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香梁泊昭小说独家免费分享《夕阳如慕美人归》

发布时间:2018-11-05 12:07

凝香梁泊昭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夕阳如慕美人归凝香梁泊昭目录,夕阳如慕美人归全文阅读,夕阳如慕美人归小说讲述了凝香梁泊昭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点击阅读哟。凝香从没想过自己会嫁给一个老男人。 可她偏偏嫁了。 嫁就嫁了吧,又偏偏遇上个俏郎君, 凝香受不住俏郎君的引诱,于是甩了家里的老男人,跟着俏郎君跑了。

夕阳如慕美人归

001章 重生

屋外下着雪。

这是凝香与梁泊昭成亲后的第三天。

一早,梁泊昭出了门,凝香待他走后,才慢慢儿的从床上起身,一直到此刻,她还是有些恍惚,似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她分明已经死了,死于张府主母的一碗补药。可等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不是阴曹地府,而是她十六岁那年,刚出嫁后的新房。

她寻到了镜子,镜子里是一张白净可人的瓜子小脸,极秀致的五官上,一双剪水双瞳清莹莹的,如掩在流云中的新月。

凝香一直是美的,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美人,打小就有街坊说她这般美貌,长大后定是要进宫给皇帝当娘娘的。

罗口村是个小村落,虽是山清水秀,但也极为偏远,甭说皇帝,就连县令也是没人见过的,街坊们虽是戏言,可谁都觉得像凝香这般标致的小人,总要许给一户殷实的人家,嫁一个俊俏的夫君才不算委屈。

是以,当董老汉将闺女许给梁泊昭时,村人都在背后咂嘴,纷纷道声可惜了。

你道这梁泊昭是谁?此人不过是山野村夫,长得人高马大,谁也说不清他是何时进的村,平日里也不大与村人来往,沉默寡言的样子,看着就不好相与。一些孩子见了他,无不是绕道就走,家里也是穷的叮当响,两间茅草房子,连亩地也没有。甭说凝香这般娇滴滴的小姑娘不愿嫁,怕是就连村西首的麻花婶也是嫌弃的。

再说,梁泊昭已是三十出头的年纪,足足比凝香大了十几岁,凝香嫁过去,可不就是一朵鲜花,给插在牛粪上?

村人议论纷纷,舌根子都快嚼烂了。

至于董老汉为何要将女儿嫁给这般的蛮汉,只因董家有个幼子,酷暑时因贪凉去河里玩耍,不料溺水,恰巧梁泊昭路过,下河救人,方才捡回了一命。董家是本分人家,董老汉更是老实巴交,只将梁泊昭看做恩人,又见恩人年逾三十还未娶妻,董老汉便做了主,将女儿嫁了过去。

婚后的日子乏善可陈,凝香打心眼里是不愿嫁的,对梁泊昭自然不会有什么好颜色,而梁泊昭又是不多言多语的性子,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来,两人时常一整天也说不了一句话,凝香每逢见到一些年龄相仿,和睦恩爱的小夫妻,都是羡慕的紧,时常偷偷落泪,再看梁泊昭,不免越发不是滋味。

原想,这辈子也就这般过了,可谁知来年开春,城里的大户,张员外的三公子从京师赶考回乡,途径罗口村时口干舌燥,遂与书童一道去了梁家讨了碗茶水,这一去,竟对凝香惊为天人,而后百般引 诱,仗着自己俊美风流,又生的一张巧嘴,哄得未见过世面的小媳妇倾心不已,一颗芳心,全是寄在了他身上。

凝香还记得,那一日梁泊昭去城里做活,三公子翻墙而至,两人刚说了几句体己话,三公子又是赌咒发誓,定是要将她娶回去做少奶奶,十六岁的新妇正沉浸于情郎的甜言蜜语中,夫君却蓦然回来了。

002章 前尘往事

虽是前世的事,可今生的凝香仍是记得清楚,梁泊昭一手拎着单刀,眼神阴沉到极点,不声不响的站在那里,形如恶魔,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三公子的腿肚子不住的打软,几乎连站都站不住,凝香不知自己哪来的胆子,在梁泊昭举起砍刀,劈向三公子的刹那,她竟是扑 倒了情郎面前,欲为他挡下那一击。

