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至尊特种兵by一壶茶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31

楚天、罗薇薇是《至尊特种兵》这部小说的主角,由作者“一壶茶水”所写的一部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代兵王回归都市,且看是如何获得总裁的青睐...

楚天罗薇薇小说_至尊特种兵在线阅读

第1章英雄救美

夜色逐渐降临中海市,相比于闪烁着各色霓虹,充斥着酒香肉欲的各种夜店,天桥的人气一向不算高。

今晚也不例外,楚天蹲在属于他的摊位前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却没有迎来哪怕一个顾客。

略显狭长的脸型,半开半合的眸子,一身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休闲装,蹲在小板凳上的楚天无聊的打起了哈欠。

在天桥上摆摊就是这样,你永远无法预料一晚上下来,到底会不会有顾客光顾。

楚天在天桥上摆摊也不是第一天了,那种一晚上下来一件东西也没有卖出去的情况,楚天曾不止一次的遇到。

低头看了看自己摊位上,琳琅满目的各色女性小饰品以及男士钱包、皮带,楚天正在想着今夜是不是该提前打烊,一双包裹着黑丝的修长美腿,映入了楚天的眼帘。

“有戏!”

楚天在心底暗道一声,下意识的抬头,目光顺着这双美腿迅速上移。

这是一个拥有着云般秀发的娇媚女人。紧身的墨绿色小西服,包臀黑色短裤,将女人的身材完美勾勒,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

一个很有料的熟女,如果是在夜店里面碰到了这样的女人,楚天多半会兴起猎艳心理的。

只是,天桥终究不是夜店,摊主的身份让楚天最先考虑的还是,女人能否成为他今晚的第一个顾客,而非艳遇的对象。

饱暖方能思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对于囊中羞涩的楚天来说,获取收入缴纳房租,无疑更为现实一些。

不过,女人随手翻动摊位上女性饰品的动作,以及秋水般眸子中的慌乱神色。都在清楚的告诉着楚天,她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购买楚天摊位上的物品。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你确实是我今天的第一个顾客。请问美女对我摊位上的物品,有中意的嘛?如果有的话,我想我会给出你一个最低价。”

虽然看出了眼前的女人并没有太多的购物意向,但楚天还是开口了。毕竟这个女人是今晚光临他摊位的第一个人,也有可能是唯一的一个。

墨绿色小西服的女人,注意力显然没有在楚天这边,时不时的回头瞄上几眼她来时的方向。听到楚天开口,女人轻咬薄唇,“不好意思,我不是想买东西。我正被坏人追,你能不能帮我?”

楚天眉头微蹙,不可否认,眼前的女人确实是一个美女。但是,楚天并不打算多管闲事。

几年的国外生活,杀戮和血腥已经让他的身体和精神疲惫不堪。此次回到中海,楚天只想安安稳稳的生活。

楚天很享受现在的平静生活,他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不好意思,我在这里摆摊,只想卖东西。对于顾客,我欢迎,其他的……”

楚天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买东西的话,我欢迎,让我帮忙,免谈。

女人秋水般的眸子中,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了几分失望之意。不过,随即女人好似是想到了什么,葱嫩玉指指向楚天摊位上的物品,“如果你肯帮我,你的这些东西,我全要了。”

原本准备闭目养神的楚天,双眼陡然亮起,“你确定?!”

女人从随身坤包中,抽出了一沓百元大钞,“我确定以及肯定,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追我的坏人可不少。收了我的钱,你得保证我不被他们抓到。”

“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的忙必须要帮!”

囊中羞涩的楚天,没有过多的犹豫,一把抓过了女人手中的钱,揣进了自己口袋之中。

有钱而大方的主,可不是这么容易遇到的,至少在楚天这几个月的摆摊生涯中,这是第一次遇到。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佣兵的信条之一。最初做佣兵的时候,楚天也接过不少类似的保护人的任务。

因为楚天的出色身手,有不少富商政要希望雇楚天作为私人保镖。当然,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眼见楚天收了自己的钱,虽然很不忿楚天“抢钱”时的冠冕堂皇,女人还是暗松了一口气,“他们快追过来了,你准备怎么帮我,我跑不动了。”

即便女人不说,楚天也早看出来了,女人的体力消耗过大。否则,也不会蹲在楚天摊位前止步不前了。

“这还不简单,让他们看不见你不就好了。”

楚天说完,站起身来,一把将女人拉入怀中,一个转身,将女人抵在了天桥的栏杆之上。

“你,你干什么?!”

