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浅顾夜珏小说独家免费阅读《爱往反方向走》

发布时间:2018-11-05 12:07

时浅顾夜珏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爱往反方向走小说时浅全文,爱往反方向走时浅顾夜珏目录,爱往反方向走小说又名《然然步远惊》《木笙浅恋》,一部炒鸡好看的短篇小说。

爱往反方向走

第1章 生取脸皮

冷!

浑身都觉得冷!

这是时浅的第一反应,她就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冰窖之中。

“咯噔,咯噔——”

那皮鞋声由远及近,让时浅那眉头紧紧的蹙起。

“有意识了?”

“回顾少的话,人已经醒了!”

为什么她会听到顾夜珏的声音,他不是从来不回家的吗?她不是在午睡吗?他想干嘛?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被高高的吊了起来。

顾夜珏那一双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掐住了时浅的下巴,嘴角扬起一个残忍的笑容。

“这是哪儿?”时浅那原本笨重的眼神猛地睁开,然后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呼——

她长长的出了口气,还好孩子还在。

“你放心,他还在。”顾夜珏低身,轻轻的敲打着她的肚子,而他那好听的声音穿透了她的耳膜,一直击打着她的心房,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撒旦,前来索命。

时浅眼中有着疑惑,他为什么要将她给带到这里来?这是哪里?

“夜哥哥,这是哪儿?我想回家。”这一年多来,虽然他不曾善待自己,但是却也过得相互安稳,为什么突然将自己带到了这里?

顾夜珏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恨意,“我以为你不会忘了我说过什么的!”

她当然不会忘记,她怎么会忘记呢?

正因为他的话,她日夜活在煎熬之中,她虽然怀孕了,体重却比原来更轻,现在七个多月了,但是她却只有92斤。

“顾少,时小姐那里手术随时可以开始了!”秦奋从楼上下来,还带着一命穿着白大褂的大夫下来,然后来到了他们身边。

“李博士,就是她,就开始吧!”顾夜珏侧开了自己的身体,然后指着床上的时浅。

时浅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你们要干嘛?”她尖叫着,他们是不是要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李博士看着这病床上的人,那肚子微微隆起,分明就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在身,如果这做下去,那会一尸两命的!

“顾少,您确定吗?”李博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里十分的忐忑,他从医这么多年来,从未违背过自己的原则,但是却没想到今天要打破自己的底线,如果不是他一时糊涂,何至于如此?

顾夜珏皱眉,不就是取一张脸,有什么好确定不确定的,这本来就是她欠盈盈的!

一年前,他没要了她的命,就已经不错了,现在只不过就是取一张脸而已。

李博士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他想到了时盈盈对自己说过的话,然后讪讪的开了口,“顾少,这取脸上的皮是不能打麻药的,这么强大的痛,这孩子怕是——”

虎毒不食子,他纵然是不在乎那个女人,但是那肚子里的可是顾家的龙种啊!

顾夜珏也是没想到,竟然要生取脸皮。

他回头看了一眼时浅,再想想盈盈那日日以泪洗面的模样,他微微皱眉,“这是她应受的,我留着她,就是为了让她养着盈盈要的那张脸,取吧!”

至于那个孩子,他原本就没打算要,只有他跟盈盈的孩子那才是他想要的。

第2章 死了就扔出去

取脸!

这是时浅捕捉到的关键信息!

她死死的瞪着顾夜珏,然后说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你不是听到了吗?”顾夜珏眼带讽刺,“难道你以为你还有活着的价值吗?”

时浅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夜哥哥,我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不要这么残忍!”

“那你对盈盈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也有今天?”顾夜珏烦躁的扯开了自己的领带,这个女人,总是用这张可怜巴巴的脸去博取同情,如果不是她欠盈盈的,他确实再也不想见到这张脸。

“夜哥哥,那不是我做的,是时盈盈陷害我的,是她陷害我的!”时浅摇着头,看着一群戴着手套的人走了进来。

他们就像是刽子手一样的拿着手术刀向她逼近,她的心里害怕极了。

“住口,你没有资格喊盈盈的名字!”如果不是怕伤了她的脸,他肯定丝毫不顾忌的出手,狠狠的打她一个巴掌!

“不必顾忌任何东西,死了就给我扔出去!”顾夜珏冷冷的抛下这句话,然后从手术间里走了出去。

一群冰冷的保镖控制住了时浅,将她绑在手术台上,用一个特殊的仪器固定住了时浅的头。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给她咬个东西吧!”李博士悠悠叹口气说道,其实这手术完全可以打麻药进行的,只是那位吩咐了。

这些人都是时盈盈亲自指派下来的,而他只是那个主刀的而已。

时浅的嘴里被塞住了一块毛巾,那绝望的泪水从自己的眼眶里流了下来。

她摸着自己的孩子,然后望着李博士,她想要留住这个孩子,那是她的命啊!

李博士对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李博士,开始吧,我们盈盈姐还等着做手术呢!”说话的那人正是时盈盈的闺蜜,也是这家医院的女医生,她对时盈盈的遭遇也十分的同情,能够亲自为盈盈姐讨回一个公道,也是她的荣幸!

