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极品嫂子_虎子周慧敏by戈壁加油站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9:08

《极品嫂子》是作者戈壁加油站所写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要讲述了虎子和嫂子周慧敏之间的情感故事...第一次见到嫂子的时候就被她吸引到了,特别是她傲人的双峰...

极品嫂子_虎子周慧敏by戈壁加油站在线阅读

第一章  城里来的嫂子

我嫂子跟一个大明星同名,叫周慧敏!

她比想象中还要漂亮,腿长腰细,皮肤白嫩,一双眼睛灵动迷人.尤其是那挺起来的胸,叫我看了,暗中不知道吞了多少唾沫!

嫂子今天刚到乡下,我也第一次见到她.

吃了晚饭,我就回了屋里,站在窗前,又激动又期待.

因为嫂子是城里人,她又长途跋涉回家,我想她晚上一定是要洗澡的.

夜沉了下来,村里特别安静.

我看到嫂子换了睡衣,端着一个巨大的面盆,在院子里查看一番,然后去了洗澡间!

洗澡间亮起了灯,我悄悄走出去,轻手轻脚地靠近了洗澡间.

洗澡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嫂子已经在洗澡了.

想想嫂子的身体已经被热水浸透,我没来由地又咽了口唾沫.

我顺着墙根,绕到洗澡间的后面,将一块松动的砖头取了下来——几天前,当我得知嫂子要回老家的时候,我就有了这样的准备.

也是我鬼迷心窍,单看嫂子的照片就让我心生荡漾,今天见了嫂子本尊,我更克制不了自己.

透过缝隙,我将目光探了进去.

嫂子正在往身上抹沐浴露,她的前胸正对着我,那两坨又大又圆的白肉,料想需要很大一只碗才能罩得住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不穿衣服的样子,而且还是我的嫂子,这叫我的下面不由地肿了起来.

洗澡间很小,放个浴缸都困难,所以只是淋浴.

夜很沉,院子里很黑,嫂子也发现不了我在偷看她洗澡.

嫂子的身体白白净净,尤其当我向她那私密的部位,我恨不能冲出去跟嫂子一起洗个澡才好.

我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身体里也有一股无名大火在上下窜动.

从我开始遗镜,我对女人的身体就充满了各种幻想.

嫂子没回来的一段日子里,村里的妇人当着我的面给小孩喂奶是从不避讳我的,甚至一些妇人到林子里撒尿,也是不会避着我的.

这着实让我的眼睛吃了个够!

她们那些女人从不避讳我,倒不是因此我年纪小,而是在她们的认识中,我就是个瞎子.

我小时候出了一场车祸,我的视神经受到压迫,从那以后我就看不见了.

这一瞎就是十年,我今年刚好二十岁!

可是没想到不久前,我的眼睛又莫名其妙的可以看清东西了.但我隐瞒了这个秘密,因为这样很好,可以光明正大地偷看村里的女人.

我心想,嫂子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这个瞎子小叔在偷看她洗澡吧?!

谁叫嫂子太漂亮呢?

尽管我心里有一点点的负罪感,但我还是舍不得挪动脚步离开.

加上我哥去了远地方打工,也不知道嫂子要在村里呆多久,这也让我更加大胆.

此时我看到嫂子将沐浴露抹匀后,又拿澡巾在自己的身上搓,只是她转了个身,背对着我,叫我看不到身前的那两坨白肉了.

但我看到了她那吹弹可破的大腚儿,这让我又想起了村里的家禽交配的情景,我恨不能冲出去从后面抱住嫂子……嫂子在里面冲澡,我就在外面用手解决自己的需求!

最后我不舍地贪恋一眼嫂子的身体,终究又把砖头堵上,然后踅回了自己的屋子.

可我怎么睡得着,翻来覆去都是嫂子的身体在我的眼前晃动.

倘若嫂子在老家待的时间越久,我偷看她的机会也就越多,这样想想,我又心满意足地睡了.

