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乔贺乔诗_听说乔木是书家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2

《听说乔木是书家》是作者“苏乔喜欢小猪佩奇”写的一篇耽美的言情小说,讲述了乔贺与乔诗之间的感情故事。当初的一见钟情,得来了“我走过最长的桥梁”“是你的桥梁”“我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输给你”。

听说乔木是书家by苏乔喜欢小猪佩奇在线阅读

001 我回忆的,是年少的我们(一)

“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直到遇见你后,我才相信,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

“杨家舒,我喜欢你。”

“十一年了,我还是喜欢你。”

乔诗眼底一酸,没出声,却在不知不觉中,落下了带着情深意重般的两滴眼泪,“嘀嗒”紧接着“嘀嗒”,落在她了手中厚而适中的日记本上,日记本由外是绛紫色,薰衣草花图,纸页包裹着,合起来,像本书。

在模糊可见,清晰而又模糊的视线里,不用仔细盯着,都知道日记本里的内容,因为,那是她写的,她写给自己的。

自己的日记本上,另一页,曾素写过的十一遍:

“一辈子,我只喜欢你。”

敏感的八个字,指尖蓦地一颤,嘴轻抿了抿,含糊着眼泪,抽啼了两声鼻翼,吁了轻微一口呼吸,好让自己松懈下来,不那么难过,她微缓了缓,又翻开了下一页,上面依旧是素写着十一遍:

“一辈子,我只喜欢你。”

直到翻到了第十一页,才是日记的内容,内容的开始,是九年级那一年,杨家舒与乔诗的第一次相遇,那一次,却是让她最印象深刻的。

她轻微的闭上了眼睛,挂在眼角的一串泪珠,顺着她的面颊簌簌砸落了下来,“嘀嗒”一声,明明是在外的声音,却传入了耳尖里,到了心口尖上,落在了一处漆黑的摸不着边,似有水花般的界面上,在溶入的那一刻,水花四溅,一圈圈细淡的波纹,由内散外,转眼间,丝毫动静都没有了,她渐渐开始回忆起了十一年前的记忆。

那一年,天气晴朗,鸟语花香,正是出游放风筝,抓蝴蝶,采集,嬉笑玩耍的好日子。

乔诗正与自己的哥哥乔贺站在一处四合院的墙外,四周墙角围绕,时而有棵树长在路边央,而被长墙围绕着的,自然是住得称心如意的房子,由木材和瓦砖建筑,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不好看,倒古风的很。

此时的两人一个坐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扶撑着墙角,一个负责努力的配合她,颤巍巍又小心翼翼。

她不停的在往墙顶上爬去,似想爬上去,又越不上的样子,看着着实让人着急。

也只怪这墙建的比其它处要高一颇,他们费了好一大把劲,才爬上了墙顶,后来又因为没抓稳,松开了双手,乔贺因重力不稳,往右移了一步,上面就开始使唤他像使唤佣人般,听着着实让人不厌烦。

“哥,错了,左边点儿。”

“往前面点儿。”

“再往前面点儿。”

“我看不见呀,哥你顶我一下啊!”

“快点嘛,我快看见了。”

他用力的屏住呼吸,强压着心中的厌烦,已经很努力的往左边靠了:

“你看见了没?我快顶不住了。”量你是他妹妹一场,不与你一般见识。

乔贺只能暗自埋怨着,今天听乔诗说,这里头住了一个从城里来,颜值超出整个学校的小帅哥,她同学见了都说帅,所以,她就好奇了。

非吵着拉着他过来,帮帮她。

话说这城里来的帅哥能有多帅?有他乔贺帅吗?

好歹他以前上初中的时候还被评过校草呢!

“哥你再坚持一下,马上我就能看见了。”

“那你快点儿。”

“马上!”乔诗借着屋檐,总算是安稳的让自己看清了,她眼前的四合院,四个房子环绕着一张石桌,种着几棵石榴树,开出了红花,漂亮的很,就是,极冷清,冷清到一个人影都没有,那那个人是在屋里头吗?

她又仔细的往屋里头看了看,屋外挂了好几条大蒜和红辣椒串,环绕在一块长木上,井然有序,干净的很。

于,下面便传来了乔贺嘀嘀咕咕的妒忌声,一开始他并不想来帮忙,是乔诗硬拉着过来的,他皱眉,嘴角一抽,喃道:

“八成还没我帅呢,有什么好看的。”

乔诗还在全神贯注的寻找着,突然,一声“汪汪”的狗叫和一张突如其来的狗脸从屋里头向乔诗扑面涌来。

“啊啊啊!!!”

