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念轻歌君无焱by林未央小说_烟凉忘情深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5:31

“念轻歌君无焱”的小说是《烟凉忘情深》的主角,念轻歌君无焱之间的虐恋,爱上一个不该应该爱的人,简直就是虐心,一个没有爱,但是要对方付出代价的君无焱,结果念轻歌和君无焱的感情中只有仇恨。

第一章 诛九族

冬月

御乾宫门口,身材清瘦的念轻歌跪在地上,任由寒风冰冷的拍打在她脸上。

“求皇上明鉴,念家世代忠心护国,从无半点异心,通敌叛国之罪,纯属子虚乌有,还请皇上不要被奸人所蒙蔽!”

话落,额头便重重的磕在大理石板上,渗出鲜血。

嘎吱一声,宫门打开,念轻歌抬头看去。

男人围着厚厚的披肩,明黄的色袍子绣着栩栩如生的龙,象征着高贵的身份,“念轻歌,后悔吗?”

君无焱的声音清冷,眼眸中的寒意,比这冬月的天更甚。

“求皇上放过念家。”仿佛没听见一般,她低头,又是重重一磕。

“你可还记得,大婚当日,朕曾说过的话?”

君无焱的眼眸冰冷,话语中带着对念轻歌的嘲讽。

闻言,念轻歌脸色一白,心中闪过痛楚。

原来,他还是记恨当年的事情。

那时君无焱才刚刚登基,内忧外患,面对敌军来袭,不得不让念正云这个镇国大将军亲自率兵出征。

本来这很正常,但那个时候的念轻歌喜欢君无焱,一心只想嫁给他。

父亲为了满足她的愿望,便向君无焱提了要求。

“此战若胜,还请皇上立我女儿为后。”

从那个时候起,君无焱就恨上了念家,尤其是念轻歌。

大婚当日,君无焱来看过她一眼便走了,临走时说:“念轻歌,你记着,早晚有一日,我要让念家为今日之事付出代价!”

君无焱伸手掐住她的下颚,将念轻歌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如何?今日这种感觉可好受?”

男人轻笑,眼中分明带着鄙夷。

于他而言,念轻歌这个皇后的存在,时刻都让他回想起当年念正云的逼迫,堂堂的九五之尊,在一个镇国大将军的威胁下,不得不娶了一个自己毫不喜欢的女人。

这是他的耻辱。

“皇上对臣妾心有怨恨,臣妾明白,但念家是无辜的,都是当年我执意如此,与父亲并无半点关系。”

“只要皇上放过念家,臣妾便将这后位让出,从此消失在皇上眼前。”

君无焱冷笑,“你以为这么轻易就能让朕放了你?”

“你记着,念家给朕带来的羞辱,朕要让你加倍偿还,这后位,不是你想坐就坐,想走就走的!”

他转身,朝宫门走去,“念家通敌,诛其九族,除皇后念轻歌外,一个不留!”

“不!不要!”她绝望的喊出声,想要上前,却被侍卫阻拦。

“君无焱,我求求你放过念家,你有什么怨恨都冲我来!”

“念家是无辜的!”

她依旧跪在地上,不停的对着宫门磕头。

“我求你了,该死的人是我,我把命给你,你放过念家好不好?”她大哭,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可不管她哭的有多大声,紧闭宫门始终没有再开过。

这一日,整个皇宫仿佛都能听到念轻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在宫门跪了一天一夜,一直到浑身失去知觉,到最后晕过去,宫门内的人都没有再出来看过一眼……

第二章 赐我一死

再醒来的时候,她看见站在床边的人竟是吴清婉,急忙呼喊,“连翘!连翘!”

“姐姐这么激动作甚?莫不是怕我?”吴清婉笑着,朝念轻歌又走近了几分。

念轻歌往后挪了挪,“不!我只是不想看见你!”

“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出去!”

她讨厌这个女人,每当这个女人来的时候,就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姐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除了光有皇后的称呼,你还有什么?”吴清婉摇头,眼中带着鄙夷,却又失声笑道:“你知道皇上为什么突然杀了念家满门吗?”

她是丞相府的千金,按道理,这后位该是由她来坐才对。

都怪这个该死的贱人,还有该死的念家!

不过现在好了,念家没了,皇上又极其讨厌这个女人,很快,属于她的都会被拿回来。

闻言,念轻歌的眼睛突然亮了,“是你!是你和丞相府诬陷我父亲,一定是你!”

她蹭的一下站起身,顿时明白了。

“是我又如何?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皇上不信你们念家,还不是因为他讨厌你!”

吴清婉笑得很得意,落在念轻歌的眼中却让她愤怒到极点,“都是你!我杀了你!”

她突然冲上前,眼看着就要碰到吴清婉时却被人一脚踹开,“念轻歌!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的女人?”

君无焱冷眼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一把将吴清婉揽入怀中。

“皇上,你别生气,我来请姐姐参加三日后小皇子的满月宴,却不想姐姐她竟然那么激动。”吴清婉靠在君无焱的胸口,一副委屈的模样。

“你请她做什么?晦气!”