可是没睡踏实,又被老鼠给吵醒了.

之前我睡哥哥的婚房,也就是嫂子现在住的那间房.那间房子没那么潮湿,至少没有老鼠,而且还有空调,只是嫂子回来后,我才搬到了这间屋子来.

这间屋子没空调,秋蚊也多,老鼠在墙角打了个洞,也进来跟我同住.

嫂子回来后,我又心急,忘了拿蚊香.乡下老鼠多,我准备的老鼠夹又落在了嫂子的房子.

因此我又起身,打算去嫂子的屋子拿蚊香,还有老鼠夹.

我走到嫂子门口,敲了敲门.

嫂子在里面喊了声,"谁啊?"

"嫂子是我,虎子,我房间有老鼠,老鼠夹忘拿了,顺便拿盘蚊香——"嫂子听我这话,便哦一声,然后给我开了门.

然而当房门打开的刹那,我魔怔一样愣住了,嫂子居然光着身体!

想想也是,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就是个瞎子,嫂子也不用避讳我.

可是嫂子难道喜欢果睡吗?

我进了屋子,发现电视机开着,只是声音很小,刚才在外面没听到,嫂子居然在看毛片?!

怪不得电视机声音开这么小!

当我看到电视里的画面,又看到嫂子毫无遮掩的身体,我的二弟又亢奋了起来.

想不到嫂子是这样的人,这与之前嫂子的端庄大方俨然判若两人.

我哥之前跟我说过,他们小两口尽管在城里生活,但各自工作都忙,平时也聚少离多,估计也是嫂子受不了寂寞吧.

这时候嫂子转身拿了蚊香,又从墙角拿了老鼠夹,转身递给我的刹那,她的目光看向了我的下面,嫂子霎时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虽然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个废物,因为我是瞎子,但我兄弟很争气的,不敢说跟驴一样大,但也真心不小,这也是我唯一引以为傲的地方.

我看嫂子吃惊地不得了,我怕嫂子怀疑,就连忙说,"嫂子你快给我,我尿急——"嫂子哦一声,接着便说,"我也去上个厕所,我们一起吧!"接着嫂子披了睡衣,拉着我出了门.

嫂子刚才穿睡衣的功夫,我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根很粗的东西,形似男人的那玩意.

我知道的,那是情趣用品!

嫂子到底是城里来的,很会玩!

到卫生间门口,嫂子让我先进去.

只是在我进了卫生间后,嫂子并没关门,她甚至在往里面张望.

嫂子居然偷看我尿尿?!

第二章  去嫂子的房间

嫂子也在偷看我!

难道是我兄弟的尺寸吸引了嫂子吗?

听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玩意大,但我不是很能理解,因为我并没有那方面的体会,我目前没有破禁,还是个童男.

既然嫂子要看,那就让她看个够吧!

因此我留了半边身子出来,好叫嫂子能够看到我的兄弟,然后我才脱下了裤子.

我故意摆出姿势,特意挺得很高.

我看到嫂子的表情十分吃惊,好像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兄弟一样,我也能理解嫂子眼神里流露出的渴望,她很想咬我的那里!

只是被嫂子这样看着,我兄弟肿得越发厉害.

嫂子眼睛都不眨,盯着我的兄弟在看.

而这时候的嫂子,竟然伸手到自己的下面,开始摸自己的那里,她的表情相较先前越发痴迷了起来.

我瞎了整整十年,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

在我们村里,随处可以听见有人在讨论男女间那点事儿,只是没人会在乎我这个瞎子的存在罢了.

嫂子自己抠自己的那里,与我打-飞机应该是一个性质吧?

是我哥不行,满足不了我嫂子吗?怎么我嫂子好像好久都没被人垂幸过一样.

撒了尿,提了裤子,我又出去.

嫂子伸手递给我蚊香,自己又进去.

