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亲爱的娇气包荆南予时妗笙_荆南予时妗笙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4:00

为你带来一本文风清奇的小说《亲爱的娇气包》,这是一本关于主角荆南予时妗笙的青梅竹马系列温馨小说,由作者酥小酒精心打造,亲爱的娇气包小说画面生动印象深刻,小说很精彩~精彩片段:时妗笙本来以为只有这么一个视频,但是又翻了翻,才发现还有很多她竭力遗忘的片段。都是小时候荆南予和她互动的小视频。

亲爱的娇气包小说 精彩章节

那时候的荆南予已经是个小少年了,不过总喜欢扳着一张脸装深沉,他也不爱搭理其他人,就喜欢玩她肉呼呼的小小脸。

试想一下,少年老成的男孩儿,不苟言笑,却私下里喜欢捏她的肉肉……

这个反差萌,至今都让他格外吸粉,甚至还有些长得肉肉的女生嚷着要嫁给他。

荆南予语出惊人,放话说,他喜欢的只是肉肉的时宝宝。

所以别人才会总喜欢将他和她凑成p。

最近网友知道了她是时宝宝,还和荆南予合体拍节目了,所以都有些激动,好奇两人是不是在一起了。

事实上,《去旅行吧》这个节目几乎都没有怎么宣传,但是因为荆南予和她在,所以流量一直蹭蹭蹭往上涨。

时妗笙没脸再在微博上混,转战到了微信,但是没想到家族群里竟然也在共享着她小时后录节目的视频,还不断@她。

而宿舍群里,也都化身吃瓜群众,一边笑她蠢,一边问她什么时候公开恋情。

妗妗:你们之前不是说时宝宝很可爱吗?

余欣欣:知道你是时宝宝之后,就感觉有点蠢了。

周薇:知道你是时宝宝之后,就感觉有点蠢了。

方子语:知道你是时宝宝之后,就感觉有点蠢了。

妗妗:……

时妗笙感觉到身心挫败,将丢到了一边,翻身滚了滚,从蚕蛹里解放出来。

她伸撕掉了床头上那张让她面红耳赤的纸张,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里,随后又好奇地拿过了荆南予的厚重的剧本,抱着看了会儿。

荆南予洗完澡上阁楼时,正看到小姑娘捧着他的剧本,里还握着一支,在上面戳戳点点。

听到他的动静,她就一脸心虚将剧本和放下,还乖乖小跑了过来,眯着透亮的眼眸,笑得有些谄媚,“小南南,你洗完澡啦~”

她说完,还嗅了嗅他身上的沐浴露的香气,“香喷喷哒~”

“……”荆南予瞥了一眼剧本,又垂眸看向她,“做了什么亏心事?”

时妗笙连忙摇头,“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儿,你可别诬赖我。”

说罢,又目不转睛盯着他□□的上身,唔……虽然经常看,但是还是觉得怪迷人的……

“嗯。”荆南予也没跟她细究,注意到她的目光,又轻轻掀了一下唇角,“还想把我当写作素材?”

时妗笙呼吸一窒,又想起了他把她写的小说看了个遍的可能,粉颊连同耳朵都开始泛红了。

描写小竹马的时候,她写到他心口位置有一颗小黑痣,事实上,荆南予也有……

她轻咳一声,连忙转移了话题,煞有介事开口,“小南南啊,你知道吗,我们小时候录节目的视频都被翻出来了,大家都在笑你少年老成呢!”

荆南予继续凝着她,“嗯。”

他没有关注过网上的事,但是安迪有跟他提过,舆论风向……在他眼里,还是好的。

时妗笙见他无动于衷,又加了就,“他们还笑你总是捏我的肉肉。”

荆南予听罢,修长的指捏了捏她扬起的下巴上,依旧是应了声,“嗯。”

时妗笙:“……”果然是影帝,对这些小风小浪都不在乎了。

“你就不怕你的形象不保?”她不死心继续问。

他这才配合着问了一句,“那么你说该怎么办?”

她咧嘴一笑,拍了拍他胸膛,“姐姐罩你鸭!”

不过因为他上身没穿衣服,她的心直接就接触到了他身上,那微微鼓起的肌肉仿佛蕴藏着几欲迸发的力量,还有些发烫,让她又红着脸快速收回了。

“我比你大。”他淡淡开口纠正。

“可是你情商没我高啊!”

提到情商这个问题,荆南予微微挑眉,黑眸里还露出了一丝笑意,“你有这东西?”

