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包围马兰王天赐_包围免费阅读by是我不够温柔

发布时间:2018-10-11 15:45

包围马兰王天赐

包围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王天赐马兰郑萱萱小说的名字是《包围》,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短篇都市小说,是我不够温柔所著。王天赐靠着自己的舅舅是老板的事情在公司混的风生水起,他主要负责招聘这一块,可他没想到的是在他第一次面试其他人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清白之身。

第1章 大胸美女

  几年前,我在我舅舅的安排下进了舅舅的出版社人事部工作,主要负责面试审核这一块。

  我想不到的是,我第一次负责面试,就把我的处.男之身弄丢了。

  那天,我的搭档小明刚好有事提前离开,我也没心思给其他人面试,接连三个人进来不到一分钟就被我卡掉。本来最后一个人我也不想见了,但还是仁慈了一下,让最后一个人进来。

  最后进来的是个女生,我翻看了一下她的简历,叫马兰,25岁,毕业一年多。简历上,她的一寸照是平刘海,戴着厚重的眼镜,长得一般,但一对大胸极为显眼。

  大家都知道,证件照只能照到胸以上的部分,这位马兰小姐证件照都能显出一对大胸,可想其大。更让我惊奇的是,她居然在简历的特长一项写到:我的胸超级大。

  说实话,我对女生的胸没多大研究,也不知道胸超级大是多大,便生出了好奇。

  马兰进来,我条件反射地对着她的一对大胸看去,她竟然只穿了一件背心。看到她的两个浑圆乳房好似大气球一样鼓胀诱人,几乎要把背心撑破,我的眼睛都瞪直了。在背心被撑起的地方,还清晰可见两颗大葡萄,我更是忍不住吞咽起口水。

  马兰很主动,进来就把面试室的大门给关上了,然后一步步走来。她胸前的乳房上下弹动,又挺又圆,好似波浪一样。

  “这个房间里有监视器吗?”她一边走来,一边怯生生地问道。

  “没有。”我回答。“接下来你有时间吗?”这是她说的第二句话。“有!”她不再说话,整个人直接扑到我身上。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主动的事情,整个人直发懵。直到我的裤子被解开,长枪已经在马兰的嘴里,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可这个时候一切已无可挽回,而且,马兰真的好会弄,我当时就陷了进去。

  马兰从进来就像设计好的一样,把我的欲望都勾了出来。等她抓着我的手放在她那超大号的乳房上,我整个人再也控制不了我自己,亦或者说我控制不了我的欲望。

  我把她放在面试桌上,抱着她的长腿,从正面一攻而入。“嘤~”马兰发出了奇妙的叫声,透着股害羞的味道。

  我完全沉浸在兴奋之中,把头埋向了马兰的那对雪白的双峰,并用牙齿啃咬马兰的两颗葡萄。

  同时,我抱紧马兰的嫩腿,大力地挺进着。不曾想,我一时没忍住,直接释放了出来。

  这并不是一件惭愧的事情,我虽然交过女友,却还没上过床,我还算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所以觉得如果上过床之后,我就得对那个人负责。

  所以在第一次匆匆地完事之后,我突然生出一种想法,抚摸着躺在桌上意犹未尽的马兰,温柔地问:“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马兰突然笑了,她一只手捂着嘴巴地笑了,我不明白为什么,难道这样的一句话真的很好笑?

  然后她坐了起来,因为挤动,马上就流出来了我刚刚注进去的粘液。“几分钟?短短这么点时间,就想做我的男朋友?你是不是得先确定一下你是不是男人?”

  听到马兰的话,我突然明白过来,都说处.男第一次都会很快。我刚刚破了自己的处,当然坚持不了多久。但第一次的时间却并不代表我永久的时间,她竟然在嘲笑我不是男人!

  我顿时怒了,本来想扇她一个耳光以还我男人的尊严,可是瞥见她傲挺的双峰,顿时下身又一次挺拔起来。

  向女人证明自己是不是男人的最好办法并不是打女人,而是要在床上征服她!

