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农民混都市陈猛_小农民混都市免费阅读by早点吃馒头

发布时间:2018-11-05 12:01

小农民混都市陈猛

小农民混都市全文阅读

小农民混都市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小农民混都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早点吃馒头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小农民混都市全文讲述了主角陈猛因为一次操作失误而拥有了读心术,看读书不成的无良小子会如何逍遥都市……

第1章 今晚有好戏

  一辆破旧的农用车以八十码的高速在简易的乡村公路上飞驰,车后扬起漫天的灰尘。破旧不堪的车厢发出不正常的巨大撞击声,好象随时都要四分五裂一样。

  农用车接着往前冲出几百米,在路边一堆长长的沙堆前“嘎……”的一声急刹车停了下来。车轮底下刹出两道长长的黑印。

  一个矮胖敦实的青年快速从驾驶室里跳下来,对着路边的河道里大叫:“陈猛,快点上来上沙,还有最后一趟。时间快不够了。”

  随着他的大叫,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挑着一担河沙一步步沿着斜坡走上公路。一米八的个头,五官俊朗,肌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一百多斤的担子担在身上显得很轻松。

  他将担中的河沙卸下,并没有帮助五娃子上沙,而是转身往河道里走继续挑沙。

  “喂……陈猛你别再挑了,帮帮忙,我时间真的不够,你看已经五点半了,在路上我还要跑半个小时。嘿嘿……千万不能错过今晚偷看胡媚洗澡”五娃子见陈猛还要继续担沙,连忙将板铲一横挡住他哀求道。神色很急切,其中还有一种隐藏的急色YD……

  胡媚是这个小山村公认的村花。身材匀称性感,皮肤白皙嫩滑,有着城里女人般的气质。上初中时还是陈猛的同学,不过比陈猛高两届,她上初三,陈猛上初一。当然那时两人并不认识,胡媚是高年级的校花,自然不会注意到当时还是小不点的学弟陈猛。

  初中毕业后,胡媚就去了浔江市打工。几年的城市生活,接触的又是上层白领阶层。使得她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着城里女性的时尚。什么深V体恤露出深深的乳…沟,低腰裤露出大部分雪白的屁屁,对于陈猛、老五这样血气方刚的初男来说,就是极度诱惑。

  自从胡媚年初结婚后暂时居住在家里开始,她就一直是陈猛、老五两个日里夜里讨论最多的话题,连意YY都将她当成最佳的对象。

  她已经是别人陈二狗的老婆,自己家叔伯兄弟的妻子。自然不能展开追求,日思夜想之下,陈猛计划着怎么也要偷窥一下她的……

  “我今天的任务也没有完成,还有十担。帮你我一样完不成任务。”陈猛故作犹豫地说,眼神中闪过一丝狡猾。

  “嘿嘿……少几担明天补上,我这不能等呀!快帮帮忙。”五娃子继续请求,同时心里有些别扭。暗自嘀咕:“陈猛你狠,我一分钱不拿白帮你卖沙子,时间不够请你帮忙上沙还摆架子。要不是为了看胡媚小嫂子的身体,我才不鸟你呢。只有他知道胡媚家浴室墙上的那个窟窿在哪里,不求他不行,先忍忍吧。过了今晚我就再也不求你。”

  陈猛没有再逗五娃子,也拿起板铲往车厢里上沙。虽然他不常干体力活,但经过近两个月的高强度锻炼,上沙的速度一点不比那常年干粗活的胖子慢。

  “嘿嘿……陈猛你看到过胡媚的身子吗?”有了陈猛的加入,上沙速度快很多,五娃子也终于有心情与陈猛探讨他感兴趣的话题。

  胖子叫胡成林,但并没有人叫他大名。村里的叫他“五娃子”或者“老五”。与陈猛同年从小一起玩到大,他不像陈猛读了十几年的书,而是早早的就在社会上闯荡。开辆破农用车拉货,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使他们始终臭味相投,只要陈猛回家他们就整日混在一起。他们都很喜欢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前几天陈猛无意间发现一个秘密,一个可以看漂亮小嫂子身体的好去处。说出来与五娃子分享,一下子将五娃子谗得直流口水,央求陈猛带他去观看。陈猛也就借机敲诈,让他帮自己卖十车沙,就带他去看。于是一切都颠倒过来,以前是陈猛求五娃子帮他卖沙,而现在却是五娃子利用一切时间努力帮助陈猛卖沙,很急切也很急色。

