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尽处只爱你》是由网络作者萌喵喵所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主人公苏凉陆衍,全文

发布时间:2018-11-05 12:11

余生尽处只爱你苏凉陆衍

余生尽处只爱你全文阅读

《余生尽处只爱你》是由网络作者萌喵喵所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主人公苏凉陆衍,全文讲述了苏凉和陆衍的虐心爱情故事。曾经,苏凉是陆衍捧在手心上宠爱的人,却因为层层误会越走越远,如今她成为了他禁锢在床的禁脔,一生不得自由。

第一章 被捉

  “苏姐,我能不能求你帮我办一件事儿?”

  临近下班,同事沈涵突然拿着一份文件过来,在她耳旁小声哀求。

  苏凉打字的动作微顿,“什么事?”

  沈涵面露难色,“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最近我在跟秦总的单子,而秦总也终于同意签约了,但是刚刚医院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我妈生病住院,让我赶紧去医院,所以……”

  “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代你去和秦总签约?秦总他能同意吗?”

  沈涵连连点头:“没问题的,我刚刚给秦总打过电话了,他没意见!”

  说完,深怕苏凉会拒绝,又伸手拉着她的手说:“苏姐,我知道不符合流程,但是秦总这个单子,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搞定,我不想就这么失去了!所以苏姐,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可以吗?”

  苏凉见她一副着急要哭的样子,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

  “好吧,我只能尽力去试一试,如果不行,那我也没办法!”

  “谢谢苏姐,秦总在盛唐酒店806房间,你到那边后直接敲门就行了。”

  “酒店?”

  沈涵点头,将文件放到她桌子上后,转身狂奔出了办公室。

  沈涵走后,苏凉盯着桌子上的文件看了一眼,眉头微蹙。

  不过转瞬又恢复如常,把自己写到一半的文档保存好关机,拿起包和文件,也起身离开办公室。

  半个多小时后,苏凉从出租车里下来。

  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酒店后,又提着包大步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眼前突然一晃而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苏凉抓着包的手一紧。

  是…他吗?!

  没有心思猜测,她连忙伸手看着按键让电梯门重新打开。

  只是等她跑出去后,眼前的大厅除了前台和来往的客人之外,并没有她想要见的人。

  也对,这里是苏城,而不是江城,所以不可能是他!

  想到这,苏凉又神色黯淡的转身,重新进了电梯。

  806房间门口,苏凉抬手敲了两下门。

  “谁啊?”

  “秦总,我是苏凉,我来帮沈涵送合同给您签。”

  音落,房间的门打开,一个穿着宽大浴袍的秃顶男人出现在她面前。

  “是苏凉啊,进来吧。”

  “秦总,我就不进去了吧,您签个字就好。”

  秦勇见苏凉一口拒绝,顿时不悦的皱眉。

  “你以为合同都不需要看的吗?我是答应签约,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要仔细看过,确认没什么问题才能签字,你一直杵在门口算怎么回事?”

  苏凉轻抿了一下唇,觉得秦勇说的对,只能点头,垂眸跟着秦勇进去。

  不过她留了个心眼,故意把门留了一条缝,并没有把门关严。

  秦勇见她进来,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不过转瞬即逝。

  “苏凉你先坐一下,我去换身衣服再回来看合同。”

  苏凉点头,秦勇没再说话,而是大步进了浴室。

  她走到一旁沙发上坐着等待,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异香。

  环顾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异样,苏凉又打消了念头。

  原本以为最多四五分钟,秦勇就穿好出来,只是她等了好一阵子,也没见到他。

  苏凉有些坐不住想要起身离开,只是刚起身,眼前却突然一黑。

  身体不受控制的跌坐回沙发上。

  浴室里,秦勇听见外面传来的动静,立即面露欣喜的伸手打开门走出来。

  他快步走到苏凉面前,大手肆无忌惮的摸着苏凉的脸颊。

  “宝贝,是不是感觉到有点热?没关系,我来帮你解热!”

