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迷人三叔太帅了by金潼潼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32

小说《迷人三叔太帅了》的主角是乔眠司墨寒,讲述了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情节细腻,值得一看!

迷人三叔太帅了by金潼潼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大雨滂沱,乔眠从城外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

裹紧身上湿透的衣衫,快步跑向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陈叔,今天又麻烦你了。”乔眠俯身坐进车里,抽过纸巾盒里的一张纸巾,擦掉手上的水渍。

驾驶位上坐着的男人,模样看起来有四五十岁。

男人神色刚毅,额间有一道模糊的刀疤,听人们说那是他当特种兵时留下的,“老先生说了,只要乔小姐遵守三年前的约定,时间一到,乔医生就可以恢复自由身,和乔小姐团聚……”

“乔小姐,你是个聪明人。下个月你就要和陆少爷订婚了,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后视镜里,陈叔目光冷肃的看了乔眠一眼。

乔眠抬眼,刚好与陈叔的目光相对。

她微微点头,嘴角上扬的同时,放在身侧的手却一点点的收紧……

“放心吧陈叔,我不会让老先生失望。”

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乔眠的爸爸乔云荣因为酒驾撞死人后逃逸,被警察抓了起来……一夜之间,乔家没落,妈妈失踪,乔眠也从景城的第一名媛——乔家千金,坠落成人们避之不及的“瘟疫”!

那段时间,为了救自己的爸爸,乔眠几乎找遍景城所有有权有势的人,也被每一个人拒之门外……就在她以为自己走投无路时,陈叔带着一纸契约来到她的面前,说可以帮她救乔云荣。

陈叔的要求有两个:一,乔眠要离开景城,并和景城所有的人断绝联系;二,三年后,也就是乔眠二十一岁的时候,她要和陆家大少爷陆亦浩结婚……

如果乔眠能做到这两点,三年过后,乔云荣就会减刑,提前出狱。

人们都说,濒临绝望的人,只要能抓住一丝希望就不会放弃……所以当陈叔把契约递到乔眠的面前,乔眠就算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还是强忍着眼睛里的泪水,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手印……

嗡嗡嗡。

忽然,微凉的手指中传来手机的震动声,将乔眠从回忆里牵了回来。

她垂眸,朝手机看了一眼,是她的“未婚夫”陆亦浩发来的短信:

周六有几个哥们聚会,到时候打扮好看点,别丢了我的面子。

简短的一句话,没有询问、也没有商量,更像是一句对乔眠的冰冷命令。

乔眠的眼底泛出一丝酸涩,但仅仅一瞬,她又麻木似的,回复一句:好。

……

周六,月夜迷醉。

花城的红灯区霓虹绵延万里……

魅色酒吧内,乔眠身穿一身杏色的气质长裙,面色微红,狼狈的躺倒在陆亦浩的怀里,被他强行灌着酒——

“唔,亦浩不要……我不能喝酒,不、不要……”

她挣扎着,用力推拒着送到嘴边的酒杯。

“有什么不能喝的,你还以为你是景城第一名媛吗?难得兄弟们今天高兴,你别TMD不识好歹,装什么清高!”

陆亦浩坐在乔眠的身边,一只手狠狠地掐住她的嘴巴,另一只反手握着酒杯,将一整杯洋酒垂直倒扣在乔眠的樱唇上,让她被迫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强吞咽着……

第2章

“唔唔唔——”乔眠无助挣扎惊恐的目光看着倒扣在自己嘴上的酒杯,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流下……

三年以来,自从签订下契约后,这样的酒局、这样的侮辱……她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几次。

但是这一次,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来的猛、来的狠。

她知道大概是她和陆亦浩的订婚在即,陆亦浩的心里也窝着一团火,无处发泄。他不想娶她,就只能日日的折磨着她,让她不好过……

辛辣的酒水从她的嘴角溢出,淌到脸上、脖颈……

直到她喝光所有的洋酒,陆亦浩才满意的松开手,将杯子扔到一边,目光阴邪的落在她被酒水浸湿的胸口,看着那里若隐若现的胸衣,以及肉色的饱满……

对着自己的狐朋狗友使了个眼色,坏笑道:“怎么样,我早就说你们的嫂子酒量很好吧。想当初人家可是景城司家三爷身边的红人,要是没这两下子,怎么能入得了三爷的眼?”