女人显然没有想到楚天会突然动手,陡然被楚天揽进怀中,整个娇躯都靠在了楚天身上,女人难免有些惊慌,下意识的开始挣扎。

软玉温香在怀,楚天也难免有些心猿意马。

尤其是女人胸前的那对柔软,抵在他的胸膛之上,好似一团带有弹性的棉花。

虽然隔着衣服,但女人的挣扎,反倒是带给了楚天一些别样的感受。

肌体的摩擦,女人带着几分酒气的如兰吐息,楚天的那里,很快就起反应了。

楚天紧了紧双臂,冷声道:“不想被他们抓到的话,就别出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追你的人已经上桥了。”

楚天这句话一说完,女人顿时安静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被抓住,还是因为,楚天那抵在她浑圆小腹处的火热。

感觉到女人安静了下来,楚天暗舒了一口气。

天桥上确实多了几个陌生男子,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女人口中所说的追她的坏人。如果女人挣扎不停的话,难保不会被这些人看出端倪。

“你们两个去那边,你们三个去那边,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正如楚天所料,冲上天桥的几个男子,正是冲着此时楚天怀中的女人来的。为首的一位脖子上戴着拇指粗细银链子,花格子衬衫打扮的大汉,指挥几位同伴,开始在天桥上搜寻。

楚天怀中的女人,在听到花格子衬衫大汉出声的同时,娇躯一僵,连呼吸都放缓了许多,唯恐被发现。

第2章老婆是总裁

女人的紧张,反倒是加重了楚天的生理反应。这样一个充满成熟而有韵味的美女,在自己怀中不敢动弹丝毫,如果楚天能够一动不动的话,他也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了。

楚天扶在女人玉背上的大手,缓缓下滑,一路抚摸而下,最终扣在了女人浑圆的翘臀之上。

虽然隔着皮裤,但是女人的翘臀依旧带给了楚天美妙的手感。如果不是担心女人暴走,楚天真想冲着女人的翘臀啪啪的来上几下。

这臀部,太有弹性了!

早在楚天大手抚摸而下的时候,女人就感觉到了楚天接下来的行为。楚天大手扣上她臀部的一刻,女人美眸瞬间圆睁,羞恼不已。

酥胸紧贴楚天胸膛,翘臀又被楚天的大手揉搓,偏偏此刻形势紧迫,女人发作不得。如果被追她的这些人抓到,等待她的绝对要比楚天的轻薄来的疯狂。

好似感觉到了女人认命般的心理活动,楚天的大手不在满足于单纯的揉搓。整个手掌扣着女人的翘臀,向前推送,让女人的小腹更加贴近他胯下的火热。

对于楚天得寸进尺的轻薄行为,女人终于是做出了反应,两根玉指紧掐楚天肚子,以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同时,女人在心底默默期盼,那些追击她的人赶紧离开。楚天的轻薄已经让女人的身体起了反应,如果在继续下去,女人清楚她多半会呻吟出声的。

“彪哥,没找到那女人。”

“彪哥,我们这边也没找到。”

被称作彪哥的花格子短袖衬衫男子,吐了一口唾沫,恨声道:“这臭婊子喝了酒,跑不远,肯定就在这附近,八成是找地方藏起来了!”

楚天忍不住腹诽了一句,这年头,混混也都变聪明了。如果怀中的女人不是碰到他,今晚多半是要被抓住的。

“喂,小子,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着丝袜的漂亮女人从这过去?”

彪哥一行人中,有人眼尖发觉了楚天,出声询问道。

这人一出声,彪哥一行人,尽数将目光投向了背对着他们的楚天。作为摊主的楚天,不蹲在自己摊位前守着,反倒是背对着他们站立,不免引起了彪哥一行人的怀疑。

“喂,小子问你话呢,你他妈哑巴啦?!”

最先开口的那人,眼见楚天没有回话,心下起疑,抬腿向楚天走来。

楚天暗骂一声晦气,心思电转,迅速低头吻向了怀中女人的樱唇。同时,抬起扣在女人翘臀上的大手,随手指向女人来时相反的方向。

“小子,原来是在打啵啊,这大晚上的在天桥上搞什么搞。要是憋不住了就去开个房,真要是没钱,找个没人的地打野战也行!”

“哈哈,就是,快滚去找地吧小子。”

彪哥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嘲笑了楚天几句,在彪哥的招呼下冲着楚天指的方向追了下去。

外部威胁已经消除了,楚天也不好再占女人便宜了,舌头滑过女人的贝齿之后,楚天收回双臂,松开了女人。

相比最开始的见面,经过了楚天一番折腾的女人,早已是俏面绯红,吐气如兰。

稍微整理一下衣服,深吸了几口气,女人羞恼的白了楚天一眼,“顾客就是上帝,你就是这么欺负上帝的嘛?!”

