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夜深闲共说相思20章_夜深闲共说相思无双萧君奕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5:01

夜深闲共说相思20章是一本最新推出的古装小说,在夜深闲共说相思里,主要介绍了无双萧君奕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古装小说吧。

>>>>《夜深闲共说相思》章节目录<<<<

夜深闲共说相思小说

对京城,对皇室,无双的了解远远不够。生怕一个行差踏错,害人害己。

自嫁入萧府以来,得知丈夫深得皇上器重,时有进宫赴宴之事,无双便试图去了解那个她并不感兴趣的皇宫。

皇上执政数十载,国泰民安,奈何太子未立,实乃隐患。

如今朝堂之上,立嫡、立长、立贤风声四起,推举人物分别为皇后之子萧玄池、皇长子萧玄宏、皇五子萧玄钰。其余皇子或年少夭折,或不成气候,不予多提。

就此三人,便令皇上踌躇不已,举棋不定多年。只觉太子一立,自己帝位不稳,实难安心,故皇储一事,一拖再拖。

无双一介女流,对皇权之事提不起兴趣,相比之下,她对后宫兴衰倒满是好奇。

后宫之主,乃帝君嫡母皇太后张氏,其侄女曾贵为淑妃,如今却被囚于冷宫,其中原由讳莫如深,鲜有人知。

紧随其后的本该是皇后,却有一人的风头远胜于她。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六宫粉黛无颜色,皇上爱她宠她,十年如一日。

曾有野史记载,皇上宠幸江南一女,称其不娇柔不造作,清透若琉璃一般,故亲笔提写“琉璃宫”,赐其入住。

而这传闻中盛宠集一身的女人,就是琉璃宫的女人,兰妃!

外界传言,她是永安二十四年皇上南巡所识,尔后带入宫中,不顾太后、众臣阻挠,册封为妃。

“兰妃”便伴随这个女子,整整十五年。没有人知道她祖籍何处,名讳为何,她亦从未提过。

“兰妃”成了无数少女的梦想,尊贵无比,万千宠爱在一身,以至于如意讲的时候,满心向往。无双却当听故事,毕竟深宫的女人,她从来不认为会幸福。如若不然,为何世有传闻,兰妃郁郁寡欢,甚少笑容?

江南女子多温婉,兰妃,谜一样的女子

无双虽好奇,却无意探究这谜底,谁料竟越陷越深,到后来,抽身想退,已然迟了。

“好了吗?”

外面的丫头一直在催,如意忙将最后一支珠钗插上,口里答着“好了、好了”,便打开门将无双扶了出去。

萧君奕负手站在院中,黄昏已至,夕阳西下,余晖恋恋的洒在他的肩头,染上层淡淡金光。让一向坚毅冷漠的他,平添出几分柔和。

可是,他一个人站在那儿,怎么看怎么孤单。

无双心头一动,上前握住他的手:“你有心事?”

萧君奕眉头一皱,讨厌被别人看穿,尤其是这个女人。却没有甩开她的手,只是警告道:“安守你的本分就好,休要揣度别人的心思!”

无双委屈:“我只是……”

“不早了,进宫吧!”萧君奕也不多说,拉着她就上了马车。

一路上,萧君奕都闭眼假寐,一言不发。他沉默居多,时间久了,无双也习惯了,自娱自乐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京城,尤其是黄昏中的京城,仿若镀金一般,泛着迷离柔和的光。

青黛曾说京城很美。无双却觉得,不只是美,更多的是熟悉!

“好像来过这里。”她喃喃自语。

帝都繁花似锦,恍若梦境。

无双掀起帘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一切既陌生又熟悉,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却加剧了她心底的不安。

“吁”

没一会儿的功夫,马车稳稳停住,皇宫已到。

萧君奕先行下了马车,繁琐的华服令无双行动十分不便,如意也没有跟来,她磨蹭许久,才鼓足勇气喊了声:“萧君奕……”

他回过头,微微蹙眉,“不是有他嘛,踩下来就是。”

萧君奕所说的他,就是此刻弯腰趴在马车下的小太监,十一二岁的模样,还是个孩子,削瘦的后背让她无从下脚。

“萧君奕……”无双伸手想让他扶一下。

“麻烦!”萧君奕回身两步,直接将她从马车里抱了出来,“真是变着法的想让我抱你。”

“才不是。”无双反驳,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萧君奕也不理会,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彼此的距离拉得更紧,无双一慌:“萧君奕,你……”

“皇宫到了。”萧君奕刻意“提醒”,又问,“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萧……”无双倏地明白过来,那叫法未免太过生硬,不由得柔顺道,“君奕……”