“咳咳咳,亦浩不是这样的……”

乔眠狼狈的咳嗽着,从陆亦浩的怀里坐起身。

她指尖颤抖的理了理自己被酒水打湿的长发,一双好看的眼睛溢满水雾看向陆亦浩,她开口刚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周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胸口。

下意识的垂下眼,她匆忙侧身避开人们的视线,抽过几张纸巾遮在胸前,羞赧难当的擦拭着身上的酒水。

“嚯嫂子,你可真厉害!人人都知道景城司家三爷是司家老先生最得意的儿子,身份高不可攀不说,为人更是冰冷不近人情……尤其是女的,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你居然能和他认识,而且关系听起来还很密切!嫂子,你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有人翘起腿,一脸好奇的看向乔眠。

这人的话一出,周围其余的人也全都看向乔眠,神色充满探究。

“我……”乔眠咬咬唇。

“还能怎么做到,当然是脱光了衣服让人家睡呗!”

不等乔眠说话,陆亦浩直接点了一支烟,靠在真皮沙发里,口吻极为不屑的说道。

“亦浩,我没有。” 乔眠看向陆亦浩,脸色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她攥紧拳头想要辩解,却不知道要从何辩解……

三年前的那一件事,是真的发生过。也正是那一件事,让她名节扫地,名声一落千丈。

“没有?”

陆亦浩见乔眠否认,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抬手在上衣口袋里掏了掏,“你要是真的和三爷没什么,三年前三爷的未婚妻林婉晴带人捉奸,记者拍下的捉奸照片上的女主角怎么会是你?”

“哝,你们要是不信,可以看看这照片里的贱货是不是你们嫂子。”

说着,陆亦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相册,挥手把手机扔到桌子上——

顿时,陆亦浩的几个好友凑了过来,一个名叫陈康的男人拿起手机,别人围在他的身边,一边看了看照片上的人,一边又抬头打量了乔眠几眼……

第三章

如此反复几次,就在乔眠低头快要把嘴唇咬破皮时,忽然,陈康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厉害!”

“嫂子果然是女中豪杰,居然做过三爷的情 妇……来嫂子,我要跟你喝一杯!”

陈康一拍大腿,豪爽的倒满两杯酒,走到乔眠的面前,递给她一杯。

喝了这么多酒,乔眠的大脑已经开始出现混沌、恍惚的感觉。

听见陈康又要和她喝酒,她蒙着水雾的眼睛忽的一晃。

她抬头看了陈康一眼,然后又胆怯的看向身边的陆亦浩,摇头祈求道:“亦浩求你……我真的不能喝了。”

她酒量不行,又遗传了她爸爸有严重的酒精过敏。曾经有过最厉害的一次过敏,她呼吸骤停,出现短暂的休克,被人送到医院才及时抢救过来……

陆亦浩和她在一起三年,不是不知道她有酒精过敏,他也曾见过她喝多了酒,浑身长满疹子高烧不退的样子……

但不知道为什么,陆亦浩他每次看到乔眠这种无辜懦弱的样子,就是火大,就是不想放过她!

