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解忧棺材铺by缄默不语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4:01

《解忧棺材铺》是作者“缄默不语”写的一篇悬疑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发生吴解忧与刘保国身边的灵异故事。因为一次偶然,他发现了一个隐藏着震惊阴阳两界的惊天大秘密,也因此被卷入其中......

解忧棺材铺by缄默不语在线阅读

第1章 吴解忧

南来的北往的,瞧一瞧看一看咯,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各式各样的寿衣花圈应有尽有,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棺材买大送小,优惠多多……”

一道清朗的少年声音从古色古香的街尾传来,

“神经病,真是晦气!”路过的行人纷纷皱眉摇头,如避之瘟神一般的加快脚步避开那家不大的棺材铺。

棺材铺柜台旁坐着一个俊秀的少年,此时正百无聊赖的拨弄着一沓祭祀上香用的冥府大钞,看着街边行色匆匆的路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生意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吴解忧,正是这家解忧棺材铺的老板,年仅十八岁。自幼父母双亡被青城山紫云观的老道士收养,自幼跟着师父苦修诸多道门法典,这家棺材铺便是师徒二人赖以营生的依仗。

半个月前老道士仙逝,吴解忧按照师父生前遗嘱将他下土薄葬,又接手了这家棺材铺,自此这世上有只剩下吴解忧孤苦伶仃一人。

“师父您老人家撒手西去,却留下这烂摊子让徒儿打理,愿师父九泉之下保佑徒儿生意兴隆,别落得饿死街头的下场!”吴解忧燃了三柱香,朝店铺正中央师父的灵位拜了又拜。

“你要是生意兴隆的话,那这天下岂不是大乱?”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吴解忧的思绪。

吴解忧回头望向似笑非笑的中年壮汉,脸上顿时露出悻悻之色。

“今儿什么风把刘大队长给吹来了,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啊哈哈哈……”

刘保国,青城市市公安局重案组前大队长,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辞职当上了私家侦探,也是吴解忧曾经的邻居。刘保国向来就对道士所谓的修道炼丹一说嗤之以鼻,视为迷信无稽之谈,更对这个跟在老神棍旁边的小神棍颇有微词。

“我还在街头就听见你的吆喝儿声了,还棺材买大送小,谁家死人还大的带小的啊!”刘保国毫不客气的推开门,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吴解忧的对面。

“咳咳……刘大队长,这不是生意不好做嘛,实乃无奈之举,无奈之举啊!”吴解忧一张俊脸之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手脚麻利的替刘保国倒了一杯茶。

“我早就不是重案组队长了……噗!”刘保国从容的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然后就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你特么给我喝的什么玩意儿!”

“哎哟喂,刘大队长,小子我有苦说不出啊,家师仙逝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未入毫厘,都快没米下锅了,这已经是最好的茶了!”

刘保国闷声不语的看了一眼一脸憨厚笑容的吴解忧,这小子表面上人畜无害,实际上一肚子坏水,跟个猴儿一样精明的很,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次来,咳咳……是有一事相求。”刘保国清了清嗓子,有些不好意思。

吴解忧挠了挠脑袋有些诧异,平日里身为市公安局重案组刑侦顾问的刘保国可从没拿正眼瞧过自己,一向将他归类于装神弄鬼传播迷信的神棍,今天居然有事求上门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看什么看,我家可没死人,健健康康的不知道活的多快活!”见到吴解忧那副诧异的模样,刘保国显然是会错了意。

“嘿嘿,我还在想刘大队长心系基层,见我一贫如洗准备照顾我生意呢!”