李博士举起了手术刀,额头的冷汗一滴滴的滴落。

他做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手术,却唯独这一台,让他的手都在抖。

“开,开始吧!”

那冰冷的刀,刚靠近时浅的脸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

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时浅的脸的表皮,她只觉得皮肤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一阵刺痛传入了她的心里。

手术刀一点点的往深处切入,时浅脸上的汗珠随着疼痛不断的加深而增多。

“啊啊啊啊——”

她虽然咬着毛巾,可是那疼,深入骨髓!就算是隔着毛巾也能清楚的听到她凄厉而又悲惨的喊叫声。

时浅的双手挣扎着,青筋突起,双腿强力的瞪着,那固定她的仪器上全是她挣扎而留下的血迹。

她的双眼瞪得很大很大,似乎要将这一次手术的人全部记在脑子里,记在心里,记在自己的灵魂里!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顾夜珏!

你好狠啊!

在那大灯下,手术刀还在进行中,时浅那张完美无暇的脸皮正在一点点被剥落。

可是谁也没看到在那暗处,有一个身影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

“时浅,你那张脸终于毁了!”

第3章 她活该!

脸,她的脸!

时浅无数次的挣扎,到绝望,再到现在的苏醒。

那脸上刺骨的疼在提醒她,她的脸没了。

她无法入睡,也无法昏迷,此刻真的恨不能就这样死去。

砰!

门被暴力的撞开!

只是等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的时候,人却已经被拖了起来。

“你们,要做什么?”她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只能低低的发出这样的声音,只是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力气反抗。

可是这群人却没人理会她,只是将她拖着一直往前走。

时浅被拖过的地,一路流了一地的鲜血,谁也不知道这脸上打着崩溃,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到底是犯了什么错,竟然引得一帮大男人这么对她。

————

手术室门口。

时浅终于看到了那高大的男人,她的眼泪无法控制的就往下掉。

“夜哥哥——”

她那嘶哑的嗓音只能低低的喊出这么一句,这一声夜哥哥,是她从来不敢的奢望,可是却也是最甜蜜的幸福。

可是现在,这个人就是地狱的阎王,索命的魔鬼!

“住口!”顾夜珏听到这一声,眼神狠厉,似乎要将她给随时杀死一般,他朝着她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

时浅只觉得自己的脸更疼了,从来没人告诉她,原来被打巴掌居然是这么的疼。

她想哭,可是眼睛却肿的连眼泪都掉不下来。

她在疼,她的头顶却传来一阵冷笑。

“你知道你为什么被剥了皮,却还活着吗?”

时浅愣住了,她却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留着你,就是为了来让你亲自看看盈盈恢复的样子!”

她愣愣的呆在了原地,眼睛里都是恐惧失望。

一想到在那冰冷的手术室发生的事情,她激动的站了起来,扭头就想跑,她还有孩子,孩子。

可是顾夜珏看到她想要逃跑的样子,三步并做两步追了上去,一脚狠狠的踢在她的膝盖骨上。

“是谁给你的胆子逃跑?”

她不防,被顾夜珏狠狠的踹倒在地上。

顾夜珏那穿着皮鞋的脚狠狠的朝着她的脸上踩了上去,他一下又一下的撵着她的脸,厚厚的绷带上都是鲜红的血迹!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那冷清的手术门前,一个可怜的女人,一声声低压的嘶吼声,十分的凄凉。

就是时浅都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他却突然放开了她的脸。

时浅的眼泪被迫从眼眶中挤了出来,她无声的问着顾夜珏。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放心,我怎么会让你这么快死呢?盈盈都还没出来,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去的!”

时盈盈,又是时盈盈!

时浅的心里狠极了,这一切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活该!

时浅发不出声音,却只能用嘴型告诉顾夜珏,她是活该!

顾夜珏看到这一幕,十分的愤怒,低下自己的身子,然后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时浅,你放火烧了她的房间,将她的脸给烧成那样,你居然还说她活该!”

“你知道吗?盈盈到现在还说想你,要让我好好对你,她是那么的善良!”

“可是你,你却这么的歹毒,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顾夜珏将她拎了起来,然后往手术室外走。

你要做什么?

第4章 欠她一个道歉

顾夜珏一路拖着她,然后来到了太平间里。

“将冰柜打开!”顾夜珏让秦奋将冰柜给打开,然后他拎起时浅的衣领,一把就将时浅给扔了上去。

“不要,求求你!”时浅虚弱的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她已经疼得没有力气反抗了,所以只能一直摇头,然后嘴里说着不要不要。

顾夜珏冷笑了一声,他的眼神里面充满着厌恶,看着她,似乎就像是在看一个垃圾一样。

“你对盈盈下手的时候,可曾想过盈盈在里面是多么的痛苦?”顾夜珏对她大声的嘶吼着,然后将她的头狠狠的往冰柜撞了上去。

这一撞,撞得时浅时头晕眼花的,可是她的耳边却听到有人说时盈盈的手术成功了。

“总裁,盈盈小姐醒了,说是想要见您,还有她!”秦奋想了想,还是将时盈盈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静静的等待着总裁的回复。

顾夜珏冷冷的看着她,眼神微微眯起,“既然盈盈想要见你,那就暂且饶了你这条狗命!”

