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南风不息爱依然结局_南亓哲苏然小说大结局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32

风吹落叶所写的精品言情小说《南风不息爱依然》大结局啦,小编现在要给大家安利的是主角南亓哲苏然大结局在线阅读,一起欣赏吧!精彩片段:“就算他真得放我们走,我也不会同意的!南亓哲,你别犯傻,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小哲他们也不会认一个瘸子当爹地的!!!”

南风不息爱依然小说 大结局

她想发狠威胁南亓哲的,可不知怎么回事,眼泪不听话地往下掉,怎么都流不完。

“你会介意我是个瘸子吗?”南亓哲给她擦眼泪都擦不完,俯身去吻她的眼泪,“别哭了,我会心疼。”

“南亓哲,你的腿断了会后悔的!!!”苏然喊得嗓子都哑了。

“不会。”南亓哲捧着她的脸,轻声说道:“我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好好珍惜你。”

他吻了下她的方向,眼底从未有过的温柔,“苏然,我爱你。”

泪水顺着脸颊流入苏然的嘴里,泛着苦涩的味道。她双手抓着南亓哲的手,拼命摇头。

“别看,一会儿就好了。”南亓哲一点点掰开她的手,走到魏泽身前,“开始吧,别忘了你说的话。”

“我说到做到。”魏泽笑了笑,冲一个保镖说道:“去把我的棒球棍拿过来。”

“好的。”保镖应了一声,离开了。

不过两三分钟,他便拿着一根棒球棍回来,双手递给了魏泽。

苏然瞳孔皱缩,想上去夺走棒球棍,却被两个保镖拦住了。她用了吃奶的力气挣扎,但怎么都挣扎不开。

“别伤到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南亓哲转头,警告拦着苏然的两个保镖。

两人下意识站正身体,点了下头。

“我要开始了,可能会有点疼,南少忍一下。”魏泽脱掉西装外套,拿着棒球棍活动了几下,猛地一下子打在南亓哲右腿上。

南亓哲眉头皱了一下,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但依旧站得笔直。

“南少身体锻炼得不错。”魏泽笑了笑,棒球棍再次用力敲了下去。

安静的餐厅内,咔擦的骨裂声格外清晰。

南亓哲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拳头紧攥,没忍住,摔倒在地上。

“南、亓、哲!”苏然喊得撕心裂肺,泪水夺眶而出。她用力摆脱两个保镖,冲到了南亓哲跟前。

魏泽站直身子,叹了口气,“南少奶奶,你离得这么近,伤到你可不好。”

周若思身子瑟缩了一下,咬咬牙,向前迈了一步,但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回去。

她都自身难保了,哪儿有什么资格去保护别人?

“把她拉开。”南亓哲俊脸苍白,冷声吩咐保镖。

“我不走!”苏然双手抱住他的腰,头枕在他的胸口,“南亓哲,我不会欠你人情的!”

“把她拉开!”南亓哲又重复了一遍,加重了声音。

几个保镖上前,用了大力气,才把疯狂的苏然拉开。

砰!

砰!

砰!

棒球棍和肉体碰撞的闷响声一声声在餐厅里响起,听得人头皮发麻。

血水顺着棒球棍,一一滴滴流淌在地上,盛开妖娆的血莲花。

南亓哲的右腿上早已不能动弹了,整条西装裤都被染成了暗红色,和他俊脸上的苍白形成鲜明对比。

周若思根本不敢看南亓哲,吓得身体止不住颤抖。

“够了,够了!”苏然嗓子都喊哑了,“南亓哲的腿已经断了,别再打了!”

魏泽停下动作,把染血的棒球棍扔到了一旁,示意保镖们松开苏然。

苏然踉跄着跑到南亓哲身前,跪坐在地上,他的鲜血瞬间浸透了她的衣服。泪水顺着她的脸颊吧嗒滴落在地上,很快融入血水,也变成了红色。

她看着他满是鲜血的右腿,颤抖着双手想要触碰,可却不敢。

“南亓哲……”苏然鼓起勇气掀起他的西装裤,当看到他腿上大片的伤口时,只觉得头一阵阵的晕眩。

赵雪琪不知是吓傻了,还是镇定剂发挥作用了,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边,一声不吭。

“啧,真感人。”魏泽走到餐厅一个桌子前,从花瓶里拿出一把枪,上膛,“可是我不敢得罪南家。”

他拿枪对准了南亓哲。

苏然一脸不可置信,“你什么意思?”

