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升官发财章天宏_升官发财免费阅读by一剪寒梅

发布时间:2018-10-11 15:46

升官发财章天宏

升官发财全文阅读

升官发财小说全本哪里看?升官发财小说的作者是一剪寒梅,此书是一本内容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升官发财章天宏施红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章天宏从小便没了父母,靠着吃百家饭长大的他在村里无所事事,但在一次撞破镇长好事之后,章天宏就如同走了狗屎运一般在仕途上顺风顺水...

第1章 穷乡僻壤出好戏

  正是七月流火的时候,傍晚十分,在群山环绕的丰屯村中,有一栋三层高的小洋楼,那是村长家的屋子。

  与此同时,在小洋楼旁边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个二十岁不到的俊俏少年攀在树上,一脸痴笑的向着二楼窗户里面张望着。

  窗户里面就是浴室,一个肤白貌美的少妇正往身上打着肥皂,雾气氤氲中,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少年血脉喷张。

  “这么漂亮的美人,真是便宜了周老狗!他都这把年纪了还硬的起来吗?”少年暗暗嘀咕着,语气中充满羡慕嫉妒恨。

  周老狗是村长的歪名,真名周成顺,已经五十多岁了,本该半截身子埋进黄土的人,却把村里人人眼馋的寡妇金小琪给娶进家门来,让村里人又惊又妒,但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有钱。

  少年看着窗户中的旖旎美景,下身不自觉起立,忍不住用手挠了一下,却不小心碰到一根树枝,发出一阵‘簌簌’声。

  “谁?!”金小琪发出一声惊呼,一眼就看到了窗户外面的少年,发出了一声尖叫,“啊!流氓啊!”

  少年也吓了一跳,一个没站稳,顺着树就滑了下去,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哎哟!我的屁股哟……”少年捂着屁股发出一阵痛呼,接着就听到小洋楼里面传出阵阵怒喝和脚步声,“章天宏!你这个小流氓,敢偷看我媳妇洗澡!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章天宏闻声也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跳起来就跑,心中却在暗骂,你个周老狗!多看你老婆几眼又不会少块肉,这么小气干什么?!

  刚冲出来没几步,身后那小洋楼的门就开了,一个老头拎着棍子冲出来,但没追几步就停在原地大喘气,指着远处章天宏的背影骂着。章天宏松了口气,也放缓速度。周老狗毕竟一把年纪了,根本追不上自己,看他这样子晚上肯定也满足不了那如狼似虎的小寡妇,不如找个时间和那小寡妇勾兑勾兑,说不定还能揩点便宜。

  正做着美梦,那边传来周老狗的声音,“柱子,二狗,你们来的正好,章天宏那小流氓偷……偷我东西!你们快帮我逮着他往死里揍,回头我好好谢你们!”

  章天宏看到两个黑影迅速向他冲来,暗骂一声可恶,这两个村长的狗腿子怎么出现了?也不敢多想,扭头就向山上跑去,要被这俩壮汉逮着,非得一顿胖揍不可!

  接着,那两人就像狗撵鸭子一样,追着章天宏一路上了附近的大山之中。

  “姓章的,你他吗别跑了!累死咱哥俩了……你跑的越远,我们到时候揍的越狠!你现在老实点下来,我还能放你一马!”说话的是柱子,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章天宏喊道,天知道这小子是属什么的,居然跑这么快。

  “柱子哥,咱还是回去吧,那小子的家在村里,他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晚上他家门口守着去,不信他不回村!”二狗这时对柱子低声说道,虽然声音很低,但还是让章天宏听到了。

  柱子也同意道,“行,咱先回去吧,这小子整天偷鸡摸狗的,村里人都嫌他,死在山里更好,省的回村祸害人!”