  现在刚好是最后一车,努力完成,今晚就能见到胡媚嫂子光洁的身体,五娃子想想就欲火焚身,不想错过今晚,哪还能受得了多等一天。

  农用车一阵牛吼,车尾冒出一阵黑烟,在前面一片开阔地掉头,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来路飞驰而去……

  离着池塘还有段距离,就见五娃子赤+裸着上身,下身穿条肥大的花短裤,在池塘边焦急地转悠。陈猛向他透露了一些情报,说要下到池塘里游泳,才可以看到胡媚。于是五娃子运完沙子,回家饭也没吃,换上游泳的花短裤就跑到了池塘边等待陈猛。

  只是等了两分钟,好象已经过去了两年,急得直搓胖手……

  见陈猛到来,闪电般冲上前,一边快速地剥陈猛的衣服,一边小声地催促:“你怎么这么晚,我看六点半快过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你别急,时间还差五分钟。”陈猛好不容易挣脱他的纠缠,但身上也只剩下了一条紧身三角内裤。线条很优美,也很突出。他边安慰老五,边从随身携带的朔料袋中拿出根猪骨头。

  随后两人悄悄地溜下池塘,九月底天气已经转凉,这时游泳已经不太合适。可为了心中的念想,陈猛依然坚持天天下水畅游一番,为偷窥创造条件,不引起村里人的怀疑。今晚正式行动,更是小心谨慎,不敢高声喧哗……心虚呀……

  随着越来越浓的夜色,两人一先一后爬到了池塘的背阳面。那里紧靠着池塘建有两间小房子,是胡媚家的厨房和浴室。浴室在左边。再往左就是一座草堆。

  陈猛未爬上岸之前,先将手中的猪骨头从浴室与草堆的缝隙间抛出。掉进胡媚家的院中,就听见她家的哈巴狗小花在兴奋的哼哼。这几天小花已经习惯了有人天天这时候为它送骨头,特别留意。果然今天也没有让它失望,有了可口的骨头舔后,一心舔骨头,它也就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不再保护女主人的身体……


第2章 意外情况

  见陈猛引开哈巴狗,五娃子开始挤陈猛,想自己先上去先睹为快。

  “你知道洞在哪里吗?我不扒开你看个屁。”陈猛一拉他的花短裤小声呵斥道,用力有点大,五娃子露出半边黑幽幽的肥臀。

  “哦!嘿嘿……你先你先。”五娃子连忙缩身退后,一边提短裤一边憨厚地傻笑。这时的谦让也是无奈之举。

  陈猛爬上去后,在浴室的靠近地面的墙壁上一阵鼓捣,被他抽出了拇指大小的一个小洞。从小洞中射出一束柔和的光线,隐约的水花声也随之传出……

  陈猛并没有张眼向小洞之中观看,而是重新滑进池塘,向五娃子点头挤眼,意思很明确……让你看,你先。

  五娃子心里好一阵感动,兄弟,真是兄弟呀!这美女的初眼权就这么轻易相让,为他卖沙再辛苦也不亏……

  矮胖敦实的身躯这时很灵活敏捷,只用零点一秒就爬上去,占据墙壁与草堆之间的缝隙。眼睛瞪圆了,贴紧小洞往里面观看。身子也随之颤抖起来……太激动,也很冲动……

  陈猛没有在底下关注他的私生活,而是转身在池塘里真正的游起泳来。游行几圈后身体放松,浮在水面上慢慢地往池塘边一排青石板飘去。突然发现正有一个曼妙的身躯,在青石板上就着池塘的水在洗着什么。

  那不是村花胡媚嫂子吗?