我心怯,不敢久留,回到屋子躺下,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在看毛片,而且在上厕所的时候,她还偷看我!

看来嫂子在那方面的需求很强烈,我心想,我哥不在家的时候,估计嫂子就是用手自己解决的吧.

我都恨不能变成嫂子的那双手才好.

正这样胡思乱想着,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吓得我一机灵.

这部手机,是嫂子今天送我的见面礼,也是一款盲人手机.手机上只有嫂子,还有我父母的号码.

我拿在手中一看,竟是嫂子打来的.

都这么晚了,嫂子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也没多想,我就接了电话.

"虎子,我是嫂子——"电话里传来嫂子的声音.

"哦,嫂子呀——"我心里疑惑,也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儿.

嫂子继续说,"不好意思啊虎子,吵你睡觉了,你能过来我房间一趟吗?我找你有点事——"嫂子的语气间夹杂着几分焦急.

一听这话,我虽然心里困惑,但也多了几分期待.

该不会嫂子看毛片受不了,想让我去见证一下吧?

但我知道嫂子很爱我哥,而我也不能做对不起我哥的事情!

心里这样想想,我就答应了下来.

我特别期待能再次见到嫂子,但也很忐忑.

当我到了嫂子门口,我本能地敲了敲.

嫂子似乎是刻意为我留了门,她说进来吧,门没关.

我推门进去,看到嫂子坐在床边,上身没穿一件衣服,不同的是,电视机已经关掉了.

嫂子见我进来,便晃动着那两坨巨大的白肉,她关了门,又把我拽到了床边坐下.

我的目光在嫂子的身上痴痴地不肯挪开,然后我问,"嫂子,啥事找我呀?"只是瞎了这么多年,上眼睑和下眼睑几乎黏在了一起,尽管现在能看到一些东西了,但也只是一条缝,别人断然发现不了,而平时我出门的时候,还会戴着墨镜!

此时与嫂子咫尺的距离,我甚至都看得清她的每一个毛孔.

她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再配合上嫂子的国色天香,这种强烈的冲动,远比我在洗澡间偷看的时候还要强烈.

我的下面又胀了起来,我不由地并拢了双腿.

嫂子像是要说什么,她的脸已经红透.

但我知道嫂子并不是害羞,她只是因为强烈的渴望带来的急切,才叫嫂子涨红了脸.

我稍微有点别扭,毕竟是我嫂子.

我说嫂子,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呀?

嫂子显得很为难,支支吾吾说,"虎子,我——我——""怎么了嫂子?"我追着问.

"虎子,我——"嫂子又嗫嚅一阵,才说,"跳弹的绳子断了,拿不出来了,你——你能帮我拿一下吗?"可是我不明白什么是跳蛋呀!

嫂子的脸颊流露着几分羞赧,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我不经意地转向床头柜,看向了那盒子里的情趣用品,嫂子似乎刚才用过那些玩意,因为盒子里的那个东西看上去湿漉漉的,好像刚从嫂子的身体里拔出来一样.

我问嫂子,什么是跳蛋呀,怎么绳子就断了?

兴许嫂子看我这样严肃又正经,她显得越发着急了起来.

嫂子娇嗔地哎呀一声,解释说,"跳蛋是个玩具,留在我身体里了——""啊?你吞下去了啊?"我忙问道.

嫂子连忙摆手,又分开了腿,声音变小了几分说,"不是——是留在我的下面——出不来了!"当嫂子分开腿的刹那,我脑子一阵眩晕,险些因为缺氧就晕了过去.

别人都以为我是瞎子,可我什么都看得见!

我吃惊的同时,哈喇子险些就掉了下来.

我虽然没去过大城市,但我也不傻.我心想,跳蛋应该就是情趣用品的一种吧.

只是我不明白,嫂子既然把那东西塞进了自己的下面,为什么就拿不出来了呢?

