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一场爱恨寒几许by雨竹月影_沈迦因顾逸昀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32

《一场爱恨寒几许》是作者雨竹月影所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沈迦因和顾逸昀之间的爱恨离别...顾逸昀霸道的要求我相信他能解决,可镜子破了还能重圆吗?

一场爱恨寒几许by雨竹月影_沈迦因顾逸昀小说在线阅读

楔子  爱情结了冰

有个词叫春寒料峭,即便是到了草长莺飞的季节,寒流过境还是会把人冻个半死.

不知怎的,江城市今年遇到了罕见的春寒,那些刚刚吐出的嫩芽,在这一阵寒流中幸存不多,何况是人的感情?

对于沈迦因来说,她人生第一次爱情,也在这场春寒中结了冰.

这几天下班的时候,她总是会借故在办公室加班,很晚回家.每每接到他的电话,她只骗他说加班.

暖气已经停了,当漆黑夜色爬上天空时,沈迦因关了办公室的窗户,继续坐在电脑前发呆.

而桌上的电话,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奇怪,都下班了,谁会打办公室的电话呢?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她中规中矩地问.

"还在加班?"是他的声音.

他怎么会打她的办公电话?

"嗯."她应了一声.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说.

她的手颤抖了一下.

虽然两个人在一个楼里上班,可是,除了刚到这里工作的那会儿去过他办公室之外,她没有再踏进过那扇门.即便是在楼里偶尔碰到,她也是和别的同事一样地问候他--顾市长!

"我--"握着电话的手指,不禁微微用力,"我这会儿还在忙--""你是想让我过去找你吗?"他说道.

她看了下时间,都九点了,这个点,楼里几乎没人,可是,他的目标那么明显,万一被人撞见--"好的,我知道了."她挂了电话,深呼出一口气,从桌上随便取了个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

三楼到九楼的这一段路,只有她和自己影子,走廊里,也只有她的脚步声.

走到那扇贴着"市长办公室"牌子的门口,她站了好一会儿,手抬起来又放下,反复好几次,却始终没有敲门.

门,却开了,眼中是她熟悉的那个人,她的脚步,向后退了半步.

他伸出手,一直伸到她的脑后,一用力就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而那一刻,门也在她身后被关上了.

她的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她的耳边,只有他那有力却不够平静的心跳.

沈迦因闭上眼,手里的文件夹也掉落在地.

泪水滚落的那一刻,她伸出双臂抱住了他.

她是想他的,那么想,快要死了.

狂乱的吻,落在她的脸上.而她的心跳,也乱了章法.

她只是闭着眼睛,跟着感觉回应着他,一如过去一样,丝毫不去考虑自己要被带去哪里.

而当她的身体跌落下去的时候,她猛地睁开眼.

丝丝的疼痛,从她的肩膀和胸前传来,她咬住嘴唇,不发出一丝声音,两只手,却深深陷入他的发中.

空气,变得愈发的不安,每个分子都在剧烈地跳动着,冰冷的空气,愈来愈热.

"说,为什么不愿见我?"他扳过她的脸,盯着她.

她闭上眼,一言不发.

"沈迦因,你是我的女人,绝对不允许你这样,听明白没有!"他的语气强硬.

"我不是,我也不要做你的女人,我不要--"她低声喊道.

"太晚了,沈迦因,你早就是了,难道你忘了?"他的手,用力卡住她的下巴,"而且,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窗外的夜色,似乎越来越浓.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我!"朦胧中,这句话总是在她的耳畔回荡.

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离开那座办公楼,怎么回到家里,怎么躺在这张床上的,只是偶尔醒来的时候,感觉到的只有他的怀抱带来的温暖,属于她的温暖.

熟睡中的顾逸昀,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她熟悉的那么平静,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抽屉里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她起身,从抽屉里掏出那张纸,撕得粉碎.

当纸片如雪花一般从窗户中飞出时,她的记忆,也重新回到了和他相识的最初·····

第一章  尴尬初识

六点十分!

她记得上一次看手机是六点五分,天啊,她觉得自己已经这么睁着眼睛躺了很久了,怎么才过去五分钟?