  我当即愤怒地一声吼叫,然后一把将她推倒,再次征伐起来。

第2章 翻云覆雨

  马兰似乎是惊呆了,在我推倒她到我再次进入她的体内,她都没有丝毫的反应,直到我在她体内运动几个来回之后,她才开始伸吟出来:“啊…你现在是…在证明你是男…嗯……男人吗?嗯…来,证明给我…啊啊…证明给我看啊!”

  我怒火起来,这分明就是对我赤果果的挑衅,再也不管那么多,双手直接抓在她的两只大白兔上,就像骑马拉着缰绳一样,这一次竟然足足过了十分钟都还完全没有歇下的意思。

  “哼!怎么样?还敢说我不是男人吗?”我一边运动一边问。

  马兰的叫.床声连连发出,却还是一副不满足的说着:“啊…才这么点…就想证明…嗯…证明你是男人?”

  我再次发怒,将她翻过身来,然后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调整好方向之后,猛地再次冲入进去,而之后每一下,也都像是拼了命一样地进行,这一次,足足有半个小时。

  等到了我把一泄如注,我直接就退后两步坐在了办公椅上,而马兰却无力地慢慢滑落,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马兰仰天躺着,一脸满足的模样看着我,她喘息而不断起伏,使得胸前兴起一番波涛汹涌。

  我因为坐在凳子上,居高临下,看着马兰的样子赤身果条,忍不住起了戏弄她兴致。双脚抬起,一左一右踩在她的双峰上,大脚趾打开,狠狠地夹住了她双峰上的两粒红樱。

  “啊……”马兰一声惨叫,却顿时让我下身再次起了反应。

  已经两次交合、已经两次泄身,到了第三次,我也丝毫没有节制,直接扑到马兰的身上,不顾一切地征伐起来。

  马兰结果当然是应聘成功了!她是那批应聘者中,唯一面试时间最长的一个,因为面试官只有我一个,她又是最后一个前来面试的人,所以我才给了她那么多时间,同时还用各种方法夺回了自己的尊严。

  那天云雨之后,我也确实跟马兰再次提起过当我女朋友的事情,只是被马兰委婉拒绝了,因为她本身就有男朋友。

  当我问她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争取这个看着并不是很划算的一个职位时候,她给我的答复却相当滑稽。她说这个方法是她姐姐教她的,甚至应聘进门时候脱掉外衣和内衣显露背心这招也是她姐姐支的招。

  而且,她说自己已经应聘了十几家出版社。如果再没有出版社要她的话,她就只能听从男朋友的建议,陪男朋友一起去其他城市做她根本不想做的工作。

第3章 高傲的白领

  我说我能明白她的心情,所以就任用了她。

  马兰并没有为侮辱我的事情负责,她自己也承认,那时候是用激将法,只是她好久没跟男朋友做嗳,确实想让我给她尽兴而已。

  而从那次事情之后,我也就再也没有和马兰有过性关系,我们之间是两个部门,她在编辑部,我在人事部,虽然平时工作的时候还有可能遇上,但似乎因为马兰的童颜巨乳,所以编辑部那群色狼们都把她看得很紧,根本不让其他人对她下手,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其实早就已经和她发生了关系。

  在马兰事件之后,我也终于变得开放,因为到这时候我才清清楚楚地知道,性爱很多时候可以不作为夫妻之间的特有活动,也可以用来为自己的前程做交易,可以为自己的梦想做铺路的方法,很多时候,身体当然也只是达到目的的工具。

  也就是明白了这些,我跟我的搭档小明两个人彻底狼狈为奸起来。小明是个特贪财的人,那天面试他提前离开,就是有面试者请他吃饭,他暗中收了面试者的红包。小明后来跟我坦白了这个事情,说愿意把红包和我平分,可我只对女人感情去。

  于是,我和小明开始各有分工。小明负责应付金钱和饭局,我负责应付女人。只是,为了一个出版社里的小工作而出卖自己肉体的人毕竟在少数,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比较吃亏的。

  但我并不是把这些背后的交易看得那么重,相反之下,反倒是小明却因为金钱诱惑,没头脑地跟应聘者主动收钱而被举报,我舅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一怒之下就把小明给开除了。