“滚犊子,听我说正事!”刘保国狠狠剐了吴解忧一眼,旋即拿起桌上的茶水,犹豫半响又放了下去。

刘保国这次前来见吴解忧的确是有事相求,因为他碰到的这件事儿实在是太古怪了,完全超出了他对现实世界的理解范围,实在是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了,万般无奈之下才想起这里。

他虽然对鬼神一说不屑一顾,但是吴解忧的师傅的确是个能人,解决过不少诡异怪事儿,那是刘保国也亲眼所见,虽然不明白其中奥秘,但还是相信那老头子的确有两手。

虽然老头子去世了,这小神棍有多大能耐自己也不知道,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月前青城市市公安局重案组碰上了一起古怪大案子,刘保国作为现任重案组高薪聘请的刑侦顾问也被邀请一同前往。

美夜酒吧,青城市最豪华的酒吧!每到凌晨便是灯火通明,一个个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白领成功人士褪去虚伪的面具,在那灯红酒绿下,身子随着音乐疯狂的摇摆,宣泄着各自的欲望。

然而随后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给这间豪华的酒吧蒙上了一层阴森恐怖的色彩。

一夜之间,在酒吧之中的所有人全部消失,就好似人间蒸发一样渺无音讯,就仿佛他们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人世一样。

倘若不是接到报案前往现场的话,刘保国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酒吧那一杯杯喝剩下的酒水,以及舞池之中依旧躁动的音乐,时刻在提醒着刘保国一行人这里曾经热闹非凡。

整个重案组像一台精密的机器一样运行,开始调查这些失踪人口的身份背景,所有关于他们的一切,都第一时间被调查的一清二楚。

然而这些信息让刘保国和整个重案组毫无头绪,这些失踪人士基本上都毫无关联,在这个世界上能有谁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让一个酒吧之中数百人在一夜之间消失还毫无蛛丝马迹?

动机是什么?而凶手又是怎么做的?这令刘保国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清楚,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光怪陆离的案件。

后来经过各方面调查,他们查到了美夜酒吧保安小张身上,他也是那一晚唯一一个没有失踪的嫌疑人。

然而令刘保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保安小张这个案件所在的关键人物,居然疯了……

刘保国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青城市市医院里,保安小张呆呆的坐在轮椅上,眼神空洞的可怕,嘴里面一直不停的嘀咕他要来了。

他要来了?

这个他,究竟是谁……

他那副神情,已经是恐怖到了极点,让几个年轻的警察都吓得脸色煞白,议论纷纷说,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见了鬼!

吴解忧手指轻轻叩着桌子,面露沉思的听完刘保国的讲述,然后抬头露出爱莫能助的笑容;

“刘大队长,这属于刑侦方面的案子,您找我帮忙可是找错人了,我可一点都不擅长这方面,还请您另谋高就吧!”

第2章 引魂之术

“你特么又跟我耍无赖是不!”刘保国一巴掌拍在了柜台之上,震的茶杯哗啦作响,茶水流了一桌。

刘保国有点不耐烦了,要不是看在他也曾经见识过吴解忧的师父那些神乎其技的手段,他估计当场就要翻脸。

吴解忧的师父,镇上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敬如神明,红白等等大事,都要请吴解忧的师父前去主持场面。

所以刘保国就抱着试一试的念头找到吴解忧,虽然吴师父去世了,但是整天跟着吴师父的吴解忧想必也能得到点真传。

“我……帮不了您,小子我还要开门做生意呢!再不赚钱我就要喝西北风了,唉,这个钱啊,真是万恶之源!”吴解忧将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

“好小子,跟我拐弯抹角的讨要好处是吧!”

见吴解忧这番姿态和言语,活了三十五年的刘保国哪里还看不出来吴解忧心里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协助民警办案那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你小子还想讨价还价?”

“咳咳……我知道是义务,但总不能为了义务饿死,再说您现在已经不是人民警察了,您说是吧刘大队长!”吴解忧狡黠一笑,一双漆黑色的眼珠滴溜溜儿的盯着刘保国。

刘保国神色一滞,差点没被吴解忧一句话噎死过去。平复许久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本来也没打算让你白帮忙,到时候我请求给你申请奖励金的资格!”

“多少?”

“你小子还想不想要!”