一把接过男人的酒,他阴笑的看向乔眠,“喝吧,别不给我兄弟面子。”

说完,他又掐开乔眠的下巴,举起酒杯直接灌进了她的嘴里……

“唔……咳咳咳!”酒水顺着乔眠的嘴,流进她的鼻腔里,呛得她直直流眼泪。

“嫂子,我也要和你喝。”

见乔眠和陈康喝完酒,又有人站起身来。

乔眠瘫软的伏在桌面,难受的想要拒绝,但陆亦浩却越来越兴奋,一把拽过她的头发,强迫她仰起头,一杯一杯往她的嘴里灌着酒……

短短的五分钟内,乔眠就被陆亦浩的朋友,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强行灌下七八杯洋酒。

酒过一圈,她的视线开始涣散。

整个人痛苦的趴在桌子上,脸色一片绯红,“亦、亦浩……我好难受,我不能喝了……”

她伸手去拉身边的陆亦浩,想要求他放过她。

但她却不知道,眼下自己这幅迷离的醉态,有多么动人。双眸泛着水漾的光泽,柔软的长发在肩上铺开,整个人白里透红的诱人,好像成熟的蜜桃,随时等着人们的采摘……

陆亦浩看着她的媚态吞了吞口水,一改脸上的狰狞,唇边划出一抹似有似无的阴笑。

他凑近她,手指摸上她的脸,态度十分暧昧的问:“难受?哪里难受?”

“我……我浑身难受,”乔眠无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抓了抓脖颈,“这里、这里好痒,热……又好热。”

在酒精的刺激下,她的身体开始出现过敏反应。皮肤奇痒无比,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乱爬,又热又痒,很不舒服……

陆亦浩听闻她所言,扬唇一笑。

目光落在她抓红的脖颈上,又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兄弟,脸上的暧昧更深。

“嗯——又热又痒确实不舒服。不如我先带你去洗手间吧,也许在那里我可以帮你止痒,让你舒服些。”

第四章

“哦,好……”乔眠眯着眼点点头。

她已经醉的大脑一片浆糊,根本想不清楚为什么陆亦浩要带她去厕所止痒,在这里却不能?

她真的难受极了,只要能让她舒服一些的办法,她都愿意尝试……

“哟陆哥,要去帮嫂子止痒啊?哈哈哈!”陈康等人听见陆亦浩的话,对他吹了几声口哨,哄笑成一片。

而陆亦浩“饥 渴”似的舔了舔干涩的唇,眼底浸染的淫邪更加浓烈。

他扭头,捻灭指尖的烟,松了松领口的扣子,对着陈康说:“你们先喝着,我和你嫂子去快活一下。”

说完,他俯身一抱,便将乔眠绵软的身子抱起,“急不可耐”的大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

与此同时,“魅色”酒吧外,一队黑色豪车车队从远处疾驰而来。

数十名身材魁梧的黑衣保镖从车上跑下,将一个身形接近一米九的男人,从为首的限量版布加迪恭敬的迎了出来……

男人身穿一席挺括的黑色西装,眼眸深邃,黑瞳泛着黯淡诡秘的色泽黑如墨玉。他目视前方,颀长挺拔的身形散发着强大冷冽的气场,好似君临天下的王者,让整个喧闹的酒吧门口都黯然失色,全场唯独只有他才是焦点所在!

“魅色”员工见状纷纷簇拥而上,几个高管围在男人的身边,对他又是点头、又是哈腰,似是在说着什么。

男人的面色自始至终都沉冷至极、如冰霜覆盖。

刚走入酒吧,正准备朝着二楼的包房走去时,倏地,他冷漠的俊颜突然出现一丝微怔!

他凝眸锁定,一双深不见底的幽冷黑眸,注视在人群中被陆亦浩紧抱的女人身上……

是她?

见司墨寒停下脚步,跟在他身边的人员也都纷纷顿足,不敢再继续前行。

他们顺着司墨寒的目光,疑惑的向着酒吧深处看去——

司三爷是头一次来花城,难道碰见熟人了?

“先生。”

注意到司墨寒的异样,贴身助理冷寻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轻唤他一声。

司墨寒微微侧眸,看向冷寻,“你先带王总他们上楼。”

说罢,他再次看向酒吧的深处,漆黑的眸仿佛淬冰,不等冷寻反应,便迈着大步,头也不回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

来到洗手间,乔眠的身体早已过敏发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

陆亦浩抱着她,把她放在水池旁的琉璃台上。乔眠背靠在瓷砖墙壁伤,冰凉的温度透过她的衣衫在她的皮肤上蔓延,渐渐的,她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亦浩?我们这是在哪里?”

