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危机:慕少请相惜是由网络作家影臻徵所著的一本总裁小说,小说的男女主人公是苏可伊、

发布时间:2018-11-05 12:11

苏可伊慕亦尘小说

婚恋危机:慕少请相惜全文阅读

婚恋危机:慕少请相惜是由网络作家影臻徵所著的一本总裁小说,小说的男女主人公是苏可伊、慕亦尘。这本精彩的小说讲述了苏可伊和慕亦尘之间的爱恨纠葛。苏可伊深爱着慕亦尘,可是慕亦尘却一直非常痛恨她,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第一章 慕亦尘,要我

  慕亦尘,要我!

  “吱——”

  那一刻,她的脑海里一幕一幕,竟都是曾经那些与他的美好的时光。

  “该死!居然偏了!艹”

  肇事者连下去看一眼女人的表示都没有,只是驱车直接走人。

  他的车子,没有车牌。

  还好,路过的人有几位好心者,将女孩送去了医院。

  当她强撑开眼皮,入目的,是白蒙蒙的一片。

  她的目光,时而幽怨,时而深邃。

  “小姐,你醒了啊。”

  青年男医生眉心顿了顿,一脸的不忍。

  这么好的女孩,可惜了。

  “医生,我,怎么了?”

  她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啊?小姐你快点通知你的家人来吧。你被车撞了。不过幸好只是皮外伤。可是……”

  医生欲言又止。

  “我没有家人。”

  她轻声低语。

  对啊,她哪里还有家人?

  她的老公被她妹妹抢了,她老爸被后妈抢了,她还能怎样?

  “啊?可是你……”

  “医生,但说无妨,我都扛得住。”

  对于一个已经绝望了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扛不住的?

  医生咬了咬牙,把手里的检查报告单递给苏可伊,接着还是狠心开口道:“那个,因为你是被车撞了,所以,我给你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结果发现你患有……脑癌。”

  苏可伊苍白的小脸上闪过一丝落寞,显得愈加憔悴不堪。

  呵,老天爷可真够公平的啊。

  她深呼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紧接着缓缓吐出一句:“如果不治疗,还能活多久?”

  医生皱了皱眉,心里打鼓一阵:“这是不想治了?”

  不过还是如实回答道:“一年半左右。”

  转瞬,坐在面前的清纯少女脸上荡漾开了花。

  猛然间,所有的所有,都释怀了。

  接着她扭过头来,对医生道谢几句后,撑着病体径直离开。

  脚上的擦伤依旧火辣辣的疼,可是她全然不顾。

  走出医院,苏可伊抬头看了看那枚明媚的太阳,深呼吸几口,打车直接回家。

  看到这熟悉的一切,莫名的,心里特别愉悦。

  她微笑着抿着唇,斟酌着什么。

  掏出手机,盯着那个熟悉的号码,许久。

  终于还是没忍住,拨了过去。

  良久,没有动静。

  可她却较上劲了,一个接一个的打过去。

  在连续打了五个之后,终于,接通了。

  可一入耳,就是男人粗重的呼吸,以及女人暧昧的娇喘。

  冷厉不耐烦的男声传入耳际:“苏可伊你有病啊,打这么多电话干什么?你有必要这么死乞白赖?”

  苏可伊听着这暴戾的声音,心绞着疼。

  对自己,他从来都是这么粗暴,这么冷漠。

  又或许说,它的温度从来不会留给自己。

  苏可伊深呼吸一口,冷静的口吻让电话那头的男人不自觉全神贯注。

  “慕亦尘,我决定好了。我答应你。离婚。今晚你就回来签字吧!哦对了,你可别放我鸽子,不然要是我反悔了,你可别又缠着我要离婚。”

  她捂着扑通乱跳的心脏,一口气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慕亦尘满脸愤怒。

  “她居然敢挂我电话??”

  “亦尘哥哥,你别生气嘛。刚刚我都听到了,姐姐说要跟你离婚哎。”

  女人一脸娇媚,整个身躯缠上男人。

  “宝宝,你放心,我这就回去跟那个女人办手续。你在家等我,我办完手续就过来陪你。乖。”

  女人娇嗔一声,“亦尘哥哥你要快点哦。不然你家宝贝可等不及。嘿嘿。”

  男人起身,只留下高大的背影。

  ………

  苏可伊清楚,慕亦尘永远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没有人敢威胁他。

  但是她更加清楚,只要她提到离婚,他慕亦尘就一定会乖乖听话!