“如果是在平常时候,你这么对我,我绝对会把你送进监狱!”

女人娇美的面容之上,虽然依旧有着晕红之色,但女人转冷的语气却在提醒着楚天,她这句话并不是在开玩笑。

楚天耸了耸肩,目光不着痕迹的自女人的酥胸和小腹处扫过,“貌似是你求我帮忙的。”

“你……”楚天的态度让女人气结,没好气的白了楚天一眼,“我让你帮忙不假,可没让你占我便宜。况且,我是付了钱的。”

“买东西,当然要付钱了,我这就把东西给你打包。”

楚天可不打算和女人在这件事上纠缠,麻利的收拾起了摊位上的东西。

“别收拾了,这些东西你留着吧,我不需要。”

说完女人抬腿欲走,而楚天的动作却让女人停下了脚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们摆地摊的也是有原则的。既然你不需要我的东西,我也没有收你钱的理由。钱拿好,慢走不送。”

楚天掏出了之前自女人手中抢过的那沓百元大钞,径直塞回了女人手中,转身坐回了小板凳上。

楚天有他自己的原则,他眼下确实需要钱交房租、吃饭,但是,摆地摊就是摆地摊。东西卖不出去,楚天不会收钱,如果他真想要钱的话,有太多的途径可以搞到钱。

在国外这几年,楚天自己都不清楚他搞到了多少钱。

女人好看的黛眉蹙起,之前楚天抢钱的无耻嘴脸,以及此刻干脆利落还钱的画面在女人脑海中,轮回重叠。

一时间,女人分不清哪个才是楚天的真实本性。

“做生意讲究诚信,我之前既然说要买下这些东西,那我没理由毁约。你帮我打包吧,这些东西我要了,不过你要负责送货到家。”

楚天看到没看女人一眼,头也不抬的道:“不好意思,我改主意了,不卖了。”

“帮人帮到底,你也不想我被那些人抓到吧。我买下你这些东西,你送我回家,就当是你刚才占我便宜的补偿。”

女人贴近楚天,放低姿态,蹲下身来,将钱塞到了楚天口袋之中。

女人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楚天也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了,胡乱收拾了一下,随同女人走下了天桥。

“那些人为什么追你?”下了天桥之后,楚天开口问道。感觉到女人情绪瞬间低落,楚天接着道:“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只是单纯的好奇。”

“男人追女人需要理由嘛?”

“凭你这张脸蛋,确实不需要。”

一路无话,楚天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女人既然不愿多说,那楚天也不会再多问。说到底,两人只是萍水相逢,顶多就是顾客和摊主的关系。

“我到了。”

在一家大酒店台阶前,女人停下了脚步。

楚天挑眉,之前女人说的是回家,如今却在酒店前停下了脚步,楚天可不会傻到认为酒店就是女人的家,这明显的不合常理。

“不请我上去喝一杯嘛?”

都说伤心的女人容易放情,楚天以前只听说过,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出现在了他面前。女人都这么主动了,楚天觉得,他有必要抚慰一番女人受伤的心灵。

楚天没有给女人多说话的机会,伸手拦过了女人的纤腰,径直迈步走入了酒店之中。

……

酒店卧房之内,女人摇晃着红酒杯,美眸饶有意味的注视着楚天,“跑到顾客家里喝酒,好像不是一个卖家应有的行为。货已送到,我说你是不是该走了?”

“帮顾客舒缓心情,是我的职责所在。”

楚天拿过女人手中的酒杯,一口将杯中红酒喝干,却没有咽下。而是拦过了女人的粉颈,吻上了女人的润泽红唇,将口中的红酒,尽数渡到了女人口中。

之前在天桥的时候,一番旖旎下来,楚天的火气早已是被女人尽数勾起。在天桥时碍于人多,楚天不好太过放肆。

如今在这只有两人的酒店房间之内,楚天哪里还会管这么多,大手不由自主的就攀上了女人的酥胸。

“咛。”

圣女峰遭袭,原本就因为酒劲和心情,而有些精神迷乱的女人,在楚天这个欲场老手的揉搓之下,娇躯很快就软化在了楚天的怀中。

良久唇分,女人的红唇因为这场激吻越发的红艳动人,秋水般的眸子春意荡漾。

欲望这种东西是相互的,楚天动情的抚摸、揉捏,彻底勾起了女人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欲。

女人如雪般的藕臂,主动的勾上了楚天的脖子,“我已经很久不做这种事了,对我温柔一些。”

女人动情的呢喃,彻底点燃楚天心中的情欲。楚天一手勾起女人的纤腰,快步走向卧室。

不多时,卧室内就响起了男人的低吼,以及女人动情的呻吟,宛若那动人的交响曲,宛转不息。

第3章给老婆打工

日上三竿,柔软的大床之上,是赤裸着身躯交叉在一起的两人。

楚天没有丝毫醒转的迹象,叫醒楚天的是他那蹩脚的手机铃声。

“喂,哪位?”