刘保国怒目而视,吴解忧吐了吐舌头翻了个白眼,旋即转身进了里屋

……

此时吴解忧二人站在青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刘保国黑了个脸看着一身江湖道士打扮的吴解忧,顿时有些后悔将这个小神棍请来了。

“刘队,你来了。咦……怎么带来一个小道士?”刚进入精神病房,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站起身来诧异的看向刘保国二人。

“我带这小神棍……咳咳,小师父过来帮忙的。”刘保国黑着个脸,朝曾经身为他的部下,现在胜任重案组大队长的叶菡介绍道。

“小姐姐好!”吴解忧冲叶菡甜甜一笑,非常有礼貌的点了点头。

“哎呀,这小弟弟嘴巴还挺甜的嘛!”叶菡被吴解忧一声小姐姐逗乐了,摸了摸吴解忧的脑袋。

刘保国狠狠地剐了吴解忧一眼,他心里最清楚这小子是个多么狡黠难缠的小狐狸精。

吴解忧没有理会刘保国,而是朝病床之上望去,只见一个面容枯槁惨白,精神萎靡涣散的男子坐在床边,一双空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窗外。

“他还是一直如此吗?”刘保国面色沉重的望向叶涵。

叶涵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天她经常过来探望,祈求这保安小张能有所好转,然而事与愿违,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

“他来了……”

“他来了!”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保安小张癫狂从床上跳了起来,一双空洞无神的眼泡子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窗外的花坛,浑身不停的打摆子。

刘保国和叶涵面面相觑,看情形这家伙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想要从他口中查到线索,显然是不可能了。

“谁来了?”吴解忧饶有兴致的看向一脸惊恐的保安小张,神色逐渐深思起来。

“他……他们都来了!”保安小张“啪”的一声从床上摔落下来,伸手指向窗外,声音凄厉至极,引得刘保国和叶涵纷纷侧目。

病房的窗外是一片绿意盎然花坛,其中还有不少病人在散步休息,刘保国和叶涵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保安小张却好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情景,吓的整个人像虾米一样弓起身来躲到了床底下,面色一片惨白。

吴解忧顺着保安小张的手指望向窗外,只见花坛之中影影绰绰的站着数十个人影皆是死死的盯着他们,一股死气朝病房之内缓缓逼近。

“怎么突然好冷啊,难道空调坏了?”叶涵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整个病房之中温度骤然下降,好像身坠冰窟之中。

刘保国神色凝重,生性谨慎的他比叶涵想的更多,这并不是普通的温度下降,而是更像一种阴冷的气息,那是一种好似直钻灵魂深处的寒意。

望向花坛外那一个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吴解忧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引魂之术!

这些人影实际上并不是人,而是魂魄。是被人利用术法招引而来,医院本就是死气极重之地,招引十几个鬼魂也不是什么难事。

“啊!”

一声直击心灵的鬼哭狼嚎骤然传来,好似九幽黄泉之下的鬼泣,早已吓得犹如筛糠一般保安小张直接昏死过去,而叶涵和刘保国也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灵魂仿佛要破体而出。

那数十个鬼魂穿越空间的阻隔,面露凄厉的咆哮着冲向吴解忧一行人,一张张惨白可怕的人脸逐渐扭曲,整个病房在一瞬间变得鬼气森森,阴风阵阵。刘保国和叶涵此时冷汗淋漓,惊惧十足的看着眼前这可怕诡异的一幕。

“区区数十道法力薄弱的鬼魂也想拿下我?简直痴人说梦!”吴解忧暴喝一声,一道静心咒郎朗出口,刘保国和叶涵精神顿时镇定下来。

随着吴解忧一声声静心咒念出,那一道道鬼气森森的阴魂如潮水一般退去,医院角落里一个丑陋老者抬首望向精神病房,眼神之中闪过一道惊.意。

“呼……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东西?”逐渐恢复清醒的刘保国冷汗淋漓,一脸惊惧的望向吴解忧。

“刘大队长,这件案子我劝您还是不要再继续查下去了,希望您能记住我的忠告!”吴解忧深深的看了刘保国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刘保国面如死灰,一颗平静多年的内心此刻早已揪起滔天巨浪……

第3章 百鬼出行

日落西山,月上梢头。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现在已是晚上凌晨十二点,街上各家店铺早已经歇息,只剩下街尾这家解忧棺材铺还烛火摇曳。

吴解忧不舍得开电灯,平时晚上只用白蜡烛来照明,他在门前点了三柱往生香,然后趴在柜台上打瞌睡,之所以还不关门,那是因为吴解忧在等“他”!

