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红楼之丫鬟谋略全文在线阅读_雪雁林黛玉目录by白玉樱桃

发布时间:2018-11-05 14:05

红楼之丫鬟谋略雪雁 林黛玉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红楼之丫鬟谋略全文在线阅读,红楼之丫鬟谋略是作者白玉樱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雪雁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午夜时分,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沉入梦乡了,林苏却还依旧专心致志的在绣一幅《金陵十二钗》 的刺绣。这是个外地客户的订单,要的很急,林苏加班加点干了两个多月才绣好了七成。看着绣架上渐渐成型的十二个美女,林苏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些美人儿各有千秋,可惜了就是命运不济。要是真能像小说写的那样,可以重生或者穿越,让她们改变命运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那该多好?林苏觉得自己是异想天开了,看着时针已经指向一点,才去洗漱睡觉了。快睡着的时候,林苏还在想着明天该用什么针法,结果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且是穿到红楼世界里了,成了林黛玉身边的丫鬟雪雁。作为黛玉从林家带去贾家的唯一一个丫鬟,雪雁出场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对喜爱红楼的林苏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红楼之丫鬟谋略

第一章 穿越

午夜时分,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沉入梦乡了,林苏却还依旧专心致志的在绣一幅《金陵十二钗》 的刺绣。这是个外地客户的订单,要的很急,林苏加班加点干了两个多月才绣好了七成。

看着绣架上渐渐成型的十二个美女,林苏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些美人儿各有千秋,可惜了就是命运不济。要是真能像小说写的那样,可以重生或者穿越,让她们改变命运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那该多好?

林苏觉得自己是异想天开了,看着时针已经指向一点,才去洗漱睡觉了。

快睡着的时候,林苏还在想着明天该用什么针法,结果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且是穿到红楼世界里了,成了林黛玉身边的丫鬟雪雁。

作为黛玉从林家带去贾家的唯一一个丫鬟,雪雁出场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对喜爱红楼的林苏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在确定是真的穿越而不是遭遇了什么恶作剧之后,林苏当时只想一头撞在墙上看看自己还能不能穿回去,这喜欢看书是一回事,真正穿到书里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是林苏怕死,实际上她连豆腐都不敢撞,更别说去撞墙了。虽然穿成一个身不由己的小丫鬟,到底是还喘着气。真要是死了,就这小丫鬟的身份,估摸着也是去乱坟岗的命,死后连个烧纸钱的都没有。

再怎么不情愿,既然已经穿越了,林苏只好认命的在这里待下来,她的目标就是避免黛玉早逝让她有一个好结局,这样自己作为她的贴身丫鬟才有可能沾点光过的好一点。

原著前八十回压根就没写到雪雁的结局,在八七版的电视剧里,黛玉仙逝后是雪雁将她的灵柩送回了江南。林苏还是比较认可这个结局的,只是主子都没了,她一个没有根基的小丫鬟就算是回了故里,还不是任由旁人随意践踏的份?林苏暗暗发誓,她是绝对不能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的。

她父母双亡,跟别的亲戚也不怎么来往,穿越前她省吃俭用买下的小公寓、小Polo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早知道会来这一遭,就不急着买房子买车子了,还不如醉生梦死的好……

只是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早知道?

刚穿越来的时候林苏的脑子还处在一个混沌状态,很多事情都没弄清楚,当差的时候出了好几样差错。因着那时候贾敏刚刚去世,紧接着黛玉又病了,整个府里上上下下都有些人心不稳,也没人在意她的那些小区别。

后来渐渐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后,加上对原著的一些了解,林苏总算是渐渐适应了雪雁的身份,在这林府里扎下根来。以后在这里,她就是雪雁了。

阳春三月,本该是百花竟放、姹紫嫣红的明媚光景,可是此时的林家还是一片缟素,处处透着悲凉。

自打贾敏去世后,黛玉断断续续的病了一大场,最近才刚好一些。年少丧母本就伤心欲绝,加上还要为母亲哭丧守灵,便是大人都熬不住,更何况原就孱弱的黛玉,她这个时候也不过是六岁大的小女孩而已。