时浅被拖到时盈盈病床前的时候,根本就连站都站不住,只能瘫在时盈盈的床前。

“你最好给我跪好,不然的话,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对你肚子里的孽种下手!”顾夜珏在她耳边冷冷的威胁着。

时浅的心,已经碎成了一片片的,现在他的话却将这一片片的玻璃心再次踩成了渣子。

这个人是魔鬼,她能指望魔鬼会有人性吗?

“跪好!”

时盈盈听了这话,诧异的问着顾夜珏,“夜珏,这人是谁啊?为什么要跪在这里啊?”

时浅只能透过肿肿的眼皮微弱一点的视力看到时盈盈的脸,心里却嘲讽了一下。

时盈盈,不愧是双料影后,会演戏!

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对啊,她怎么能赢了这个女人呢?

时盈盈,国际双料影后啊,竟然舍得用火将自己的脸给烧毁了!

“这是,时浅!”

“啊?”时盈盈惊讶的出了声,“这是浅浅啊,她怎么成这样了?”

这血淋淋的样子,时盈盈眼眶湿湿的,似乎十分同情她。

真不愧是国际影后,这眼泪说来就来,毫不含糊。

“夜珏,我想要好好看看浅浅好吗?”时盈盈说,要好好看看时浅。

顾夜珏的脸上却扬起了一个残忍的笑容,“盈盈,你还是不要看,不然会吓到的!”

“夜珏,怎么会呢?”时盈盈自嘲的说着,“我就连我自己的脸都接受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吓到我呢?”

时盈盈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插在了顾夜珏的心上,刺激着顾夜珏。

顾夜珏一把就将时浅的头发给抓了过来,将她拖到了时盈盈的跟前。

“你欠盈盈一个道歉!”顾夜珏将她的头给摁在了地上,要时浅给时盈盈磕头道歉!

时浅不能说话,只是一双倔强的眼神看着顾夜珏,想要她跟时盈盈道歉,绝不可能!

顾夜珏看到这一幕,狠狠的一脚朝着她的肚子上踢了过去!

第5章 血泪

不要!

时浅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肚子,然后眼神恳求的看着他。

我磕!

她用嘴型告诉顾夜珏,说她愿意低头,愿意道歉,但是不要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可是顾夜珏却残忍的告诉她,“晚了!”

“夜珏,别,浅浅怀着孩子呢!”时盈盈温柔的拉住了顾夜珏,似乎劝着他不要对时浅下手,但是顾夜珏的那一脚还是落在了时浅的肚子上,踢得她肚子都抽筋,整个人痛苦的蜷缩成一团。

但是在顾夜珏看来,这不过是时浅的一种表演而已,这根本就是时浅装出来的。

“盈盈,你不是想要好好看一看时浅吗?还想看吗?”顾夜珏十分深情的看着时盈盈,温柔的拉起了她的手,替她将床给摇起来,然后在她的背后加了一个枕头。

时盈盈轻轻的将头靠在顾夜珏的身上,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给时浅投去了一个得意的眼神,那是在秀恩爱。

“浅浅,你过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时盈盈朝着时浅招招手,语气温柔,就好像在说,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一般。

听到这话的顾夜珏笑了,将时盈盈放在枕头上,然后将时浅脸上的绷带给扯了下来!

那绷带连着肉,一寸寸的从她的脸上给剥了下来。

时浅疼的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打滚,打着挺,就像是一条鱼在地上蹦啊蹦的。

剥皮削肉,这也不过是如此了!

时盈盈看着这一幕,心里高兴坏了,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装作十分痛苦的样子。

“夜珏,够了,够了,不要再这样对浅浅了!”

这时候才说够?绷带都已经完全解开了。

直到时盈盈完全看到时浅那张脸已经没了的时候,她才彻底放心。

“盈盈,不够,比起她对你做的,我们已经足够仁慈了!”顾夜珏冷冷的说着,似乎还不解气一般。

时盈盈拉住他的袖子,“夜珏,浅浅到底是我的妹妹呢!”

顾夜珏恨铁不成钢的说着,“盈盈,你真的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这样欺负!”

时浅痛的根本看不到时盈盈的演技,她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的孩子,她的孩子。

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总是那么的残忍。

“夜珏,我真的很想浅浅,我想要跟浅浅好好说会儿话,好吗?”时盈盈将顾夜珏给遣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了她和时浅两个人。

她从床上走了下来,然后蹲到了时浅的跟前,笑的十分开心,“时浅,你看看你,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她不知道是从哪里拿出一面镜子来,然后开心的拿到了时浅的面前。

时浅已经痛的没有办法做任何的动作,就连捂住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所以她只能本能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时浅啊,你要是闭上眼睛,我就让你的孩子提前出来看看你的样子,可好?”时盈盈说话的声音可温柔了,但是那温柔的话语却是那么的恶毒!

时浅那闭着的眼眶里终于流出了眼泪,只是那眼泪却不是水,而是血。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