“你杀了我们吧!”她颤抖的吐出了这句话。

梁泊昭定定的看了她很久,最终,男人一言不发的握起单刀,转身走出了屋子。

凝香拿到了一张和离书。

是梁泊昭亲手所写,凝香从不知他会写字,她虽没念过书,可也觉得那些字犹如铁划银钩,苍劲有力,根本不像出自一个乡野村夫之手。

董家二老气的不轻,直言不认这个女儿,而梁泊昭在写出和离书后没多久,便孤身离开了罗口村,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像一阵风,来路不明,漂泊不定。

再后来,凝香终于如愿嫁到了张府,却只是小妾,三公子早有发妻。一开始,三公子对凝香还算得上好,可日子一久,便暴露出了风流多情的本性。府里妻妾成群不说,他还养了几处外宅,至于胭脂巷,怡红院,万花楼里的红粉知己,更是不知有多少了。

凝香出生贫贱,又是醮夫再嫁,在张府的日子可想而知。主母妒她美貌,处处欺辱,姨娘见她柔弱,处处使绊,到了后来,就连仆妇嬷嬷也都敢给她脸色。凝香所倚靠的,不过是三公子的一点垂爱,而三公子在得了她的身子后,早已将她弃之如蔽,哪还顾得了她的死活。

凝香不是不悔的,直到年岁渐长,她才渐渐看清了三公子,知他不过是个贪恋酒色的纨绔子弟,只恨当初年纪小,经不住他引 诱,以至于落到如斯境地。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想起梁泊昭的时候却越来越多。细想起来,梁泊昭性子虽沉闷,可待自己却是实打实的好,自嫁给他后,家里的脏活累活,他从未让她沾过手,有什么好吃的,也全是留给了她。他虽然没有田地,可却有一身用不完的力气,成亲后,他出外做活,得来的银子也全给了她,由着她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从没说过一个不字。

每当想起这些,凝香都好恨。

恨自己鬼迷心窍,恨自己有眼无珠,在张府里,她不知哭过多少次,却哭不回一个梁泊昭。

如果能再来一次,她一定会和他好好地过日子,再不会受三公子引 诱,如果能再来一次,那该多好!

无数次,凝香都是这样想的,可如今她真的重生了,回到自己刚嫁给梁泊昭的时候,她却是不知所措,这世上,当真会有如此荒诞的事?死了的人,真的会再活一次吗?

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胳膊,真切的痛楚传来,让她想要流泪。

她抱紧了自己,滚烫的泪水从眼眶里涌出,她却来不及去擦,一双眼睛只哭的又红又肿,宛如两只小小的春桃。

003章 别哭了,我会对你好

直到听见“吱呀”一声响,凝香停住了哭泣,愕然的望向门口,就见一道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是梁泊昭回来了。

四目相对,凝香已是呆住。

隔了前世与今生,她从未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他。

他的脸庞逆着光,显得五官十分深隽,浓黑凌厉的剑眉下,一双鹰目似电,带着肃杀之气,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就是这个男人。

上一世,她怕他,厌他,无论他待自己多好,她都巴不得远远逃开,这一世,他不曾有任何变化,身材依旧魁梧,浑身上下满是男儿气概,英挺而矫健。

瞧见她哭,梁泊昭剑眉微皱,心里却也清楚这门婚事非她所愿,自己身无长物,又比她年长许多,让她嫁给自己,也的确是难为了她。

梁泊昭搁下手中的东西,向着她走去,新婚夜时,他没有把持住自己,强要了她的身子,那一夜她也在哭,白莲般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看着就让人怜惜。

凝香眼巴巴的看着他走了过来,她记得,上一世自新婚之夜后,有很长一段时日她都没有理过他,瞧见他回来,自己也都是冷着一张脸,恨不得离他远远地。

男人的手指触上了她的肌肤,凝香身子一颤,昂起头像他看去,他的目光沉静,为她拭去了泪珠。

凝香的眼泪又是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前世,她在张府受尽了欺辱与委屈,二十六岁的年纪就因主母的一碗补药暴毙身亡,本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他,可此时,他分明站在自己面前,粗粝的手指透着暖意,咯着她微微的痒。