  果然,如她所愿。

  五点多的时候,别墅外边就亮起了灯。

  苏可伊暗怀着激动紧张,透过窗帘看见那辆耀眼的布加迪。

  慕亦尘,他回来了。

  他鼻翼抽动了一阵,顺着香味进了屋。

  可当他看到那满桌子的菜肴时,不耐烦的拧了拧眉心,“离婚协议,拿出来。别跟我耍什么花招。苏可伊,你没必要这样做作。”

  冷漠如斯的言语一点一点砸在苏可伊心尖,可她依旧保持微笑。

  她端着他曾经最喜欢喝得龙井上前,笑脸盈盈的样子让男人更加厌恶。

  “好歹你我夫妻一场,五年的情谊,我不像你,说散就散。”

  慕亦尘顿了顿神,眼眸在她身上停留几秒。

  苏可伊依旧笑的灿烂,男人这才松了松领带,接过她手里的茶水咕噜一口,优雅坐在沙发上。

  她转身去了楼上,只是那抹笑容有些不一般。

  故意在楼上磨磨蹭蹭,这才拿着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准备下楼。

  而此时沙发上的他已经把外衣扔在一边,一脸烦躁的扯着内衬。

  她嘴角略过一抹弧度,直接走了过去,整个人贴在男人身上。

  小手缓缓抚摸着他精壮的胸膛,粉嘟嘟的小嘴贴上他的玫色薄唇,暧昧一句:“我要。”

  慕亦尘怔神,已然发烫的隽逸脸庞上瞬间滑过一丝嫌恶,他用力推开了她:“苏可伊,你别犯贱!给老子滚!”

  苏可伊冷笑几声,又倔强的爬过来,重新攀上他的身躯,“亦尘,你难道就不想要女人么?只要你要了我,我就直接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男人如鹰隼般的眸子一凛,猛地抓住女人的手腕,紧咬着牙,“苏可伊,你特么的居然这么奸诈!”

  近在咫尺的男人脸色那么阴沉,周身的温度更是冰寒彻骨。

  可她丝毫不畏惧,反而笑的格外嚣张。

  这应该也是,她爱上他的这十五年以来,第一次这么放荡不羁。

  “对!慕亦尘!我给你下了药!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要了我!”

  女人挑衅的眼神,妖娆的身段,他再也克制不住,起身猛地把女人压在身下。

  粗暴的将她所有衣物扯掉,赤裸的身躯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

  撕裂般的疼痛顿时传遍全身,背脊上的冷汗一层层袭来,天昏地暗的感觉让她差点晕过去。

  可是,她却咬着牙,兀自笑了。

  慕亦尘,你失信了。呵呵。

  新婚之夜,你酩酊大醉,用手指直指着我说,绝对不会碰我,可如今,你在要我!

  她含着泪,默默闭上了双眼。

  回忆铺天盖地而来,一点一滴,都是他们那时的美好时光。

  可男人就如一头发疯般的猛兽,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毫不怜惜。

  骨架碎裂般的疼,她只好紧紧抓着被单,手心里都是冷汗。

  男人到了巅峰忘情之际,嘴里情不自禁碎碎念着:“嫣然,嫣然……”

  苏可伊脑子里的那一根弦,猛地断裂。

  接着,慕亦尘就像是突然觉醒过来一般,毫不留情的把身下人踢下沙发。

  “呵贱人!你也配提起嫣然!你这个心机重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跟嫣然比!而且,你那么脏……老子上了你,真是你的荣幸。”

  “我说了很多次了!那些照片他都不是真的!有人陷害我的……”

  可是她知道,无论她再怎么声嘶力竭,男人也不会相信。

  他狠狠淬了一口,那嫌恶的表情,苏可伊都看在眼里。

  就如他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苏可伊无力的趴在地上,苍白的嘴唇张了张,可是却并没有说出任何。

  或许心底的伤,已然让她麻木。

  慕亦尘点燃了一支烟,猛吸几口后一把抓起桌上的协议,利落签下他的名字,接着麻利穿衣。

  苏可伊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扯过旁边的毯子裹住自己。

第二章 惊喜

  惊喜?

  “呵!你确定你真的要签是么?你可看清楚了?”

  苏可伊用尽全身力气,从胸腔里翻滚出几个字。

  刚刚踏出几步的男人身子一僵,接着恶狠狠的回头。

  “苏可伊,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慕亦尘冷冷发声,鄙夷的眼神里充斥着愤怒。

  苏可伊一手拽着毛毯,一手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朝男人扬了扬:“你自己看看咯。”

  闻言,慕亦尘的眸子骤然阴沉下来,他腾地一下到了苏可伊面前,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是恨不得将她杀了。

  当他仔细阅读完那离婚协议书上的一切,整个人彻底不好了。

  他向前一步狠狠掐住她的脖子,“苏可伊!你怎么就这么阴险!”