  不过像小明这样的人,社会经验非常丰富,出了这个出版社,反倒是有更大的空间给他闯、有更多的油水给他捞,所以他走的时候,倒是挺愉快,除了我之外,他没跟其他任何人道别,也算是我跟他搭档了两年的友谊吧。

  之后我的搭档换成了一个女人,叫郑萱萱,长得还行,长发刘海,个子到我肩膀,大概是一米六左右,胸部并没有多大,却因为整体纤瘦而显得胸部突出了,习惯穿白衬衣、蓝牛仔、蹬高跟凉鞋。

  郑萱萱没有男朋友,这是整个出版社都知道的,原因很简单,她是一个非常古板而且严肃的女人。

  郑萱萱第一天做我搭档跟我坐在同一张桌子前的时候就马上提醒我了:“王天赐,我可知道你那点破事,你别以为你是老板的外甥就能横了,小明也是这么被弄出去的,跟我搭档,你最好自己放聪明一点!”

  我没说什么,心想可能我的事已经被整个出版社的人都知道了吧?不过我也不担心这些事情,我舅是个大企业家,出版社只是他手下一个企业而已。这份工作混不下去了,我就去舅舅的其他公司。

  我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对郑萱萱的威胁言语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而且我一般不会收人钱财,所以犯事的时候更加是鲜有了,十几次的合作下来,这些在郑萱萱的眼里看来反倒是感觉外面对我的流言是假的,就看着我好像还是一个不错的人。

  一个女人一觉得你这个男人不错,指不定就会动心了,我也根本就想不明白,像我这样并不是长得很帅的男人,就怎么会被别的女人轻易看上?尤其是郑萱萱这种自持眼光很高的女人。

  而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又起了一番变化。

第4章 投怀送抱

  郑萱萱主动跟我表白的那天,正好是出版社招聘完最后两个空余的文员职位的日子。然后郑萱萱就跟我建议,说工作了好几天那么累,就请我去吃顿饭。

  我也不回绝就答应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郑萱萱竟然会是一个如此主动的女人,主动地让我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郑萱萱自己是没车的,我当然也是无车一族,所以我们两人打车前往一家普通的饭店,进去之后要了一个包厢,点了几个菜,郑萱萱就跟我聊了起来。

  “天赐啊,认识你这么久了,我都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家里的独子呢!”郑萱萱很早之前就喊我天赐为昵称了。

  我心想这个问题还是很平常的问题,也就回答说家里是独子。

  然后她又问了一大堆的问题,起初的时候我还觉得很正常,最后她甚至问到了我感情经历、家庭经济状况的时候,我就开始起了疑惑,开始反问:“你这是在调查我的户口吗?还是说你准备给我安排相亲?”

  “你……听过‘小九妹’的故事吗?”她有些忐忑地问我。

  这时候菜已经都上来了,我就边吃着菜边回答:“是不是《十八相送》里的那段,什么‘我家有个小九妹’的那个?”说着,我倒还装腔作势地唱了两句。

  郑萱萱顿时一番嘲笑,说我唱得就跟鸭叫似的,不过倒是点头说确实是那段。

  我就问:“那‘小九妹’怎么了?”

  “如果听过的话那就是……”说到后来,郑萱萱竟然脸色变红,整个脑袋害羞地差点埋到桌子下去了。

  我顿时觉得似乎是危险逼近,连忙低头顾着自己吃菜,假装没听见她的说话。

  我其实已经明白了郑萱萱的意思,虽然我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但说实在的,我根本就对郑萱萱没有什么意思。就跟出版社里的所有男人一样,感觉她最多就会只像个充气娃娃一样,就算丢床上也不会怎么刺激的。而我跟她合作了那么长时间,我感觉她甚至可能在床上连充气娃娃都不如,那还不如自己用手解决,当然更加对她没意思了。

  可是女人在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似乎就会从一个严肃的老巫婆瞬间变成小鸟依人状态。

  我装作耳聋没听见郑萱萱说话,郑萱萱却在对面给我嘴巴一撅,装嫩地撒娇了:“干嘛啦,你想假装没听见人家的话吗?不行了啦!”

