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我用余生请你放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褚清沐泽目录by悦凝兮

发布时间:2018-11-05 12:07

我用余生请你放手褚清 沐泽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我用余生请你放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我用余生请你放手是作者悦凝兮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褚清沐泽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沐泽顿了顿,心中越加愤怒,“褚清,你骗了我整整四年,你哥哥褚亦亲手害死了我唯一的妹妹,让我妹妹尸骨无存,到死我连她的尸体都找不到。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现在我给你机会,让你一次说个够!”“沐泽,四年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这里面的纠葛太多,我们真的能算清吗?”“纠葛?什么纠葛?事实就是你欺骗了我,褚清,你还想狡辩?”褚清闭上眼深深呼了一口气。“好,沐泽,四年前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说对不起。现在我们撇开四年前的事不谈只谈现在好不好?”沐泽冷哼一声,“行啊,你有话就说,我倒是很想听一听你这个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和我这个受害者家属有什么好说的!”

我用余生请你放手

第一章 她原来是他最恨的人

“沐泽,我求你放过我爸爸。”

褚清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坐在车里的沐泽也把车窗玻璃放到了最底,看着站在车窗外的人。

瓢泼大雨混合着呼呼的风吹进了车里,坐在车里的人和站在车窗外的人谁都不好过,在大雨的浇灌下他们浑身都已经湿透。

坐在车内的沐泽把头转了回来,冷峻刚毅的脸在大雨之夜显得格外的冷漠。

“开车!”

看着车窗玻璃缓缓的升起,褚清的身子越发的颤抖,她用手不停地敲打着车窗,大声喊道:“沐泽!你至少听我说一说再走,好不好?”

车子突然间停了下来,车门忽的被打开,褚清猝不及防的被这巨大的力道推倒在地。

沐泽阴鸷的脸居高临下的出现在褚清的眼前。

褚清用手抹了抹脸上混合的泪水和雨水,狼狈的手脚并用爬到了沐泽的面前,用手拽住了他的裤脚。

“余念,原来你真名是褚清,怪不得我找了十几个叫余念的人都不是你!”

沐泽顿了顿,心中越加愤怒,“褚清,你骗了我整整四年,你哥哥褚亦亲手害死了我唯一的妹妹,让我妹妹尸骨无存,到死我连她的尸体都找不到。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现在我给你机会,让你一次说个够!”

“沐泽,四年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这里面的纠葛太多,我们真的能算清吗?”

“纠葛?什么纠葛?事实就是你欺骗了我,褚清,你还想狡辩?”

褚清闭上眼深深呼了一口气。

“好,沐泽,四年前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说对不起。现在我们撇开四年前的事不谈只谈现在好不好?”

沐泽冷哼一声,“行啊,你有话就说,我倒是很想听一听你这个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和我这个受害者家属有什么好说的!”

褚清缓了缓自己的心,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沐泽,我想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哥哥褚亦,不是那样十恶不赦的人。我哥他从小就很善良,肯定不会做出那样残忍的事,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况且,我哥哥现在也是下落不明,只要找到我哥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沐泽,我求你,不要迁怒于我爸爸好不好,他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你放过他,好不好?”

沐泽低头看了一眼褚清,往事涌上心头,恨得咬牙切齿,把腿用力收了回来狠狠一脚就踹在了褚清的身上,让褚清在路上连翻了几个身。

肮脏的污垢沾满了褚清干净洁白的衣裙,在车灯的照射下,让她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狼狈。

她的手被地上尖锐的石头狠狠地划出了一道口子,流出了鲜血,伤口处混合着的肮脏污水和砂砾让她更加的疼痛,但是褚清却是没有因为疼痛喊出一声。

“褚清,你求我不要迁怒你爸爸,放了他,可是你知道你那个好爸爸他究竟做了什么吗?他在公司最危难的关头,勾结外人亏空了公司二十亿的资产,沐家几十年的基业差点因为这二十亿就毁了,就算杀你爸爸千万次都不够!现在只是让他坐牢,已经太便宜他了!”