  听到那两人离开的脚步声,正藏在一棵树边的章天宏松了口气,他这一路跑来,也是惊慌无比,刚才停下来后,身上就一点力气都没了。

  又想到那狗日的二狗说的话,他心中黯然,完蛋了,搞不好今晚要在山里过夜。这山里蛇虫鼠蚁诸多,睡一晚上第二天估计就成人干了,这也罢了,最可怕的是听说这山里还有狼。

  章天宏浑身一个哆嗦,大喘着气,四下张望着,突然眼睛一亮,看到山林中有一个屋子的小顶。他想起来,几年前曾来过一个有钱人说要开发这片山林做农庄度假区,修了条进山的路,还在半山腰盖了个小屋,谁知这屋子还没盖好,那有钱人因为其他生意破产了,那农庄就成了烂尾楼。虽然那烂尾楼破旧,不过睡那里总比在这山里睡来的安全舒适。

  想着,他又休息了一阵,然后快步来到了那小屋跟前。

  夜色中,小屋有些阴森,章天宏强驱走心中的恐惧,来小屋的二楼,这里还没盖顶,阳台外的围栏也没砌,借着月光可以隐约看到屋里的环境。他找了个最亮堂的地方躺下,望着月光,一股愁绪涌上心头。

  他以前并不是那种整天在村里吊儿郎当,东游西逛的小流氓,而是在城里上高中的好学生,他的父母在村里搞了点种植产业,生意还不错,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一场车祸却夺走了父母的命。肇事者赔了一笔钱,沉浸在悲痛中的章天宏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家产和那些赔偿金就被那些假意来家里吊唁的亲戚朋友们分了个精光,还假说是替他保管,以后日子过不下去就吃百家饭。章天宏虽然明白这些人是明抢,可那时候他懵懂无知,也只能任人欺负。

  之后他就缀学回了村里,住进了父母唯一留给他的财产,一栋老宅子里。

  在村里没几年后,意志消沉的他认识了一些镇上的小流氓,慢慢也开始放弃自我,自甘堕落,成了个在村里偷鸡摸狗,调戏村姑的小混混。想到这些陈年旧事,他流下伤心的泪水,慢慢睡过去了。不知睡了多久,正在梦中与那小寡妇你侬我侬的时候,突然被一阵销魂的声音吵醒。他瞪大眼睛清醒了一会儿,才确信自己没有幻觉,真的是一对男女在办事时候的那种呼吸和娇喘声。

  靠!难不成闹鬼了?

第2章 撞见镇长的秘密

  他大吃一惊,急忙坐了起来,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循着声音找去,终于发现是从一楼传来的。他一点点的爬到阳台边上,往下看去,见小楼外面的路上停着一辆轿车,又向楼下看去,却见在一楼的地板上,一对男女正激拥在一起,不停的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放下心来,这俩人应该不是鬼,而是来这里野合的鸳鸯,而且还都是有钱的城里人。不过这也太无聊,太大胆了,居然开着车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办事,打扰了章天宏的好梦。

  不过眼下有现场直播看,他也没那么生气了,瞪大眼睛看着二人慢慢脱光了衣服,进行了一番前戏之后,终于摆正姿势,进入了主体。

  那男人还挺壮,把女人压在下面,像头愤怒的公牛一样拼命的顶着,女人也随着冲击发出哼叫,直让章天宏兴奋的脸红脖子粗,手控制不住的伸进了裤子里。

  谁知,刚做了一阵,那男人扬起脑袋,要做最后的冲刺时,突然脖子一歪,整个人身体向一边偏去。

  “用劲儿啊!老王,你怎么不动了?又玩什么花样……啊!老王!你怎么了?!”濒临顶点的女人突然失去了动力,不高兴的向后催促两声,回头一看却发现男人歪在了地上,还口吐白沫,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正在开动下身的章天宏被她这一声尖叫吓住了,手一抖,忍不住痛呼一声,“哎哟!”

  “谁?!”女人正在拍打着老王的面孔,听到声音立刻警戒起来,一扫眼,看到了在顶上偷看他们的脑袋,“鬼啊!”

  “不不!我不是鬼!”章天宏忙解释一声,又爬起来向楼下跑去。

  却看到那女人拎着一根捡来的钢管对着他,恶声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我……是个流浪汉,在这过夜。”章天宏随口扯谎,又道,“我刚才不是故意偷看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的,你让开一下,我要走了!”

  “站住!这就想走?”女人怒声道,她怕这人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说出去,这样一来,自己和老王就都身败名裂了。可眼下最要紧的问题不是名声,而是危在旦夕的老王。

  章天宏身子一抖,却是以为这女人想杀人灭口,“大姐……你可千万别杀我呀!这样吧,我帮你把你男人给救过来怎么样?”

