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叫顾安然沈墨寒的小说_怎奈余生只爱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20:31

主角叫顾安然的小说是怎奈余生只爱你,出自蓝小汐所写的小说《怎奈余生只爱你》。有喜欢该都市虐恋类型小说的读者们,可以关注一下蓝小汐届时我们会更新更多该作者小说。

怎奈余生只爱你

推荐指数:8分

《怎奈余生只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怎奈余生只爱你第18章 你没事吧

顾安然回到杏花村得到了四邻八舍的热烈欢迎,王大娘拉着顾安然的手老泪纵横:“闺女啊,你终于回来了。”

张大勇哼哧哼哧拨开人群,傻呵呵的站在顾安然面前,两眼直放光:“安然,俺就知道你舍不得俺,俺就知道你会回来,你放心,俺不会让你白白暗恋俺这么多年的,俺要跟老婆离婚……”

婚字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河东狮吼:“张大勇,你活腻歪了是不是!”

只听嗖得一声,一只花布鞋照着张大勇就砸了过来。

张大勇一下子蹦了起来,脸色慌张:“安然,俺媳妇来了,别说你见过俺了,俺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跑了。

众人轰然大笑,大话王张大勇是家喻户晓的,照他的话说全村的漂亮姑娘都喜欢他,全世界的女人都想嫁个他。

老村长笑呵呵的拍拍顾安然的肩膀:“干女儿,来了就多住几天,找好落脚的地方没?去我那里住吧。”

王大娘立马紧紧拉住顾安然,一副怕被人抢走的样子:“不行,顾丫头陪我住!”

老村长长满折子的脸逼的红彤彤的:“你有那么多年轻小伙子陪着,还要安然那小丫头干什么?”这话说得怎么酸溜溜的。

王大娘怒了:“你个老不死的怎么说话呢,我这是促进社会和谐的产业,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单身男女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孤老终生吗?”王大娘特别痴迷给别人介绍婚姻。

老村长冷笑:“你放着自己老头子不管,还管别人孤老不孤老,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村民们优哉游哉的看热闹,也没人出来说句话,大家早习以为常了。

顾安然赶紧劝道:“干爹,干妈,你们两口子就别争了,都在一个院子,要不……我住中间那屋好了。”

王大娘白了老村长一眼,拉着顾安然就走,还一边念叨:“丫头,我最近手头上有个极品,高大英俊,有钱有势,温文尔雅特别懂礼貌的小伙子,就住在咱家呢,保证你满意,走,跟干妈看看去。”

王大娘拉着顾安然,一进四合院式的大门就扯着嗓子喊:“总统!哦,不对,总监,也不是,总……总裁!快出来看看我干闺女!”

顾安然被她干妈的幽默细胞雷得里焦外嫩,小山村里来了总裁了?真实难得啊。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那名总裁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他英俊、高大,黝黑的眸中透着沉稳睿智,嘴角微微弯起,身上散发着久居上位者的尊贵,他淡淡的看着顾安然笑道:“大娘,您闺女可真漂亮。”

顾安然仿佛被点了穴道一般定定的站在那里望着他,已经震惊的无法思考,他怎么会在这里?

王大娘一听,心里乐开了花,立马拉着顾安然打算帮两人牵红线:“丫头,这是叶总,全名叫叶……”

他笑得很含蓄:“叶司承。”

“对对,叶总裁,这是俺干闺女安然,小丫头特厉害,俺们村唯一一个大学生,16岁就独立承担起了家庭负担,她爸妈死的早,俺们看她可怜就收留她做干闺女了,这丫头懂事得很。”

在王大娘看来,聪明,懂事,能干这已经是最高得夸奖了,毕竟村里人和城里人的审美是不一样的。

他伸出手,笑得如七月阳光般灿烂,顾安然却不由打了个寒颤,他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你,安然。”

顾安然咽了口唾沫,表示压力很大,怎么这么巧?

王大娘一听更开心了,既然认识就更容易发展恋情了:“你们认识啊,真太好了,正好赶上咱们村村庆,顾安然陪叶总去逛逛吧,好好享受假期。”

顾安然转念一想,也对,现在是休假时间,无所谓上司下属的,她笑着对叶司承说:“走吧!”

那嫣然一笑晃花了叶司承的眼睛,尤其那明艳的笑容像足了某人,莫名的情愫在心田荡起阵阵涟漪,心,有些闷疼,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叶总,你看到那条河了吗?那是杏花河,是杏花村的生命之河,以前村子里的人就是吃这河里的水,很干净的,你要不要试试?”

