦霏,当然不知道君再来酒店的员工,此时正如临大敌。

就在不久前,酒店经理发出重磅消息。

说是承包了君再来酒店百分之七十业绩的,林氏集团的年轻董事长,即将,入驻君再来酒店。

酒店经理平日都是,坐在办公室吹空调的闲人。

此刻,也亲力亲为地给下属的员工,分配工作。

打扫的打扫,布置的布置,站岗的站岗。

反正,酒店里几千个员工,没有一个人是闲下来的。

暮色正深,一辆加长黑色伯爵,停在君再来酒店的门口。

随后,是几辆同色的兰博基尼,分别将伯爵团团围在中间。

明眼人便看得出来,这是亚洲最好的保镖团体,惯用的保护雇主的方式。

不论何时何地,都是最紧密的防守。

君再来酒店的人,早早排成两队,等在门口。

最前面站着的,就是酒店经理罗伊,他双手轻贴着腹部,对着那辆加长伯爵,微微颔首。

“林先生。”

罗伊主动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笔挺,面容冷峻的男人。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