  柔软乌黑的头发披肩,随着身子的前倾而滑向身前,再被她华丽地一摔头又回到脑后。扬脸间一抹雪白嫣红划过,似乎还带有好闻的清香……

  陈猛看着胡媚白皙的脖颈,心里顿时有了主意,悄无声息的潜入水底,憋足一口气往青石板潜泳过去。潜水是陈猛的强项,十几米的距离绝对能做到快如闪电、无声无息……

  这事陈猛干过几次,效果很不错,每次都能让她惊慌失措一阵,随后还会粉脸通红的与陈猛聊上几句。当然聊天的内容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指责的甜言蜜语占到聊天内容的99%。

  不能说陈猛犯贱,喜欢招惹人家的指责。对于他这样的小男生,能吸引到漂亮女人含羞的骂上几句,也是一种巨大的满足,有了在同伴面前炫耀的资本。

  可惜今天出了点小小的意外,陈猛在潜泳的过程之中。一棵游动的水草搭了顺水车,挂在陈猛的耳朵上一路向前。浮在水面上的一段划出一道水线,快速向岸边延伸……

  青石板上的纤影发现快速接近的水线,先是一怔,随后明白过来。嫣然浅笑,清澈的眼珠转动露出作弄的眼神。伸手将旁边洗衣服用的木棒槌拿起来,举过头顶随着水线的游动方向移动。神情很关注,连木棒槌上挂着条黑色的布片也没有看到。

  “哗!”一阵水花响动,陈猛突然从水底窜出,双手搅动巨大水花向青石板上涌去。

  意外的是,水花并没有袭击中目标。青石板上的人已经站起身,汹涌的水花只是在那双洁白圆润的小腿上来回冲荡了几次。

  随后棒槌砸中陈猛做恶的双手……

  “哎哟!”一声惨叫,陈猛狼狈地收回双手,这时一脸苦相的头也露出水面,恶人先告状说:“胡媚姐,干吗打我。”

  “嘻嘻……还不该打呀!又想作坏弄我一身水。”胡媚笑得花枝乱颤,无暇的脸颊泛起诱人的潮红。边说边挥舞着棒槌得意非凡,一直被这家伙作弄,今天总算扳回一次。

  “你怎么能这样误会我呢?我潜泳准备从这里上岸,没看到你在这里……”陈猛手趴在青石板上,抬头望着胡媚狡辩。还准备多说几句,一个意外的情况将他的注意力吸引,突然忘了后面的话。就那样昂着头神色怪异的望着胡媚……

  准确的说,他是在集中眼神从下往上探询裙底风光。胡媚躲避他的偷袭站起身,双腿自然叉开,连衣裙荡开就有些春光乍现。可惜现在天色已晚,白皙圆润的小腿向上,越来越模糊。即使陈猛集中了全部眼神,也只是隐约看到大腿间一片模糊的红影……蕾丝底裤……

  妈的!真倒霉,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却被这漆黑的夜晚所耽误。

  陈猛有着偷窥的喜悦,更多的是不甘心,暗自抱怨天公不作美……

  “油嘴,不理你咯!嘻嘻……我走了。”胡媚嬉笑着华丽转身,身体转动间裙摆荡起更高,可惜陈猛还是看不真切。将青石板上洗好的衣服装进小盆,扭动性-感的屁屁离开。

  “这就走了。”陈猛略显失望地嘟囔一声意尤未尽,身体内有团火在上升。感觉头上有些别扭,伸手在头上一抹,抹下一块黑色的布片。展开也就巴掌大小,周围有几根带子连着。

  咦……这是什么东西。拿在手中反复研究了几遍,猛然醒悟……

  啊!性-感底-裤……还是很透明的性-感-底-裤……

  “腾!”的一声,心底那团火烧得愈加旺……

  带着极大的热情研究一番后,陈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胡媚回家晾衣服时发现少了一件,肯定会回来找,要是看到自己正拿着她的底裤研究就不妙了。想到这里赶紧将底裤丢在青石板上,还避嫌似的游到石板另一面。