他看都不看念轻歌一眼,厌恶至极。

吴清婉却是撒娇道:“姐姐好歹是皇后,有她祝贺小皇子,一定能保小皇子平平安安的长大。”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去!”

听到此话,念轻歌抬头看向君无焱,红着眼眶,“我父亲是冤枉的,都是丞相一家诬陷,无焱,你当真就这般无情?”

“住嘴!”他厉声呵斥,“连丞相都敢诬陷,念轻歌,你怕是不想活了!”

于此,念轻歌心中仅有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

这男人真的一点都不信她。

她大笑,嘴角还有血丝流出,“这般苟且活着还有何意义?不如皇上赐我一死吧!”

“想死?”他冷笑,“没有我的同意,你就是想死都不行!”

“是吗?”她也笑了,手中的匕首架在了脖子上,“这样呢?”

“你若是自杀,我就让整个坤宁宫给你陪葬!”

咣当

刀落在了地上,她死不要紧,可不能连累其他人,“君无焱,你即如此恨我,又何必让我活着?”

“等我玩腻了,让你死的时候,你才能死!”

君无焱走了,吴清婉紧随其后,不过临走时又和念轻歌说了一句,“你真当皇上不知道念家是被诬陷的?天真!”

是了。

他是皇上啊,有什么能够瞒得过他呢?

想她念家为天启出生入死,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可悲也可笑!

第三章 小皇子中毒

三日后,婉妃为小皇子大摆宴席。

永和宫,念轻歌到的时候君无焱和吴清婉坐在首位,那本是属于她皇后的位置此时被吴清婉坐着,而对方完全没有起身让开的意思。

众人都以为念轻歌会发难,毕竟她还是一国之后。

但她并没有,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她走到嫔妃的位置坐下,仿佛置身事外。

吴清婉是高兴的,还算念轻歌聪明。

但君无焱不高兴。

他认识的念轻歌从来不是会忍让的人,如今她变了,本来他应该高兴才对,因为他以前最讨厌的就是念轻歌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但不知为何,此时的他竟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皇上,不如把小皇子抱过去让姐姐看看吧,他这么可爱,姐姐肯定也会喜欢的。”吴清婉的声音不大,但念轻歌原本就离得近,自然能够听的清楚。

下意识她就想拒绝,总觉得吴清婉不安好心,“小皇子很可爱,我自然是很喜欢,但我身体不适,若是传染给了小皇子就不好了。”

她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但吴清婉却仿佛没听见一样,抱着孩子就走了过去,“姐姐,你看小皇子多可爱,他冲你笑呢。”

念轻歌时刻保持着警惕,但目光还是忍不住看向小皇子。

她很喜欢孩子,所以看见小皇子对她笑的那一刻,心都融化了。

她甚至在想,若是自己也有一个孩子就好了,那样,她就不至于那么孤独。

“姐姐想抱一下吗?”仿佛是看出了念轻歌心中的渴望,吴清婉将孩子递了过去。

“可以吗?”她试探性的询问,虽然依旧怀疑吴清婉不安好心,但想着小皇子毕竟是她的孩子,就算坏,也不至于害他吧?

吴清婉点了头,念轻歌这才将孩子接了过去。

小小的孩子笑的很开心,念轻歌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不远处的君无焱看见念轻歌笑,也有些愣了。

算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吧?看来她真的很喜欢孩子。

片刻之后,她将孩子递了回去,“谢谢!”

“姐姐严重了。”吴清婉接回孩子,之后抱着孩子回到原位。

事情仿佛一切都很正常,念轻歌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

只是这样的想法不过持续了几分钟,随着小皇子突然的哭声,宴会的宁静顿时被打破了。

“怎么突然哭起来了?”君无焱皱眉,不是很喜欢孩子哭闹。

吴清婉也有些疑惑,连忙哄孩子,“我也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

“娘娘,小皇子好像脸色有些发青啊!”一旁的嬷嬷惊呼,顿时让所有人都不安起来。

念轻歌坐在原地,心中嘎登一下,还是被算计了?

“快传太医!”

索性今天来参加宴会的臣子中本就有太医,立马就站了出来连忙去诊治。

片刻之后,太医脸色一变,“小皇子这是中毒了啊!”

中毒!

一听这话,众人纷纷震惊不已。

“怎么会这样?我的孩子啊!”吴清婉急的立即就哭了出来,“太医,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皇上放心,小皇子的毒臣能解。”

第四章 凶手是她

宴会突发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无法继续下去,但谁都没有走,要是走了,那可就成了下毒之人了。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太医和吴清婉才回来,“回皇上,小皇子已经安然无恙,此时已经睡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皇上,请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小皇子他还那么小,竟然有人丧心病狂想要他的命!”吴清婉哭着跪倒在地,听着格外可怜。

“你先起来,敢下毒害朕的皇子,自然是要将她抓出来!”

君无焱的目光从在场每个人身上掠过,厉声道:“大理寺卿何在?”

“臣在!”有人站了出来。

“限你一炷香的时间把真凶查出来!”

“臣遵旨!”