“呼……”

一阵冷风吹过,夹杂着街上的树叶在空中旋转飘零,已经六月份的天气此时突然变的有些阴冷。

朦胧的月色下,一个漆黑佝偻的身影缓步前行,身后居然跟着数百人影,他们就这样慢慢的朝街角的棺材铺走去,诡异的没有发出一声声响。

“我说,嗝……大半夜的,你们这是在干嘛?”一个瘫倒在街头的酒鬼见到这阵仗,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问道。

一阵冷风吹过,酒鬼瞪大了惊恐的双眼直挺挺的倒下,一道幽幽鬼魂从他的身体之中剥离出来,然后神色木讷的跟着数百人的大部队继续前行。

月色如同水银泻地一般的洒下,冰冷的月光照在了那一张张惨白木讷的脸上,数百道人影仿佛没有重量一般飘浮在空中,一股庞大的死气逐渐凝聚。

倘若此时要是有人在场的话,定然会被此番情形吓得亡魂皆冒,这种可怕的场景根本不是现代人所能理解的,只有电影之中才有可能出现。

“啊额……”吴解忧深深的打了个哈欠,抬头望向街头那影影绰绰的身影,嘴角缓缓勾勒起一抹玩昧的笑意。

百鬼出行,这可真是好大的阵仗!

这世道上有些事情,不是刘保国这些人能够理解的,吴解忧之所以不帮刘保国继续查案,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

话虽如此,自己这可是第一遭,独自面对如此灾祸,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个棘手的“敌人”,也是个未知数!

吴解忧连上毫无表情,心脏却是在砰砰跳动,默默地念着平日里老头子对自己的教导。

心情终于慢慢沉静下来。

就是这时,百鬼之前一个为首的佝偻身影来到了解忧棺材铺门前,伸出枯槁的右手轻轻地敲了敲柜台。

“老板,给我来口薄皮棺材,我要葬人!”一道苍老难听的声音传来。

“哦,你家死了什么人?我可以给你个优惠!”吴解忧微微冷笑一声,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个全身隐入黑袍的老者,然后瞟了一眼老者身后那一道道死气极深的鬼魂。

“呵呵呵……一口就足够用了。”怪人发出一阵好似破锯拉木的笑声,既刺耳又难听。

“我家没死人,老朽这口薄皮棺材是为老板准备的!”

“哦?我要是死了,一口薄皮棺材可配不上我,最起码也得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吴解忧眉头一扬,面带戏谑的应道。

“呵呵,你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自然要有被我寻上门来斩杀身死的觉悟!”黑袍老者那一双好似点点鬼火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吴解忧,身后众鬼爆发出一股犹如滔天巨浪般的死气。

整个空气瞬间降至冰点,一层层寒霜骤然而生,惨白的月色下一张张诡异的人脸逐渐扭曲起来。

“引魂之术,只不过是小道尔!”吴解忧饶有兴致的端坐在太师椅上,丝毫没有被众鬼的气势所吓倒。

“呵呵呵……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你给我去死吧!”老者厉吼一声,身后百鬼顿时咆哮着朝吴解忧冲去。

整个解忧棺材铺一时之间阴风大作,铺内的冥币元宝漫天飞舞,整个棺材铺犹如修罗地狱一般,百鬼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冲击着吴解忧的灵魂。

吴解忧嘴角微微上扬,一段静心咒脱口而出,身处百鬼环绕之中依然不惧,一道金光透体而出护住周身,百鬼皆是不敢靠近。

“引魂咒法,百鬼凝魂!”

黑袍老者结出一道道晦涩难懂的手印,顿时百鬼在刹那间凝聚起来,变成了一只青面獠牙的青面鬼。

只见青面鬼手持钢叉朝吴解忧刺去,钢叉之上弥漫着恐怖的死气,吴解忧能从其上感受到灵魂的悸动。

“神兵咒,借兵来!”