时妗笙嘴角抽了抽,“荆南予,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说话了,你看看那些报道怎么说你的?之前跟你合作过的女明星,一提到你都是一言难尽的模样……”

“你以前还关注过我的报道?”他却打断了她的话,眸子在等下呈现了迷人的深棕色。

时妗笙努努嘴,“网页上跳出来,我能怎么办呀。”

荆南予没有再开口,只是忽然弯腰将她抱起。

时妗笙臂勾在他脖子上,晃着脚丫子,“喂喂,你干什么啊!”

“你没穿鞋。”他低声回了句。

“我知道啊!”她还特意抬了抬脚,修长纤细的腿在他面前晃荡着。

荆南予将她放在了床上,“不是说要睡了?”

他瞥了一眼床头的方向,见没有了那张纸,只是勾了勾唇,又意味深长说了句,“还是你想跟我继续研究一下你的大作?”

时妗笙额头挂了黑线,瞪了他一眼,然后重新钻进了被窝里,再次将自己卷成了蚕蛹,滚到了床里边去。

天气凉了,他们虽然同床睡,但是却是各该各的被子,而且她都窝在最里面去的。

时妗笙用脑后勺对着荆南予,凶巴巴说了一句晚安,就闭上眼睛睡了。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荆南予看着缩成一团的女孩儿,无声地扬了扬唇。

——

荆南予这回进组愣是一个多星期没回来,时妗笙每天下课就准时回公寓,忽然觉得有些冷清和寂寞。

她以前一个人自由惯了,受不了别人的管束,还特别喜欢一个人独处。

然而现在,时间好像过得越来越缓慢,她的脑子里时不时就浮现荆南予那张高冷矜贵的脸,也不对,他在她面前时,是会笑的,有时候是嘴唇上扬,有时候是眉眼染着笑意……

经过一夜的思考,时妗笙决定去探班了。

第二天,趁着早上没课,她就跑去了北城的影视城。

她没有跟荆南予说,但是联系了助理小亮。

小亮接她去了剧组,还给她说了一下这几天荆南予的情况。

他有大量的动作戏,而且又不用替身,平时不拍摄时还要跟武打教练学习,所以几乎没有怎么休息。

当然,小亮可没敢说荆南予身上那些磕磕撞撞的伤。

时妗笙去到片场时,荆南予正在拍一场高空坠落的戏,身上吊着威亚。

她让小亮自己忙活去了,自己静静在角落里观看。

因为她带着口罩,工作人员都在忙碌,所以也没有怎么注意到她。

在时妗笙眼里,荆南予几乎是无所不能的,他是长辈眼里不需要操心的乖孩子,睿智聪明,自理能力又超强,就算冷冰冰的,但是人关系却又很好……

她看着被调到两层楼高的荆南予,心脏也微微纠紧。

看着他从上面跳下,她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直到看到他顺利在地面利落翻滚,导演传来一声“t,完美”,她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没等她心脏落下,就听到场央传来了骚动。

荆南予此时半跪在地上,掌摁着左腿脚踝,剑眉紧蹙着,唇色也有些苍白。

刚才威亚似乎有些松,他左腿是直接踩到地面的。

刚才他忍着痛完成了翻滚的动作,现在却起不了身了。

安迪和小亮最先发现了他的异样,请来了剧组里的医疗人员。

荆南予看着肿起来的脚踝,眉间依旧纠紧,他看了一眼安迪,说道,“别泄露消息给媒体了。”

安迪哪里顾得上这些,只是随便点了点头。

谁知道又听到他说了句,“也别让时宝宝知道。”

安迪这下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说白了,自家艺人就是怕小阿笙担心嘛……

“好,我知道了,绝对不让小阿笙知道。”安迪拍了拍胸脯保证。

旁边的小亮面部僵了僵,他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小阿笙就在片场里呢……

他目光在周围熙攘的人群一扫,目光看到自己左后方时,忽然身体就僵住了,她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时妗笙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看到医疗人员围着荆南予时,她都吓坏了,可是谁知道下一秒又听到他说了那样的话。

这个大白痴,他受伤了还想瞒着她?

她眼睛一阵酸楚,眼角一会儿就泛红了。

小亮连忙拉了拉安迪的臂,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

安迪转头看到时妗笙,也愣住了,“小阿笙……”

荆南予也缓缓偏首看过来,对上小姑娘泛着泪光的眼眸,黑眸闪过一抹惊讶,崩成一条直线的唇微微松动,“怎么跑来?”

时妗笙听了他风轻云淡的话,泪珠儿瞬间掉落了,一把冲到了他面前,又停住了脚步。

这里太多人了,而且大家都在看着她,不知道她从哪儿冒出来的。

她一时僵在了那里,想抱他安慰一下,但是又不敢抱,就那样眼巴巴看着他。

这一瞬间,荆南予感觉心尖好像被谁掐了一把,又疼,又痒。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