  “你能救他?”女人神色一喜。

  “对对!他这是明显是马上风,我正好知道怎么治,不过得抓紧时间……”章天宏没说谎,他祖上就是中医,可惜到这几辈儿没学到多少,就知道些小偏方。

  女人仍旧握紧钢管走到一边,语气厉害道,“快去给他治,你最好别骗我!不然的话,没你好果子吃!”

  章天宏不敢多说,急忙冲到那男人跟前,摸了摸他的脉搏,虽然很虚弱,还好在还没死,忙转身对女人道,“大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能救人,可没工具也不行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要什么工具赶紧说!”女人都着急死了,这老王要是死在这里,自己别说身败名裂了,弄不好还得被他家里人弄去蹲号子。

  “针,什么针都行!还有火!”

  女人没有说话,立刻冲向外面的小轿车,在里面搜索一番后又冲了过来,带来一把打火机和一个回形针。

  章天宏也不啰嗦,拿过回形针就在地上猛摩一番,将头摩成尖后弄干净,放打火机上消毒一番,然后在老王十个手指头距指甲一分之处扎破出血,每扎一次,消一次毒。

  做完这一切后,章天宏也累的满头是汗,就地坐了下来,与在旁边的女人打了个照面,发现她身上只穿着简单的内衣,那膨胀的胸口都快把文胸挤爆了,再加上那腿,那臀,完美的身材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火爆。

  女人发现章天宏那色迷迷的眼神,急忙抓起衣服挡在胸前,怒道,“再敢看,我敲碎你的脑袋!”

  章天宏急忙闭眼转过头,不敢再看这泼辣女人,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大姐,我给这位大哥放了血,估计没几分钟就能醒过来,他这马上风是因为房事过繁导致的,你让大哥平时注意身体,吃点中药补补身子……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哈!”说完,他起身就要开溜。

  “等……等等!”

  谁知,章天宏还没起来,就听到身后那男人的声音,顿时一惊,这男人怎么醒这么快?完了,还想趁机溜的,这下更难跑了。

  他转过身来,“大哥,您醒了?”一晃眼看到面前那女人穿着的衣服傻了,他进过好几次句子,自然认出了这是警察制服,这女人居然是个警察?那这男人……“小兄弟,刚才……是你救了我吧?”男人看着自己的手指头,语气虚弱道。

  “不不,谈不上救,就是略施小术而已,不足为道。”章天宏不敢抬头看女人,又道,“今天这天色昏暗,我眼力又一向不好,还是赶紧走吧!”

  谁知他还没起来,男人的一只手就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语气变得具有了命令感,“我没让你走呢,急什么?”说着话,他在女人的搀扶下坐了起来,“你认识我吗?”

  章天宏逃不脱,也只好扭过头来,看了男人一眼,然后连连摇头,“不认识!不认识!”

  男人双目一眯,“你不认识我,我可知道你,丰屯村的章天宏就是你吧?”

  “啊?你怎么知道的?”章天宏大吃一惊,既然都被对方认出来了,也彻底没了逃的念头。

  男人笑了笑,其实他也是带女人进山时听到周成顺的一声大喊,之后又推敲一番,有了这个猜测,现在看来没错。而且,他也认定这小子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为了自己的前途,他必须要解决这个麻烦。

  “呵呵!在这个镇里,还真没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男人冷冷道了一声,也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章天宏,虽然很感激你救了我命,不过你看到我俩的事情,我不能就这么让你走。”

  “你……是镇长!”章天宏终于想起来了,有一次去镇里,好像看到这个男人给某个大商场剪彩来着,他咽着口水,但不知为何,本来还害怕的心情却小了不少,既然他是镇长,身边女人又是警察,那应该害怕是这两人才对呀,自己何必怕的跟个孙子似的,当即也硬气起来,“那您想怎么样?总不至于您这么大的官,要杀我这么个山村毛小子吧?”

第3章 我要当警察

  男人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这小子还有点头脑,一眼就拿住了自己的痛处,随即一笑,松开对方胳膊,拍着他肩膀,“你太开玩笑了,我和这位女同志就是进山游玩,天色暗了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碰巧发病被你治好,怎么会恩将仇报呢?”