吴解忧猛然朝屋内退去,一道金色神光从他眉心骤然喷出,直挺挺的射进棺材铺内一个手持长枪身骑战马的纸人身上。

只见纸人霎那间活了过来,一双赤色眼眸死死的盯着青面鬼,一柄长枪探出,与钢叉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这纸人可非同小可,是吴解忧的师傅留下来的亲传法术,威力之强,远超常人想象!

轰!

一道无形的波浪爆炸开来,整个棺材铺内阴风大作,一口口棺材盖被揪翻起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啊!”

一声剧烈刺耳的惨叫声传来,青面鬼竟是被一枪击退,整个身形都变得有些透明起来,黑袍老者脸色一变,见状不妙,抬手一挥便将青面鬼招回,转身狂奔而逃。

“想跑?晚了!”

吴解忧怒吼一声,纸人横冲出去,一枪狠狠的抽在了老者的背心之上,一声惨叫传来,黑袍老者轰然倒地,而纸人一击之后也瘫软下去,变成了一张皱巴巴的废纸。

吴解忧气喘吁吁的用拘鬼绳将老者五花大绑,然后随手扔进了一口薄皮棺材当中……

他这一仗看着好像赢的轻松,其实要不是老头子留下的纸人纸马,高超术法,单单凭借自己现在的道行,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呢!

打完这一架,吴解忧精神困顿,镇压好了那些鬼怪,把那老者捆绑好了,心力交瘁,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升起,吴解忧这才从睡梦中醒来,昨晚一战虽然看似轻松,实则他已经用了全力,毕竟他修为低微,没有他师父法力那般高深莫测。

想当年吴解忧跟着自己的师父上山下海,见识过多少妖魔鬼怪皆不是吴师父的对手,而现如今自己比之师父当年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呼……对付一个术法不精的半桶水居然要让我使出全力,这要是被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肯定要从棺材里蹦出来打烂我的屁股!”吴解忧摇了摇头,情不自禁的心想道。

随便糊弄了一顿早点,吴解忧瞟了一眼还在昏迷当中的黑袍老者,旋即不疾不徐的扎起纸人来。

因为吴解忧知道,刘保国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吴解忧太了解他了,这老小子肯定会再来求他的。

“嘿嘿嘿,吴小兄弟,吃早点了吗,我给你带了江都省最好吃的小笼包,要不要尝尝?”

果然没过一盏茶的功夫,一道谄媚的声音从铺子外面传来,刘保国伸进来一只大脑袋,一脸乐呵呵的望着正在扎纸人的吴解忧。

吴解忧似笑非笑的瞟了刘保国一眼,然后又埋头自顾自的继续扎起纸人来。

第4章 活人不听鬼话

见吴解忧对自己爱搭不理,刘保国也没动怒,而是径直推开棺材铺的大门,直挺挺的坐在了破旧的太师椅上。

“刘大队长,您还来找我作甚?小子我可没那大能耐帮您破案!”吴解忧头也不抬的说道。

刘保国悻悻的搓了搓手,一时之间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拿起桌上的冷茶一口闷了,苦辣腥臊冲击着他的味蕾,差点没忍住把今儿吃的早点吐出来。

“呸,你这一天天的喝的什么玩意儿,要不我送你几斤新茶,保证味道清甜甘爽!”

“庸人不识良药,简直是牛嚼牡丹!这茶我还不舍得给你喝呢!”吴解忧没好气的瞪了刘保国一眼。

“咳咳……吴小师父,昨天的案子我想你肯定有眉目,能不能……”

刘保国腆着张大脸嘿嘿笑着,平时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他此时就像一个想要讨要糖果的小孩子。

“不能!”

吴解忧一句话差点将刘保国噎个半死,话到嘴边又吐不出来,咬牙切齿的瞪着吴解忧,却又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还有求于人呢!

查案的确是刘保国这等刑侦专家所擅长的,但是美夜酒吧失踪案可不是普通的悬案,经历了昨天那番诡异的场面,刘保国现在对吴解忧强大的的手段能力深信不疑。

“哎,也罢!倘若你能帮我破了这件案子,我帮你申请一级奖励金!要知道一级奖励金可是有两万块的,如果申请不成,我……我自掏腰包!”