乔诗被那只不知从何处跑来的长毛狗给吓着了,一个不留神,乔贺就被乔诗拖下了地面,摔的惨不忍睹:

“哎哟!”

乔诗抚摸着自己忽然传来疼痛感的大脑,脑袋里不断的涌来刚刚她看到那只狗的画面,一辈子她都抹不掉,她正想要跟哥哥说她看到一只大长毛狗时,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蓝蓝的天空,也不是灰蒙蒙的乌云。

而是一张非常好看的俊脸,在被渡上白洁亮力的阳光的那一刻,就像天使一般,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穿着白色整洁,且一污点都看不到的T恤,套上深蓝色又休闲的校服外套,校裤,以及深蓝加白边的休闲鞋和黑长的书包,以单肩的方式背着,标准的五官显得额外有魄力,白洁的皮肤却看不到任何瑕疵,就像,天生一般。

002 我回忆的,是年少的我们(二)

他微微带着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淡淡的瞥了一眼乔诗后,便离开了。

乔诗也眼疾手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就在默默的激动:他刚刚看我了?

一阵小鹿乱撞,非拉着拽着乔贺,要告诉他:

“哥,他刚刚看我了耶!”却忘了头还痛着,狗还在叫着。

此时的乔贺完全是被拽起来的,他边捂着自己巨痛的头边应付着乔诗刚刚说的话:

“谁看你了?”好痛啊,话说有狗叫来着,早知道跟她不会有好下场就不来了!

“就是,刚刚从我身边路过的那个小哥哥呀!”

“哦……没事,你长的丑,看你一眼也不会看上你的!”

“你!”“我要回家告诉妈妈你欺负我,哼!”乔诗气的甩头就走,完全忘记了刚刚的狗,不然以她的脾气,一定会作死的扔石头进去。

“哦!”不过乔贺倒无所谓了,反正告诉母亲,顶多就是评批几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还是你叫的他。

回家后乔诗果然向母亲告了状,母亲也评批了几句乔贺怎么不照顾好妹妹。

除此之外,乔诗还告诉了母亲她刚刚和一个男生对上了眼,想问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母亲只是简单的说了几个字:“也许,你们会是一本很美好的言情小说”

母亲是小说作家,她特别喜欢拿小说来做比喻。

在经过第一次相遇之后,乔诗对他有了非常深的印象,除了外貌帅外,乔诗还会给他各种补脑,会不会下次还会遇见呢?他会不会是个特别温柔的男孩?他会不会对她这种女孩感兴趣?等等……

直到再一次遇到的时候,她的一切补脑,算是空虚,也不是空虚。

那是个晴朗的午休,虽是入春了,但中午的气候和夏天的气候根本差不了多少。

乔诗手拿着冰棍与自己的朋友夏立并对肩的走在操场边上慢步,突然,不远处就传来了女生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哇,杨家舒好帅!酷毙了!”

“哇,好帅!”

额……乔诗本能的翻了白眼,自从这个从城里来的杨家舒进学校之后,教室就开始不得安宁了,走廊上开始不得安宁了,现如今就连操场上,都成了他的地盘,恐怕这学校90%的女学生都吃了兴奋剂,还是特猛的那种。

说起来,以前特别想看他长什么样,但现在不想了,她只想知道,前几天遇见的那个男生是哪个学校的,看他穿的那个校服和自己的是一个颜色,不知道会不会是一个学校的。

不过他长的那么帅,就算是一个学校的,也应该概括了整个学校才对啊。

没等乔诗多想,身边的夏立就开始坐耐不住想吐槽了,她轻轻推了几下乔诗的胳膊,埋怨道:

“乔乔,你看他那嚣张的样,都把整个学校覆盖了,搞得我学习成绩下降了许多,好烦,我都不敢给我妈看我的成绩!”夏立的成绩一般都是稳在前十,现在是下降到了十多名。

她是个啃书狂魔,不爱帅哥也是正常!

夏立还说:

“要不,你帮我把他比下去?”

003 我回忆的,是年少的我们(三)

比什么?

“比颜值?”乔诗本能的反应过来一个颜值,杨家舒除了颜值还有什么?难道?比成绩?

得了吧,乔诗是个颜值不在线,成绩倒数第三的坏学生,除了体育还不错,考试的时候都是体育加了分。

怎么能和学霸的他相比?

乔诗自我讽刺的冷笑了一声:

“你在开玩笑吗?”