第三章  试我的按摩手艺

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呢喃地叫了声嫂子,眼睛却一直盯着嫂子的下面在看.

嫂子好像瞧出了我的尴尬,羞答答说,"虎子,你别乱想啊,我是个女人,也有正常的需求,我跟你哥分开好几天了——哎呀,说了你也不懂!""我知道嫂子你很本分,可我怎么帮你呀?我看不见的——"我装模作样说着,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嫂子却以为我是盲人,什么都看不见,殊不知我刚才又饱了眼福!

原来女人的下面,是这个样子.我险些因此冲动,就伸手摸了嫂子那里.

在旁人看来,我是瞎子不假,但我不是傻子.

嫂子借助一些工具自己给自己快乐,没想到留在身体里出不来了.我还是明白的.

这时候嫂子期期艾艾说,"虎子,你可千万别把这事儿说出去,谁都不行,知道吗?丢死人了——"我跟嫂子保证说,"嫂子你放心吧,我谁都不说——"嫂子听我这样跟她保证,似乎又宽慰了下来,呓语说,"哎,亏你看不见,不然嫂子以后怎么面对你——"嫂子说完,径自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那里.

再接着,嫂子便躺平了身体,小声说,"虎子,你摸到了吗?就这里,你伸进去,有个塑料的东西,帮我拿出来——"不用摸,我看得见!

因为紧张,因为激动,我整颗心感觉都在胸膛乱窜.

第一次碰女人那里,我怎么能不紧张?

我呢喃地说了句,知道了嫂子,我帮你拿出来!

接着我弯腰下去,然后伸手往里面探索.

我的手指漫过草丛,刚碰到嫂子的那里,就感觉潮湿潮湿的,像是涂了沐浴露一样,黏糊糊的.

这真是个神秘又神奇的地方,叫所有男人都如此向往.

我凑近一些,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是沐浴露混合了嫂子身体的味道而散发的异味.

那里很柔软,我怕弄疼了嫂子,因此我只探进去了两根手指,我的手指,的确碰到了一个硬鼓鼓的东西.

这时候嫂子催促说,"虎子你快——"

我连连应和,又放进去一根手.

嫂子啊地叫了一声,她的身体也不由地扭动了起来.

可是嫂子的那里太深,我够不到那个叫跳蛋的东西,不得已,我几乎将整个拳头都探了进去.

似乎是我弄疼了嫂子,嫂子轻声地叫个不停,但我明白,她并不是因为痛苦,我甚至觉得嫂子是因为愉悦才这样轻声叫了出来.

在里面摸索一下,我的手指夹到了一个很圆很滑的东西.

我正要把自己的手往外拿,嫂子两腿突然发力,恁是不让我拿出去.

我忙说嫂子,你别用力呀,我帮你拿出来了!

嫂子却不说话,躺直了身体啊-啊地叫着,身体也随之扭动着.

这样持续了几秒钟,嫂子的腿一下子又分了开来.

嫂子显得有气无力的样子,坐直了身体说,"谢谢你啊虎子,你可千万别跟人说——"我将拿出来的跳蛋捏在手中,特别湿滑的感觉.

我问嫂子,"这就是跳蛋呀?"

估计嫂子也是一时害羞,慌忙从我手中夺过,语气间夹杂着几分仓促说,"你别问了,快回去睡觉吧——"我嗯了一声,便站起来,嫂子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裤子上.

我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的兄弟怎么能没有反应呢?嫂子也该明白的.

我装模作样地四周摸摸,假装自己是真瞎,跟嫂子道声别,我便踅回屋子,撸了一管才睡去.

清早起来,又不由地想起昨晚的情景,仔细地回味一下,才美滋滋地出了门.

嫂子起得早,她已经在院子里洗衣服了.

嫂子的打扮十分凉快,胳膊露出来了大半截,穿了一条七分裤,脚上是一双拖鞋.

"虎子你起这么早啊?"嫂子见我出门,便出声说道.