  秦勇说着,强行将苏凉压在沙发上,迫不及待的要吻她的唇。

  “走开,别碰我!”

  苏凉见到他身上居然还穿着浴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中了圈套,连忙伸手推他。

  秦勇没亲成,火气顿时蹭蹭上来。

  “臭娘们,我告诉你,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乖乖从了我很好,不然待会儿有你好……”

  嘭~~

  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狠狠的一脚踹开。

第二章 当了小三

  一个中年妇女气势汹汹的提着包从门外进来。

  她看到秦勇将一个女人压在沙发上,顿时双目圆瞪,“贱人,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

  “老,老婆?你怎么来了?”

  秦勇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后,一脸的惊恐,手也下意识的松开了苏凉。

  陈兰没回答他的话,而是快步冲到苏凉面前,抬手朝她的脸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速度太快,苏凉根本来不及躲闪,左脸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

  不过也正因为这一巴掌,原本还昏昏沉沉的她,瞬间被打醒。

  伸手推开陈兰起身,踉踉跄跄的跑出了房间。

  慌不择路中,苏凉撞到了迎面而来的男人。

  “对不起,我不是……”

  她本想道歉,却在看清楚自己撞到的人是谁后,‘故意’两个字顿时卡在喉咙里。

  陆、陆衍?!

  真的是…他吗?

  正当她疑惑之际,身后陈兰追了过来,

  “小贱人,还敢跑?老娘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说着,又扬起手想打。

  苏凉下意识的朝陆衍的怀里躲。

  “滚。”

  陆衍面无表情的吐了一个字。

  陈兰被他的眼神吓到,下意识退了一步,但转瞬又恢复如常。

  伸手指着他怀里的苏凉说:“这位先生,你确定要为这个小贱人撑腰?你大概还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吧?她是……”

  “陈兰,你给我闭嘴!”

  秦勇紧跟着追过来,见到陆衍抱着苏凉,先是惊讶,转瞬又是一闪而过慌张。

  暗瞪了秦兰一眼后,又微笑着对陆衍说:“陆总,都是误会,您别和一个妇人一般见识。”

  “误会什么误会?”陈兰扯着嗓子大叫:“哦,你是不是还想袒护这个小贱人,她……”

  “她什么她?都跟你说了是误会,还不赶紧跟我回家!”

  “秦勇你个……”

  陈兰还想说些什么,但嘴巴已经被秦勇伸手捂住,连拉带拽的将她带离了现场。

  二人走后,苏凉被陆衍用力的抵在一旁的墙上。

  “苏软,想不到才三年多没见,你已经变得这么下贱?当了小三?”

  “我没有!”

  苏凉下意识的否认。

  陆衍嗤笑:“是么?我的耳朵和眼睛没问题,你还改了名字?怎么,知道自己薄情,所以给自己取名叫苏凉,你不应该该叫苏没心么?”

  苏凉脸色煞白,张口想要解释,但是脑海中一闪而过几幅画面,话到了嘴边又临时改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陆衍,我们三年前就分手了,我现在和你没有关系!你管不…啊……”

  话没说完,苏凉的后背猛地一痛。

  陆衍将她强压在门上,“管不着?你他妈的有本事再说一遍!”

  苏凉被他的眼神吓到,挣扎着想逃,但男女的力量悬殊,她根本挣脱不掉。

  “陆衍,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放开?急什么?既然你这么自甘堕落的想做小三,那以我们的交情,我怎么也得让你做成不是?”

  “不是,我没…唔~~”

  话音未落,唇突然被陆衍俯身吻住。

第三章 阿衍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凉直接愣在当场。

  时隔三年多后的再吻,她本该欣喜的,可是此时此刻,苏凉满脑子却都是如何逃离!

  正当苏凉着急之际,突然下身一凉,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三年多没做过,现在突然做,苏凉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此刻的样子,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疼。

  可陆衍却觉得刺眼的很!