  章天宏也有点眼力劲儿,当即明白过来,“对对对!镇长说的太对了,就是这么个情况。”

  一边的女警察也缓缓松开了锁着的眉头,眼珠子转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样吧,你说说看,你救了我的命,想要什么回报啊?什么都行!”镇长又问道。

  章天宏知道这绝不是救命钱,而是封口费,皱眉思索起来。

  “你一定很缺钱吧?说个数字,或者是车子?我那辆车喜欢吗?”镇长紧盯着他的面孔。

  章天宏突然举起手,指向了他面前的女警察,“我要这个!”

  女警察柳眉倒立,差点就要抄钢管砸过去,“臭小子你吃熊心豹子胆了!”

  “呵呵,这位可是我的挚爱,不能给你,不过我可以另外给你介绍个对象。”镇长也有点愠怒。

  章天宏见他们误会了,忙解释道,“不不!我要的不是她,而是警察这个身份!”

  “你要当警察?”镇长皱眉,又扫章天宏上下一番,“你也没当过兵,这年纪也没念大学,你恐怕是不可能当警察的。”

  “什么?你刚才可是说什么都行的!”章天宏急了,他刚才想了许多,有钱,车,女人。但最想要的东西,还是当警察,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自己被亲戚们抢走的东西要回来,村长对他也会客气,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也会倒贴着来。

  “可你……”镇长刚要说话,旁边的女警察突然拦住他,在耳边低语几句,镇长笑了笑,对章天宏道,“我知道了,你其实也就是想穿上制服威风威风吧?”

  “哦……差不多吧,我只知道每次那些穿制服的人来村里办公,我们村长都对他们贼客气!”

  镇长拍拍他肩膀,“这样吧,让你一下子当警察不太现实,但我可以帮你走走路子,先做协警,你只要踏实努力,以后我再帮你使使劲,转正也不是不可以。”

  “那太好了!”章天宏知道协警也可以穿制服,抓小偷,更重要的是有转正的机会,对这也很满意。

  镇长也松了口气,这颗定时炸弹总算暂时稳住了,站起身来,“这样吧,明天你来镇上的派出所报道,报我名字王建国就行,我事先会跟他们打个招呼。”想了想又道,“不过咱俩没亲没故的,我就这么帮你也不太好说话,这么着吧,你就说是我远房外甥,以后咱不见面就罢了,见面你就得管我叫舅,知道没有?”

  “明白了!王镇长···啊不,舅舅!”章天宏只觉得幸福从天降,白天还是一个前途未卜的乡村混混,现在就成了一个协警了,还是镇长的外甥,想了想,又道,“舅舅,那您能把您手机号给我吗?万一我明天去报道,人家把我轰出来怎么办?”

  好小子,还挺谨慎!

  王建国心中暗笑,也只好号码告诉了他。

  章天宏记下号码,忙掏出自己的破手机打了一下,听着响儿后才笑着放下心来。

  王建国没好气的穿好衣服,揽着女警察钻进小轿车里,一溜烟离开了。

  车上,女警察看着后视镜上越来越远的人影,终于恨恨的道,“一定要想个办法,不能让他捏着咱们的把柄!”

  “别呀,我倒觉得这小子挺不错,况且今晚要没他,你这会儿估计已经溜了吧?”王镇长开着车,语气喜怒未定的道。

  女警察大惊失色,“老王,你可错怪我了,我刚才可一直在你身边没跑啊!就那情况,我要是跑了,还不得万劫不复啊!”

  “呵呵,最好是这样。”王建国点点头,“明天你跟老姚说一声,就按我刚才的说,让他进你们所里做个协警,正好老姚最近也要招人不是吗?咱一举两得。”

  “啊?你还真打算让他来干啊?这不是把炸弹埋在自己身边吗?”女警察很不理解。

  王建国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你懂什么,这小子挺机灵,还有点手段,是个能培养的人。况且你答应他的事不执行,他去外面大嘴巴嚷嚷怎么办?你还真弄死他呀?只有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让他觉得自己有我们把柄,成为我们的心腹,这才是最大的安全。”

  女警察不是很高兴,“你是镇长,我能说什么呢?”

  王建国举起自己的左手袖子看了看,那上面一粒扣子没了,他眼中发出一丝冷笑,好小子!