从五点半躺在床上开始,她就没有闭过眼睛,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而在她脑子里反复出现的,就是那个名叫顾逸昀的男人.对她而言,他是个位高权重的男人,是一个她只能在新闻里看的人物,却没想到昨夜和他单独待在一起.

细细算起来,之前和他见面总共就两次,而且都是在饭桌上,每次她都坐在他对面,和他隔着一张桌子.毕竟他是省委办公厅的副秘书长,她也不敢盯着人家看,只是借着给他敬酒的机会偷偷瞄了两眼,就被他给吸引了.

他长的很好看,却不是时下流行的奶油小生或者面瘫男,可是她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迎上了他的视线,那一刻,她有种做坏事被抓的心虚,赶紧低下头,却又担心他会不会生气,偷偷地微微抬头用余光看了他一下,竟瞥见他的嘴角好像微微向上扬了一个很小的角度,顿时,她的脸就变得滚烫起来.

临走时,她跟着局办公室主任一起恭送他.她刚要跟着主任向他弯腰,眼前却多了一只大手.她赶紧抬头看去,竟是他伸出来的手.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她机械式地把手伸过去,他便轻轻握住她的手指摇了两下,很快就松开了.而她的脸,又不争气地热了.

和他的第一次见面,留给她的只有自己的孟浪带来的尴尬.就在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他的时候,局长亲自打电话叫她一起去陪领导吃饭,当她再次怀着诚惶诚恐的心跟着办公室主任去了的时候,再次见到了那位顾秘书长.

这次,她吸取了教训,绝对不敢再看他,低着头胡思乱想,胳膊却突然被办公室主任推了一下,她赶紧抬头,竟然一下子就盯住了顾逸昀.

"你工作多久了?"他问她道.

"啊?哦,顾秘书长,我,我还不到一年."沈迦因忙答道.

"怪不得."他淡淡笑了下,道.

她不懂他什么意思,梁局长赶紧笑着对她说:"小沈,快给顾秘书长赔罪!"赔罪?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却还是端起了酒杯.

"别用这个吓年轻人,没什么罪不罪的."顾逸昀端起酒杯,对梁局长说.

事后,沈迦因才从办公室主任那里得知在那之前,顾秘书长问她话了,而她没听见.梁局长所说的罪,可能就是这个吧!

"随意喝点就行了."顾逸昀对她说.

她却还是端着那红酒杯喝了好大一口.

"小沈多大了?刚工作的话,应该还很年轻吧!"他喝了一口酒,问道.

"二十四岁!"她老实地说.

他点点头,却没再说话.

这就是和他的第二次见面.

距离这次见面两天后的昨天晚上,是江城入冬以来最冷的一个夜晚,她接到了梁局长的电话,说顾秘书长家里有点事,让她过去一下.局长交代了一大段,叮嘱她要听顾秘书长的吩咐什么的,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冒着寒风,她出了门.

第二章  深夜相见

站在他家的门口,她摘下手套对着手哈了几口气,然后猛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像是从冰窟里出来的人,然后才抬手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开了门,她忙挂上礼貌的笑容,开口叫了声"顾--",秘书长三个字还没出口,他就说"进来吧,外面挺冷的".

沈迦因忙跟了进去,就看着他折回了客厅.

奇怪,他家里怎么这么冷清?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局长到底让她来做什么呢?

这么想着,她看见了玄关处随意扔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应该是顾秘书长的,可他居然连鞋都没有摆好.

打开鞋柜,小心地将他的鞋放了进去,她准备给自己找一双女式拖鞋,却根本没有看见这里有任何一双女鞋.

真是奇怪,他家里怎么没女人吗?他的妻子呢?

当她走到客厅口时,看见他正坐在沙发上翻书.

"顾秘书长,您好,梁局长让我过来--"她习惯性地缕了下耳畔垂下的碎发,礼貌地问.

"先坐下."他看了她一眼,用手指了下自己旁边的位置.

把包包放在旁边的绿植边上,她坐在了距离他半米的地方,有些不安地捏着双手.

"你叫沈迦因?"他问.