她缓缓睁开朦胧的醉眼,媚眼如丝,睫毛轻颤,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陆亦浩,又看看周围的环境,一时间竟然认不出这里是男厕。

陆亦浩看着她,眼里布满贪婪,一边解开裤子腰带,一边气喘加重的说道:“宝贝儿,反正下个月我们就要订婚了,不如今天你就提前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好好的让我爽一下吧!”

“顺便也让我尝尝,三爷调 教出来的女人,是什么样的滋味!”

第五章

说完,他脱掉身上的衣服大步上前。

粗糙的手掌一把分开乔眠两条纤细光滑的大白腿,一边急不可耐的伸出手顺着她的裙子往上摸,低头亲上她的脖子。

“不、不要……”乔眠厌恶的别开脑袋,胡乱躲闪。

虽然她现在意识模糊,但眼前的危险,还是让她拼命挤出一丝理智,羞愤的想要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但来自男女之间的力气太过于悬殊了,男人的身体沉重结实,她的身子又绵软无力,就算她拼尽全力也根本没有力气挣脱陆亦浩的禁锢……

陆亦浩强壮的身体趴在她的身上,手掌一边胡乱的抚摸揉捏着她的身体,一边腾出另一只手去掏自己裤头下,某个膨胀难忍的物体。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硬物感,乔眠的眼睛倏尔瞪大,转瞬睫毛沾染一层羞辱的潮湿,“陆亦浩,你混蛋!你走开!”

她咬唇,双拳捶打在他的胸前,这是她此时此刻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咒骂。而陆亦浩趴在她的身上蠕动、痴吻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在她的挣扎刺激下越来越炙热疯狂,一路吻到她的耳朵……

他的唇紧贴着她小巧的耳垂,粗重的呼吸落在她的耳边,夹杂着无法掩饰的猥琐之味,又湿又热,“宝贝儿,我们都在一起三年了,平常你连手都不愿意让我牵一下。你放心,我的技术绝不比司三爷差,保证有了这次,你恨不得天天让我干你、让你爽!!”

“陆亦浩……”

听着男人放荡的言语,乔眠的心狠狠一紧。

她张嘴,刚想要继续喊些什么,男人的唇舌却来到她的耳朵后方,在那里轻轻的舔了下。

倏地,乔眠的身体敏感一颤,脚趾绷紧。

下一瞬,仿佛有无数的火焰自她的耳朵顷刻爆发,涌遍她的全身,袭上她的大脑,要摧毁她仅存的意识……

这里是她最敏感的地带!

足足三年无人问津的地方,瞬间涌现的酥麻感,差点就让她借着醉意失去了自我!

“不、不要!救命……”她攥紧拳头,哭着拼命挣扎。

可艰难的求救还没有发出口,陆亦浩就俯身向下,连亲带啃的堵上她的唇……求救落在嘴边,化成支离破碎的闷哼。

她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砰”地一声。

突然!

就在乔眠濒临绝望,意识越来越迷乱的时候,紧闭的大门传来一声剧烈的响声!

巨大的声音好像要把洗手间拆了一般。

陆亦浩听见声音,吓了一跳。

慌忙的从乔眠的身上爬起,转身就要破口大骂,“是谁TMD……”可他刚一转头,眼中的凶狠立马黯淡下去。

下一瞬,他双腿发软,一股刺骨的凉意顺着脚底涌上了心头……

“司、司三爷?您……您什么时候回国的?”

只见洗手间外,司墨寒一身黑衣正沉默的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垂头吸着烟。他修长手指间夹着香烟,燃烧起的忽明忽暗的火光,伴随着烟雾缭绕下,将他那张面如冰霜的脸映衬的格外冷酷不凡,但又有几分的朦胧……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