“谁和你说比颜值了?况且你也比不了!”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给我个1万暴击伤害?”乔诗白了她一眼,突然不想跟她玩了,要不是她急忙倒了歉。

“不是不是,我错了!”

乔诗心里才好过了一点,才回归正题:

“那比什么?”

“比打篮球啊,你打篮球可是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说起打篮球,刚刚的尖叫声就是从篮球场那边传过来的,无疑问,杨家舒是在打篮球。

若不是夏立的视线都被那些女生给拦得水泄不通,她也用不着猜。

提到篮球,乔诗下意识将头转了过去,除了人山人海的同学外,她什么都看不到。

那这得挤到什么时候?

“那行吧,就当是为了你吧!”反正她也看不惯这个新同学了,是时候压一压了。

“嗯,就知道乔乔对我最好了,爱你爱你!”“加油!”说完,夏立还对乔诗比心比心。

乔诗这才满意的向前走了过去,扔掉了手中的冰棍,鼓足了所有的勇气,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前方,大声喧哗道:

“杨家舒,我要向你挑战!”

刚说完,所有的尖叫声都静了下来,纷纷将头转向了乔诗,不仅转头,还下意识的让出了一条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个长刘海的男生,手抱着篮球,冷冷的望着她。

是他?那天遇到的那个男生?没想到他就是杨家舒?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难道他想刷新乔诗的世界观?

这下尴尬了,她刚刚还用了那么粗鲁的声音,会不会给他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啊?

乔诗尴尬的缩回了自己的小拇指,脸上顿时染上了一抹红光,怎么没人告诉她他长什么样啊,这下好了,他一定不会喜欢她这种女孩的。

她现在特别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她闭紧着眼睛,没等杨家舒开口说拒绝自己就先开了口,她慌乱的将手并握在了前,低头道: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说完后便慌乱的跑进了厕所,洗了把脸。

倒是一脸懵逼的群众,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不明白的问道:

“她怎么了?”

“不知道,大概是见他太帅,害羞了吧!”

“她好像,打篮球挺厉害的!”

“……”

杨家舒也没觉得有多奇怪,便离开了操场,回教室。

夏立见乔诗去了厕所,急忙的跟了过去,见她在洗脸,便特别想关心:

“乔乔,你没事吧?”

乔诗本能的反驳过来了一句,背对着她,不敢让她看自己羞涩的样子:

“没!”

“你不会……也被他的帅给迷倒了吧?”

“才不是!我……我没有!”他居然就是那天遇到的那个人,突然感觉自己好羞耻啊!

“那你喜欢上他了?”

“才没有!”

004 我回忆的,是年少的我们(四)

“你干嘛反应这么强烈啊!我又不是老师!”

“我……我不跟你说话了!”

说完,乔诗便气冲冲的往教室走去,完全不理会一旁在道歉的夏立。

乔诗刚一进教室门口,就有好几个同学在议论关于她的事。

“乔诗?她可真是勇气可嘉啊!”

“可不是,没想到她和我们这些迷妹们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要我说,她要是喜欢人家校草的话,就跟我们说嘛,我们又不是小气的人,不过她也和我们比不了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傻?她长这个模样,杨家舒都不放在眼里的好吗?简直可笑至极!”

“哎?她不是天天嘴上说对我们家杨家舒没兴趣吗?怎么?今天是个什么情况?难道平时候都是装出来的?”

“我看本来就是吧?简直像个婊子!”

什么都可以忍的乔诗,唯独这句“婊子”不能忍,她一气之下直接冲了进去:

“你再说一遍!”

就一把抓起正坐在桌上的女同学的长发,猛的将她摁在了地上,然后,坐到她的身上,一拳紧接着一拳,打在她白嫩好看的脸颊上,声声作响,伴着女孩的喊叫声,身旁的人也几个没人敢去阻止,就算拉了她,也比不过她的力气,直到夏立来了之后,才勉强将乔诗拉了开。

乔诗死死的瞪着他们,粗喘着呼吸,刻意恐吓道:

“谁还敢说我?来啊!”乔诗是体育生,又练过跆拳道,身高一米六,虽是皮肤黑了一点,干瘦如柴了一点,不会打扮了点,但五官都还是在线的。

这一吼,便没人敢多说一句话,也瞬间刷新了对于她的世界观,脾气暴躁,不好惹。

她从来没有在学校打过架,平时脾气也是比较温和的那一种,看起来特别容易欺负。

只是在学校打个架不惊动老师是不可能的。

没一会儿,乔诗便被班主任叫去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班主任就开始拍桌训了起来:

“打架?你把学校当什么了?学校是你来打架的地方吗?”