一夜的大战,耗尽了楚天绝大多数的体力,累的他都不想睁眼。

“罗薇薇。”

清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好似一盆冷水,彻底将楚天浇醒。

罗薇薇,中海市罗氏集团董事长慕宏的嫡女,中海市罗氏集团总裁,华东地区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中唯一的女性。

拥有着国外名牌大学工商管理的硕士学位,毕业之后回国接手了罗氏集团,女人回国那年不过二十三岁。

而今,罗薇薇二十六岁,短短三年的时间。在中海市商界,罗薇薇用三年的时间缔造了一个传奇。罗氏集团的业务和资产规模扩充了五倍有余,市值被女人拉升了四十多亿元,成为了中海市首屈一指的大型集团公司。

即便是放眼整个华南地区,罗氏集团都有着不小的名气。

上帝在给予罗薇薇这恐怖的商业能力的同时,还给予了女人一张精致的近乎梦幻的容颜,罗薇薇被称为中海市商界第一美女,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

类似罗薇薇这种女人,堪称造物主的杰作,追求女人的公子哥们,如过江之鲫。

强大的商业运作能力,绝美的容颜,冰山女神般的清冷气质,是各家媒体给予罗薇薇的共同评价。

而就是这样一位天之骄女,却给楚天这个摆地摊的打电话了。

原因很简单,罗薇薇是楚天的老婆。

中海市知名别墅区之一的紫园阁外,楚天乘坐的出租车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了下来。

出租司机一脸无辜的看向了副驾驶座的楚天,在楚天上车的时候,出租司机就曾告知楚天,他这车不可能进入紫园阁,而这一幕正在上演。

“两位,请尽快离开。我们这里是高档住宅区,闲人免进。”

一袭蓝色制服打扮的中年保安,语气还算是客气的,不过,多少还是带着几分轻视。

类似紫园阁这种高档别墅区,能够住在这里面的,非富即贵,最不济的也有大几千万。进出这里面的车辆,宝马、奔驰,都算是普通的了。

楚天乘坐的出租车被拦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以楚天如今的生活水平来说,紫园阁这种地方显然不是他该来的地方。说实在的,楚天对这种达官显贵的聚集区,也没有太大的好感。

如果不是罗薇薇那个便宜老婆破天荒的给他电话,要他立刻回家,楚天才不稀罕来这里呢。

出租车怎么了,打的也是要花钱的啊。如果不是昨晚从那个陌生女人那里捞了一笔,这打的费楚天还真不一定能出的起。

说起昨晚那个陌生的女人,楚天还真有几分意犹未尽的味道,那女人可不是一般的能折腾啊。

也就是楚天这种变态,体力超绝、肾功能强大,换个别的男人,说不定就被女人给折腾的精尽人亡了。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楚天算是彻底见识了深闺怨妇的强大。

言归正传,楚天拿出手机联系了一下自家的便宜老婆,在保安诧异的目光之中,进入了紫园阁。

罗薇薇所居住的是一栋带着游泳池与小花园的,仿地中海风格的独栋别墅。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但是,楚天依旧很难将这里和“家”这个字眼,产生同等的联系。

“姑爷回来啦,快进来,老爷和小姐都等你多时了。”给楚天开门的是一个四旬上下的中年妇人,陪伴罗薇薇多年的奶妈,兰姨。

楚天笑着和兰姨打了个招呼,眉头却是下意识的皱起。原本楚天还在诧异罗薇薇这个便宜老婆,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听兰姨一说,楚天了然,想要他回来的。多半不是罗薇薇,而是其父慕宏,也就是楚天的老丈人。

“坐吧。”

原本闭目养神的慕宏,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到是楚天之后,抬头示意楚天落座。

楚天敏锐的感觉到气氛的不正常,依言坐下。眼角的余光却是不自觉的瞥向了,慕宏一旁的绝色色丽人,他的便宜老婆,罗氏集团的总裁,罗薇薇。

浅咖色的亚麻短袖休闲小上衣,衬托的那天鹅般的脖颈白皙水嫩,一条LEVIS白色修身短裤,配上那黑色皮质的菲拉格慕高跟鞋,将那修长笔直的美腿展露无遗。

乌黑的发髻高高盘起,明眸清澈,细眉弯弯,长长的睫毛自然的高高翘起,弯出一个美丽的弧度。娇美的容颜之上略施粉黛,肌肤莹润白皙,吹弹欲破。一双白皙藕臂摊放在沙发之上,十指葱嫩若兰花。