  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去,塞在嘴巴里的饭菜也因为一时冲动卡在喉咙里,忍不住使劲咳嗽,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而此时郑萱萱却已经关切地跑到我身边,撅着小嘴心疼地在给我拍背了。

  我当然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同时也尴尬无比,刚想客气地转过身跟她说声“谢谢”。

  瞥头时的候,却无意间看到郑萱萱的衬衣上面扣子竟然已经被打开。

  因为姿势的关系,衬衣里的一切都已经暴露无遗,那件黑色的蕾丝胸衣包裹着的白嫩丰胸,看得我狠狠咽下一口唾沫,下身直接起了反应!

  我不断地咽着唾沫,郑萱萱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眼神的位置,她突然娇羞地嗔叫了一声,然后双手护在胸前。

  我本以为她是在做保护自己的举动,心想自己刚刚确实失礼了,应该反省反省。

  可谁知郑萱萱原本护在胸前的双手,竟然变成扯住她自己的衣服。她猛烈撕开,连扣子都崩裂了两颗。她的胸本是不大的,似乎是因为穿了小一号的文胸,所以在衣服撕开的那一刹那,显得极为丰满诱人。

  “这样是不是更好看了?”郑萱萱发出妩媚的声音,身躯随便一扭便倒在了我的怀里。

第5章 失礼

  我从来没有想过,像郑萱萱这样保守、古板的女人竟然会有这样主动的一面,难怪都说女人是善变的,这变化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可我的身体却很享受这个快速的变化,下身的小弟已经一柱擎天,甚至都已经顶在了郑萱萱的后背上,顶得我生疼。我的双手也不听使唤地直接抓了下去,一手一个,将她的双峰从文胸里解脱出来,然后肆意地把玩。

  “嗯哼……死鬼,轻一点啦!”郑萱萱稍稍挣扎一下,紧接着便直接双手环住我的脖子、抱住我的脑袋,将我的脑袋压下,重重盖在她的双唇。

  我根本不需要费力用舌头去撬开她的嘴,两条舌头就那么迅速而又自然地缠绕在了一起。

  在此之前,就算是用身体贿赂我的那些人也都没有跟我亲过嘴,她们似乎感觉做嗳只不过是出卖肉体,但如果亲吻就已经到了出卖感情的地步了。

  任何一个行贿的人,都不是真的想将属于自己的感情就这么交给另外一个算是完全陌生的人。

  但郑萱萱不同,她是说她喜欢我,所以那么主动,只不过等到我的分身进入她的身体时,我才恍然发现,她原来已经并不是处女,我进去的瞬间没有任何的阻挡,甚至都感觉她的洞口非但湿润异常,而且还比很多女人都要宽大。

  我虽然没有跟处女做过爱,但根据之前的经验来判断,感觉如果她是处女,至少也应该更加紧凑一点。

  “你不是处女?”我停了下来,虽然屁股还有前进的欲望,却还是停了下来。

  “可是我爱的就只有你一个人!”

  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再次奋不顾身,并不是因为听到她说她爱我,而是因为突然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并不像她表面看起来那么古板严肃,竟然在我们整个出版社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早就跟别的男人上过了床!

  我这是一种愤怒的发泄,至少在我原本看来,她并不是这样一个风骚的女人,至少是一个保守纯洁的女人,但我看错了她,所以我就拿她发泄,她说她爱我,我可不爱她,爱的只是当精华从我的身体里射出之后,灌进她身体的那种感觉。

  郑萱萱舒服地躺在地上,而我却还是坐在凳子上,回想这么多次,似乎每次跟一个女人完事之后,她们都是躺在地上,而我则是坐着的。

  我发泄完了,对郑萱萱却没有任何感觉了,就算她现在确确实实全身赤果地躺在我的面前,我却连一点性欲都没有,就这么干巴巴地坐着。

  “先生您好,请问这道菜可以……”包厢的门被打开,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整个人惊呆了。

  这大概是一个非常非常凑巧的事情吧,我知道他是走错包厢了,因为我们的菜已经都上齐了,一样不缺一样不多,甚至连米饭也都放好了,但他却是进来询问能不能换菜的。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