  心里有着一丝期盼,希望胡媚过来再趁机说几句话。

  今天再次让陈猛开了眼界,只有在成-人-网站上才能见到的丁字裤,也出现在他的眼前,看着实物就让人激动,想象着胡媚穿着它时的美妙身躯,更是让陈猛鼻血流干……

  脑中念头转了千万遍,眼神更是有意无意扫过青石板上丁字裤七、八上十遍。还是没有等到胡媚回来的身影。

  “恩!看来天黑她并没有注意到少了一件。”陈猛开始暗自揣摩,“回家吃完饭我就给她顺便送回去……黑天送内裤给嫂子,很暧昧!说不定还会被她骂色狼!可是丢了又可惜……”

  反复想了好几遍,陈猛还是决定将丁字裤带上。不用亲手还给胡媚,直接挂在她家晾衣服的竹篙上算啦!


第3章 老五看错人

  终于想到一个万全之策,陈猛心里一阵高兴。闪电般的速度再次将丁字形的小布片抓在手心。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

  欣喜的同时,心里好象还有一件事很急切,又有些模糊想不起来。回头瞄向池塘边的小屋时,才突然想起。现在应该是胡媚沐浴的时间,也是自己精心计划很久,要偷窥得偿所愿的时刻。胡媚沐浴的习惯与别人不一样,她天天都是先洗完衣服再回家沐浴。七点一刻,时间很准确,陈猛观察多天打听的很详细,胡媚天天都是这个时间开始沐浴。

  哪六点半老五就蹲在浴室墙壁下看的是谁呢?

  陈猛在欺骗老五,不过老五也有收获。六点半还是能看到人沐浴的精彩场面。胡媚家人不少,天热大家都要洗澡,如果老五运气不好,可能看到的是什么公公、婆婆之流。如果中了头奖,就可能看到二狗那个胖嘟嘟,可爱的四妹,也是一身白肉很有观感……

  抓着丁字裤,心情很急迫。陈猛正准备游到小屋边接替老五。忽然几声狗叫,其中还有一声低沉的、刻意压抑的嚎叫,然后小屋边池塘里水花荡漾。一团黑乎乎的身影在水里快速向这边游过来。

  “哎哟!陈猛快帮我看看,这里是不是出血啦!”老五游到陈猛身边,将自己肥大的裤衩往下一拉,翘起漆黑的屁股对着陈猛急切的说。

  “哈哈!被狗咬……”陈猛见老五来势汹汹,手中的布片来不及收藏,无奈下往自己的三角裤里一塞。好在那东西够小,与小弟弟共用一个家也不显拥挤。接着就是老五翘起的黑屁股,让陈猛一阵恶心。小弟弟再次缩小很多,那里也就更加不会显山露水。

  “对对!是被那只没良心的死狗咬啦!”老五痛苦的哀号,一脸不满。不是给了骨头吗,还见人就咬。他也不想想,狗啃骨头速度很快的,自己蹲在那里连续看了半个多小时。不接着打赏骨头,小狗能不咬他吗?

  “这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呀!”陈猛看了两眼,没发现什么异常说。被老五这么一搅和偷窥是进行不下去了,心里有点失落,更加没心情看他的黑屁股。

  “我们赶紧回家,到家里你再帮我看看!”老五急切的边穿衣服,边催促陈猛。这家伙不但好色还怕死!

  “你真的看不到口子,怎么这么痛呢?”一路上老五还在嘀咕,因为疼痛走起路带像只肥硕的企鹅左右不规则的扭动,速度到是挺快一直在前面领着陈猛走。

  “没看到口子,啊!对了,正中间好象有个黑乎乎的大洞看不清,不知道是不是被狗咬的!”陈猛被这个怕死的家伙纠缠得没办法,忽然促狭的一笑故意作弄说。

  “妈呀!都咬成大洞了,我该怎么办?陈猛!你送我去医院吧!可能要缝针。对!还要打狂犬疫苗……”被陈猛一吓,老五彻底瘫软,连路都走不动,一把抓住陈猛带着哭腔哀求说。见过怕死的,没见过这么怕死的!陈猛极度鄙视他……

  “哈哈哈!缝起来好呀!省得你天天吃完还要拉多麻烦。”陈猛挣脱开老五紧贴的身体,快步走在前面大笑着调侃。里面三角裤湿辘辘的,穿在身上很别扭,今天里面更是多出一件让人喷鼻血的布片,更是让陈猛的身体特别敏感。