整个人就好似那几天玄女降临凡尘,清丽脱俗,贵不可言,令人不忍亵渎。

罗薇薇螓首微抬,美眸迎向了楚天的目光,冷然开口,道:“你迟到了三十五分钟。”声音清冷异常,恍若从月宫传来。

“老子是你老公,不是你下属,迟到了又怎么样。”楚天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当然,明面上可不能这么回答,毕竟自家老丈人还在一旁呢。

楚天在罗薇薇寒潭般眸子的注视之下,摸出了一根廉价香烟,一边给自己点上,双眼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罗薇薇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罗薇薇冷归冷,这脸蛋和身材确实不是盖的。即便是以楚天多年猎艳的眼光来看,也挑不出任何的瑕疵。

“出门忘带打火机了,我又返回去拿了一趟。”

楚天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是把打火机落在酒店了。

不过,这话听在罗薇薇耳中就有些变味了,女人认为男人这是在故意气她。原本就有些愤懑的情绪,更加恶劣了几分。

“哼!”

冷哼一声,罗薇薇别过头去,不愿意在多看楚天哪怕一眼。

虽然和楚天结婚已经半年多了,但是,直到现在,罗薇薇都不愿意相信,楚天是他老公这个既定事实。

当初,慕宏要求她和楚天结婚的时候,罗薇薇千般不情、万般不愿。奈何慕宏以断绝父女关系相要挟,硬逼着罗薇薇和楚天领了结婚证。

结婚之后,罗薇薇也不是没有尝试着接受楚天。罗薇薇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她相信她的魅力和能力,可以让楚天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公。但是,结婚半年多来,随着对楚天认知的加深,罗薇薇彻底绝望了。

吸烟、酗酒、好色、惫懒……等各种罗薇薇讨厌的品质以及行为,楚天几乎占全了。楚天曾经数度让罗薇薇的三观崩溃,对于楚天这个老公,罗薇薇是打心眼里想一脚踹死。

慕宏好似没有察觉到小两口之间的不睦,交叉着双腿,直视楚天,“听兰姨说这半年多你都没有回过家,在外面都忙些什么?”

“白天睡觉,晚上在天桥上摆地摊。”

慕宏和楚天那早已去世的父亲,曾同是某侦察连的精英。他如今既然这么问了,私下里多半已经找人调查过了,楚天自然也就没有瞎扯的必要了。

慕宏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比较满意楚天实话实说的态度。当然,这不代表他慕宏就会轻易的忘却楚天夜不归宿的事实。

罗薇薇却是美目圆睁,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楚天,精致的容颜之上写满了惊愕,“摆地摊?!”

楚天眨巴了两下眼睛,换上了一副无辜的表情,“是啊,因为晚上要到很晚在收摊,所以不能赶回来爱爱,还望老婆大人恕罪啊。”

“天啊,降个雷劈死这混蛋吧!”

罗薇薇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在心底哀嚎了一句。如果不是女人心理素质够强,怕是已经忍不住冲上去和楚天拼命了。

罗薇薇冰霜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楚天,女人很想掰开楚天的脑子看看,那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是屎嘛?

摆地摊也就算了,罗薇薇早就知道自家老公没有丝毫上进心。但是,当着第三者,能够堂而皇之的说“爱爱”,楚天成功的刷新了他在罗薇薇心中的无耻上限。

“好歹也是结婚的人了,摆地摊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慕宏悠悠的道:“我要离开中海市一段时间,薇薇毕竟是一介女流,一个人支撑公司太为难她了。身为她的丈夫,就该为她分忧。别再摆什么地摊了,去给你老婆打工吧。”

“岳父大人……”

“爸……”

慕宏几句话说完,楚天慌了,罗薇薇急了。

开什么玩笑,摆地摊多自由啊,朝九晚五的上班,这严重不符合楚天的作息规律。

楚天不想当上班族,罗薇薇更加不希望楚天进入罗氏集团。以楚天的性子和身份,真要是进入了公司,别说给她分忧了,不给她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慕宏似乎早就料到了两人的反应,摆了摆手,打断了两人的发言,“我已经决定了,薇薇你帮小莫在公司安排一个职位,明天就让他去公司上班。”

说完,慕宏径直起身,“我等下还要赶飞机,就不再你们这多待了,你们小两口好自为之。既然已经结婚了,离婚什么的就不用想了,有那时间还是多想想怎么给我生个外孙吧。”

说完,慕宏无视楚天和罗薇薇的错愕神情,大踏步的离开了别墅。

慕宏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天去公司上班的事,不可能在改变了。就好比是楚天和罗薇薇的婚事,慕宏压根没有在乎过两个当事人的感受,强逼着楚天和罗薇薇,就把这婚给结了。