  苏可伊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可还是极力挤出一抹笑容,“呵,是啊,我要是不阴险,怎么会让你堂堂慕氏总裁娶了我?我要是不阴险,又怎么会在你茶里下药,让你情不自禁睡了我?慕亦尘,我赢了!哈哈哈!”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可以在这么难受的时候一口气说出这些话。

  空气一点一点被掠夺走,呼吸也愈加困难。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了死。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想,如果非得要在他的脑海里刻下对自己的记忆,除了恨,就是恨了吧。

  慕亦尘双眸猩红,杀意直窜天灵盖。他恨这个女人,同时恨不能将她杀了!

  只是此时他狠狠用劲,甚至让她脱离了地面。

  苏可伊漂亮的双眸染上了露珠,修长羽睫眨了眨,就如壮士断腕般,无所畏惧的闭上了双眼。

  死在他手里,又何尝不是最舒畅的解脱方式?

  只是,慕亦尘看到她这幅无所谓的模样,心底的怒意更甚!

  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还没有好好折磨这个贱女人!怎么可以让她死的这么畅快!

  他猛地用力,箍住她的脖子把她狠狠摔在沙发上。

  “贱人!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让你死了呢?我还要好好折磨你!不就是求着我干你么。好啊,呵呵。”

  苏可伊倔强的抿了抿嘴角,那抹牵强的笑容一点点的在焚化她对他的爱。

  剧烈的咳嗽,让她整个肺部都在痉挛。抽搐的疼痛,让她不禁伸手裹紧毛毯。

  她骄傲的直起身子,依旧笑的灿烂。

  “当然慕总也可以不用同意,你要是想强行离婚,可以去跟老爷子商量,我倒无所谓。”

  说完,还故意朝他挑了挑眉。

  慕亦尘攥紧了拳头,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他真的厌恶到了极点!

  怒气冲天的他,上前一把撕拉开她身上的毛毯,抓住她的手腕粗暴的将她翻身过去,从后面强行进入了她。

  他觉得,对于这种贱女人,只有狠狠操干才可以解决问题!

  他一边狠命撞击着她的身体,一边咬牙切齿道:“贱女人!你不就是想要男人么!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骚婊子到底有多强烈的欲望,求着男人干你!”

  身体一下下被顶到了头,干涩的生疼让她近乎眩晕。

  她紧紧抓着沙发,脸色愈加苍白,嘴唇变得乌紫。

  原以为自己可以忍住泪水,可是,她还是输了,输的很彻底!

  随着他的愈加猛烈,她只觉喉头有一团甜腥涌了上来,她连忙捂住了嘴。

  没办法,只能强行咽下去。

  苦到心底,咸腥到让人绝望。

  他粗暴的这一面,应该,哦不,就是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体现的如此淋漓尽致。

  她好悔,悔恨当年那场车祸。

  如果当年的婚约可以推迟一点,也不至于,酿成如此下场……

  手机铃声猝然响起,听到这熟悉的特定音乐,慕亦尘一下从苏可伊身体里抽离出来,空间里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淫靡味道,只是不带任何感情,更加不会暧昧。

  他轻声一句,“宝宝。怎么了,这么快又想我了呀。”

  那声音,格外的宠溺温柔。

  苏可伊只觉心头一阵绞痛,她好难受啊,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生命就快要到尽头了,但是她却想要在尽头之前,再好好享受,男人带给她的爱。

  哪怕,只是单纯的艹与被艹。

  脑海里突然闪过自己临死前的一个镜头,自己无助的趴在地上,没有人过来看自己一眼。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

  脑癌,她无法挽留的痛。

  可是她,如今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她承认,这种想法很变态。可是,她不甘啊,凭什么,她只是想在她生命的尽头,让男人好好爱一场。

  哪怕,只有性。

  所以,她才会提出那样子可耻的条例。

  即便,如今的他对自己恨之入骨,即便,慕家所有的人都不把自己当人看,可是,那又能怎样!

  可后来发生的那一切,却又是那么的令人猝不及防。

  她想不到,也不敢想。

  “啊?惊喜?好啊,宝宝我都处理好这边了,我马上就回来!”

  苏可伊从慕亦尘惊喜的声音中清醒过来,她蓦地转过头来看着他,“惊喜?什么惊喜?”

  慕亦尘挂断电话的同时,俊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殆尽,他一边整理衣裤一边冷冷发声:“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总之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只认嫣然一个老婆,你别痴心妄想了!所以我们得赶快离婚!至于你想要我干你,呵呵,随时都可以!”