  “什么吃完还要拉……啊!你在作弄我!没人性!”老五也是鬼机灵,一个愣神就知道陈猛在戏弄他。骂完陈猛一句后,知道自己没有大碍,立即又焕发了生机追上陈猛抱住他的肩膀一扭一摆的往前拉……依然是去他的家……

  “你刚才该过足眼瘾了吧!怎么样?好看吗?”陈猛虽然不屑于看胡媚家人洗澡,但老五这么聚精会神地连续看上半个小时不歇气,应该是看到了些内容,心里有些好奇问道。

  “嘿嘿……”听到陈猛问起,老五一改颓废,眼中射出YD的神光,嘴巴张开傻笑,半天没说话……

  “哑巴啦!看别人洗澡报应了!”陈猛等得不耐烦,伸手在他头上拍一巴掌催促说。

  “嘿嘿!陈猛你说胡媚嫂子的脚怎么这么美呢?白嫩白嫩的,还那么滚圆有肉感,连一个骨节都看不到,好象一掐就会出水一样。那十只脚趾颗颗都像珍珠一样灵动好看,你知道吗?每个脚趾面上还涂上了鲜艳的红色,真诱人……连小腿都那么好看,胖乎乎的比脚面更白嫩,真想伸手摸一下……这样漂亮的脚,只要让我摸一下,我就心满意足了,死了都开心!”老五一脸陶醉,说到最后口水流出老长也不知道……

  “色狼!快擦擦口水吧!”陈猛看到他的形象就觉得恶心,看来这家伙真是中了头奖,刚好看到了四妹在洗澡。色狼!连人家十五岁的小女孩都要偷窥!不行!得打击一下他!“这半个小时,你就只看到两只脚加上小腿。有什么好炫耀的!”

  “恩!当然不是……”老五伸手在嘴巴上抹去一把口水,接着说:“陈猛你看过女人的大腿屁股吗?”言语中透露着得意。

  “切!四……那样的肥PP有什么好看的!”陈猛不服气,差点说漏嘴,将四妹说出来。要说四妹五官还挺好看,可惜除了五官以外,身体其余的地方就明显发育过度,起码比正常粗大一倍有余。以陈猛现在的年纪自然看不上眼,将她归于丑女一类。

  “这你就不懂了吧!有肉那叫性感。我以前也觉得女人太肥不好看。嘿嘿!今天一看才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严重。胡媚嫂子从小腿往上,越来越丰满,越来越白皙,到大腿时不用掐就能嫩出水来……”

  “什么嫩出水来,她在洗澡身上当然有水啦!”陈猛不甘心的驳斥,但内心的欲*望却已经被老五的言语吸引,呼吸变得不平稳起来。

  “喂!陈猛你说,女人为什么越到关键地方越白呢!”老五感叹一句,他沉浸在回忆中,身体已经明显呈现异样,不再左右扭动,而是屁股往后缩胸往前俯,一只手放在两腿之间压制着不安分的某件物体。不等陈猛回答接着说:“她的PP那么大,比磨房的石头磨盘还要大上一圈,白的耀眼,还那么柔软,就那么轻轻一按,就将手掌陷进去……手掌送开却又快速恢复,弹性十足……要是搂着这样的PP睡觉,该是多大的享受呀!啊!对啦!猛子,我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老五彻底沉浸在浴室中,边说手掌也在下面拼命安抚。良久后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猛然站住身形向陈猛说。


第4章 深夜拜访周媚

  “啊!什么情况?”陈猛此时同样心潮澎湃,跟在老五身后偷偷伸手将高耸的小弟弟摆动位置,放到一个稍微舒服点的地方。不想老五却突然站住身形回头张望着询问。还好反应够快,先一步将手掌从下面抽出。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不少,震耳欲聋,用大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胡媚嫂子那地方怎么没长毛呢!她难道是传说中的白虎,我看了她会不会被她克到,要倒霉啦!”老五哆罗嗦完以后眼神中的虚火熄灭不少,马上又担心起这个问题起来。