只是,楚天一想到日后要在自家冰山老婆手底下讨生活,在联想一下他和罗薇薇算不上和睦的“夫妻关系”,楚天内心一股蛋疼的感觉油然而生。

楚天不高兴,罗薇薇更加不爽,女人在管理公司方面是出了名的严谨。如今,却要亲自为楚天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开后门,偏偏她还拒绝不得。这种无力的憋屈感,罗薇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到了。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会去公司报道。”

楚天感觉到了罗薇薇情绪的不稳定,为防女人迁怒于他,明智的拍屁股离开了。

第4章凌乱

“有些话当着薇薇的面,我不好多说。”楚天走出别墅之后,意外的发现了自家老丈人站在宝马座驾前吞云吐雾,“都是男人,家花没有野花香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只是你们毕竟是结婚了,结婚了却不住在一起,还能叫夫妻嘛?”

楚天愕然,家花没有野花香,这种话怎么听怎么不像是岳父该和女婿说的话。一时间,楚天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慕宏。

楚天之所以不在家里住,初衷绝对不是为了方便找别的女人。实在是自家便宜老婆不待见,楚天不知道该怎么和罗薇薇相处。

罗薇薇这种老婆,完美的近乎梦幻。如果女人肯任楚天施为的话,楚天又怎么会跑出去租房住呢,绝对是要每天赖在床上不起的。

楚天的沉默,在慕宏眼中却成为了默认。

慕宏冷哼一声,抬起手拍了拍楚天的肩膀,“以前的事,看在你死去爸妈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搬回来住。”

慕宏都将楚天死去的爸妈抬出来了,楚天还能说什么嘛,只能是无奈点头了。楚天高二的时候,父母乘坐的飞机遭遇恐怖分子劫持,双双遇难。

巨大打击之下,楚天直接辍学,从兵入伍。从部队退役之后,楚天一直在国外雇佣兵战场厮混。

慕宏和楚天的父亲是战友,更是生死之交。在楚天父母出事之后,他曾多方打探楚天的下落,更是一手包办了楚天父母的后事。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楚天对慕宏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对于慕宏的话,只要不违反楚天做人底线的,楚天基本上是言听计从。

……

老王面馆,楚天回到中海市之后,经常光顾的面馆。面馆不大,只有七、八十平,不过因为经济实惠,生意倒还不错。

昨晚在酒店翻滚了一夜,起床后楚天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喝口水就被慕宏叫过去,训斥了一顿。楚天早就饿了,离开紫园阁别墅之后,楚天直奔老王面馆而去。

赶到面馆之后,看着围拢在面馆周围指指点点的人们,楚天暗道一声不好。连忙上前几步,挤开人群之后,看到面馆的情况,楚天一张脸彻底冷了下来。

桌子、椅子四散开来,筷子、碗什么的散落一地,地面上还有一些面条和蔬菜,不过都已经被踩的不成样子了。

老王面馆的老板老王,头发凌乱、头皮见血,衣服上有不少鞋印,明显挨了不少打。摊坐在塑料椅子上,双眼失神、一言不发。

楚天走近老王,凝神皱眉道:“王叔,发生什么事了?”

老王受的打击显然不轻,楚天连叫了好几声都没能让老人缓过神来。没奈何的,楚天只好动手推搡了老王几下。

“警察,别动!”

一声娇喝,瞬间压过了围观众人的窃窃私语声。

楚天闻声转过头去,顿觉眼前一亮。

一头齐耳短发,一身清凉之极的吊带露肩时装,露出圆润滑腻的珍珠肩,将其衣架子身材衬托的玲珑浮凸;穿着近乎透明的淡紫色护胸,硕大而波涛汹涌的轮廓若隐若现;裸露着的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细若水蛇一样的小蛮腰。

不堪一握的腰肢上扎着一条细长的黑色蛇皮腰带,上面镶满了银晃晃的亮片;最惊人的还是她的两条白的反光、漂亮到炫目的修长美腿,由于穿着一条黑色超短皮裤,大半的美腿都是露在外面,让人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脚底穿着一双洁白的韩式板鞋,上面全是韩文字符,式样新潮一看就是直接从韩国买回来的,而不是那种仿制品。

这是一个干净爽利而又带点野性的女人,不知怎么的,楚天看到女人的第一眼,脑海中不用自主的就浮现了两个字母——SM。

作为中海市浦宁区刑警支队长,中海市警界知名的辣手警花。陈琦正义感一向很强,锄强扶弱、维护社会治安,一直被女人视作人生信条。

而今天,下班后到小吃街买吃食的陈琦,出奇的愤怒了,一口银牙咬的脆响。

“大庭广众下,就敢行凶伤人。立刻停止你的暴行,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陈琦将自己买的饭食放在一旁,快步走向楚天。

楚天愕然,随即冷笑,“你脑子秀逗了吧,都说女人胸大无脑,你胸也不算很大啊。”好好的扶下老熟人,却被当做了暴徒,楚天怎么会高兴。别说女人只是一身便装,就算女人穿着警服,也不带这么随便污蔑人的。

“你说什么?!”