  另一边,章天宏也没敢在这烂尾楼里待着,溜到一边,找了棵大树窜上去,用衣服把自己绑在树干上,打算就此对付一夜。他也从裤兜里掏出一粒扣子,那扣子造型别致,铂金打造,是他偷偷拽下来留作证据,以免翻脸不认人。

  第二天天亮后,睡了个混沌觉的章天宏从树上溜下来,悄悄摸回了村里。

  到自己家门口观察一番,确定柱子和二狗不在,才急忙冲了回去。在家里洗漱一番,又找了点东西垫吧了肚子,然后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又冲出了门去,向村际公交站跑去。

  坐着公交车一路来到了镇上,他看着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感叹一声,花花世界,我章天宏又回来啦!

  来到镇里派出所门口,他刚要去门卫室说话,却看到一个女人急急走了出来,正是昨晚那女警察,看到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溢出嫌恶,“你还真来了?”

第4章 你敢袭警

  “大姐,我为什么不敢来?”

  笑话,这可是他难得能翻身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了!

  “谁是你大姐,我叫姜锦丽,你要叫我丽姐!”女警察今天把警服穿得很整齐,梳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辫,乍一看去很是英姿飒爽。

  “是!丽姐!”章天宏向她举手敬了一礼。

  姜锦丽没好气道,“你还没是警察呢,敬什么礼啊?进去吧,有人在等着你,把资料填一下就行了。”

  章天宏吃了个瘪,穿过院子来到大厅里面,一个没什么精神的小伙子接待了他,带他到录入室写了一份表格,最后才道,“行了,你先回去吧,等书面文件过审后,就通知你来体检,不过一般也就一天工夫。”

  “啊?今天不上班吗?”章天宏愣住了,还以为自己立马就能到位上岗呢。

  “噗嗤!”小伙子笑了起来,“哪有这么简单,回家等着吧,啊!”

  章天宏有些失落,但想来王镇长答应过自己,也就别这么纠结了,趁这两天回家好好谢谢,也给父母去上个香,让他们九泉下能瞑目。

  又坐着公交,开心的回到了村里。时已中午,他往外面的其他小楼看了看,谁家的烟囱要是冒烟了,就准备上那户人家里去蹭一顿。

  正好看到有间不太高的小屋子冒起了炊烟,章天宏刚要冲去,又停住了,想起那间屋子里住的是个苦命寡妇,叫施红,外乡人,嫁过来后没两年,老公就病去了,老公只有一个母亲,见儿子走了,没多久也郁郁而终。村里人都说她克夫,她娘家受闲话影响,也不让她回来,还要和她断绝关系。

  想到这里,他准备另找一家,却发现今天也太奇怪了,居然只有施红家在烧饭。他摸着咕噜响的肚皮,也不多想,迈步出了门去。

  来到施红家门口,正看到那俏丽的小寡妇在灶台前忙前忙后着,前面要炒菜,后面要添柴。

  “红姐,忙着呢,我来帮您烧柴,您炒菜就是了!”章天宏说着,也不顾施红的婉拒,溜进灶台后面一屁股坐下了。这也算是他在村里混吃混喝的一种套路了,但凡去帮了谁家做点小事,就等于要蹭一顿吃喝。

  施红见他坐下,有点着急,“天宏,姐今天真不能留你吃饭,有客人要来!”

  “客人?谁呀?”章天宏也厚着脸皮没走的意思。

  施红面露苦涩,“我这···不方便告诉你···”

  “哎哟!不会是找着姐夫了吧?那恭喜啊!”章天没心没肺的笑道。

  “你别乱说,我···”施红话还没说完,门外迈步走进来三人,对着施红就大笑道,“哎哟!小红啊,今天这菜烧的可真香!我也沾着二狗的光了!”

  章天宏大吃一惊,因为进来的三人正是周成顺,柱子,二狗,村长手里还拎着两瓶白酒。

  “村长,您来啦。”施红尴尬一笑,又急忙道,“那个村长,我请你们吃一顿真没关系,不过这做媒还是算了吧···”

  “诶!小红啊,我是村长,有责任为你们牵线搭桥,解决群众的单身问题,你也别太倔,这二狗看着是赖了点,实际上是个挺不错的男人。”村长说着话,拍了一下二狗的肩膀,正盯着施红流哈喇子的二狗一吸溜口水,连连点头。村长又带着两人往桌子走去,放下白酒,“来来来,小红,你也坐下,咱们好好说,那个···诶?你家来亲戚了?坐灶台后面的是谁呀?”