可是这些身后事是黛玉这个做女儿的必须要做的,雪雁就是看了再心疼也只能在生活上照顾的更周到一点。

这天,雪雁用托盘端着一盅红枣薏仁粥来到黛玉的房前,正要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为父如今已是年近半百的人了,也没什么续娶的打算。你自小身子就弱,年纪又还小,上无母亲教养,下午兄弟姐妹扶持,为父正为你将来忧虑。恰好你外祖母派了人来接你,她老人家是超品的国公夫人,你养在她的膝下,将来名声上也有好处。那是你的嫡亲外祖家里,还能给你委屈受不成?你去了,为父心里也能少些顾盼之忧。”

门外的雪雁听了之后,真想立刻冲进去反驳一番,好阻止林如海把黛玉送到贾家。可是她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过是黛玉身边的一个丫鬟而已,有什么资格质疑一家之主的决定?加上贾家的婆子还在一边虎视眈眈,她要是真说什么不好听的坏了贾家的事,怕是那些婆子能把她撕的渣都不剩。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黛玉被送去那虎狼窝里,雪雁又觉得心有不甘。

就在她迟疑的片刻,屋里头黛玉已经抽抽搭搭的应道:“既然父亲让我去,那女儿去就是了,万望父亲勿以女儿为念,当细心保重身体。”这件事父亲之前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贾家来的下了一直都在客院住着,以黛玉心思的敏感怎么还察觉不出父亲的打算?

雪雁懊恼的拍拍额头,这个傻姑娘,她明明不想去京城的!一个才刚刚六岁的小孩子,谁愿意离开熟悉的亲人去到千里之外的京城?可是为了不违背自己父亲的意愿,黛玉还是应了下来。真是个懂事的让人心疼的孩子!

她咬咬银牙,好歹穿越了一回,就算是不能阻止黛玉住到贾家,最起码也要尽力护着她,让她过的舒心一点。绝对不能过成书中那样“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日子。

林如海见自己终于把闺女给说服了,心里松了口气,又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失落感。他又何尝愿意让女儿小小年纪就离开自己身旁,只是有的时候也是身不由已。他实在不忍再对着女儿,怕自己会心软,略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

看到雪雁端着托盘站在廊下,便随口问道:“这才刚用了早膳没一会,手上端的这是什么?”

雪雁恭敬的回道:“回老爷的话,这是红枣薏米粥,最是健脾养胃的,姑娘早饭吃的少,喝点这个好垫垫肚子。”

林如海满意的点点头,想到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但是听说这些日子照顾女儿十分尽心,便夸赞道:“我听说这些日子多亏了你悉心照料你家姑娘,让她的身子好了许多,你做的很好,该赏。”

说完,吩咐在院门口候着的小厮:“在明,拿两个银……拿两个金锞子赏给雪雁。”

在明有些讶异了一下,但还是很快从随身的荷包里掏出两个金锞子过来递到雪雁手里。他见雪雁虽说是行了谢礼,但是面色沉着,心想:怪不得能被挑到姑娘身边贴身伺候,看到金子都照样沉稳,真是好心性!就是自己跟在老爷身边伺候这些年,一下子得俩金锞子的次数也不多呢,换成银子那可是四十多两,自己近四年的月钱!不过想到姑娘身边其他的几个丫鬟最近都在上蹿下跳的托老子娘另谋出路,在明心里也有数了,老爷这是故意做给某些人看呢。

在明不知道的是,雪雁压根就不知道这两个金锞子的实际购买力。她知道在古代金子很贵重,但是到底贵重到什么地步心里并不清楚,原著上说年节里贾家都要倾金银锞子赏人送礼用的,她还以为这些东西很常见呢……

接了赏赐,雪雁心里虽然欢喜但还是有些无奈的给林如海磕头谢礼,唉,万恶的封建主义,到哪天她才能混到不用磕头的地步啊!什么,你说让她要保留自尊,要对封建主义勇敢的“说不”?呵呵,在皇权至上的年代对抗统治阶级,这不是嫌命长吗?既然做了丫鬟就要有做丫鬟的自觉。

原以为接了赏赐就没事了,谁知林如海又接着问:“你们姑娘不日就要启程去京城了,你可愿跟着去那边伺候?”

雪雁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这赏赐不是那么好拿的!