我只嗯了一下.

嫂子忙站起来,在衣服上蹭蹭手说,"我烧了早饭,给你盛一碗吧!""爸妈呢?"我忙不迭问道.

平常时候都是我妈烧早饭,并且伺候我这个"废人".

嫂子抢了两步,不由分说地拽住我的手腕,她以为我真瞎,还好心提醒说,"小心,前面有口水缸!爸去村头给人修房子了,可能过两天回来吧,妈下地了!"我爸手艺很多,木匠活、泥瓦工都胜任得来,以前也这样,好几天都不回家.

倘若我没瞎的话,兴许我会跟着我爸学手艺.

嫂子拽我进了屋里,然后给我盛了一碗稀粥.

我扒拉一碗早饭,期间嫂子出去了一下,她又从外面进来,脸上带着几分犹豫的神色说,"虎子,听妈说,你是在镇上的中医店学的按摩,是吧?"我撂下筷子,抹抹嘴说,"是啊嫂子,怎么了?"尽管我没办法跟着父亲学手艺,但我已经跟着镇上的赤脚村医,学了好几年的按摩了.

"嫂子昨天坐了一天车,腰酸背痛的,你给嫂子按摩一下吧.你哥说等挣了钱,就在城里开一家按摩店,到时候你也过去帮忙,让嫂子先看看你这几年手艺学的怎么样!"嫂子语气很诚恳,但是她在说起这些的时候,嫂子一直捂着自己的腹部,好像肚子疼一样.

我又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该不会是我弄疼了嫂子,才让嫂子不舒服吧?

这时候嫂子见我不做声,她语气间裹挟着几分恳求说,"不行吗虎子?"可是嫂子说着这话,又径自伸手,摸到了自己的下面,并且在揉她自己的那里,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昨晚上的情景到如今都挥散不去,嫂子又要求我给她按摩,而且看嫂子的样子,她那里很不舒服.其实我也很想再摸摸嫂子的那里,虽然这让我很有负罪感.

我当然十分乐意给嫂子按摩了!

而且我哥之前也的确说过,他打算在城里开一家休闲会所,专做按摩生意.

听我哥说,我嫂子在城里的一家养生馆做经理,料想嫂子对按摩技巧也不陌生,也可以指出我按摩技巧上的不足.

这样想想,我便点头说,"好啊嫂子,你看看我这些年学的怎么样!"嫂子见我答应,说就去她房间吧!

嫂子拉着我进了房间,又趴在了床上,然后指使说,"你过来啊?"我眼睛撑开一条缝,看到嫂子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整个曲线是那样诱人垂涎,尤其是那突出来的腚儿,实在妙不可言!

我大口大口地咽唾沫,下面的兄弟再次肿了起来!

第四章  不能再这样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趴在床上的嫂子看去,看到这副光景,我竟有些怔住了.

嫂子招手说,"你过来啊?就随便给我按一下吧——"

我这才挪动脚步,假装摸摸索索的样子,然后摸到了床边!

我故意摸到了嫂子的腚儿,于是我便连忙抱歉说,"对不起啊嫂子,我看不见——"嫂子咯咯笑了笑,说没事的,你快按吧!

嫂子却不知道,我已经在控制自己的渴望了,我都恨不能像看到的毛片里那样,一下子就穿过嫂子的身体!

刚才伸手碰到嫂子腚儿的那一刹那,我心中猛地一激动,但我又快速地顺着嫂子的背,摸到了嫂子的脖子.

我给嫂子按摩很认真,也很用心.

在镇上的赤脚医生那里学了几年按摩,我觉得我已经出师了.师傅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也会替客人按摩.

这时候嫂子竟夸赞说,"虎子,你手法可以呀,以后多给嫂子揉揉——"我也连连应和说,"嫂子过奖了,只要嫂子需要,我随时都可以给嫂子按!"当我的双手触碰到嫂子的身体,我完全能感受到嫂子皮肤的紧致与弹性,远比我在诊所里接触到的那些女人强了太多.