  他的神情那么兴奋,可却只是为了那个叫苏嫣然的。

  而那边的女人,在密谋着一个完美无缺的局。

  “呵呵,苏可伊。跟我斗,我要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早就好言相劝让你跟亦尘离婚,结果你不听,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

  苏可伊静静盯着男人,心尖窒息般的疼。

  “哦是么?可是跟你去民证局领结婚证的人是我,我才是你法律上,台面上的妻子,而苏嫣然,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苏可伊双手抱胸,声嘶力竭。

  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一番话。

  而男人,更是恨的龇牙咧嘴。

  只是不知道苏嫣然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对自己恨之入骨。

  “呵呵!苏可伊,走着瞧。”

  慕亦尘像是听到了特别蹩脚的笑话,冷笑两声之后,用力一把甩开了她,“除了你自以为是的慕夫人,慕家其他人,有把你放在眼里?”

  讽刺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门“嘭”的一声被关甩上,苏可伊忍了许久的泪,终于漱漱而下。

  他不愿为她做任何一刻的停留,可是自己却愿意为他付出一生。

  哪怕是生命。

  这辈子,感谢你来过我的生命,让我轰轰烈烈的爱过……也恨过,痛过!

  慕亦尘,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与任性。

  我只不过,想要奢求你一点点的爱……因为我始终放不下,因为我才是你记忆深处的那个人啊……

第三章 苏可伊你要不要脸

  日子似乎就是这么平静的过着,苏可伊躺在床上,盘算着什么。

  突然,她有一个想法。

  既然当初拟订的那份协议是说,要慕亦尘回来睡她,那么,她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给他生个孩子啊?

  一想到孩子身上流淌的是他的血液,她就莫名很兴奋……

  一个电话打给了慕亦尘的贴身保镖萧孟,“叫你们老板回来见我。”

  她的话不轻不重,波澜不惊。

  对他的所有冷漠倔强,都只不过,是为了能够博得他的一丝关注,仅此而已。

  慕亦尘果然守信,没有半句多余的话,朝萧孟点了点头,便即刻赶回他所谓的“家”。

  是啊,结婚五年,他回来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进了门,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脱掉外套,直接把刚刚下楼的苏可伊拽到桌上,粗暴撕掉她身上的睡衣,松掉皮带后直接提枪而入。

  依旧是没有任何前戏,就那么,赤裸裸的欺凌着她。

  苏可伊皱了皱眉,“慕亦尘,我想……让你轻点可以吗?”

  正在剧烈动作中的慕亦尘咬牙冷哼一声,“呵!苏可伊你别给我装!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想男人想到发疯的贱女人!别在这里给我装!”

  他的横冲直撞,带了十足的恨意与羞辱,每一下,都恨不能要了她的命!

  苏可伊只好也只能咬牙承受,心里酸涩无比。

  她闭上眼,试图减轻自己身体上的痛。

  可回忆有如潮水般涌来,一晃就是五年前。

  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两人陷入重度昏迷,醒来后,他却失了忆。

  而自己,却被爸爸还有后妈强行带到国外疗养,等到自己休养好回来时,他已经恢复了记忆。

  只是,他记忆里所有的所有,全部都成了他跟苏嫣然的一点一滴。

  自己和他的所有,全部被苏嫣然冒名顶替掉!

  而自己,却成了他记忆里那个恶毒无比的阴险女人!

  眼泪无声滑落,她恨!

  亦尘,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们的曾经?

  难道非得,等到我死后吗?还是就算我死了,你也永永远远记不起来!

  “嫣然,嫣然!”

  身后的男人在快要到达巅峰的时候,又开始忘情的叫起了苏嫣然的名字。

  呵。

  如今他的心里,只有苏嫣然一人。

  苏可伊的心,顿时又沉入了谷底。

  苏嫣然,这辈子,我苏可伊,算是败在你的脚下了。

  但我还有个心愿,那就是麻烦你替我照顾好亦尘。

  身上的男人颤抖一阵后,麻利爬将起来,扯过几张纸巾仔细擦了擦自己的黑森林,提上裤子后又是一副高冷禁欲的模样。

  冷冷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女人,轻嗤一声后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避孕药,用力甩在苏可伊脸上,疼痛一时间让苏可伊回过神来。

  “吃了!”

  语气冷漠如斯,一脸的嫌恶不耐烦。

  苏可伊瞪着双眸,眼圈红的不像话。

  可她还是极力憋了下去,撑着散架的身体爬了起来,直接抠出一颗药,当着他的面吞了进去。

  “咳咳……放心!我还没那么贱!”