她的泪水越来越多,仿似恨不得要将上辈子受的苦全给哭出来似得,梁泊昭有些无奈,压根不知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小娘子,只低声道了句;“别哭。”

他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凝香哭的越发厉害,她拼命想要止住泪水,可那泪水却偏偏越流越多,梁泊昭只当她嫁给自己心里委屈,又见她哭的伤心,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只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肩,沉声道;“别哭了,我会对你好。”

凝香将脑袋埋在他怀里,他身上是男人独有的阳刚之气,嗅着就让人踏实,她一直哭了许久,直到最后哭累了,哭的缓不过气,才像个孩子似得在他的怀里抽噎。

梁泊昭向来最是厌烦女人的眼泪,可怀里的娘子年纪尚小,一张小脸挂满了泪珠,犹如梨花带雨一般,只让他怎么也狠不下心去推她,反而迟缓而僵硬的伸出胳膊,在她的后背处拍了几下。

见她不再哭泣,梁泊昭收回了自己的手,凝香垂着脸颊,乌黑的睫毛湿漉漉的,她也知道自己一定哭的不成样子了,不由得又羞又窘。

“收拾一下,待会还要去岳父家回门。”梁泊昭开口,瞧着小娘子哭的红肿的眼睛,心里却是无奈且好笑,她这模样,若让不知道的人瞧了,还不知自己是怎样欺负了她。。。。。

004章 婚后的第一餐饭

听到梁泊昭的话,凝香才知道自己已经嫁来三天了,而第三天,向来是新出嫁的女儿回门的日子。

梁泊昭去了屋外,为她打来了一盆水,自己则是走了出去。

凝香洗了把脸,用凉水敷了敷眼睛。入眼的一切都是陌生而又熟悉,陪嫁箱整整齐齐的摆在墙角,箱子上的喜字还没有揭。

上一世,她对这门婚事满是抵触,陪嫁箱一直被她搁在拐角,都没打开过,她知道箱子里是父母给她备下的嫁妆,诸如一些新衣裳,银首饰,和一些从城里置办来的胭脂水粉。只不过那时候的她面对着梁泊昭,压根不愿打扮,里面的东西倒是一样都没用上。

她打开了箱子,见里面有三套簇新的衣裳,她没选新嫁娘爱穿的红色,而是挑了一身藕色的夹袄,配了一条同色的罗裙,她曾在张府里过了十年,张府是高门大户,女眷平日里要像爷们邀宠,便在装扮上格外留心,凝香耳濡目染,倒也学了不少。

她的肤色白皙,素净的衣衫更是衬着小脸嫩汪汪的,她将头发全都绾在了脑后,用一支银簪轻轻挽住,至于那些胭脂水粉,她并没有用,只搁在了箱底。

毕竟前世与梁泊昭做过半年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欢自己清清纯纯的样子。

梁泊昭正在院子里劈柴,听到身后的动静,男人转过身,就见凝香娇怯怯、俏生生的站在门框边上,她的脸上不施脂粉,肤色水嫩,微微低垂着一张小脸,白净的手指不安的攥紧了衣角,说不出的娇羞可人。

在男人的目光下,凝香的脸庞渐渐浮起红晕,仿似从肌肤里渗出的胭脂,虽说是重活一世,可在他面前,她却还是慌张的厉害。两人前世做了半年夫妻,可那半年凝香总是疏远着他,如今骤然与他相处,倒真如新嫁娘一般,连手都不知道要往哪搁。

“我去做饭....”凝香轻声嗫嚅了一句,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躲到了灶房,一颗心仍是怦怦直跳,说来也怪,前世她虽然怕他,可与他在一起时,她从没这般慌乱过,更别说脸红心跳了。

她定了定神,前世毕竟在灶房里做过很多次饭了,这一世并不陌生,罗口村位于南方,村人的主食多以米饭为主,可凝香记得梁泊昭却是爱吃面食的。上辈子她从没在吃食上为他花过心思,这一世得以重来,凝香只愿和他携手终身,好好儿的过日子,自然是盼着他吃好喝好了。