  “什么白虎!她那里漆黑一片,隔着衣服都能看见。你是不是没看清。”陈猛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回答,以前在池塘边与胡媚嬉闹时,陈猛确实从她偶尔闪现的裙底发现过浓密毛发的影子,还在内心意淫过多次,想象着毛多的胡媚那方面肯定很厉害。现在老五说胡媚的坏话,自然本能的反驳。

  话出口才想起来,此胡媚非彼胡媚。老五是将四妹当成胡媚了,这家伙也够笨的,看体形就知道不是一个人,胡媚娇小玲珑的身体虽然同样性感丰满,可怎么也没办法与四妹的吨位相比呀!

  四妹身体随然巨大,可她还是不足十五岁的丫头,那里无毛也是正常现象,怎么就这样判断人家是白虎呢!

  “真的没毛,不信明天你去看!”老五还在辩解。

  “好啦!别再想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到你家了。”陈猛不敢再与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怕万一被老五发现此胡媚非彼胡媚,要自己负担眼神损失费。

  “啊!就到家了。你今天就在我家睡吧!我刚才还没讲完呢!”老五意尤未尽抱着陈猛的肩膀说。

  “没空!我爸妈还等我吃饭。你自己打飞机吧!”陈猛不想再在老五家纠缠,伸手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扭头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哎哟!你别走,狗咬的地方你还没帮我看呢!”老五惨叫一声接一声。

  陈猛刚刚高中毕业,压根没有想过上大学,充满雄心壮志想在社会上闯荡一番,可惜半年来并没有混出个什么名堂。在家门前的河道中挑沙度日,前途暗淡无光。

  当然这并不是他最终选择的职业,而是将挑沙当成一种过度。怎么说?也叫原始资金积累!

  按说陈猛家境并不错,虽然家在农村也要种田,但他爸爸是镇上农行的支行行长,在村里算是富裕家庭。还轮不到陈猛靠挑沙卖钱来进行原始资金积累。

  怨就怨在陈军这半年来的恶劣表现,让父母彻底失望剥夺了他的经济来源。偏偏陈猛又是个硬骨头,不肯在父母面前认错,与他们持续冷战。最后更是下定决心挑沙赚钱,当赚取足够的路费后,自己就去闯荡外面的大千世界。

  见陈猛回家,妈妈端出饭菜招呼他和爸爸吃饭。陈猛吃得很快,一会还要偷偷去周媚嫂子家。吃着吃着发现饭桌上的气氛不对,爸妈没有怎么吃饭,一个劲地看自己。

  感觉到异样,陈猛心里开始打鼓。难道又有什么把柄被他们抓住,准备等自己吃完饭教训自己,好象我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呀!

  与老五刚刚偷看胡媚的事被他们发现,应该不会吧。这事自己做得很隐蔽……周媚嫂子肯定也不会说出去,要是能说的话偷看她的前几次早就被别人知道了。

  借着夹菜的空隙偷眼观察他们。还好他们脸色和缓,不像要发火的样子。才稍微安心一些,加快吃饭节奏,还是尽快离开他们的视线为妙。

  自从上次爆发家庭大战之后,爸妈就没怎么搭理陈猛,天天像防贼一样看着他,担心他再干什么出格的坏事。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挑沙,才在他们心目中渐渐改变坏形象,看自己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欣赏。自己还应该继续努力保持下去。

  “猛子,今天你姑姑打电话来。”爸爸打破沉默说。

  “姑姑说什么?”陈猛停下手中的动作问。他对于姑姑的消息还是很感兴趣,姑姑家在浔江市,那是个发达的大都市。村里很多人都在那里打工。陈猛准备钱攒够以后,第一站就去找姑姑,看能不能在浔江市找份体面的工作,争口气给爸妈看看。