不过雪雁也没想过不去,她好歹看过几遍红楼原著,从某些方面说她对贾家的情形比对林家还要熟悉的多。再说,作为林黛玉的贴身丫鬟,她不跟着自己的主子,留下来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几乎是在瞬间,雪雁就做出了反应,恭敬的回道:“奴婢是姑娘的人,自然是姑娘去哪奴婢就去哪。”说的是情真意切让人动容,雪雁突然发现自己的演技真是飞速飙升啊,要是穿回去的话可以考虑改行当演员了。

林如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说完转身就走。

就在这时,雪雁突然说道:“不过,奴婢还有一事想禀告给老爷。”

她说这话的时候林如海还以为她是想趁机给自己捞好处,不免皱起了眉头,雪雁对上林如海满沉如水的神情,心里有点打鼓,但还是稳住心神,说道:“回老爷的话,自打老爷上次说了想让姑娘去荣国府的意思后,奴婢就去跟荣国府的几位妈妈打听了一下。国公府的几位姑娘虽然都是庶出,但是每位姑娘除了奶嬷嬷之外还有四位教引嬷嬷七八个伺候的丫鬟。如今,姑娘身边,锦罗姐姐定了亲事、碧兰姐姐生了重病、青鸢又出去了,数来数去竟只剩奴婢一个能跟着去京城。”

林如海神色晦明:“去了那边,那里自还会给你们派人,不会让你做粗活的。”

呃,被误会了!

第二章 莫不是装傻?

雪雁听出了林如海语气里的不待见,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奴婢本来就是丫鬟,有什么活不能做的?只是姑娘可是千金之体,她的体面却不能不顾。咱们府里是书香门第,从不讲究那些虚头巴脑的排场,姑娘又是唯一的小姐,甭管行事如何内敛,上上下下自然没有不敬着的。可是奴婢听说那府里的下人都长了双富贵眼,姑娘若是太低调了,容易被那些不长眼的编排。”

林如海虽然觉得她有些大题小做,但觉得她都是为女儿考虑,只沉声道:“你年纪不大,想的倒是挺多,你只管安心照顾你家姑娘,旁的都不用管。”

说完就带着小厮走了,出了女儿的院子,林如海不禁向在明问道:“怎么,难不成贾家的那些个下人都不大好相处?”他还以为雪雁是在贾家下人那里受了委屈才会说这番话,压根就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的来历十分奇特。

在明心里腹诽:岂止是不好相处,简直是要拿鼻孔看人了!不过那些到底是太太的娘家人,在明不敢明说,只尴尬的回道:“毕竟是国公府的下人,见多识广的,自然比奴才们这些乡野出身的要强多了。”

听了在明的话,林如海若有所思,看来贾家这些人应该是有些问题的,要不一个两个的总不会都这种表情。想到妻子去世之前,消息就已经送到了京城,而贾家的人却是在妻子过完五七才来,还只来了些下人,连个小辈都没有来吊唁的。

原本林如海是不想把岳家往坏处想的,但是不得不说雪雁的话到底是起了点作用。林如海年纪轻轻就能考中探花后来又逐渐成为皇帝心腹,被派以巡盐御史的要职,其本身自然是有一定的心计的。

有些事情,旁人只需轻轻一点,剩下的他自然比别人想的还远。

于是林如海以“百日重孝未过,小女不宜出门”为由暂且稳住了贾家的下人,一边让人好生招待她们,一边又派人暗地里监视这些人。

这些人刚来林家的时候还装装样子,时间长了就逐渐暴露出偷奸耍滑、赌钱吃酒的本性,虽都是避着林家人,但是又怎能真的躲开有心人的监视。林如海暗中查了之后不免心惊,要是只有一两个这样行事的还可以说是仆从本性不好,可是男女老少都是这般行事,只能说是贾家门风不正!连下人都调教不好,那府里的老太太真能教好自己的女儿?

等他收到几个京城故旧的书信之后,心里更加震惊:没想到岳父走了没多少年,贾家竟然堕落到这种程度!爷们整日里不思进取只知醉生梦死,女眷们不好生教养子女,光顾着争权夺利不说竟然还放印子钱!那个王氏自以为做的隐蔽,殊不知早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了。真是无知者无畏,这样的事情违了朝中律法不说也容易有阴司报应。想到那个英年早逝的贾珠,王氏难道就没想过长子为何早逝吗?