我一直在帮嫂子按肩膀按脖子,嫂子便叫我往下一点,说她腰疼腿疼.

我也听话,便摸索着摸到了嫂子的腰!

我一边用力地按着,一边问嫂子,"嫂子,力度怎么样?是不是我用劲多了?"嫂子却说力度还小了一些,叫我加大力度.

中医博大精深,特别讲究穴道,尤其是按摩与针灸,但隔着衣服,我不太摸得准嫂子的穴位.

然而尽管如此,嫂子还是啊-啊地叫唤着,好像极为享受的模样.

我在嫂子的腰上按了按,我又开始往下延伸.

不过在我碰她的腚儿之前,我必须要征询一下嫂子的意见.

于是我问嫂子,"嫂子,臀部要按一下吗?"

嫂子一听,故作姿态地犹豫一下,才说,"你按吧,力气再大一点,你没吃饱啊?"得到嫂子的首肯,我险些把持不住.

我尽量按捺着自己心中的冲动,慢慢地摸索到了嫂子的腚儿,然后用力地捏了一下.

我能感觉到手指完全凹了进去,当我手指松开的时候,嫂子的皮肤又弹了起来.

这种美妙的体验,我生平第一次.

而嫂子还嫌我力度不够,叫我再用力一点,其实刚才我也没用力,我就是在摸她而已!

我加大了力度,嫂子的叫声也越发显得妩媚了起来.

中医按摩特别讲究手法的推压捏拍,我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反正我怎么学的,就怎么用到了嫂子身上.

在我给嫂子按摩的时候,她虽然趴着,但我看到她脖子都红透了.

这时候嫂子又翻个身,她以为我看不见,脸上带着笑嘻嘻而满足的模样,语气却带着几分可怜兮兮说,"虎子,嫂子这几天肚子不舒服,你试试能不能帮嫂子推推穴,活络一下血脉!"这不正是我所希望的吗?我求之不得呢!

我连忙答应说,"好啊,嫂子你躺好,我试试!"

嫂子笑眯眯地嗯一声,紧接着她便闭上了眼睛!

当嫂子闭上眼睛,再看看这副躯体,叫我不由地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我尽量按捺着自己的冲动,不至于叫嫂子发现端倪来.

嫂子躺地很直,我的手指率先落在了她的肚子!

我轻轻地按了按,我问嫂子这力度还好吧?

嫂子满意地嗯一声,说力度刚好,再往下一点!

我的眼睛一直在嫂子的身上游走,手指却一直落在腹部.我看到嫂子满脸的享受,整张脸甚至有些扭曲,眉头也皱得很紧.

她似乎很痛苦,但我知道,嫂子是在享受这一刻的美妙!

而从我进了这间屋子,我的裆部早就顶了起来,这是自然反应.

我发现嫂子时不时地在看我的那里,好像恨不能伸手摸一下似的.

我看到嫂子痴醉的模样,我就知道她已经很想要了.

嫂子这时候突然支起了上身,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忙说,"虎子,你停一下,嫂子受不了了!"何止嫂子受不了,我也受不了这种视觉与触觉的双重刺激,但我并没有停手,甚至于又往嫂子的那里延伸了一点.

我说嫂子,我没用多少力,你怎么就受不了了?你疼啊?

嫂子却死死拽住我,好像真的受不了了.

"你先停下,等会儿按,行吗?"

嫂子在说这话的时候,她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眼睛也闭地很死.她只是抓住了我继续按摩的手!

我还没有触碰到最神秘的部位,因此我并不想停下.

这个时候的我也有些贪婪,我说嫂子,还没按完呢,你先躺好吧!

嫂子连着说了两声不行,说今天就这样吧,然后她又低声叫唤一下.

听到这叫声,我不明所以,便问嫂子怎么了.