沐泽觉得体内的那股怒火几乎快要撑爆他了,他用手捏了捏眉心,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的心平静了几分。

第二章 你要我就去卖

这些日子是他自出生以来过得最混乱的日子,失去唯一的妹妹,家族企业危在旦夕,尤其是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四年前,褚清用着余念的名字,占据了他整颗心之后消失无踪,四年后,她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她的名字其实是褚清,他最恨的那家人中的其中一员。

沐泽忽然觉得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是多么的荒唐可笑。而这个始作俑者褚清,如今还不知道错误,反而为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人求情,她凭什么以为他就该答应她的请求?

想到这,沐泽看着褚清的眼神更加的凶狠,而浑然不知的褚清还在依旧为家人求着请。

“不会的,我爸爸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曾经说过,钱是身外之物,只要够用就好了……不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沐泽,你不能看事情只看外表……”

褚清摇着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这次回国是来给爸爸过六十大寿的,但是发生的这些事却太出乎她的意料。

褚清忽然间想起母亲临死前说的那句话,她说她是来褚家讨债的,难道她真的是如母亲说的那般?难道褚家的所有霉运真的都是她带来的吗?

“白纸黑字上有你爸爸的签名,还有人证物证,哪一项都做不了假。褚清,任你有千百张嘴也不能把黑说成白的!”

看着褚清的狼狈,沐泽有些不忍,虽然褚清欺骗了他四年之久,但是不可否认,他对她仍旧不能做到漠不关心。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转身离开,不再见她。

“沐泽,我替我爸爸坐牢,我替我哥哥赎罪可以吗?”

沐泽看着褚清的脸表情越来越冷漠,只有他紧握的双拳暴露出的青筋才能够显示出他内心有多么的愤怒。

“褚清,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够替你爸爸去坐牢?你以为警察和法官都是傻的吗?”

沐泽一步一步的逼近褚清,天空中电闪雷鸣,闪电的光亮照射在沐泽的身上,让他仿若地狱来的恶魔,让褚清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她从来都不知道,一向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沐泽有一天会让人心生恐怖。

沐泽在褚清的面前慢慢的弯下身子,用手狠狠撅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靠向自己。

“褚清,你哥褚亦害死的是我妹妹,我唯一的亲生妹妹,我妹妹已经死了,褚清,你说你有多大的本事能让她活过来?”

沐泽冰冷的气息悉数喷洒在褚清的鼻尖,让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刚才是冲动了,有些口不择言了,所以才说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她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褚清知道这次的事件对于沐泽来说伤害有多大,而且伤害沐泽的人都是她的亲人。她和沐泽之间本来就说不清理还乱了,现在,更是该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不管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不是如沐泽说的那样,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就算把她撕成成千上万个碎片也不够消解沐泽心中的愤恨。

对于褚清来说她现在不该再对沐泽提什么非分的要求,但是那是她的爸爸,从小疼爱她的爸爸,只要她还有一点希望就不能放弃,而现在她仅存的一点希望就在沐泽身上。

“沐泽,我求你了,我爸爸的身体不好,他要是坐了牢肯定就活不长了,那二十亿我还给你好不好,父债女偿也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你去撤诉,不再告我爸爸了,好不好?”

沐泽捏着褚清下巴的手渐渐地锁紧,褚清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处传来的疼痛越加剧烈,她的脸疼得变了色,可是依旧是没有喊出一声。

“褚清,那是二十亿,不是二十万,更不是二十块,你拿什么来还我?就算你现在去卖,都不够还那二十亿!”

“好!我去卖!只要你沐泽想要,我褚清就去卖!一辈子不够还有下辈子,下辈子不够还有生生世世,你觉得够还你沐泽的债了吗?”

第三章 我想掐死你

褚清挪了挪自己的身子,直直的跪在了沐泽的面前,她昂着首挺着胸,任由雨水拼命的往自己的身上浇灌,没有丝毫的退缩。

“褚清,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吗?那就是掐死你!

“掐死我?”褚清淡然一笑,“好啊,如果掐死我能够抵消你沐泽心中的恨,放了我爸爸,那你就掐死我好了。”

褚清豁出一切的模样让沐泽难受的宛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啃食,他紧握成拳,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再爆发。

“褚清,你觉得你的命有这么值钱吗?你现在连最肮脏的抹布都不如,掐死你,我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好!你想求我可以,先在大门口跪上三天三夜,这是求人该有的姿态!”