她点头,道:"沈阳的沈,因果的因,迦是那个走之底一个加减的加.""迦南的迦?"他看着她,问.

"嗯."

"谁给你取的名字?是个很虔诚的佛教徒!"他说.

她笑了下,没说话.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谁取的,只不过她的母亲和奶奶都是信奉佛教的.

"这个名字很特别."他说着,合上了书.

"谢谢您!"

"想喝点什么?牛奶,茶,还是水?"他起身,问.

怎么好意思让他倒水?她忙站起身跟了过去,道:"我自己来吧,顾秘书长!"他低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自己倒吧,不要拘束.哦,顺便给我添杯茶."她转过身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想了想,才说:"晚上喝茶会影响睡眠--"他看着她笑了下,道:"没关系!"沈迦因这才怪自己多嘴说这种话,赶紧走过去拿起茶几上的茶杯,给他添满了水端过来.

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暖气太好,还是她太紧张,之前还觉得单薄的呢子大衣,现在穿在身上好热,她不禁有点口干,接连喝了好几口水,却不知道他一直在看着她.

他就坐在沙发的另一个角落,斜靠着,左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搭在下巴上,饶有兴致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今晚,他陪着省委书记覃春明接待了几位客人,喝了点酒,酒没喝多,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吹了点风,感觉到晕乎了.回家后冲了个澡坐下来看书,就接到了江城市环保局局长梁笑天的电话,说是小沈很仰慕顾秘书长的才华,有些问题想要当面请教,请顾秘书长给个机会见她一次.

混迹官场十来年,这种话,顾逸昀听得出来.小沈,沈迦因,那个害羞的女孩子?这年头,真是很少在官场上看到像她那种自然的女孩了.而他,向来都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深知男女关系会对自己的仕途有什么影响,即便是遇见了不错的女人,也都没有任何出轨的行动.今晚,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他竟然答应了梁笑天,明知这个梁笑天只是因为得知他顾逸昀要继任江城市市长了才来巴结的.

第三章  不同的他

被他这样盯着,沈迦因觉得好不自在,如坐针毡,可是,她刚进门的时候已经问过他需要做什么了,他没说,要是再问一遍,是不是不好啊?不管好不好,也总比这样干坐着舒服点.

"顾秘书长--"她开口小声地叫了一声.

他"哦"了一声,问道:"你今年二十四?"

"是!"她应道,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提起她的年龄.

"有男朋友吗?"他喝了口水,问.

"还没有!"她疑惑地答道.

他点点头,放下杯子,道:"你坐那么远干什么?怕我吃了你?"她忙否认,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想了片刻,她起身,慢慢向他的位置挪过去,最后坐在距离他二十公分的地方,抬头对他干笑了一下.

事实上,只要他伸出胳膊就可以轻松地揽住她,他却没有,但是他做了一件同样意义的事.

她的手,毫无预兆地被他握住,沈迦因惊讶地盯着他,就见他把她的手拉了过去,放在自己的掌中,时轻时重地揉捏着,一股隐隐的力量从他的指间传了过来.

"顾--"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一点点的,却被他握着根本拿不开,情急之下,叫了他.

他却淡淡地笑了,眸色深深地望着她.

"知道梁局长派你来做什么吗?"他问.

"他,他说,说您这里需要人手帮忙--"她结巴地说.

看着她紧张的通红的小脸,那不断颤抖的小嘴,还有掌中这柔软的小手,顾逸昀脑子里的酒精开始发酵.

他微微一用力,便将她拉入自己怀里,她惊慌地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肾上腺素开始发挥效果,沈迦因的心跳加速,血液加快了流动,呼吸频率加快,汗水也渗出了皮肤.

她的小嘴,不停地一张一合,那么红润的嘴唇,犹如被清晨露珠捧着的樱桃,那么的甜美,诱惑着人去品尝.

只有这一次,一次就可以了,一次没有关系,她是个好女孩,顾逸昀!

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这个声音,那份被他常年压制在身体深处的渴望,在此刻躁动起来.

他轻轻捧起她的脸颊,嘴唇慢慢地靠了过去.

