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流年沉醉忆盛夏安盛夏权耀by糖果果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3

本小说网为您提供流年沉醉忆盛夏安盛夏权耀by糖果果在线阅读,流年沉醉忆盛夏小说讲述了我又不是十八岁的小女孩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比钱更珍贵的东西。既然重新给他机会,那信任二字就不是说着玩的,安盛夏已经不再像曾经那样,轻易就能说出分手和离婚,她要的,是权耀亲口说。

流年沉醉忆盛夏

>>>流年沉醉忆盛夏章节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小说

应该不是顺路,而是刻意为之。

只是不知道,权少的来意到底是谁了。

“权耀哥哥!”眼看权耀往自己走来,原本在卸妆的宫佳人,别提有多得意。

权耀先是往四周看了一圈,这才注意到宫佳人,愣了一会,便走过去,“还以为你就是说说,没想到真的来了,今天工作的怎么样?”

“宫小姐人长得好看,也很聪明,在片场的时候,也不怕吃苦,虽然只是一个外聘人员,不过,演戏也都跟的上。”

不光导演,就连其他演员也都对宫佳人连连称赞。

宫佳人当然一脸得意,甚至踮起脚跟,就等权耀夸赞几句。

权耀却沉下眼眸,他毕竟在商场上摸爬打滚过,当然知道,这些话也不过是玩笑话,听听作罢,当不得真。

何况以权耀如今的身份,根本不需要说客气话,他也只是一声不吭。

“权耀哥哥,你是来找我的吗?”瞪大水灵灵的眼角,宫佳人眼看就要挽起权耀的手臂。

“你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安盛夏下了保姆车,一脸平淡的看向权耀,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有多烦躁。

“嗯,过来找你的。”说罢,修长的手指轻轻推开宫佳人,权耀勾起嘴角,笔直往安盛夏走去。

瞬间,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谁都没想到,权耀的来意是安盛夏!

“接你下班。”丝毫不顾安盛夏已婚的身份,权耀伸手揽过安盛夏的肩,“走吧,一起回家。”

“嗯。”安盛夏点了点头,没有多话。

直到权公馆。

安盛夏洗了把澡,便疲惫不堪的躺在大床上。

男人却不肯轻易放过,沉沉的倾轧下来,“女人,别睡了,先给我一次。”

“我今天真的特别累,一点力气都没有……”如果他哪怕有一点点在乎,也知道节制,安盛夏闭了闭眼,一副不情愿的态度。

“我知道你累了,你可以睡你的,我睡我的。”权耀的手,依旧在点火。

安盛夏被折腾醒了,不禁咬牙切齿,“你不能等我醒吗?非要在这个时候折腾我。”

“我不是让你睡了?”他平常就拽惯的个性,此刻则是稍微停下手,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呵,现在跟我闹脾气是不是?”

“我是真的累了,要不你去拍戏一整天试一试?”安盛夏忍不住抱怨。

“是你自己非要出去上班,我也不是养不起你。”权耀再度耐心的劝,安盛夏却还是把他推开。

一来二去,权耀也没了兴致,烦躁的冷笑,“既然你都不肯,那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要现在要,我现在去洗澡,你自己先睡吧。”

可等男人沐浴之后,安盛夏却奇迹般的失去睡意。

权耀则是去了隔壁的书房,耐心的工作。

每当这种时候,安盛夏心中所想的,就是两个儿子。

安盛夏几次拨打老宅的电话,却都没人接听。

最后一次,总算有人接听。

但对方听见安盛夏的声音,便直接挂断。

“奶奶,是我妈咪打来的吗?”大白礼貌的问。

“当然不是,是别人打错了。”赵青莲冷哼道。

“怎么会呢,我刚才看到来电显示了,就是我妈咪!”大白有点不高兴的道。

“这都两年了,她也没回来看过你,权念啊,你以后跟着奶奶过吧。”赵青莲叫着大白的大名,权念。

“可是她现在回来了。”大白低头,静静的沉思。

“算了吧,那个女人现在已经改嫁,有了新的家庭,我们权家是不会接受这种女人的!”赵青莲袁恩就因为两年前,安盛夏将股份出卖给权赫,而心生嫉恨,何况安盛夏哪怕回国,却再婚了,这是她一生的污点,哪怕权耀接受,赵青莲也都不会接受。

“奶奶,我妈咪不是这样的人。”大白竭力的试图解释,他虽然表面上不和妈咪接近了,但心底里,怎么可能半点都不想她?

有的时候,思念有多重,怨恨就有多深。

小白和大白也不过是因为吃妹妹的醋,这才不想跟安盛夏接触,但也并非是真的绝情,而是为了引起安盛夏的注意力,希望妈咪能够对自己更关心一点。

“大白啊,你现在回房间休息吧,明天奶奶带你上街玩,好不好?”赵青莲耐心的哄着。

但小白和大白都不买账。

“奶奶,我想回家了。”小白嘟着嘴,“我不想一直打扰奶奶,毕竟你身体也不好,何况,我妈咪都回家了,我也该回家。”

“你爹地说,暂时让你们住在这里,也有我来照顾会比较好。”赵青莲冷下脸色,“好了管家,送两位少爷回房间休息!”

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安盛夏只能干着急。

“不是累么,还不睡?”两个小时后,权耀这才结束工作,却只见安盛夏不耐烦的端坐在床边上,紧蹙起眉。

“我想见儿子。”安盛夏仰起头,“为什么不让我见他们。”

“哦,你还想着他们。”权耀原本铁青的脸色,逐渐有所缓和,随后,也坐在床边上,伸手搭在女人的肩上,“我让妈照顾他们,不过你想见也是可以,我明天就让人接他们回家。”

说罢,男人再低头,伸手把玩女人柔软的掌心。

“你真的让我见?”安盛夏意外的问。

“这不是过分的要求。”权耀轻笑着,再低头,轻柔的吻落在女人的额头上,“安盛夏,我对你什么时候差过?”

安盛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还是两年的时间,让她对权耀产生了距离感。

破镜真的无法重圆吗?

“你在想什么?”男人侧头,盯着女人柔美的侧脸,好奇的质问。

甚至伸手按住女人的下巴,强迫她跟自己对视。

安盛夏抬眸,便撞入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瞳之中。

那一刻,让人有点恍惚,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眼瞳猛然的扩大,安盛夏这些反应是下意识的。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