  一脸草灰的章天宏急忙站了起来,用一口外地口音道,“村长你好,俺是她滴远房侄子,今天来探亲滴!你们说就是了,俺负责烧菜,别管俺!”

  “哦哦!是侄子啊···”村长也不和他多说话,看向施红,“小红,我刚才那话你听进去没有?现在都啥年代,谁还稀罕贞节牌坊,守贞节这些东西啊,城里人都说要解放天性,及时行乐,你信我的没错,跟了二狗,不会让你吃亏的!”

  施红坐在桌前,低着头,想要拒绝,但又不知该说什么话。

  村长看施红这幅模样,心中很是得意,小娘皮!叫你装清纯,上次若是从了我,我还能让你过坏日子?现在让你嫁给二狗这喜欢打老婆的,后半辈儿就受苦吧你!

  说话的时候,桌底下却用脚勾着施红的脚,调戏她。施红不停往后缩,但已没多少空间让她躲避了。

  “村长!来来来!尝尝俺的手艺!”这时,章天宏端着一盆热腾腾的菜走了过来,突然一个没站稳,全浇到了村长的脑袋上。

  “哎哟!老子的脸哟!”村长捂着脑袋发出一声痛呼,一张脸立刻变得通红。

  “吗的!敢欺负我们村长!”柱子和二狗见状急忙站起来,就要去揪章天宏的衣领。

  章天宏却用力一拍桌子,“谁敢袭警?!”

  一声发出,那两人果然都愣住了,“袭···袭警?你他吗是警察吗你?”

  章天宏哼笑一声,把脸上草灰擦了个干净,又喝一声,“不相信的话,打呀!我已经是个准协警了,不仅如此,我还告诉你们,咱们镇的镇长王建国那是我舅!”

  “噗···”刚理好头发的村长忍不住笑出声来,“就你!王建国能是你舅?做梦呢吧?他要是你舅,怎么让你待这么个破村子里呀?干嘛不接你出去啊?你他吗偷看我媳妇洗澡这账还没跟你算呢,你今天竟敢送上门来!”

  “那是···那是因为我和他是远房亲戚,最近才知道这层关系!”章天宏胡扯着道,又脱下衣服,用脸上的草灰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然后把衣服裹成一团扔给了村长,“这是王建国的手机号码,不信你打过去问问!我章天宏是他什么人!”

第5章 挺有模样的

  他眼下也只有王建国这条大腿了,若是他不开口,今天非给揍死在这里不可。

  村长气呼呼的把衣服解开,不屑的看了几眼,眼珠子登时定住了,“这···这···”他当然记得镇长的手机号码,那是他为了满足自己虚荣而跟上面人死皮赖脸要过来的,这号码在心中记得清清楚楚,此时一见到,立刻就认了出来。

  “你怎么会有镇长手机号的?”村长脸上游移不定,他当然不敢打过去问了。

  章天宏太享受此时的感觉了,飘飘然道,“我说了,他是我舅!他提携我当镇上派出所的协警,你们敢动我,就等于是袭警!”

  “咋样,村长,动不动?”柱子和二狗问道。

  “回去再说!”村长也不敢妄下判断,把衣服狠狠的砸回章天宏身上,“小子!让老子知道你骗我的话,我他吗烧了你那破房子!走!”

  看到村长三人气冲冲的离开,章天宏也松了口气。本来他没打算出手,想等村长三人吃完饭菜后离开就是了,可他看到那村长在桌底下勾施红的小脚,心中不知为何就爆发了。

  “谢谢你。”这时,施红对章天宏感激的道,“要没有你,我现在估计已经被村长强迫嫁给那二狗了,我听说他会打老婆,两个老婆都被他打跑了,呜呜呜!”

  章天宏把衣服上的字擦去,又穿好,劝慰道,“红姐,你放心吧,我今天吃了你的饭,就一定会管你的事!那周老狗不是个东西,我早看他顺眼了。”

  “嗯嗯!我给你盛菜去!”施红抹了抹眼泪,起身弄菜去了。

  看着在灶台边扭腰晃肢的施红,章天宏感到腹部一阵发热,这施红也是村里颇有名声的小寡妇,多少男人盯着她呢。没办法,农村就这样,没什么娱乐,寡妇闲汉那点事就是唯一的饭后谈资。