看着他的五官在自己的眼里不断放大,她以为他要倒下去了,因为她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他一定是喝多了才这样.

"您,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忙问.

是,他很不舒服,现在就想把她压在这张沙发上,然后品尝她,爱抚她--可是,她的这句话,又唤醒了另一个顾逸昀,他猛地怔住了,盯着她.

这丫头是真的不懂吗?到了这个地步了,还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四年前,他跟着覃春明从东华省来到江宁省,别说是在这异乡的江城,就是在老家榕城,又有多少人关心他的身体吗!可是这个丫头,竟然主动--"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会满足你!"他的唇擦过她滚烫的脸颊,停在她的耳边.

是啊,说清楚,只要把这件事变成一场交易,他就不会再有负担,而且,这个女孩,很明显需要他的帮助.

那滚烫的呼吸,烫的她一个激灵,不禁在他的怀里扭动了一下.

第四章  不明所以

她想要什么?想要很多很多,钱,房子.可是,她不想从别人的手里得到这些东西,特别是他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

"不,不,我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她答道.

好一会儿,顾逸昀没有动弹,沈迦因不知道他怎么了,直到耳畔传了一声他的叹息.

"你回去吧!"他松开了她,说道.

啊?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看着他端起水杯喝了几口.

他转过头看着她,四目相接的时刻,她赶紧起身.

"那,那我就,我就先回去了!"他是老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沈迦因赶紧准备离开.

快速走到绿植边捡起自己的包包,她头也不敢回就逃向了玄关.

然而,就在她弯腰换鞋的时候,感觉到身后站着一个人,她下意识地回头,看见他扶着墙站着.

"顾秘书长,晚安!"她刚说完,就看见那个身影向旁边倒了下去--沈迦因扔掉包包,赶紧扶住他,等她再看他的时候,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糟了,他一定是病了!

用尽全力架着他来到卧室,扶着他躺下的时候,沈迦因已经虚脱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被他压在床上.

她推了推他,叫他的名字,他却没有反应,她大着胆子抬手摸了下他的额头,手被烫的缩了回来.

天啊,怎么烧的这么严重?

她赶紧从他的身下爬起来,给他盖好被子.

这一夜,顾逸昀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朦朦胧胧中,只看见有个人坐在自己身边给自己额头上敷毛巾,给他喂水喂药.这一幕一直持续着,直到他后来彻底睡着.

是谁?是徐蔓吗?

宿舍里,沈迦因翻了个身,她想起来了,她最后离开的时候,他是很舒服地睡着了,太好了!

这么一想,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好了,起床啦,开始上班!

和平常一样,她依旧是第一个到达江城市环保局办公室的人,只不过今天更早而已.

办公室的同事们顾续到来,看着她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调侃她是不是恋爱了.

恋爱?哪有那么容易?

她的工作很简单,处理全市各个县区送来的报表,还有监测站的数据,全都是使用电脑就完成的工作.这项看似简单的工作,她可是用了不少的时间熟悉的,毕竟处理数据对于一个大学学了四年英语专业的学生来说,不是易事.

九点半,她接到了梁局长打过来的电话,让她去他办公室一趟.

应该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吧,沈迦因心想.

怀着忐忑的心情,她来到三楼的局长办公室.

"是小沈啊?"梁局长笑眯眯地说,"快坐下."

沈迦因礼貌地问候了一句,就坐在局长办公室的沙发上.

"小沈啊,昨晚,顾秘书长,没有不高兴吧?"梁局长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满脸堆着笑.

"没有,挺好的."她答道.

尽管两个人所指的内容完全不同,梁局长却以为她明白他的意思,高兴地点头,笑道:"小沈,你还年轻,以后啊,要多多和顾市长走动,多向顾市长学习,肯定会大有前途的!""顾市长?"沈迦因不懂局长要她向顾逸昀学什么,却首先被称呼给搞晕了.

"是啊,顾秘书长马上要当我们江城的市长了!"梁局长说着,心里却充满了疑惑,难道顾逸昀昨晚什么都没和这丫头说吗?还是说这丫头根本就没办成事?应该不会吧?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