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无条件宠溺》(叶旌/苏萤)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4:32

男女主角是叶旌苏萤的小说名叫《无条件宠溺》。是由作者逐心编写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经过描写,使人物更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小说内容剧情特别出类拔萃。

无条件宠溺

推荐指数:8分

《无条件宠溺》在线阅读全文

无条件宠溺第15宠 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帝都的日子明明相隔不久,如今回忆起来却仿若隔世。

他曾一心一意地依赖她,像是离了她不能活,虽然苏萤也知道那只不过是假象。

但如今,回到楠都,她才愈发地认清了这一点。他与她活在不同的世界,而自己却还是像在帝都的时候一样,总在不经意间为他心动。

一边低头踢着石子,一路闷头走回家,直到拐进老旧的院子,苏萤才摸出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下微信。

【我认真考虑了,家教的工作我胜任不了,你还是另找他人吧。还有,你的玉佩放在台灯上了,你查收一下。】

苏萤发完消息,只身走进黑漆漆的楼梯道里。

老式小区,楼梯里没有感应灯,也没有电梯,她一般都是开着手机照明,但今天没有。黑乎乎的环境让安心,只有她一个人,谁也不会丢下谁——因为一无所有,所以一往无前。

新消息的提示音在黑暗中格外清脆,是叶旌发来的,几乎秒回。

【玉佩在你背包的拉链袋里,我还没还你车票钱,抵押品怎么能拿回来?还有,之后一个月的课时费我已经转到你的微信,苏老师,为人师表,不可以放我鸽子-o-】

苏萤往上一翻,果然,这条消息地上方是转账信息,整整12堂课的费用,分文不少,她又打开背包,当真从拉链袋里摸出那枚翡翠坠子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塞回来的……

苏萤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叶旌秒接。

没等她发飙,对面先可怜巴巴地开口了:“阿萤,是我哪做得不好吗?你说,我可以改。”

苏萤:“……”

“还是我妈说了什么话惹恼你了?她就是直来直往惯了,绝对没坏心。而且你知道吗?你走了之后她一个劲让我跟你学,说你又勤奋又肯吃苦。你要是毁约了,不打她老人家脸吗?”

苏萤吃软不吃硬,那边叶旌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堆,她被堵得连个“不”字都说不出了。

毕竟她连拒绝的理由都说不出口。要她承认是因为怕自己喜欢上这个小男生?不可能的!

“周三,我放学过来。”

对面传来极低的一声Yeah,苏萤几乎能想象出那个人眉开眼笑的模样来,不由自主跟着松弛了眉眼。

叶旌握着手机,重重地朝后一仰,靠进沙发垫里。

天花板上中式的灯光温和,不久之前苏萤也坐在这里,在穆女士有意无意的追问下微露窘态,却又不肯示弱,模样着实可爱。

想着想着,叶旌脸上就浮起笑意来。

“苏老师的电话?”穆然的声音陡然传来。

叶旌立刻直起身,捏紧手机回头看向母亲:“你怎么偷听?”

“你自己在客厅打电话还怪别人听见?”

叶旌没吱声,手指捏着手机转动。

“我什么时候夸苏老师了?你就假借我名义留人。”穆然看着儿子眼底还未散去的喜悦,慢条斯理地问,“小旌,你跟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苏老师?”

叶旌垂着眼睫,冷声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打算干嘛?像监视我那样监视她?还是说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根本没资格去喜欢别人?”

穆然蹙眉:“胡说些什么?眼看你也要满二十了,谈恋爱也不算早。妈妈对苏老师没偏见。她没钱无所谓,反正我们有。但是,小旌啊……”

叶旌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等穆然与他四目相对,便挑唇露出挑衅的笑容:“但是,我不配,是吗?”

穆然沉下面色:“妈妈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明白,爱情是易耗品,它终究会被时间磨损,千万不要以为爱了就能一生一世,别钻牛角尖——”

“别说了,就像你和爸么,我都明白。”叶旌忽然打断了她,“好了,妈,我的事你不用操心。”

“你毕竟第一次谈恋爱……”

“我没谈恋爱!说什么喜欢不喜欢,不都是你自说自话?我说我喜欢苏萤了吗?没有吧。”叶旌猛地站起身,“刚我就说了,接近她不过是觉得她有意思,就像只披着刺猬皮的兔子——”他总忍不住,想要剥开她的刺猬皮。

没在恋爱?不是喜欢?穆然有些意外。如果都不是,那她儿子现在是在做什么?