  可是,我却偏偏那么贱……贱到想要用你的孩子,延续我对你的爱。

  慕亦尘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大踏步离去。

  听到“嘭”的一声,苏可伊赶紧跑到卫生间,用手指卖力的抠起了喉。

  撕心裂肺的干呕声回荡开来,终于把那片粉色的药片吐了出来。

  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两行热泪来的猝不及防。

  她连忙伸手去擦,可是泪水好不听话啊,却怎么越擦越多……

  亦尘,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是你最爱的女人啊,你难道都忘了吗,你第一次要我的时候,我才十八岁,你温柔的圈住我,对我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人……

  可如今,都因为一个叫苏嫣然的,完全毁掉了我们的所有啊!

  日子依旧平坦的过着,她甚至掐着手指在计算自己的死期。

  而在此期间,苏嫣然不止一次想找人直接撞死她,可是都被一个神秘人破坏掉了。

  她气到简直要疯掉,可是又不敢轻举妄动。

  奶奶满三年这天,苏可伊一大早赶往老宅。

  对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不知不觉,奶奶去世都已经三年了……

  可就在她包的的士车刚走,一辆耀眼的布加迪就停在自己身旁。

  甚至,还差点撞倒她。

  那辆车,她怎能不认识?

  只见慕亦尘小心翼翼的扶着苏嫣然,那宠溺的模样,真是让人羡慕啊!

  苏嫣然趾高气昂,看向苏可伊的眼神里充满鄙夷不屑。

  苏可伊莫名的,嘴角勾了勾。

  她径直走了过去,拍了拍苏嫣然的肩膀,“妹妹,好久不见呐。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你来这里做什么?就不怕晦气了?”

  苏嫣然阴暗的眸子在苏可伊脸上扫了扫,接着转过身去紧紧挽住慕亦尘的胳膊,眨了眨可怜楚楚的眸子,“亦尘哥哥!你看姐姐,再怎么不喜欢我,也没必要这么露骨啊。”

  “苏可伊!”

  突然窜出来的沈雪将苏可伊拽到一边,拧了拧眉,不满的说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谁叫你来这里的?赶紧给我滚回去!”

  苏可伊推开她,语气淡然,“妈,我是慕亦尘的老婆,是你们慕家的儿媳妇,奶奶满三年,我为什么不能来?”

  她们的声音,却足以被那些八婆捕风捉影。

  沈雪气急,正要破口大骂,慕亦尘突然站了起来,攥住苏可伊的手腕就往旁边去。

  而苏嫣然气的直跺脚,亦尘哥哥怎么可以,跟那个女人有肢体接触?

  就像是扔垃圾般,他一把甩开了她,苏可伊重重跌倒在地。

  他压低声音怒吼道:“苏可伊!你来做什么!你特么怎么就这么恶毒,说话没个轻重!”

  苏可伊不缓不慢爬了起来,倒也不恼,只是笑笑,“哦?我来做什么?你说我来做什么?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奶奶生前对我那么好,今天我当然要来啊。难道我说的有错?”

  慕亦尘冷笑一声,“苏可伊你到底要不要脸?我们都离婚了!”

  “哦?我怎么不知道?还没生效吧。”

  “啪!”

  一巴掌狠狠落了下来,苏可伊顿觉天旋地转。

  只觉喉头一股子腥甜又冒了出来,她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强撑着往卫生间跑。

  确保门关上后,她哇啦一下,一口鲜血吐进了洗手池里。

  水龙头打开,哗哗哗的冲刷着溅在白瓷水池里的血迹,苏可伊的脸,苍白如纸。

  抬头看着镜子里眼神无光的自己,苏可伊笑笑。

  只是那笑容,格外凄凉落寞。

  苏可伊,你怎么会沦落到这一步?

  “呵呵,这吐的这么欢,苏可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做了,结果怀了野种?呵呵。”

  尖锐的女声,传入耳里。

第四章 所谓因果报应

  苏可伊冷笑,抬手抹了抹嘴角,确保血迹被擦干净后,挺直了身子,转过身来。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苏嫣然!你不要这么张扬!恶事做多了,是会遭报应的!”

  苏可伊双手抱胸,余光从镜子里对着恨的牙痒痒的苏嫣然淡然挑眉。

  苏嫣然娇俏的脸上蓦地一黑,气冲冲的几步上前,对着苏可伊脸“啪”的下去。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骂我!这么有底气,是不是意味着,你肚子里的种,是我男人的!你特么怎么就这么不要脸!都要跟亦尘离婚了!怎么还特么不知廉耻的爬上他的床!”