人都没走,下毒的人定在其中,想要查出来,并不是很困难,更何况能够接触孩子的人本就不多。

很快,大理寺卿便开始查案,还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他的结果便已经出来了。

站在大殿中央,开口道:“禀皇上,依臣推断,真凶是……”

“何人?”

“乃是皇后娘娘!”

众人哗然。

念轻歌也是一怔,但心中却早已有了猜测,这场宴会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站起身,她走了出去,“请皇上明鉴,臣妾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对啊大理寺卿,姐姐刚刚可喜欢小皇子了,怎么会害皇子?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吴清婉也满脸不相信。

大理寺卿也不着急,顿了顿才说道:“我问过太医,这种毒,地方大约在十分钟之内,而刚刚十分钟之内,只有皇上、婉妃、还有皇后娘娘三人抱过小皇子。”

“婉妃身为小皇子生母,自然不可能害他,皇上自然也不可能,唯有皇后……”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吴清婉震惊,随即是不敢置信,“姐姐,你为何要这样?小皇子还那么小啊!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啊,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孩子!”

看着她精湛的表演,念轻歌都想为她鼓掌了,这话帮她连动机都想好了。

她没说话,只是看向君无焱,她不信这个男人也那么蠢,看不出吴清婉在做戏!

君无焱皱眉,站起身走到念轻歌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为何要这样做?你的心竟如此歹毒!”

念轻歌看着他,不知道是该愤怒又或是难过,这男人就这样笃定了自己是凶手,到底是有多厌恶自己?

“我没有!”

她若真是做了也罢,可没有做过的事,就算是死,她也不会认!

“姐姐,证据摆在眼前,你还要否认吗?”吴清婉一副受伤的样子,“枉我这么信你,没想到你竟然想害死我的孩子!”

“一开始本就是你非要让我抱孩子,如果我真的有心想要害孩子,假如你不给我抱,那我的计划岂不是落空了?还希望妹妹不要冤枉好人!”她冷着脸,想就这样诬陷她?

不可能!

念轻歌的话也有道理,君无焱沉思的时候,很快有侍卫走了进来,“回禀皇上,这是在皇后娘娘宫中搜到的。”

第五章 你骂朕是昏君?

太医连忙走了上去,仔细查看之后便道:“皇上,这就是小皇子所中之毒。”

嗡的一声,念轻歌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吴清婉啊吴清婉,为了害我,你还真是费尽心机啊!

“你还有何话可说?”君无焱顿时黑了脸,刚刚那一刻,他竟还真的觉得有可能不是她做的。

连证据都有了,念轻歌想反驳都没有机会,更何况面前这人根本不信她。

既是如此,又何须多说?

她大笑,站起身看着君无焱,“臣妾无话可说。”

“那你便是认了?”君无焱沉着脸,一步步朝她走去。

“昏君当道,是不是我做的还重要吗?反正早有人把证据都准备好,无非就是想要我的命罢了。”她看向吴清婉,心中早就把所有事情都想清楚了。

她唯一没想到的是,吴清婉为了陷害她,不惜拿自己的孩子做饵,真是蛇蝎心肠。

“你骂朕是昏君?”

在场众人纷纷吸了口凉气,敢骂当今皇上,这可是砍头的死罪啊!

“你本就是昏君!”

“啪!”

响亮的一巴掌打在念轻歌的脸上,血丝从她嘴角流出,但她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只会让我更加鄙视你!”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君无焱的脸阴沉着,像是在极力隐忍。

“那就动手吧。”她闭着眼,早就想去陪自己的家人了。

空气中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到,在场众人甚至不敢大口呼吸。

君无焱拂袖转身,“皇后无德,心思歹毒,废其后位,赐毒酒一杯。”

一声令下,公公便把毒酒呈了上来。

所有人都在看着念轻歌,吴清婉的神情极为激动,只要她死了,皇后之位就是她吴清婉的了。

念轻歌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君无焱,端起毒酒,“君无焱,我自三年前嫁给你之后,自问不曾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你,如今落得这般下场,是我活该!”

“我不该爱上你,不该选择嫁给你,若不是如此,也不会害我念家落得如今下场。”

“今日,我念轻歌用我一命偿还所有,至此,我不在欠你什么,而念家那二十三条人命,若有来生,我定向你讨回来!”

说完,她头一仰,便准备将毒酒喝下去。

“娘娘!不要!”

连翘从一旁跑了出来,一把将念轻歌手中的毒酒推洒在地,“不要喝!”

“大胆宫女,竟敢推翻毒酒,拖下去!”公公厉声呵斥,有侍卫立即上前,想要将连翘拉下去。

“皇上,奴婢有话要说!”连翘连忙跪下磕头,冲着站在首位的男人哭声喊道。

听到此言,君无焱转过身,微微皱眉,“你有何话要说?”

他认识这个宫女,是念轻歌身边的人。

潜意识里,他并不希望念轻歌真的就这样死了,若是这件事还有其他翻转的余地,也未尝不可。

“给小皇子下毒之人并不是我家娘娘,而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连翘的话可谓是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一番,唯有念轻歌,满脸惊恐。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