“此话当真?”吴解忧狡黠一笑,不过很快便用真诚的笑容掩饰过去,刘保国并未察觉到。

“当真,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见吴解忧心动,刘保国心中窃喜暗道一声有戏,旋即拍拍胸膛,恶狠狠的吼道。

“那好,你反悔你是我孙子!”吴解忧似笑非笑的看着刘保国。

“好,既然你答应我了,那就跟我走吧!“

“不用走,人已经在被我绑了。”

“啊?”刘保国不敢置信的看着吴解忧,他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吴解忧耸了耸肩,朝一口薄皮棺材努努嘴,刘保国面带疑惑的走上前去,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丑陋老者。

此时老者已经悠悠转醒,正满眼惊惧的看着他。刘保国只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都是“嗡嗡”的响。

“你这臭小子又诓我!”刘保国怒目而视死死的盯着一脸无辜的吴解忧,倘若眼神能杀人的话,吴解忧此时已经是个筛子。

“要是反悔你就是我孙子!”吴解忧冲刘保国吐了吐舌头,气的刘保国差点没晕死过去……

片刻之后警笛嗡鸣,三辆警车停在了棺材铺门口,刘保国将黑袍老者押上了警车,准备立马回局让警员审讯,临走之前还不忘把带来的小笼包一起拿走。

吴解忧情不自禁的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蹲在棺材铺的时光是无聊的,很快就到了下午四点,只见一辆警车从街头呼啸而过,又停在了解忧棺材铺门前。

刘保国风风火火的打开车门,叶菡也从副驾驶座下来,见叶涵一副警服打扮,吴解忧连忙手过头顶

“刘大队长,你不兑现承诺就算了,你这带叶警官来抓我就过分了!”

“别特么瞎扯犊子,我和叶队是来接你去吃庆功宴的,那老小子招了。”刘保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吴解忧这个小狐狸精。

原来刘保国将那老小子抓回局子里想要严加审问,没成想那老小子是个软骨头,不仅招了美夜酒吧失踪案,又接连招了好几个近几年的大案。

根据那老小子提供的线索,刘保国一行人在一座废弃的仓库之中找到了几具发臭腐烂的尸体。那场面简直令人作呕,背脊生凉,这也令刘保国愈发的佩服起吴解忧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老王八虽然招了,但他具体怎么做到的还是没说清楚……”刘保国这时候有点诚心诚意地请教吴解忧了。

“没说清楚你们是怎么结案的?”吴解忧饶有趣味地回头望着他。

“咳咳,他供的是用迷药迷晕了所有人,至于目的嘛,心理变态咯……”刘保国自嘲地笑了一声,继续到:“有些事情,报告里是不能说清楚的,但是不妨碍你告诉我,毕竟我也不算是真正的警察了。”

吴解忧嘿嘿冷笑一声:“那老东西用的是引魂之术,控制了酒吧的所有人跟他走。至于目的嘛,无非就是想用生人魂魄增强修为,甚至说不定妄想延年益寿呢!”

“修炼吗?行啊,臭小子……”刘保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似乎对吴解忧这个一向轻视的“小鬼”,有了几分刮目相看的感觉。

接连破获几个重大悬案,这让重案组在高层领导面前大大露脸一把,又在同僚部门面前扬眉吐气,刘保国身为重案组高薪聘请的刑侦顾问也与有荣焉。

刘保国豪气大发,大手一挥通知整个重案组今晚他请客吃庆功宴。而吴解忧这次大案的功臣自然要请到场,这才和叶菡一起来接吴解忧。

盛情难却之下吴解忧只好跟他们上了警车,而这在外人看来吴解忧就是犯了事的混小子,被警官押解上车的。

“小弟弟,你不关铺门?”上车之后叶菡疑惑的望向后座老神在在的吴解忧。

“不到子时,棺材铺关不得门,关了门有些东西就寻不到了。”吴解忧闭上眼睛慢条斯理的应道。

“这么邪性?!”