凝香先是在灶膛里生了火,待火烧旺,便从油罐里舀了一勺猪油去闹了锅,在锅里兑了水,等水烧开后,则是择了一把芥菜丢了进去,下了一锅面疙瘩汤。

这时候他们刚成亲,凝香知道成亲时梁泊昭也是按着村里的规矩,给了董家一笔彩礼的,他本就没什么积蓄,给了彩礼后更没多少银子。虽说灶房里米面粮油都不缺,凝香还是能省就省,待面疙瘩煮熟,起锅时才撒了一点点盐花提味,又滴了几滴香油去香嘴,虽是清汤白面的一锅,那香味仍是扑鼻,让人瞧着就有胃口。

005章 小夫妻回门

凝香担心梁泊昭会吃不饱,又给他在锅边热了几块馒头,切了一小碟笋丝,一块儿端上了桌。

吃饭时,凝香心里有些忐忑,上辈子自从她去了张府,就再没做过饭了,这么多年没下过厨,这一顿饭,也不知自己做的好不好,梁泊昭爱不爱吃。

梁泊昭望着这一桌的汤汤水水,倒是微微一怔,没娶凝香时,他独居一人,一日三餐不过随意吃点干粮,渴了直接舀一瓢凉水,倒真是许久没吃过像样的饭菜了。

凝香捧着碗,眼睛却悄悄的在他脸上打量,见他吃的极快,心里微微踏实了些。蓦然,梁泊昭抬起头,深邃的黑眸笔直的向着她看去,凝香一愣,脱口而出:“是不是饭菜不合口?”

梁泊昭摇了摇头,睨了她一眼,道:“为何不吃?”

凝香这才察觉自己还没动筷子,连忙低下头,喝了几口面疙瘩汤,偷眼瞧梁泊昭收回了目光,这才松了口气。

吃完饭,凝香收拾好碗筷,梁泊昭已经将回门要带的礼物备好,按着村里的习俗,棉布两匹,糕点四件,新鲜的坐臀肉一块,外加一条鱼,一坛子酒,整整齐齐的搁在了桌上。

凝香记得,上辈子的三天回门,她在床上哭了半天,就是不愿与梁泊昭一道回娘家。那时候的她只觉得自己是没脸见人了,村子里一道长大的小姐妹们,个个嫁的都比她好。只有她被父母许给了这样一个男人,家穷不说,年纪还这般大。

最后一直磨蹭到天黑,爹爹让小弟来家里催了好几次,她才不情不愿的和梁泊昭回到了娘家,吃了顿饭就回来了,晚上睡觉时,哪怕梁泊昭无意间碰了下自己,她都觉得难受。

忆起往事,凝香很是羞愧,只垂着眼睛走到桌旁,将糕点猪肉一样样的打包好。临出门时,梁泊昭一手便拿走了大半物事,凝香看的吃惊,担心他拿太多会勒手,自己刚要去拿酒坛,就见梁泊昭另一只手已经将酒坛拎过,虽然双手都拎满了东西,他却依旧面不改色,轻而易举一般。

“我帮你....”凝香声音很小,话还没说完,脸倒先红了。

梁泊昭看着她一双白中透青的素手,瘦瘦纤纤的,向着自己伸了过来,想将自己手中的猪肉接过。

梁泊昭将那四件点心递到了她面前,道了几个字;“你拿这个。”

凝香接过那几样轻巧的点心,一颗心却是怦怦直跳,察觉到他的照拂与怜惜,更是双颊晕红,就连雪白的耳垂上也是浮起一层粉色。

梁泊昭望着她清丽娇柔的面容,心里不免微微一动,他定了定神,只沉声道了句;“走吧。”便转过了身子,与凝香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家门,向着董家走去。

凝香已是许久没有回过罗口村了。

自打前世她离开梁泊昭,跟随三公子去了城里后,就再没回来过。就连父亲病重,她跪着哀求主母,主母也不曾放她回乡。一晃,都十年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