  ……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衍才餍足。

  苏凉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陆衍没有伸手去扶,而是嫌恶的转身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苏凉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仓惶的伸手捡起一旁地上陆衍脱下来的外套裹在自己身上,扶着墙起身。

  打开门,踉踉跄跄的逃离了套房。

  浴室里,陆衍刚打开淋浴准备洗澡,听见外面传来关门声。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顾不上关淋浴器,匆忙拿过一旁的浴巾裹在腰间后,打开浴室的门从浴室里跑出来。

  见到空荡荡的房间,他低咒了一声该死。

  捡起地上的外套将手机掏出来,迅速的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立刻给我堵住大门,如果苏凉跑了,你也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苏凉?老板,苏凉她……”

  她是谁啊?

  不等助理把话问完,电话已经被陆衍挂断。

  他握着手机,一脸的懵逼。

  嘴里念叨了几遍苏凉,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前一亮。

  立即转身朝酒店大门狂奔过去,不过尽管他速度很快,但最终还是迟了一步。

  等他赶到的时候,苏凉已经坐上出租车离开。

  程阳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回去复命。

  陆衍看见只有他一个人,眼里的戾气更深。

  “人没堵到你还敢回来?还不赶紧继续去追?”

  程阳一脸的委屈,当时他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地下停车场呢。

  即使速度再快,又怎么可能快得了直接从楼上下来的人?

  陆衍见到程阳还愣在原地不动,气的咆哮:“我让你去赶紧去追,你听不明白么?是不是不想干了?”

  “没,没有!”

  程阳被他吼的,吓得两腿直发软,哪里还敢再待?急忙转身跑出了套房。

  程阳走后,陆衍立即伸手捂着疼痛的胸口。

  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才勉强恢复如常。

  抬脚准备离开,却在转身之际陡然停了下来。

  望着不远处躺着的一个东西,他立即大步走过去……

第四章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另一边,出租车上。

  司机透过后视镜望了几眼坐在后车座位上的苏凉,见到她衣衫不整的样子,虽然嘴上没说,但是眼里还是流露着浓浓的鄙夷。

  苏凉自然看见他眼里的鄙夷,但并没有解释,而是转过脸望着窗外的夜景,假装自己没看见。

  不过眼角的眼泪,还是出卖了她。

  是的,她是苏凉,也是苏软。

  而且她和陆衍之间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

  原本他们约定等她毕业后就去领结婚证,可还没等到她们领证,她就被……

  回想起当初的分手原因,苏凉眼泪更是控制不住的掉的更凶!

  “小姐,已经到了。”

  苏凉听见司机的声音,匆忙的伸手擦掉眼角的眼泪,付了车钱下车。

  用力裹了裹陆衍外套后,小跑进了小区。

  客厅里,岑琳洗完澡正准备回房睡觉。

  听见身后传来敲门声,她转脸疑惑的问:“谁啊?”

  “琳姐,是我。”

  岑琳听见是苏凉的声音,立即走过去开门。

  看见脸色苍白,身上还狼狈不堪的苏凉,岑琳脸色陡变,“阿凉,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我……”

  话音未落,苏凉突然眼前一黑,身子控制不住的朝前倒去。

  “哎,阿凉!”

  ……

  等苏凉再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苏醒过来的那一瞬间,只觉得浑身都疼得要命。

  大脑也一片空白,正当她疑惑自己怎么会躺在医院之际,耳旁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

  “阿凉,你醒了?”

  好友岑琳提着两个袋子从门外走进来,大步走到病床前,将袋子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

  “阿凉,你感觉怎么样?”

  苏凉摇头,“琳姐,我怎么会在医院?”

  岑琳表情微怔,“阿凉,你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昨晚?

  提及昨晚,苏凉脑海中先是一片混沌,片刻后又浮现出几个片段。

  在看清那些是什么后,她脸色陡然变得煞白。

  岑琳见她脸色不对劲,联想到昨晚看到苏凉的场景。

  当时她浑身湿透,而且颈脖处还有暧昧的痕迹。

  岑琳表情陡变,“阿凉,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苏凉连连摇头否认,“我没事,琳姐,你别乱猜。”

  “不是吗?可是你……”

  “真的没有,对了琳姐,你有没有给我带换洗衣服?”