穆然忍不住扬声道:“人家小姑娘独自打拼不容易,你别胡闹,伤了人家。”

叶旌扬手,摆了摆:“安了,我不舍得。”

不舍得?穆然揉了揉太阳穴,她真是越来越不懂了。

*

周三。

苏萤准时出现在叶家,是云姨开的门,说是穆女士又出国了,小少爷正在等老师来。

可是苏萤上楼进入书房,屋里却不见人影。

她随手翻开一本设计作品,发现竟然是早年曾引发过争议的设计师Ser的作品。

父亲苏敬野在世的时候,苏萤曾偶然接触过Ser的作品,觉得他的创意别具一格,天马行空,特别喜欢。曾经,她削尖脑袋参加时尚品牌SOUL PUB的设计大奖赛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见一见Ser,而且最终成功晋级十强,本以为可以在颁奖礼上一睹真容。

可惜……造化弄人。

随着苏敬野去世,苏家没落,她错过了最后的机会,从此后再没有听说Ser的消息。

没想到,居然会在叶旌这里再次看到Ser的作品,简直是意外之喜。不过,以穆女士在时尚圈的地位,家里有任何设计师的东西也都不足为奇就是了……

苏萤聚精会神地翻看,连有人进了书房都没有察觉,直到余光看见一双拖鞋停在身边,她才抬起头来,可又立刻触电了似的埋下了头。

深蓝色浴袍衣襟半解,结实而光洁的胸膛若隐若现,正在擦头发的叶某人满脸无辜地站在一边。

“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别人面前……衣衫不整的!”苏萤咬牙切齿。

叶旌低头一看,浴袍的衣领果然因为走动的关系敞开了,便用左手随便地拢起来,右手依旧拿毛巾揩着头发:“可你又不是别人。”

苏萤一时语结,想起那天这家伙也是这么说的——

帝都拍摄的后期,刘瑞因为“红白玫瑰大战”的缘故,果真没再来烦苏萤。

尽管没亲眼见到闹事,但苏萤对他的丑事还是有所耳闻。

比如,那个肤白貌美的小三曾在刘瑞底下做小演员,很巧,正房也是他手下的模特。双方都以为自己是唯一正宫,对彼此的存在一无所知,当天两人都接到“节目组”的通告,赶来试镜,结果在摄影棚与正室狭路相逢,杀得鼻青脸肿。

而最关键的是,那天在摄影棚里压根没有什么试镜,而那个所谓的“节目组通告”,事后也查无此事。

这事儿就玄乎了。不过,除了刘瑞,其他人也不在乎这事究竟从何而起。

杀青当日,广告导演和品牌方对苏萤和叶旌的表现非常满意,所以邀大伙喝酒请功。但苏萤却婉拒了,因为……她的酬劳还没有拿到,必须去找刘瑞。

苏萤原打算自己前往,没想到叶旌一言不发地也跟着她来了。

一路上,苏萤注意到他一直埋头发着短信,不知在为什么事沟通,就说:“你有事就先忙吧,我自己可以的。”

叶旌单手打字,腾出一只手来放在她头顶一揉,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仿佛对她隐藏在逞强背后的不安一清二楚。

苏萤承认,虽然他一直在忙别的事,但仅仅因为身边有一个人的存在,也让她的勇气倍增,仿佛不是孤军奋战,就可以奋勇向前。

刘瑞办公室门没关,走到门口只见满地狼藉。像是刚刚发生过打闹,文件都被掀翻在地,各种履历洒得满地都是,座机听筒悬在桌角边荡来荡去。

刘瑞瘫坐在高背椅中,蓬头乱发的,看见苏萤进来,有气无力地说:“来了。”

“嗯,杀青了,我来取佣金。”

“进来说话。”刘瑞阴阳怪气地说,“站那么远,还怕我吃了你吗?”

还真是,苏萤心想。她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发现一直跟在旁边的叶旌不见了,顿时失落,抿抿唇克制着表情,向里走了几步,看向刘瑞。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