叶菡想起吴解忧的神鬼莫测手段,顿时打了个冷颤不想再追问所谓的“东西”是什么了……

望北楼,江都省最豪华的酒楼之一,在这里吃一顿少说要有大几千块,看来刘保国今天显然是下了血本。

警车开道显然没人敢拦截,很快三人便站在了望北楼的门口,负责接待的小姐连忙将三人请了进去。

“嗯?”吴解忧略有所感,微微侧头朝旁边一桌望去,只见一个面色萎靡的男子正在聚精会神的听他的同伴说话。

而他的同伴一身白装,虽然看不到正脸,但是裸露在白衣外面的皮肤散发着惨白的微光,一道道黑色纹路若隐若现。

“小弟弟,你看什么呢?就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小美眉,有啥好看的?”叶菡拍了拍吴解忧的肩膀戏谑道。

“一个吗……”吴解忧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这位先生,活人不能听鬼话!”吴解忧星眸一凝,冲那精神萎靡的男子开口说道。

“呸,神经病!”那男子狠狠地瞪了吴解忧一眼,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而他的同伴则悠悠转身,惨白病态的脸上闪烁着一双如同幽幽鬼火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吴解忧。

“啊!”白装男子朝吴解忧呲牙,一口锋利的獠牙“嚯嚯”作响,然而周围却没有一人发现异常。

吴解忧意味深长的与他对视数秒钟,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二楼。

第5章 提着灯笼的妇人

“来,欢迎我们的大功臣,吴解忧吴小兄弟!”进了包厢,叶菡拍拍手掌,将吴解忧介绍给众人。

在座八个警员立马起立迎接,在一阵寒暄问暖之后大家也逐渐熟络起来,吴解忧虽然道士出身,但是丝毫没有道士身上那些古板劲儿,喝起酒来那是撸起袖子就是干,顿时赢得了满堂喝彩。

刘保国也喝的尽兴,和众多警员打成一片,气氛其乐融融,好不畅快。

“刘大队长,一会儿记得叫救护车!”就在众人兴致正酣的时候,吴解忧冷不丁的传来一句。

“额,我早就不是重案组队长了,等会……你说啥?”刘保国掏了掏耳朵,似是没听清楚吴解忧的话。

“一会儿重案组怕是要加班了。”吴解忧自顾自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刘保国还没弄明白吴解忧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时楼下却传来一阵尖叫喧闹之声。

众人闻声出了包间,只见楼下一片狼藉,一个男子好似发了疯一般狂砸酒桌,几个保安想要上前拦截却被那男子狠狠甩飞出去。

“啊啊啊……”男子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好似夜莺哭啼一般,惨白的面色下一双血红的眼瞳凶狠可怖。周围食客皆是连连退后,生怕被殃及池鱼。

“这是怎么回事儿?”刘保国回头望向吴解忧,他这才回味过来吴解忧刚才的话语。

“我警告过他了,活人不能听鬼话!”吴解忧无奈的摇了摇头。

俗话说活人不听鬼话,人鬼殊途。倘若逾越了这条界限,那便会发生灭顶之灾。吴解忧先前警告过这个男人,但是奈何人家并不领情。

“这是……鬼上身?”叶菡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喃喃自语道。

叶涵连忙拿起电话拨打120,然后命令手下封锁现场,把周围食客清理出去后,想要将这个“鬼上身”的男子控制起来。

那个诡异男子突然转过头来,猩红可怖的眼瞳死死的盯着吴解忧,浑身上下显露出点点黑斑,嘴里发出可怕的声响。

“孽障,居然还敢记仇!”吴解忧怒喝一声,声浪如同滚滚云烟一般震的周围瑟瑟发抖。

“啊!”诡异男子朝吴解忧猛扑过去,速度之快不是常人能及。

“小心!”刘保国和叶菡目眦欲裂,叶涵更是拔出腰间的配枪伺机而动。

吴解忧淡淡的看着朝自己猛扑而来的诡异男子,嘴角缓缓勾勒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叶菡满头大汗,手中死死的握住配枪却不敢扣动扳机,生怕误伤吴解忧。刘保国抄起木板凳便要冲上去。

“临!”