嫂子说没事,就是天热,衣服都湿透了,我去换身衣服!

嫂子说完,便松开我的手,溜下床,背对着我开始换衣服!

我看看嫂子的背影,又将目光落在床上,发现床单早就湿了一片.

那湿掉的地方,不像是汗水浸透的,像是嫂子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

而从后面看去,嫂子的裤子也湿了一片!

嫂子换好了衣服,又仓皇夺门而去.

看着那逃也似的背影离开,我心下失落,也感觉很负罪.

她可是我嫂子啊,我怎么能在心里亵渎她呢?

嫂子跟我哥的感情也很好,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继续下去.

可是经过给嫂子这样一按摩,我对嫂子的身体愈发向往了起来,甚至于都很贪恋.

我甚至都想跟嫂子体验那种羞羞的事!

我心里自责不该这样亵渎嫂子……

晌午时候,母亲从地里回来.

午饭后,母亲把嫂子叫到屋里聊起了琐事.

镇上诊所的师傅也很体恤我,知道我嫂子刚从城里回来,便叫我在家休息几天,也好跟嫂子的关系熟络一些,因此这两天我没去诊所.

我坐在堂屋,百无聊赖地研究嫂子送我的这部盲人手机.

至于嫂子跟母亲的聊天话题,我也不大上心,都是一些普通的家常琐事.

然而那间屋子虚掩着,母亲跟嫂子后面说起的一些话,叫我没来由地浑身一振!

第五章  我妈出的主意

母亲与嫂子的聊天,起先并没引起我的注意.

但是到了后面,母亲话锋一转,突然说,"小敏,龙儿的事妈都知道,你要有准备啊!"嫂子一听,惊诧地啊了一声,才说,"妈,你——你都知道啊?"母亲便叹气说,"哎,做妈的怎么不知道儿子的毛病呢?龙儿先天不育,要不了孩子的——"嫂子似乎不以为然的样子,反而劝慰我母亲说,"妈,医疗技术这么先进,说不定可以要孩子呢?"母亲很悲观,继续叹气说,"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我知道不育意味着什么.不过小敏,你可不能不要孩子啊——你要有准备啊!"这时候母亲与嫂子的谈话突然安静了下来,她俩似乎都缄默了起来.

我没想到我哥居然不育!

那我们陈家以后还怎么延续香火啊,我成家的可能性很低的,没人会嫁给我,这我知道!

我在镇上学按摩那么久,自然知道不育意味着什么.不育会导致阳委早泄,甚至都会影响性功能.

怪不得我嫂子好像从没吃饱的样子,原来我哥不行!

我哥身材那么魁梧高大,却得了这种怪病,我都觉得惋惜.

这时候屋子里的谈话又传来.

母亲试探着问嫂子,"小敏,你老实告诉妈,你到底怎么想的,可千万别跟电视上那些人一样不要孩子啊!"嫂子很乐观,反而笑说,"我也不知道,以后再看吧!"母亲却很着急,语气愈发显得沉闷而阴郁了起来.

母亲支支吾吾说,"小敏,龙儿不行,但我们陈家不能没有后啊.虽然虎子是个男娃,但你也看到了虎子的情况,虎子小学都没读完,将来我也不指望虎子让我抱孙子——"嫂子一听,忙打断母亲,"妈,虎子学按摩那么久,只要赚了钱,虎子会娶到老婆的——"母亲的语气却一如先前一样沉闷说,"你别安慰我了,要是等虎子娶媳妇,那得到猴年马月呀.我跟你爸都老了,等不了的,小敏,你明白吗?"母亲这话似乎在跟嫂子暗示什么.

嫂子却装作没有明白,说,"那——那就没办法了!"

母亲一听,好像又来了精神,忙说,"办法肯定有的——"嫂子似乎掉进了母亲的陷阱,忙问什么办法呀?