  她那双看似楚楚动人的眸子此时瞪得极大,全身上下散发着恶狠狠的戾气。

  苏可伊被这一巴掌打得头偏到一边,瞬间眼花耳鸣。

  可是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丝怒意,依旧保持着最得体的笑容,不屑的嘴角不禁让苏嫣然更加愤恨。

  “苏嫣然!你等着瞧,总有一天,你会比我惨!”

  她掏出纸巾擦了擦手,又淡然瞥了一眼紧握双拳的苏嫣然,“还有。我要纠正你。慕亦尘是我老公,我跟他上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还有啊我告诉你,我老公睡我的时候,最喜欢掐我的腰,叫我小妖精呢……至于你,不过就是他的玩物!玩厌了,迟早也是我这个下场!”

  “你这个臭婊子!死不要脸!居然还敢说亦尘的坏话!活该你妈死的早!”

  说着,她又扬起了手,一巴掌朝苏可伊打下来。

  这次,苏可伊有了防备。

  她伸手攥住了苏嫣然的手腕,眼神愤愤然的盯着她,“苏嫣然!我警告你,你没资格说我妈!你一个私生女,居然敢这么张扬!”

  说完,她用力甩开了她。

  这种女人,真的脏,她根本不想与她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苏嫣然站不稳,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扶住墙。

  “呵!苏可伊!你居然敢说我是私生女!真是有种啊,为什么那一次,没有撞死你呢?你怎么命这么大?呵呵。”

  苏可伊瞪大了双眼,“居然是你!”

  “呵呵,就是我。怎样?有本事去告诉亦尘啊,看他是相信你还是我!”

  此时,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慕亦尘走了过来,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接着装作摔倒的姿势,故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哎哟………”苏嫣然一声惨叫,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起来,“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孩子……姐姐你好狠的心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呜”

  一流的演技,不得不服哇。

  苏可伊不厌烦的瞥了她一眼,“苏嫣然,你起来,别装!给我说清……”

  话音还未落地,只见慕亦尘飞奔过来,怒视了一眼苏可伊,紧接着赶紧蹲下去扶住苏嫣然,“宝宝,宝宝……”

  “尘……姐姐她……”

  “她怎么了!说啊!”

  慕亦尘顺着她颤抖的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可伊,追问道。

  “呜呜呜……姐姐说我是贱人是小三,还说我生出来的杂种见不得光,她要亲自动手做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苏嫣然伏在慕亦尘肩头,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苏可伊吃惊万状,睁大了眼睛,“苏嫣然!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那样说了!”

  还有,你怀孕了?所谓的那个惊喜?

  她恍然大悟。

  慕亦尘怒不可遏,轻轻的放下苏嫣然,腾地站起身来,不由分说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啪”的一声巨响,让闻声赶来凑热闹的宾客都愣了愣神。

  “贱人!嫣然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慕亦尘一双深邃幽暗的眸子里被愤怒与仇恨填充得满满的,猩红骇人。

  那一巴掌,打的苏可伊脑子嗡嗡作响。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远远只望到慕亦尘抱着苏嫣然焦灼离开的背影。

  以及近处,一堆看热闹冷嘲热讽的宾客。

  苏可伊无助的扶在洗手池上,才勉强支撑着身子没有倒下去。

  心如刀绞的感觉,她原以为,不会再有了。

  可当她听到他说她怀了他的孩子,那一刻,她还是心如死灰。

  所以,只有她才配给你生孩子是么?

  回想刚刚苏嫣然说过的话,她真的气愤到了极点啊,她居然想要了自己的命……

  沈雪气势汹汹的赶来,两颗大眼珠子像是淬了火,看到那“可恶”的苏可伊,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苏可伊!你怎么就这么恶毒!嫣然怀的可是我慕家的继承人!我孙子要是没了,我就拉着你给他去垫背!”

  苏可伊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这一巴掌,怕是险些要了她的命。

  她无力的轻笑一声,“妈!你凭什么打我!我才是你们慕家明媒正娶的少夫人,苏嫣然才是那见不得光的小三,她生下来的孩子………”

  “呸!”

  当着众人的面,沈雪不管不顾直接一口淬在苏可伊脸上,鄙夷的说道:“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给我慕家生孩子!”

  听到这,苏可伊握紧了绵软无力的双拳,咬牙回道:“我恶毒?妈你居然说的出这句话。有朝一日,当你们看清苏嫣然的真实面目,今天这句话,你看会不会打脸!”

