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夏至清莫书臣小说在哪看_1211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7:31
一本叫《1211》,是小说圈的风云作者狸花所写,此小说主人翁是夏至清莫书臣,很多书迷朋友们都不知道在哪看,本站有全本小说入口哦!精彩片段:“他们总是打我,骂我,欺负我。”眼泪说来就来,她眼里蓄满透明的液体,“你就收留下我好吗?我一定会乖乖的,不给你惹麻烦,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夏至清莫书臣小说 精彩章节

夏至清接受了林简的一番慰问后,笑着挂了电话,一抬头,沙发上举着报纸分男人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是林简,听说你在被警方调查,所以打电话来劝我早点脱离你这苦海。”

夏至清在拌酸奶沙拉,水果蔬菜切了一大堆进去,看着就很不错。

但莫书臣怕酸,瞥了眼里面的柠檬片,咽咽口水别开头。

“就是上次和你一起相亲的女人?”虽然只见过一两面,但因为相亲的事,林简的名字在莫书臣记忆里算半个认识的人。

突然提到相亲,夏至清觉得自己有些理亏,但转念一想,自己再过分也比不上他半分,也就坦然。

她耸耸肩默认,叉了块芒果放进嘴里。

莫书臣面色骤然一冷,“下次少和她联系。”

三番两次想破坏他婚姻的女人,莫书臣认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夏至清想笑,憋住了,她笑意还没完全收回,突然响起门铃声。

两人一起皱眉,莫书臣咒骂一声,起身开门,见到来人脸色阴沉得更加厉害。

“你来干什么。”他说着就就要关门,女人眼疾手快,闪身很快进门。

夏至清走过来正看到莫书臣抬脚要把人踢出去,啧了声阻止。

“让她把话说完吧。”

莫书臣一脸不情愿,犹豫了会儿才收回手脚,莫茜茜手脚一软,倒在他的脚边。

“书臣~”她扒着莫书臣的腿,脸上的伤疤依旧令人惊悸害怕,“我想你了。”

莫书臣两根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他忍住嫌恶,嗓音冷硬,“不想再进监狱就好好的回医院里给我待着!”

说着她怯生生抬起头,但在那张脸上显得愈发表情怪异。

“还有,我怀了你的”

不等她把话说完,莫书臣无法忍受,开门直接将她推出去,“滚。”

门外莫茜茜愣了愣,随即疯了一样猛地捶门大吼,“莫书臣!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不管我!”

她疯狂的大吼大叫,把门捶得哐哐作响,哭腔哽咽不止,“是不是夏至清那贱人勾引你了?是不是她不让你见我?你不是爱我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撕心裂肺的哭吼声听得人头皮发麻,夏至清手里还捧着酸奶沙拉,但突然觉得酸甜的奶味变得寡淡。

她淡淡转身,回到客厅里,对门外疯狂的叫声置若罔闻。

“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莫书臣烦躁的坐下,抓了把头发双手交握手肘撑在膝盖上。

“那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新住址。”

夏至清憋了一肚子的闷气,话一问出口又后悔。她这拈酸吃醋的语气,和她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

“我没有告诉她。”他定定的看着她,眼里写满真诚。

门外声音逐渐消失,夏至清冷静下来,觉得自己面对他所有的不理性都是愚蠢的。

对他,从来就不该有任何期望。

“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能处理好莫茜茜的事情,我不想在接下来的生活里,天天都有个疯女人在我门前鬼哭狼嚎。”

她被刺激得出口尖酸刻薄,莫书臣眉头微蹙,薄唇紧抿,很久才道,“她不会再来。”

他顿了顿,看不出情绪的眸子望向她,指间温度烫人,他手指放在她眼角轻磨。

“夏至清。”他很少连名带姓叫她名字,每次这么称呼都十分严肃,“我不是什么好人,莫茜茜也不是,所以不管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她,都不值得你去动怒。”

夏至清眼眶微红,抿紧唇一言不发。

气氛微僵,莫茜茜走了,她带来的压抑感却久久不散。

夏至清控制不住,只要看到莫茜茜那张脸,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变得她自己都觉得恐怖。那几年的记忆像噩梦一样纠缠着她,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但没有模糊,反而历久弥新。

她怕自己伪装的淡定都溃塌,她不是圣人,做不到去原谅狠狠伤害过她的人。

指节因为用力泛白,夏至清绷紧脸,牙齿紧咬,才没有泄出哭声。

她狼狈地转过头,眼泪刷的流下,带着哽咽出声,“对,你不是好人,对我更不是好人。”

她像自我警告一样,一遍又一遍说道,“我不会原谅你,不会,永远不会。”

他这人自私又坏得出奇,凭什么在他做过那么多错事后她还要原谅他?

不可能。

莫书臣也不奢求能千帆过后能风平浪静,对她的话只是轻轻一笑。

他把她揽进怀里,夏至清躲了躲,再次强调,“我们只是逢场作戏。”

莫书臣手长,哪会让她真的躲开,如愿把她搂进怀里,莫书臣满足的喟叹一声,下颌抵在她的头顶。

“你是不是对逢场作戏有什么误解?”

夏至清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压低嗓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们不是逢场作戏,而是假戏真做,就像在天黑时”

夏至清轰的一下涨红了脸,被他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绞尽脑汁,最后才憋出一句话,“不管是真戏还是假戏,时间都不会长到哪儿去。”

警察最近来的频率慢了,但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从夏至清知道的看来,叶衍多半已经是胸有成竹,能出手就他于死地。

莫书臣捏捏她的脸不以为然,顺着她的话提出要求,“我进去了你得好好给我守一辈子的寡,记住了吗?”

“呵。”夏至清煞风景的冷笑一声,无情戳破他的白日梦,“你想得美吧。”

“等你进去了,我就向法院提出离婚,然后回自己的城市里。如果能遇上爱我的人,就和他结婚,如果不能,那就去领养一个孩子。”

她莹润的脸庞在说起美好的事情时,整张脸都美好的不像真人。

莫书臣低头看着她嘴角的浅笑,确定她没有任何不舍和留恋后,心里松了口气,还有空落落的难受。

他面上却露出狠意,掐着她的腰恶声威胁,“你要敢红杏出墙,我就灭了那男人!”

夏至清扭头朝他翻了个白眼,“墙都塌了,你还想关住红杏怕是有点难。”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