“对不住了南少奶奶,南少回去不会放过我的,你和他必须死。”魏泽眼下泪痣散发着魅惑的光芒,慢慢按动了扳手。

苏然瞳孔皱缩。

砰!

周若思突然扑了过来,子弹打入了她的小腹,她捂着小腹蹲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特助带着一大批警察涌了进来,警笛声笼罩这一片别墅上空。

……

医院。

特助低着头,一声不敢吭。

“南少骨裂了,大概三到四个月能恢复。”医生给南亓哲打上石膏后,跟一旁眼睛红肿的苏然说道。

苏然,“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等医生出去后,她才看向特助,脸色难看地说道:“既然你和警察早到了,为什么不早点进来?”

要是他们早点进来,南亓哲的腿也不至于伤成这样,也许连下跪学狗叫都不用。

特助偷偷瞄了南亓哲一眼,嗫嚅着,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南亓哲说道。

苏然瞳孔皱缩,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南亓哲穿着病服躺在床上,冷声道:“过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苏然走到病床边,脸色难看极了,“南亓哲,你知不知道特助和警察再晚来一会儿,你和我的命就交代在魏泽手……”里了。

她话还没说完的时候,突然被南亓哲拽到了怀里。

她压在他的身上,不敢用力,生怕拉扯到他的伤口。

四目相对,她竟发现他的眼里满是温柔和深情,直白而炙热。他的目光似是天罗地网,将她包罗其中,她的愤怒变成了茫然不知所措,脸有些发烫。

“对不起,让你受怕了。”南亓哲紧紧抱着她,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一下,“他们来得再晚一点,我也不会让你出事的,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他们伤到你的。”

如果是以前,苏然会觉得他只是在骗她,可今天发生的一切却让她相信,他真的会那么做。

她颤抖着双手回抱住他,“可是他们到的再早一些,你就不用被打,也不用跪下学……学……”

狗叫两个字她实在说不出来。

他这种霸道蛮横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啊?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南亓哲抱着她的力度更大了一些,即便说情话时,依旧是硬邦邦的,“为了你,我可以不要尊严,甚至可以不要我的命。”

想到他躺在血泊中的样子,苏然刚止住的眼泪又有了汹涌之势,可能哭得时间太长了,眼有些疼。

“可是,我不能没有你。”说到这里,南亓哲声音忽然变得很轻,带着几分忐忑,“苏然,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怕她拒绝,他有几分急切地说道:“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相信你,会对你好。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吗?”

他不惜让魏泽打断她的腿,就是想让她给他一次机会,就算不是爱,只是感激也可以。

一条腿换一个机会,值了,他真的不能离开她!

“……好。”苏然知道,她这辈子大概都无法离开这个男人了,身体离不开,心也离不开。

砰!

门突然被推开了。

林娜己一马当先,指挥后面的几个人,“来来来,鲜花、气球,一样不能少!”

几人立刻涌了进来,井然有序地将一大捧玫瑰递到南亓哲手里,然后在病房各处放上了鲜花,挂上了气球。

“然然,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这么幸运,兜兜转转还和一直爱的人在一起。”林娜己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悲伤,“你要一直幸福哦!南大少要是欺负你的话,也记得告诉我!”

“妈咪,嘿嘿嘿,祝幸福!”小家伙从人群里挤出来,笑得眉眼弯弯,他是最希望妈咪和爹地在一起的人了!

司老爷子被司润扶着,站在最后面,想说些祝福的话,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站在后面傻笑。

林母偎依在林父怀里,眼眶有些红,可惜他们家娜娜跟陆家小子没有这样的福气啊,也不知道后面会跟那个丹尼尔怎样。

“南大少,别傻愣着啊,钻戒呢?”林娜己双手叉腰,“不会没有吧?”

南亓哲没出声,只是小心翼翼地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项链,而项坠赫然是一个钻戒。

苏然看着这个很眼熟的钻戒,突然有些想笑,他扔了,自己捡回去,她扔了,他又捡回去,这是他第三次把这个戒指送给她了。

“苏然,我爱你。”南亓哲握住她的手,虔诚而温柔地帮她戴上。

苏然笑了笑,声音很轻,“我也爱你。”

四目相对,他捧起她的脸,在众人的起哄中,吻了上去。

——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还爱着他,他也爱着她,这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