沐泽再也没有理会褚清,他转身抬脚上了车。

车子从褚清的身边驶过,溅起的污水喷了褚清一身,褚清闭上眼笑了笑,站起身走了几步,来到了正对着主楼的大门中央,跪在了地上。

车子渐渐地驶向主楼,主楼的灯火通明和此刻在路灯下跪着被大雨浇灌的褚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在四年前,她以为此生再也和他没有任何交集的时候,她曾经偷偷地来过一次。

那天,这座大宅里正在举行着上流社会的派对,沐泽拥着一个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女孩穿梭在人群中间谈笑风生,那个女孩是和沐泽身家不相上下的郁家千金,郁思捷。

那时的她心里乱极了,各种滋味齐聚心头,似乎她的离开,她的突然失踪,他们相处的那半年时光,从来就不曾在沐泽的心上过。

他曾说过,她如果离开,在他眼前消失,他会满大街疯狂的去寻找她,他会生不如死,结果呢,他却是没有任何的行动,像是没有任何事发生。从那以后她才知道,男人的话是多么的不可信。

她那颗天真到傻的心的的确确是被沐泽给欺骗了。

原来到最后,她在沐泽的心里什么都不是,甚至连他随身不离的那块玉坠都不如,最起码那块玉坠他一直都挂在脖子上,她褚清到最后都比不上一个物件来得重要。

褚清笑了笑,也罢,反正也过去这么多年了,如今再想这些也是没用了不是?做人就该豁达不是?

褚清不知道沐泽让她跪上三天三夜只是戏言还是真的会考虑什么,但是褚清知道她现在除了按照沐泽的说法去做没有任何的办法。

一辆白色的车子在铁艺大门前停下,郁思捷打着伞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褚清,你怎么在这?”车灯下,褚清洁白的衣裙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她手上的血液混合着雨水还在往下滴落着。

看着褚清的模样,郁思捷微微皱起了眉。

“你受伤了?”

褚清只是直视着郁思捷,她竟然不知道郁思捷也是认识她的,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在郁思捷的面前出现过。

“你知道我?”

“我知道你,包括你和沐泽之间的事,也包括最近发生的一切。褚清,我不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以你对沐泽的了解,他会因为你下跪而心软吗?你爸爸的背叛差点让沐氏集团毁于一旦,你哥哥杀死的是沐泽唯一的亲生妹妹,你以为就凭着你的这一跪,事情就会有转机了?”

第四章 你就是个贱骨头

有些事不用郁思捷说明,褚清也是知道的,只是她现在除了按照沐泽说的话去做以外其他任何办法都没有,她唯一赌上的就是沐泽还对她念着的一丝旧情。

可是就是这一点旧情,褚清也是不敢确定的,在四年前沐泽就已经不爱她了,更何况是四年后的今天。

褚清不禁在心里自嘲了一翻。

可是褚清也知道,此刻她除了指着那点可笑的情分已经没有任何的指望了。

“你说的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郁思捷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都知道还跪在这里,怎么?还想着假装柔弱可怜勾引沐泽同情你呢?褚清,四年前你主动离开,我以为你还有一点骨气,结果,你原来就是个贱骨头!”

褚清知道她这么做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了,可是这仅仅限于她和沐泽两个人之间,郁思捷她凭什么又能够来指责她?

褚清想要从地上起身,可是跪了太久,让她刚艰难站起来的身子又因为身体的虚弱跌坐在了地上。

“褚清,在我面前扮柔弱装可怜,我可不吃这一套。”

郁思捷的话让褚清狠狠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褚清内心有太多的情绪想要爆发,可是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忍耐。

郁思捷对于沐泽来说意味着什么,褚清心里很清楚,她现在是有求于沐泽,再和郁思捷起了大的冲突,就如同在沐泽的心里火上浇油,那么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褚清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又跪在了大门前,闭口,目视前方的灯火辉煌,不再理会郁思捷。

郁思捷本来已经做好了反击褚清的准备,她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就不信褚清不会动怒,不会爆发,结果她还真是低估了褚清的忍耐力,褚清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褚清,你是个死人吗?”郁思捷气结。