  苏凉不想她继续追问,所以转移话题。

  岑琳点头,将床头柜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她。

  苏凉伸手接过后又说,“琳姐,你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我有急事要回公司一趟,住院的钱,我迟些会转给你。”

  “钱不要紧,阿凉,什么急事能比你的身体重要?你知不知道啊你昨晚发了高烧,将近四十度,好不容易才降下去!”

  岑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苏凉有些内疚,“琳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保证等事情弄完我就立即请假休息!”

  “好吧,既然你非要坚持出院,我也不拦着你,你把粥吃了,我这就去帮你办出院手续。”

  岑琳见她依旧坚持,只能妥协。

  “谢谢琳姐。”

  苏凉感激的说着,岑琳也没说话,而是轻叹了一口气后,起身离开了病房。

  岑琳走后,苏凉嘴角的笑容陡然收了回去。

第五章 找来算账

  如果没发生昨晚的事情,那她或许还能请假安心修养,但是现在,不可能!

  昨晚发生的事情看似正常,但仔细一想又不对劲。

  她刚到那边不久就中了药,而且还被秦勇老婆捉奸,这一切都像是早就预谋好似的。

  所以,她不能在医院坐以待毙,而是一定要先回公司把事情弄清楚才行!

  打定主意后,苏凉也没再多想,而是急忙掀起被子下床,把岑琳带来的衣服换上。

  换好后不久,岑琳也办好出院手续折回。

  苏凉简单的和她说了几句后,便大步离开了病房,下楼打车去了公司。

  原本她打算回到公司后,直接去找沈涵问清楚,可是还没等她找到沈涵,就看见林媛神色慌张的朝她跑过来。

  “苏姐!你怎么才来啊?”

  “临时有事耽搁了,找我有事?”

  林媛点头:“是有事,不过不是我,而是老板,他让你赶紧去接待室一趟,好像是来了一个大客户。”

  大客户?

  苏凉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秦勇那张可恶的人脸,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

  强忍着恶心问:“我知道了,你有没有看见沈涵?”

  “沈涵?”林媛愣了愣,随即又说:“刚刚还在呢,苏姐,怎么了?你找她有事?”

  苏凉没说话,既然沈涵在公司,那她也不急在这一时。

  想到这,她又转身,迈着大步朝接待室走去。

  只是等她进到接待室,看到老板对面坐着的人后,顿时僵在原地。

  陆衍?!

  他怎么会在这?

  难不成是来找她算账的?

  苏凉吓得立即转身逃离,只是她刚转了个身,就听见老板开口叫她。

  “苏凉,你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如果可以,苏凉真的很想当做没听见,继续转身逃离,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停下脚步,硬着头皮走过去,“老板,您找我?”

  蒋航微微点头,介绍说:“陆总,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能将苏凉,苏凉,这是盛世集团公司总裁陆总,还不赶紧跟陆总打声招呼?”

  “陆,陆总,您好。”

  苏凉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陆衍见她装作不认识自己,讥诮道:“这就是贵公司的能将?倒是见识了。”

  蒋航表情讪讪,“陆总您说笑了,苏凉她平常不是这样,大概是太突然,所以不免有些失态。”

  说完的同时,还不忘暗瞪苏凉一眼。

  只可惜苏凉一直低着头,并没有发现。

  站在陆衍身后的程阳,见苏凉无动于衷,开口揶揄,“蒋老板才是说笑了吧?我们陆总也不是什么吃人的老虎,怎么可能吓到苏小姐呢?”

  蒋航讪讪的笑着,看着陆衍眼底的愈发的冷意,着急的额头直冒冷汗。

  不过好歹也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十年,所以还是很快又调整了过来。

  继续陪笑道:“没那回事,陆总您真误会了,苏凉,还不赶紧给陆总泡杯茶道歉?”

  “是。”

  苏凉巴不得赶快离开这里,所以连忙点头,转身就走。

  “等等。”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