顾安然说得兴致勃勃,她很喜欢这里,有家的感觉,这里的人们淳朴而热情,在这里她可以毫无防备的敞开心扉,展现最真实的自己。

她用荷叶捧起一瓢河水端到他面前,忽闪着大眼睛真诚的望着他:“很甜的。”

叶司承看得有些痴了,他很少见到顾安然如此轻松随性的一面,平时的她冷静犀利,总有种淡淡的梳理,现在的她却透着一股子灵性。

差别,还是很大的。

他看着她诚挚的大眼睛,真的很难拒绝,但是这河水……

他皱着眉头,没有下一步动作。

顾安然眉飞色舞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难掩失望之色。

叶司承有些想笑,谁能想象公堂上风生水起、得理不饶人的大律师现在竟然如邻家女孩儿般可爱。

变了的……究竟是人的心态还是人本身呢?

叶司承鬼使神差的接住荷叶,放在嘴边小品了一口,有点甜,还有着淡淡的青草味,或许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脏,多喝一口也不会死人,最重要得是……

他看到她脸上重新焕发出的光彩,他笑着摇头,自己竟然开始怜香惜玉了。

恍然间,他看到不远处一片羊群,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群羊正在河边饮水,还有的羊羔直接在河边撒尿……

他脸色瞬间煞白,手里的荷叶哗啦掉在了地上。

顾安然也吓了一跳:“叶总,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是不是中暑了?我再给你弄点河水来!”

“别!”叶司承僵着嗓子,仿佛有块石头卡在他喉咙里,噎得他发不出声音。

顾安然更慌了,叶大总裁绝对不能在这里出事啊,叶氏集团绝对不会放过杏花村的。

对,掐人中!她掳袖子就去掐他人中。

叶司承一把抓住她的手,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忍着没发飙。

顾安然怯怯的问:“叶……叶总,您好些了吗?”

叶司承横了她一眼,眼神冰得冻死人,他没有回答径直朝村中心走去,得赶紧买点矿泉水漱漱口什么的。

村子中央有两条十字贯穿的街道,是杏花村的商业中心,整个街道两边都是商铺。

杏花村村庆的时候,每个商铺都会推出村庆特别系列活动,街头的一个铺子吸引了很多人,铺子前的招牌上写着“勇者无敌”。

铺子上摆了五筐杏子,从黄到青,只要有谁能一一吃过他这五个筐子里的杏就算赢,赢者可以赢得勇者的标识,是一枚杏子模样的小勋章,艳黄色,上面还有片绿叶,特别精致。

凭这枚勋章,未来一年里在他家铺子里买什么都打半价,而且在村庆这几天无论消费什么都是免费。

顾安然兴致勃勃,她有两年没有多没有回村子了吧,以前最喜欢和顾嘉明一起参加村庆了,看着大小不一,青黄不一的杏子,她口水四溢,当然不是馋得,而是被自己想象中的杏儿酸的。

叶司承冷嗤,这明明就是个小丫头,哪里有半点律师的样子,宋文涛当年到底是凭什么聘用她的。

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她的侧脸,白净清纯,嘴角弯起大大的弧度,睫毛又密又长,心忽然被什么触动了,这个侧脸,这个笑容……对,他肯定在哪里见过的,那么熟悉,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在脑海,不甚清晰,却又无法擦除。

顾安然兴奋把他拉到店铺前:“叶总,上!”

上?他看了看四周,村民们近乎热切的望着他,等着他闯关,有几个姑娘被他深邃的眸子扫过,脸都红了。

叶司承皱眉,谁给她的胆子,竟然安排领导打头阵!

顾安然低声说:“叶总,您肯定能过关!”

他漠然的问:“为什么?”

她说:“您面部表情少,就算再酸,表面上也看不太出来的。”

她答得那么理所当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的脸已经青了。

她两手捧在胸前,满眼小星星,“叶总,靠你了!”

叶总,靠你了!叶司承不断回味着这句话的深意,这是不是说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某种联系?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

他其实很怕酸,可是他竟然稀里糊涂的答应了,看到她满含期待的眼睛,“拒绝“两个字已经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了。

叶司承吃到第四筐的杏子时,牙齿已经软的跟棉花糖一样了,味觉都快失灵了。

如果不是他定力好估计会留哈喇子出来,顾安然已经馋的不行了,她的样子比他还投入,还没吃就已经不听的咽唾沫。

叶司承不觉笑了起来,这一笑瞬时迷煞了所有在场的少女少男,他拿起最后一筐中的杏子吃了下去……

众人齐齐发出“啊!”的叹息,不知道是惊讶、是赞赏、是震撼还是替他酸的。

如果陈白看到叶司承现在的样子一定笑死到西伯利亚去了,如果墨华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下巴一定掉在地上了。

叶司承好看的五官微微皱了起来,这已经是他最大幅度的表情了,要知道叶氏集团的大总裁就算天塌下来都没有紧蹙过眉头的。

周围的观众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忍受得了这样的酸度。

叶司承心想,牙齿的护理费要比这枚勇者勋章的潜在价值贵不知道几千倍,真是亏大了,跟着傻妞呆久了自己也会变傻。

顾安然却开心的猛扑了过来,给了叶司承一个熊抱:“叶总,您成功了!”

叶司承瞥了他一眼,接过勇者标识塞在她手里,简单的说了一个字:“走!”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