褚清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拳,她咬紧牙关,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想要爆发的怒气,就这样直挺挺的跪着,只有她微微颤抖着的身躯正在诉说着她内心正在翻腾的巨浪。

沐泽坐在宽大的书桌前,双目紧盯着电脑屏幕。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了书房,把电脑接入了监控录像,就这样呆坐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前的褚清。

刚才褚清和郁思捷所发生的一切,沐泽全都看在了眼里,当看着褚清从地上起身又跌坐在了地上,被郁思捷的话伤的狼狈不堪,他的心竟然还会一阵一阵的揪痛。

时过四年,沐泽不得不承认褚清对他的影响依旧存在,依旧会在不经意间动摇着他的心,即使沐泽再不承认,他都知道,自己还是在乎褚清的,其实沐泽在四年后第一次知道褚清的消息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他的刻意回避在那一刻就土崩瓦解了。

褚清,这个在四年前欺骗了他,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女人,这个他本该恨极了的女人,已经在他心里深深地扎了根,现在想要硬生生把褚清从他的心里拔除,会让他很痛。

第五章 终究还是忍不住

沐泽甚至不敢想象那种痛会带给他怎样的冲击,那种痛对他来说应该是前所未有的。

沐泽知道,他和褚清之间隔着太多的事,理智告诉沐泽,从现在开始他一定要远离这个女人,否则这个女人就会像毒药,一点一点的把他腐蚀掉。可是理智终归是理智,再理智的人也总归是有感情的。

看着电脑屏幕里的一切,沐泽忍耐再忍耐,还是有种冲动想要冲出去飞奔到褚清的面前。

沐泽转身不再看电脑屏幕。

沐泽,从现在开始,褚清出了任何问题都再与你无关,是的,已经是毫无关系了。

沐泽逼着自己的心开始一点一点的漠视着褚清,他的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握紧再握紧。

虽然是逼着自己硬下了心肠,但是最终沐泽还是转回了身再次看向了电脑屏幕,走向了座位。

褚清,你该知道我的性子,即使你在门口跪上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这血海深仇去放过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你为什么还不走,你就这么犯贱,非要让郁思捷在这里践踏着你的尊严?

什么时候你褚清真的是变得这样下贱了?

终于,沐泽再也受不了内心的煎熬。

他从座位上猛然起身,大吼一声,疯狂的把书桌上所有的一切都扫落到了地上,包括那台好好的电脑。

书房的门刚才并没有关严实,从书房门口经过的佣人在不经意间被书房内夹杂着怒吼声的乒乒乓乓声给吓了一跳,之后便一路小跑的溜走了。

沐泽打开了窗子,豆大的雨滴从窗子里进入,瞬间就打湿了沐泽身上干燥的衣服。

窗子的左侧就是大门的方向,以往天气晴好的时候在这里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门口所发生的事,但是今天的天气让沐泽什么都看不到。

转头再看了一眼地上被摔得四分五裂电脑,沐泽终于遵从了自己的心,飞奔了出去……

————

大雨依旧下的磅礴,雕花大门处褚清还在直挺挺的跪着,一旁的的郁思捷从刚开始嘴巴就没有停下来,想尽办法尽情的羞辱着褚清。

终于,褚清忍无可忍。

“郁思捷,只有没有教养的人才会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以为是显示出了自己的真本事,其实这是最懦弱无能的表现。”

褚清的话让郁思捷的怒火立刻就被点了起来,她红着一张脸走到褚清的面前,伸手就狠狠给了褚清一巴掌。

褚清本能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抬起头看着郁思捷,不怒反笑了起来。

她强忍着自己想要回击的手,说道:“看吧,我就说最无能懦弱的人才会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

“褚清,我今天非要撕烂你这张胡说八道的破嘴!”

郁思捷叫嚣着伸出手想要再次挥向褚清,却被不远处的一道厉吼声吓得停止了行动。

“住手!”

郁思捷的手僵在半空中,强制着自己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她缓缓地转身,正好对上沐泽那双仿佛在喷火的眸子。

“沐泽,你怎么出来了?”

郁思捷不经意间看到沐泽的脚上竟然还穿着拖鞋,是来的匆忙吧。看来,褚清在沐泽的心里还是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