正快步走向楚天的陈琦,脚步骤然停滞,秀目圆睁,里面写满了不敢置信。女人实在是不敢相信,或者说她下意识的不愿意相信,楚天是在说她。

这跟女人的设想完全不符,以往她陈大警官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哪个不是听话的乖乖抱头蹲地。

有些持刀、持枪的暴徒倒是不会那么听话,但是匪徒面对警察在气势上总归是要落于下风的。

类似楚天这种,完全不将她陈大警官放在眼中,还外带嘲讽的存在,陈琦当上刑警支队长以来,还真没遇到过。

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怒火的陈琦,眼见楚天压根没有在理会她的意思,自觉受辱的女人,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娇斥一声,就向楚天冲去。

她陈琦不是没被人骂过,有些犯罪嫌疑人被捕之后,各种污言秽语,陈琦听的多了。

但是,类似楚天这种骂了她而后彻底无视的人,陈琦绝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被无视的感觉,让陈琦几欲抓狂。

女人修长美腿带起一阵凌冽的腿风,狠狠的扫向楚天。从这股腿风判断,真要是扫实了,即便是个彪形大汉,多半也要落个筋断骨折的下场。

“哪凉快哪呆着去。”

楚天看到没看陈琦一眼,一手扶起缓过神来的老王,一手反扣住女人的美腿,反手一拍将女人拍退了好几步。

楚天这种赶苍蝇般的不耐烦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陈琦,女人被气的差点吐血。

“啊,混蛋!我要杀了你!”

愤怒之下的陈琦已经失去了理智,不管不顾的冲向了楚天,完全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擒拿、格斗、警体拳、鞭腿……女人在警校内学习的所有招式,尽数使了出来,死命往楚天身上招呼。

楚天眉头越皱越深,倒不是因为陈琦的攻势,在国外厮混的这几年,楚天基本上每天都是在枪林弹雨中度过。

类似陈琦这种中规中矩的警体格斗术,压根不可能对楚天造成什么困扰。

老王虽然已经缓过神来,不过头皮处还在流着血,他这样一个五旬上下的老人,身体肌能本就极差。如今见了血,最好的就是赶紧去医院止血,耽搁了时间,伤势难保不会恶化。

而陈琦却是不知趣的一再阻扰林,泥人也有三分火,遑论是贵为佣兵神话的楚天。

楚天懒得和女人纠缠,一个直拳挥出,破开女人的双臂的格挡,直击女人胸口。

砰!

陈琦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了一缕血迹,娇躯弓了起来,踉跄着向后跌去。面馆地面上有不少碗和盘子的碎片,这要是摔在地上了,陈琦翘臀上一定会多几个血洞的。

眼看着就要跌落在地,楚天伸手一捞,扯住了女人的吊带,用力往上一提。楚天终究是高估了陈琦露肩时装的结实程度,女人还没被拉起,吊带就断了,露出了小半截淡紫色镂空罩罩。

“啪。”

吊带断了,眼看着女人就要再次跌下去。楚天也顾不得多想,出手如电,探指如龙,五指指尖捏住女人裸露在外高耸酥,胸顶端的红樱桃,一把揪起了女人。

拉起陈琦之后,楚天来不及过多的感受,女人圣女峰带给他的视觉和触觉冲击,抄起一旁的老王,逃也似的拨开人群,远离了事故现场。

只留下,娇躯半裸,胸前一阵酥麻兼肉痛的陈琦,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

第5章送羊入虎口

楚天搀扶着老王进入了中海市第一医院,排队、挂号,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躺在了病床之上。

“头部和大腿部位都是皮外伤,不碍事,擦点药就好。背部和腿部伤到了骨头,具体的伤势还要等片子出来才知道。我们医院的建议是,先住院观察,等片子出来了,我们在给出具体的治疗方案。”