一声骤然长啸,只见吴解忧眼中金光暴涨,一个若隐若现的“临”字悍然轰出,狠狠的砸在了诡异男子的身上。

只听“嘭”的一声,诡异男子被震飞出去,砸在了远处的墙壁上,墙壁顿时发出一声闷响,竟然丝丝龟裂开来。

“这……”周围众人皆是被眼前这一幕震惊的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吴解忧的眼神也充满了惊异和敬畏。

“刘队,叶队,人没气了!”一个警员上前探了探其鼻息,旋即神色凝重。

刘保国也皱起了眉头,谁也没想到大家出来吃个庆功宴居然又碰上了命案,而且又是这种超乎刘保国认知的案子。

“这人其实早就已经死了,先前之所以能动全是靠附身于他的阴魂。”吴解忧扶着扶手缓缓从楼上走了下来。

听到吴解忧的解释,众多警员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只蹿天灵盖,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鬼神一说,并不是他们所认知的那个现代科技文明世界。

在场之中只有刘保国和叶涵能稍许镇定些,毕竟他们已经见识过吴解忧一些匪夷所思的手段。

“那个阴魂被我打成重伤逃遁,短时间内不会出来兴风作浪了。”吴解忧淡淡的瞟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尸体。

“啊!那……那阴魂你没打死?这可如何是好。”刘保国只感觉如芒在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居然还没抓住元凶,那岂不是以后整个青城市都要永无宁日。

“你当我是大罗金仙还是掌管生死的阎罗王? 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吴解忧没好气的瞪了刘保国一眼,自己刚才动用道家九字真言的雷霆一击可消耗了不少元气,现在还感觉有些脚步虚浮。

“怎么回事儿,接连遇到这么多鬼事儿!”刘保国又惊又怒。

吴解忧心中一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刘保国的话有理,这两件事儿绝对不是偶然巧合!

看来,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要不好过了啊……

吴解忧冲刘保国挥了挥手便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刘保国伸着脑袋欲言又止。叶涵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和同事一起去清理案发现场了。

刘保国垂头丧气的跺了跺脚,吴解忧不是公职人员,人家没有义务替重案组出手,加上人家已经帮了好几次忙了,刘保国也不好意思继续厚着脸皮求下去……

吴解忧哼着小曲朝自家档口漫步而去,至于替刘保国捉鬼破案他一点都提不起兴趣,这世间太多不平事,难道要一一管之,那岂不是要累死?

夜色如水银泻地一般的笼罩而下,晚风轻拂夹杂着飘扬的树叶,在这一条街道之中呼啸而过,此时已是午夜子时。

“小伙子,吴大师在吗?”一道哀怨悠长的声音传来,吴解忧只感觉一阵汗毛倒竖,猛然抬起头朝声音的来源望去。

只见棺材铺前一个提着灯笼的妇人冷冷的盯着他,姣好的面容上一片惨白,双眼空洞之中带着丝丝怨念。

“家师半月前仙逝,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吴解忧悄悄的从柜台中摸出一张震鬼符箓,眼前的这个妇人给吴解忧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什么,吴山河死了,那他答应我的事情又该当如何!“

一声凄厉绝伦的惨叫直接冲击吴解忧的灵魂深处,震的吴解忧脚步虚浮头眼昏花,差点没站稳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咳咳……您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谈!”吴解忧心中默念静心咒,稳住心神看向诡异妇人,脑门之上却是冷汗淋漓。

太强了,这个提着灯笼的诡异妇人是吴解忧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强最可怕的阴魂,他甚至怀疑动起手来自己到底能从她手下走过几招?

“呵呵……就凭你?你还不够资格!吴山河答应我的事就必须兑现诺言,就算他死了也没有办法逃脱!”妇人冷冷的瞟了严阵以待的吴解忧一眼,旋即转身轻飘飘的离去。

“呼……”吴解忧一屁股瘫倒在太师椅上,长呼了一口气。

“师父啊师父,您生前到底都招惹了些什么级别的妖魔鬼怪啊!”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