母亲迟疑一下,断断续续说,"龙儿不育不假,可你是健康的呀,你可以的!"我心想,母亲早就想到了这个方法吧.

可是我嫂子这么漂亮,要被别的男人折腾,就算我哥心里没什么,我也不乐意的.

我也生怕嫂子会答应!

但嫂子当即反驳说,"不行——我——反正不行!"

这时候我看到母亲站了起来,她似乎要劝嫂子什么.

嫂子却不给母亲说话的机会,抢着说,"妈——我理解你跟我爸想抱孙子,可我不能做对不起小龙的事,你也不该这样给我出主意——"嫂子说着,又笃定地摇了摇头.

有好几次,我都想跟父母坦白,我早就能看见了.这时候我都恨不能冲出去告诉母亲,我以后也能娶上媳妇!

但我终究忍住了,因为我跟嫂子之间还有秘密,我不想拆穿!

而母亲看到嫂子的反应这么坚定又强烈以后,她走过去拍拍嫂子的肩膀说,"小敏,你误会我了,妈着急抱孙子不假,可也不是让你跟别人借种啊!我是说你可以——可以跟虎子——"我在里屋听得明白,母亲是想借我的种!

这个主意不错,到底是我亲妈!

而嫂子比我大不了几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倘若嫂子用我的种,倒也算不上借,根本就是我们陈家一脉相承的血脉呀.

我赞同母亲的主意,但嫂子似乎有些吃惊说,"不行啊妈,虎子是我小叔,这怎么行啊?"母亲开始游说嫂子,"小敏,龙儿你也清楚,他不育的,虎子不是很好吗?再说了,虎子眼睛不好,也没什么的——"我看到嫂子在摇头,她显得很为难.

母亲却不依不饶,继续苦口相劝说,"妈知道你很难接受,我也不是现在就让你答应,你仔细想想吧!"可嫂子的态度照旧十分笃定,她摇头说,"这个不用想,不行就是不行,我不能答应!"料想也是母亲对嫂子无可奈何了,她深深叹气说,"小敏,我不想瞒你的,可我一个乡下老婆子,哪里会想到这办法?都是龙儿出的主意呀!"这会儿不单单是嫂子吃惊,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看到嫂子满脸的诧异,她似乎难以相信我哥会出这样的主意.

嫂子呓语说,"不会的,小龙不会出这样的主意!"

母亲为了叫嫂子相信,便苦笑说,"妈不会骗你的,你随时都可以打电话问问他——"这时候母亲犹豫了一下,她脸色变得很古怪,慢吞吞说,"龙儿应该跟你说过,他不是陈家的种,而是我跟他爸在外村捡来的呀.只是龙儿到这个家的时候,虎子还没有出生,所以龙儿做了哥哥,但这么多年,我们对龙儿没有偏袒呀!"一听母亲这话,我手中的手机险些就掉到了地上.

我哥不是我亲哥?!

既然我哥都知道我们不是亲兄弟,他还能如此大度,就算亲哥也做不到这么大方吧,也不枉我叫他那么多年哥,对我不错嘛!

然而看嫂子的面色,她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

母亲很会察言观色,她发现嫂子坚定的意志有了松动的迹象,便连忙循循善诱说,"龙儿进这个家比虎子都要早,这么多年我们老两口对龙儿甚至好过对虎子,也是龙儿知道我们老两口急着抱孙子,所以他才出了这个主意!"母亲这不是废话嘛,既然是我哥,那肯定比我早到这个家了.

嫂子在母亲的一番劝说之下,俨然有了几分答应的模样.

嫂子面色凝重说,"我打电话问问小龙——"

母亲当即大喜,站起来笑嘻嘻说,"好好好,你打电话问问龙儿,但不能拖啊,趁着龙儿不在家,要抓紧时间的——"我心里忐忑难安,就不声不响回了自己的屋子.

但是一想到嫂子要跟我做那种羞羞的事,我又满怀期待!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