“走吧,别让皇上久等。”说罢,搂着娇妻走进皇宫。

无双知道,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进了皇宫格外得留心。

从宫门而入,与萧君奕并肩而行,她虽然浑身不自在,却也不敢抗拒。

“我就这么让你难受?”感觉到无双紧绷的身体,萧君奕满脸不悦。

无双不知道如何回答,装作没听见,将目光移往别处。

其实也谈不上难受,只是……只是萧君奕像个冰块似的,明明不喜欢她,明明不想抱她,却偏做这恩爱模样,让她觉得虚伪,不仅他,还有自己。

抬眸看着这座美轮美奂富丽堂皇的宫殿,一步一步走在白玉石上,一切本该是新奇的,她却觉得熟悉。好似,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草一木虽不复当初,却依旧透着股莫名的熟悉感。

只因皇上偏好品酒赏花,言其乃人间一大享受,故今晚宫宴设在御花园。

无双与萧君奕同行,临近御花园时,便听见里面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抬眼望去,只见大臣们分坐两侧,一身着明黄龙袍的皇上位于中间。

远远的打量,脸上带笑,慈祥和善的样子。已逾天命之年,却是精神烁利,声如洪钟。

“臣恭请皇上圣安,皇后娘娘金安。”一入园,萧君奕就行跪拜之礼,无双亦然。

“萧将军,你来晚了!”皇上不疾不徐的说完,刚还热闹的御花园,陡然静了下来。

无双心一紧,这是要降罪呢?不安的瞥向萧君奕,只见他面色如常:“臣知错,还请皇上恕罪。”

“恕罪?怎么个饶恕法呢?”皇上问着,无人敢答,遂抬手一指,“你说!”

“我?”

无双大惊,抬头望着皇上,直到萧君奕偷偷撞她,才惊觉失态,忙卑微的垂下头,慌乱道:“那就……那就罚酒三杯。”

“罚酒?”皇上先是一怔,随即失笑,“哈哈,萧君奕,你这夫人还真会心疼人,这哪里是惩罚啊,分明是奖赏。”

无双很是窘迫,这才想起,萧府下人曾说,将军嗜酒海量,京中无人能敌。如今让皇上罚酒,不是正中下怀吗?

不过看样子,皇上心情甚好,并非真心罚他们来迟,倒更像是在捉弄新婚小夫妻。

萧君奕一切了然,可怜无双刚刚吓出一身冷汗。

“都起吧!”

皇上说着,眼睛却一直打量着无双,须臾轻叹,“朕离宫避暑不过一月,京中竟发生了这么多事,连朕的爱将都娶妻了。”

萧君奕恭敬道:“太后美意,恒王成全,微臣铭记于心。”

明明是句客套话,无双却觉得周身泛着寒意。她知道,在这桩婚事上的无奈和厌恶,萧君奕远远胜于她。

太后……恒王……

这祖孙二人,皇上很想选择相信,只可惜事与愿违。他未过多提及这个话题,只是接了萧君奕和无双的“谢恩酒”后,便赐了座。

无双如释重负的坐下,幸好皇上没有多问。这代嫁之事,她还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给漏了底。

环顾四周,群臣也携家眷入宫了,放眼望去,姹紫嫣红,没有一个眼熟的。

他们有说有笑,好不热闹,无双就像个局外人,根本插不上嘴。

她失落的扭头看着萧君奕,此时此刻,也就只有这个男人还能给她些许归属感了。

可惜,他的眼里没有她,只有酒。

自入座后,就一直在喝酒,无双低声劝:“你少喝点,别醉了。”

“醉了才好。”他淡淡了回了一句,“人太清醒了,不是件好事……无双,我想醉……”

无双愕然,她无从得知萧君奕的过去,也从未想过走进他的未来。

可是,这一刻,当他说“我想醉”的时候,她的心莫名的一阵抽痛。

宫宴其实还未真正开始,皇上在等人。许久之后,才等来内侍的回禀:“皇上,兰妃娘娘说困了,就不来了。”

普天之下,敢驳皇上面子的人,恐怕只有兰妃一人。

皇后心中没有嫉妒,只有羡慕。

“朕知道了。”

皇上微微抬手示意,乐声乍起,宫娥长袖善舞的涌入场中央,晚宴算是正式拉开帷幕。

皇上没有对兰妃抱过希望,谈不上失望,和大臣们饮酒作乐,一切照旧。

君臣其乐融融,很是随意,无双却觉得闷,男人们热衷的话题,女人始终不懂。在看见有人离席后,她也选择了开溜。

离御花园越来越远了,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难得的静谧。

无双悠闲的走着,顺带扯了几朵路旁的野花,遥望回廊之处,琉璃宫灯,美轮美奂。

“叮叮叮叮”

回廊里突然传来声响,无双好奇的走了进去,只见是一只通体雪白的鸟不甘被束缚,奋力挥动着翅膀,在金丝铁笼里横冲直撞。

血,染红了它的翅膀。

无双想都没想就踮起脚尖,伸手打开了鸟笼。

与此同时,身后响起的严厉的斥责声:“大胆,还不快住手!”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