  “姑姑给你联系了一个修家电的师傅,准备让你去哪里学徒。”妈妈插嘴说道,她性子急肚子里藏不住话,率先向陈猛交了底。

  “学徒呀!有没有工资,每月多少钱?”陈猛对学徒不感兴趣,他可是想着出去找份好工作,迅速发财过体面的生活。学徒见效太慢,要等上一两年。

  “你不学徒还能干什么?读书不好好读,又没有技术,在外面能找到什么好工作。”爸爸沉声呵斥道。他对于陈猛半途辍学回家,心里一直很不痛快。

  “是呀,你在新西方职业学校学业没完成,这次刚好是个机会,跟着师傅继续加深技术。以后自己开个店总比打工强。”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

  她提起新西方职业学校,父子两同时眉头一皱。陈猛是想起在那里的往事心里憋屈不爽,爸爸是狠铁不成钢,恼怒他在那里的恶劣表现。

  “哼!去不去随你,想去明天就动身,不去就算了。”爸爸想起往事一脸不快,丢下一句话,就起身回房连饭也懒得吃。

  “我又没说我不去。”陈猛嘟囔一句,也丢下碗筷出了家门。身后传来妈妈无奈的叹息声。

  外面已经漆黑,他要去胡媚家,胡媚的小内内还藏在小弟弟的家中,不断的摩擦着小弟弟……

  虽然现在社会发达,村子里绝大部分家庭都用上了电视等家用电器。但千百年遗传下来早睡早起的习惯,还是在村子里面继续。加上村子里青壮年、半大小伙子大都出门打工去了,留在家里都是些年纪大的老人妇女。天刚擦黑就关门闭户,刚过八点,多数人家已经熄灯睡觉。

  村子里漆黑安静,偶尔有微弱的电视声音传出,更多的是夜行动物们的间断叫声。借着人家偶尔透露出的丝丝灯光,陈猛快速的在杂乱的房子间穿行往家里赶。这种安静黑暗他早已熟悉,没有丝毫害怕错乱。有钱了,村子里面的房子越做越漂亮,也越做越高。但整体上却没有经过合理的规划,横竖乱建,以前宽阔的道路也变成七拐八扭的小巷。


第5章 巧遇嫂子

  也就那么几步路,心理居然再次起了反应。脑子中还莫名多出很多老五描述过的场景,一片雪白,晃得人兽血沸腾,下面马上显得不自然起来,边走边伸手到下面,准备将作恶的布片拉出来。

  手掌触到布片的同时,不免也接触到斗志昂扬的小弟弟。一种异样触电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很舒服……使得陈猛一时不舍得将手掌拉出来……

  做这些动作时,他的脚步并没停,经过一条漆黑的小巷,转过墙角就是胡媚家。很兴奋!脚步不经意间在加快。

  转过墙角,速度很快,一只手还在双腿间。

  突然与一团黑影撞在一起,是那种不及躲闪的撞在一起,头脸相贴,全身大部分也是亲密准确的接触……

  有点疼,但感受更强烈的是柔软,还有很足的弹性,将两人身体弹开。撞进陈猛怀里的黑影“啊”一声往后倒去,微弱的光线下,她双手提着裤腰带。

  情急之下,陈猛空闲的另只手快速向前,一把抓住对方欲倒的身体。手不够长刚好够到胸前一座高山上,抓个正着。可惜山峰太柔软也太滑,在陈猛的手掌上留下香痕后,灵动的滑开……

  手掌收拢只抓住绵制的睡衣,还有里面略有些硬的某个东西……

  从对方的体形与扑面而来的馨香,陈猛立即知道被自己撞到的人是胡媚。这么晚她还在屋外晃荡干吗?双手还提着裤腰带。

  啊!她是出来去卫生间方便。陈猛一猜就中。胡媚真是出来小解的,从城里回来后,也养成了城里的卫生习惯。不习惯在卧室里摆个尿桶,嫌味道难闻。可是在农村卫生间大都建在屋外,没办法只好每天内急时出来。一直以来很安全,不想今晚却碰到个冒失鬼,将自己撞到……她也发现是陈猛,所以虽然被撞得生痛,却没有大叫出声。

  先是一声清脆地“啪!”,然后就听到清晰的衣服撕裂声。薄薄的睡衣承受不住胡媚身体的重量撕裂,她的身体继续向地上倒去。因为紧张提着裤腰的双手也从裤腰上分开,挥舞着想要抓住支撑物。

  她的身体已经离开陈猛前伸的右手,留在他手掌上的只有一块睡衣碎片,还有一条粉红色的带子。那是胡媚胸前的文胸,还是不用吊带隐形的那种。胸大就是好,连这种高级货也能轻易带稳,不会下垂!