  苏可伊故作挑衅的勾了勾唇,无视众人那各色的鄙夷眼神,挣扎扶着墙,想要起身离开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沈雪气的火冒三丈,直接上前又是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她身上,一边打一边叫骂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初我儿子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贱人!居然还血口喷人说嫣然恶毒!我告诉你,嫣然要是恶毒,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好人了!当初要不是她不离不弃的守在尘儿旁边,毫不犹豫的给我儿子捐了一颗肾,给他最温暖的照顾与呵护,我儿子现在都活不了!而你,却躲到了国外,还发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故意气我儿子,你也配说爱尘儿!真是糟蹋了这个字眼!”

  “我说过,那些照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都是别人陷害我的!对,就是苏嫣然做的!”

  对啊,她也曾竭尽全力去调查那些恶心的照片,可是,根本就没有线索啊!

  “啪!”

  沈雪打得起劲,周围看热闹的宾客更是看的津津有味。

  “贱胚子!我早就看透你了!要不是老爷子拦着,你以为你还能在慕家呆到今天?”

  苏可伊任由沈雪的拳头一下接一下重重的落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反抗挣扎。

  遮在双手下的眼睛,眼泪,无声的滑落。

  她竟然突然不想反驳。因为无论她怎样解释,都是无用的啊!

  结婚前夕的那场车祸,她根本不知道亦尘损伤了一颗肾,更加不知道,苏嫣然给他移植了一颗!

  而自己那些照片,明明就是p的啊!

  她就那么被家人强制带走,离开这片故土,整日面对病人医院。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他记忆里的那个她,已经成了她后妈的女儿。

  呵多么可笑。她妈抢了自己妈妈的男人,而如今,她苏嫣然又抢了自己的男人!

  但是一切都已经回不了头了,如今她只能承受着亦尘对自己日复一日的淡漠如斯,以及所有人的冷言冷语。

  这件事,已经成了她无可避免的伤。

  而每个浅睡的夜晚,她总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一次又一次,他深爱的那个男人追在自己身后,问自己为什么不把肾捐给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她好愧疚啊,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别说是一颗肾了,就算是要她的心,她也会毫不犹豫啊!

  可是没有如果。

  所以,后来她莫名其妙患上了脑癌,是老天爷赐给她的报应是么!

  世道轮回,所谓因果报应。

  呵呵。

第五章 我怀孕了

  苏可伊已然忘记了自己到底是怎么样走出慕宅的。

  模模糊糊只记得有很多双谴责嫌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无尽的唾骂鄙夷让她有些直不起腰。

  那一道道凶狠的眼神,一句句难以入耳的责骂,简直比毒箭还致命!

  她像是一具被掏空了的皮偶,行尸走肉般走在秋风萧瑟的大街上,心里空落的厉害。

  回想这几年,她就觉得好心酸。

  她也曾试图用她们曾经在一起做的事情来刺激他的记忆,可是他根本不屑一顾。

  只是她一直觉得,那些恶心的照片,都是苏嫣然故意栽秧的!

  可是,她好像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去查啊。

  因为无论怎样,都不会有人相信自己……

  亦尘,如果有来生,我可能,还要爱你……

  她怅然若失的回到那个“家。”

  可是绝望与失落还是将自己重重包围。

  她想奋力一搏。

  她要去找亦尘,她要解释清楚啊,她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真的不想啊!

  可当她刚刚跨出家门没几步,脑袋突然就一阵眩晕,而前方传来一道强光。

  下一秒,不知怎么的,身子突然就如不受控制般,蓦地倒下。

  “吱——”

  一道急刹车后,一辆黑色的车子,在她身旁停了下来。

  车上的男人长腿一迈,匆忙下车。

  “伊伊,你怎么了啊?别吓我啊!”

  ………

  苏可伊在朦朦胧胧间感应到了刺眼的光亮,缓缓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头。

  洁白的床褥,整齐划一的床头摆设。

  意识刚刚回笼,耳边突然就传来一道关切的声音:“伊伊,你感觉怎么样啊?还好吗?”

  苏可伊转眸看过去,诧异的眨了眨双眼,“何子翎,你怎么在这里?”

  何子翎哪里肯告诉她,是因为自己在听到这边的风声说她出事后,自己就第一时间赶过来,守在她门前的大实话。

  于是搪塞着说道:“我恰好路过,看到地上躺了一个人,没想到是你。”

  说着,他还故意做了个吐舌的搞怪表情。

  一如当年,他追她时的调皮幼稚。

  “谢谢你。”

  苏可伊憋了半天,只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她明显看穿了他的谎言,可是又不好拆穿。

  当年的事,历历在目的场景,她又怎能不记得。

  四目对视,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

  苏可伊避开他的目光,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

  何子翎赶紧扶住她,“哎!你小心点,肚子里的孩子可受不了你这样折腾,医生说了你身子弱,可不能有了闪失。”

  苏可伊愣了愣神,一脸错愕的回眸,“你……你说我有孩子了?”