如果是楚天这种年轻人挨了顿打,到不至于住院观察,老王毕竟是年纪大了,挨了一顿打难免伤筋动骨。

医生离开之后,楚天拉过一个椅子,坐在了老王床头,“王叔,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王哀叹一声,愁容满面的道:“还不是杨老三那伙子人,看我这段时间生意好,就想多收一些保护费。我不肯,他们就动手了,抢了钱不算,还砸东西。我气不过,顶了他们几句,挨了他们一顿打。哎,小林啊,王叔又给你添麻烦了。你放心,医药费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楚天双眸微眯,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大变,病房内的温度都好似下降了许多。好在只是一瞬间楚天就恢复了常态,即便如此老王也是感觉一阵心悸,皮肤表层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老王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下意识的就以为有这种感觉是自己的错觉。如果是一个成名已久的杀手,或者某个国家的顶尖特种部队精英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瞬间警觉。

楚天刚才那一瞬间不经意间释放出来的气势,就是俗称的杀气。这两年来,随着杀戮的增多,楚天越发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情绪。

楚天为防被暴戾和杀戮控制自己的思想,这才脱离地下世界,回到中海市,希望以平淡的生活逐渐消弭内心的杀意。

楚天原本以为回到中海市这半年来,他已经逐渐可以控制自己的杀意了。刚才杀气不经意间外露,楚天知道他距离完美控制自己的内心的杀戮之意,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王叔哪里话,当初我刚回中海市时,要不是王叔接济,帮我找房子,我现在还不指不定在哪个桥洞里窝着呢。”

楚天这话虽有些夸大,以他的本事自然不可能没地方住。不过,楚天刚回中海市时,老王确实给予了他不少帮助。

楚天手上虽然沾满了鲜血,但那都是敌人的。对于对自己有恩的,楚天自然懂得报恩。

“小林啊,等下你王婶来了,你千万别和她说实话,免得她担心,就说我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放心吧,王叔,我知道该怎么说。”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多一个知道,也不过多一个人担心罢了。

杨老三等人楚天也曾听老王提过,那群人说白了就是靠收保护费为生的混混,老王那条小吃街做生意的,基本上都要给他们上缴保护费。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生存现状,在华夏甚至全球收保护费这种现象,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区别只是在于收费方式,即便是没有杨老三,也会有李老三、刘老三。

只是这次杨老三等人做的太过了,盗亦有道,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如果所有的混混都像杨老三等人这样乱收保护费的话,基本上也就没有人敢出来开店做生意了。

这次,楚天说不得要教教杨老三等人,怎么当一个合格的混混了。如果他们不上道的话,那楚天也不介意手上在多沾点血。

老王接过楚天递给他的水杯,放在嘴边却又拿了下来,整个人显得有些局促。

楚天皱眉头道:“王叔,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有需要我帮忙的,我会尽力的。”

“你王叔还真有一件事拜托你。”老王一咬牙,“我有一个老家的外甥女,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她妈拜托我给找个地方住。我和你王婶的房子也就勉强够我们两个人住,你也知道,现在中海市租房子有多贵。你反正也是一个人住,所以我想让她和你合租,这样多少也能省点钱,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只要她本人没什么意见,我也正愿意找个人分担一些房租呢。”

慕宏已经发话了,楚天以后多半是要和罗薇薇一起住去了。原本楚天是打算将租的房子退掉的,如今老王既然这么提了,楚天也不介意多租一段时间。钱对于楚天这种人来说,很多时候就是数字而已。

不提楚天在国外这些年攒下的财富,单是楚天那个便宜老婆和老丈人那,都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只要楚天肯开口,罗薇薇不好说,慕宏是一定会给他钱的。

眼见楚天同意,老王大松了一口气,“我替我那外甥女先谢谢你了,她那孩子长的挺漂亮,性子却是柔的很。一个人在外面住,我们还真不放心呢。有小林你和她一起住,你多少也能照应着她些,我就放心多了。”

楚天汗颜,他长的就那么像好人嘛。如果被老王知道,楚天在国外时私生活的放荡程度,估计打死他也不会,将自家外甥女和楚天置于同一屋檐下的。

楚天在国外这些年,从最开始的执行各种佣兵任务,到打击某些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基本上每天都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而对于男人来说,释放压力最好的办法,就是酒精和女人。

楚天每一次完成任务或者说成功干掉敌人之后,基本上都会找上一个或者几个女人发泄一番,对于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楚天并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老王是个实诚的人,他既然说自己外甥女长的漂亮,那他外甥女长的绝对不会太差。

从老王的话里面,楚天就能大概猜出他外甥女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将那样一个柔柔弱弱的涉世未深的漂亮女孩,塞给楚天一起住,怎么看怎么有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

当然,楚天可不会傻到自揭老底。不过,私下里,楚天对老王的这个外甥女倒是多了几分好奇。

现在的女孩子有多开放,楚天多少也是清楚一些的。一个即将大学毕业的女生,家里人还不放心她单独出去租房住,这样的女孩可不多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