  形势紧急,陈猛左手再也顾不上安慰小弟弟。瞬间从那里抽出往前一捞,同时左脚往前跨一大步,刚刚好搂住胡媚即将倒地的后背,将她拥入怀里。

  形成陈猛在上,胡媚在下。他这么附身望着怀中的漂亮嫂子。胸前一抹雪白隐约可见,那里睡衣破了一块,文胸也被陈猛抓下。两座尖挺的雪峰晃动间呼之欲出……

  可惜!万分可惜!还是天黑,看得不清楚!

  僵持了一会儿,也许是很久。胡媚首先从惊乱中清醒过来,双手拉住陈猛的肩膀,俏脸通红娇嗔一声说;“看够没有,扶我起来”眼眸转动间风情万种,让陈猛心里是荡了又荡。昂扬挺起的小弟弟,正紧贴着她的大腿,柔软舒适,刺激明显升级……

  被胡媚的轻呼惊醒,身子一激灵,才手上用力将她身体扶起站稳。两人依然贴的很近,暧昧的气息在蔓延。

  陈猛不堪,经历过人事的胡媚遇到这种场面更加不堪。新婚刚过的女人正是盛开得最鲜艳的时节。二狗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蜜月一过就心急火燎的去城市打工。将千媚百态,要人怜爱的娇妻独自留在家中。叫她在夜深人静时怎么会不想念男人。

  平常白天时胡媚就与陈猛相处得随便,希望借着与他的交往来分散对二狗的想念。这种日积月累的嬉闹,有丝情结已在胡媚心中生成。本身陈猛就比二狗出色很多,到现在她也不知道陈猛在自己心中是什么位置了。是临家小弟,还是搀杂了其它的情感。只知道与陈猛每次见面嬉闹,都特别开心,心不再空虚……

  “你这么晚还来找我干什么?”胡媚待在陈猛怀里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白他一眼问道。语气亲切温柔,仿佛在对着情郎撒娇。

  “我还……恩!明天我就要去浔江市了,过来与你告别。”被胡媚问起,陈猛差点冲口而出,说自己是来还内裤的。话出口才发现不对,立即改口说。今天真是脑子进水了,说话怎么老是不经过大脑,笨嘴笨舌的。心中暗叹!都是底下的兄弟不安分,使得心思完全没放在正事上。

  你看!现在那家伙还是斗志昂扬的挺着,不时在胡媚大腿上摩擦。

  想起这些,陈猛眼神自然向下。只一眼……就差点让他彻底抓狂……

  胡媚的身体并没有离开他的怀里,只是离开少许,两人之间若靠若离,能看到她胸前的风景。睡衣上撕开的口子在左胸,身体站起晃荡间,那只调皮的雪峰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胡媚惊讶于陈猛即将离开的消息而在愣神,并没发现这不经意间的大走光。

  向下!在她小腹部位,又是露出一段雪白。睡裤并没系带子,她的双手离开后就开始自然的下落。下滑到大腿中间的位置,在那里紧贴着小陈猛,被他撑住才没有继续下滑。这样还是没有引起胡媚的注意。

  丁字裤!还是丁子裤,这件是红色的。巴掌大布片堪堪遮住神秘的部位,边沿部位还会伸出几根调皮出来玩撒的毛发,很浓很密……

  陈猛这时的眼神特别好,如此细微的地方都看得真切!看来人只要需要,潜能随时会爆发,连眼神也一样……

  一股暖流再次从小陈猛那里传遍全身,让他口干舌燥,神志模糊……

  “明天去浔江市,你也要走啦……我该怎么办……”胡媚忽然觉得心口很痛,这种感觉来得很突然,让她始料不及。被深深的伤感控制着情绪,陷入其中。连当初二狗离开时都没有这么让她心痛过。手掌自然将陈猛的肩膀抓得很紧。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