  何子翎点头,“看样子,你并不知情。怎么能这么粗心,慕玖琛到底怎么回事?老婆怀孕了都不知道?还是,他已经被那个女人迷的神魂颠倒,根本不管你了?”

  巨大的幸福感瞬间蔓延直全身,她的眼眶当即激动的红了,“我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

  看来,老天爷还真是满足了她死前最后一个愿望啊。

  嘴角,荡漾开花。

  只是,坐在床边的何子翎却皱了皱眉,“为什么?为什么他对你这样,怀了孩子,你还要这么兴奋?”

  苏可伊从兴奋中回神,连忙伸手抹去眼角的泪,紧张的拉过他的手,“没……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来的不容易。我已经同意跟他离婚了。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我想把他生下来,子…翎,求你替我保密好不好?不要告诉别人啊。”

  她深知,如果他知道自己怀孕了,结果还是怎样。

  何子翎轻声叹了一口气,“好,只要你尽快离婚就行,别再受那个男人的折磨了。特么的真不是东西。”

  不知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苏可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但下一秒,她立马想到了什么,找了个什么借口就支走了何子翎,紧接着自己就回了别墅。

  因为,她特别害怕他知道自己得了癌症……

  而何子翎,一直在暗中调查,三番五次想要开车撞她的人,幕后人到底是谁。

  可是,线索并不是很明朗啊。

  苏可伊开门进屋,却发现里头坐着一个人。

  居然是慕亦尘?

  她反手关上了门,结果男人就如一阵风过来般狠狠掐住了苏可伊的脖子,“贱人!你竟然敢害死我跟嫣然的孩子!你特么怎么这么恶毒!”

  他的眼里淬着烈火,仿佛要把苏可伊熊熊燃烧掉。

  然而,他不知道,其实苏嫣然根本就没有怀孕,那不过就是她做出来的一场戏!

  苏可伊被他箍的喘不上气,本已苍白的脸上泛起了胀红,挣扎着掰着他的手腕,“亦……尘,我没有,是她故意陷害我……”

  可,谁又会相信,一个女人,为了陷害情敌,居然连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你特么有种干没种承认!”

  慕亦尘怒意更甚,暗流涌动的眸底仿佛要把她给彻底吞噬掉。

  “我还从没有见过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

  眼泪没由来的一颗接一颗滚落下来,她浑身颤抖着说,“亦尘,放……开我……”

  看到女人泪流满面的模样,手背传来的丝丝凉意让他眉心一蹙,双手下意识的松开。

  可恶!明明恨不得杀了她,可为什么在看到她的眼泪时,就莫名的心软!

  “贱人!对付你,只能用艹的!”

  说着,大力拎起了瘫软在地的苏可伊,朝沙发上一扔,高大的身子立即压了上去。

  身上的衣物被他一下子撕的七零八落,他一把将她翻过身去,狠狠的提枪而入。

  “你害死我跟嫣然的孩子,你不可饶恕!给我去死!”

  “不要!不要!亦尘!求求你,放过我……”

  苏可伊双手紧紧捂住小腹,脸色吓得苍白,只好连连求饶。

  慕亦尘冷哼一声,轻蔑嫌恶的笑声更甚,“呵!贱人!你不是整天求着让我干你么!在这里装什么装!真特么不要脸!”

  慕亦尘哪里肯放过她,相反的,一下比一下更用力,恨不得直接把她劈成两半!

  承受着他猛烈的攻击,苏可伊只觉喉头又有一团腥甜翻涌而上,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她彻底慌了,不知所措。

  不过好在,沙发颜色比较深啊,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

  为了不让他看出任何端倪,她赶紧伸手擦了擦嘴角,慌乱伸手去摸索东西去遮住那滩血迹,身子不由得向前挪了挪。

  “特么的乱动什么!”

  慕亦尘不满的呵斥了一声,皱眉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心中的怒火没由来的更甚。

  一双腿紧紧禁锢着她的腰身,一下从她的身体里抽离开来,再将她翻了过来,“跟老子做爱还不专心!”

  他愤恨的眸子瞪着她的双眼,苏可伊心慌到了极致,躲闪着回道,“没,我只是换一个姿势躺着………”

  可是慕亦尘哪里肯信他的话。

  “贱人你到底又有什么阴谋!”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