  施红怕别人看见说闲话,就把门给关上后,然后端着几道丰盛的菜过来,章天宏立刻大快朵颐,又把村长没带走的两瓶白酒也拧开一瓶,想着心中的高兴事,美滋滋的喝了起来。施红也为自己摆脱了二狗的婚事而欢喜,陪着章天宏喝了几杯,怎料二人酒量都不行,几杯下肚,就都醉眼迷离了。

  “呜呜呜!小章···你知道吗?姐心里苦啊···”施红醉意上头,忍不住哭了起来,嘴里断断续续的道,“我打小就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本来结婚嫁人后,就能过上好日子,谁知道···我老公又去这么早,害的我还落个克夫的名声!我是个女人,还是这把年纪的女人,我也需要男人啊···”

  章天宏也醉大了,听着施红的话,猛然站起来,搂住了施红,“姐!你别哭!我···我是谁呀?我就是男人!你需要男人?我把我给你!我们···走!洞房去!”

  说完,一把将施红横抱起来,向着卧室走去。施红倒也不在意,依偎他胸口,欢乐的笑着。两人来到床前,章天宏正要把施红放到床上,然后在酒意之中,二人便大行鱼水之欢。怎料一个足底打滑,迎面压着施红到了床上,两人脑袋一晃,就此都沉沉睡去。

  施红这一觉睡到天黑才醒来,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感到自己浑身都被人压着,嘴巴也被人强吻着。

  “唔唔唔!”她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如何也推不动,刚一动,却听到身上这人发出梦呓般的语言,然后手就在她身上活动了起来,顺着她的身体各个部位抚摸游离着。

  不!不行啊!章天宏!快醒醒啊!你到底在做什么梦啊!

  她想起了最后喝酒的事情,此时在心中呼喊着,可章天宏怎么能听到她心里的声音呢,他正在梦中,又与周成顺的媳妇,金小琪展开了香艳的融合。

  施红被他抚摸一阵,身体突然如遭电击。

  完了完了!我居然···

  “啊!我怎么在这里?!”

  也就在这一瞬间,章天宏突然醒了过来,急忙撑着胳膊从施红身上爬了起来,“红姐···我没对你做什么吧?”

  施红涨红着脸坐起来,看了下身上的衣服,摇摇头,“没有,我衣服没解开过。”心中却在暗暗惋惜,为什么不晚醒个几秒,随后就被这念头吓坏了,提醒自己别再胡思乱想。

  见天色已晚,章天宏急忙向她道别后回到了家里,在房间里冲了个澡后,总算舒服过来。

  正要去卧室吹风扇看电视,手机上来了条短信,打开看是个陌生人发来的,‘文件审核通过,明天到所里来,带你去医院做个快速体检,要是没问题,下午就能下岗。’

  “哦耶!”章天宏兴奋的无以复加,躺在床上傻乎乎的笑了半天,怕明天起晚,赶忙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来到了镇上的派出所,这次没见到姜锦丽,还是昨天那无精打采的小伙子等着他,然后与他去了镇上最大的医院。等结果的时候,得知这小伙叫范小天,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协警,只是他在所里都干了四年了,每天也就打打杂,哪里警力不足去哪里,最多也就是抓抓小偷之类的,所以也不怪他这般没精神。

  结果很快出来,章天宏的身体一切合格,相当健康,完全符合标准。

  “恭喜你了,成为协警,以后咱俩就是同事。”范小天和章天宏正式的握了个手,但最后却道,“虽然你以后会明白,不过我现在还是先嘱咐你一下,见到危险的,别冲前面,有好处的,也让着别人,谁让咱是协警呢。”

  “明白了,范哥。”章天宏不是太认同他的观点,但也不想这么快闹出矛盾,便笑着点了点头。

  回到派出所,范小天把文件提交上去后,就拿着单子去仓库领了一套制服。

  章天宏拿着制服,颇为激动的换上了,最后很神圣的戴上了帽子。

  我是协警了?不再是个小混混了!

  “不错,还挺有模样的!”这时,身后传来姜锦丽的声音,她带着淡笑走过来,“小范,你好好带他啊,对了,三只萍乡有人报警,说村里有人偷鹅,你带他去看看吧,正好是专业对口。”

  “好勒!丽姐。”范小天答应一声,但等姜锦丽转身走时,他却带着痴迷的眼神望了她一眼,这没逃过章天宏的眼神。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