乔诗也是一顿火气,她撇嘴一抽,理所应当的说着:

“人家都说了,没教养就得多动动手,多揍她几下她就老实了。”

她还刻意多加了一句:

“况且还是她骂我在先!”

班主任气的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把人家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你真是,要气死老师啊!”

“去叫你家长来见我!”

“还有,去给我道歉!”

乔诗本能的反驳了过来:

“凭什么?”道歉?凭什么?

“凭什么?你还向我讨凭什么?你打了别人还问我凭什么?你只不知道……”

没等班主任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也没等乔诗继续反驳,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一个男子开了口:

“老师,我有个题不会,可以麻烦你指点一二吗?”

说完班主任便立即猜出了谁,严肃的脸瞬间变成了微笑:

“进来吧!”

额……假惺惺!

内心翻了个白眼的她,将视线转移到了门口,她倒要看看,是谁还能让老师这么开心的,还有,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来当救星的吗?

她边幻想着,门那边也打开了门,走进来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抬头看,竟是刚刚见过面的,杨家舒?

他不是学霸吗?还来问问题干嘛?

他没有经过乔诗的视线,而是直接奔去了老师面前,将本子递给他看,指着某个题目,问道。

005 我回忆的,是年少的我们(五)

老师也一一的指点着他,道是很用心。

没办法,老师就喜欢学习好的同学,对乔诗这种坏学生,除了训骂还是训骂!

不过这是要将乔诗晾在一旁的节奏吗?她还想着赶紧结束去上音乐课呢!

还有,他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没一会儿,许久未开口的杨家舒突然开了口,他好像,话中有话的样子:

“老师,我有点分神,能不能……”

一下子,老师就知道他指的是个什么意思了,便冲着乔诗招了招手:

“那个,乔诗,你赶紧回去上课吧!”

“别忘了明天叫你家长过来!”

不去道歉了吗?

乔诗有点不明白,她更不明白杨家舒为什么会帮她。

只不过,自己心目中的男神来帮自己,简直,受宠若惊啊!

又一阵小鹿乱撞,啊啊啊!开心!

她也就这样,边温存他的背影,边走出了办公室。

刚一出办公室,就看见了等在门外良久的夏立,立即向她道歉道:

“对不起,乔乔,这事都怪我,如果,我不叫你去,也就不会这样了!”

“不过没关系,我来赔她医药费!”

“你,能不能原谅我啊?”

此时一脸严肃的乔诗,用着简直恨之入骨的眼神,目不转晴的盯着她的眼睛。

良久,夏立被她的认真给直接吓的哭泣了起来:

“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乔诗是她唯一的朋友,小学因为她的胆小,经常被人欺负,要不是乔诗挡在她的面前,她都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

平时候怎么生气都好,她都会选择原谅的,可是今天……

见夏立哭的很认真的样子,就莫名觉得好笑:

“噗嗤——!”乔诗忍不住出了声。

“你好傻哦,况且你出得起医药费吗?你连零花钱都没有!”

“我,我可以去李阿姨家打工的!”

“不用,反正是要叫我妈过来的,无非就是赔点医药费咯!”

“啊?还要叫家长啊?那那你……”

“没事,我都习惯了!”经常被叫家长的她,早就习惯了。

其实,乔诗是单亲,从八岁起就没了爸爸,而且那八年里,爸爸都是忙于工作,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所以,她从小就没有父爱。

不过,她一直都记得爸爸说过的一句话,那时,她恰好七岁:

“如果在学校里有人欺负你,爸爸妈妈又不在你身边,哥哥也不在你身边,你会怎么保护自己?”

“我会,揍回去!”

“可是你没有体力,也不会打架呀!”

“那……怎么办呀?”

“傻乔乔,当然是锻炼啊!”

所以,她从小就开始去习武了,不然体育也不会那么好!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了,乔诗拎着书包与夏立一起下了楼梯,没一会儿,走在她们前面的两个女生就开始议论起杨家舒来:

“哎,你听说了吗?杨家舒竟然亲自去替九年(2)班的乔诗向许羽萱道歉了,还顺道帮她赔医药费耶!”

“什么?还有这事?杨家舒是疯了吗?干嘛给一个素不相识,还长得不怎么样的人去赔礼道歉啊?”“况且道歉的应该是她吧?赔医药费的也应该是她吧?”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