还有那个宝玉,竟然还弄出什么“衔玉而生”的名头,你们家又没有皇位要继承,弄出这些异象来是想谋朝篡位还是怎的?

冲着这些乱象,林如海是一点也不想把闺女送去岳家了。可是想到妻子复杂的死因,他又叹了口气:就算是贾家内囊已空到底还有国公府的名头在,如今朝中夺嫡之势愈演愈烈,自己的两个大舅兄在朝中都没有实权未必也不是好事。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林如海还是决定暂且把闺女送到岳家去。自己在这里树敌太多,女儿跟着自己并不安全。贾家再乱,女儿在那里人身安全到底还是有保证的。

只是其他的东西,还是要从长计议啊。

雪雁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了什么样的后果,她还以为林如海压根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呢。等林如海走了,她端着托盘进到屋里,看到黛玉正斜斜的靠在床边的栏杆上怔怔的出神。即使已经看惯了真人的眉目如画,雪雁还是时常沉醉于她的仙姿玉貌。她轻手轻脚的放下托盘,笑道:“姑娘早上没吃什么东西,来喝点粥吧。”

一边说一边用小碗舀了一碗递到黛玉跟前,又笑道:“姑娘不知道,刚才奴婢在外头碰到老爷,他夸我伺候的尽心赏了奴婢两个金锞子呢。姑娘好歹吃两口,也省的奴婢收了金子觉得烧手。”

黛玉本来不想吃的,听她说的好笑,鼻尖闻到混合着清甜味道的浓浓米香,再看到青花瓷碗里的米粥红白相间颜色喜人,便伸手接过勺子喝了起来。

大丫鬟锦罗进来的时候,一碗粥只剩了个碗底,笑着对雪雁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她拿着一个册子走到黛玉跟前回道:“姑娘,太太给您留下的东西奴婢都整理好了,您看看有没有想拿出来摆着的,若是没有的话,奴婢就给您收到库房里去。”

闻言,黛玉把手里的勺子放下,怏怏的摆了摆手:“先别急着收起来,放到东稍间去吧。”

雪雁给锦罗使了个眼色,锦罗会意,帮着雪雁把碗勺收起来。两人出了屋门,雪雁便把刚才林如海过来的事说了一下,锦罗叹道:“看来姑娘是一定要去那荣国府了,只是不知道咱们几个是什么章程?”

“姐姐是定了亲的,想来该不会跟着去京城,我是一定要跟去的。就是不知道青鸢她们怎么办?”雪雁试探的问道,锦罗的父母都是林如海的亲信,她兴许知道什么内幕也不一定。

锦罗低声道:“你还不知道呢,青鸢的老子娘想给女儿脱籍,把老爷给气坏了,干脆直接把她一家子都放出去了,还给了一百两银子的安家费。”

雪雁睁大眼睛:“放出去了?这不是给她们恩典吗?”出去了就不再是奴才而是可以自己当家作主的自由身,这多好啊!

没想到锦罗冷笑道:“恩典?不过是说着好听罢了,青鸢的父母当初都是从人牙子手里买下来的,家乡何处父母何人一概不知,离了林家就如同没了根基的浮萍,任谁都可以踩上一脚。真是过了两年好日子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竟然想跟主子叫板,你瞧着吧,有他们哭的时候。”

雪雁听了之后吐吐舌头,看来真是自己想当然了。不过也是,原著里儿子都当官了,赖大两口子也依旧还在贾家当差,这能捞银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背靠大树好乘凉吧!

雪雁把小厨房收拾干净,回来看到黛玉正在东稍间里看着贾敏留下来的东西流泪。她心里叹了口气,走上前劝道:“这些东西都是太太临走前拖着病体为姑娘精挑细选出来的,不外乎是为了给姑娘留个念想,可姑娘要是回回见了东西都这样伤心难过,太太的在天之灵哪能安好?”

黛玉哽咽道:“娘亲已经走了,不管我如何她都瞧不见了。”

看到她这样伤心的样子,雪雁也跟着红了眼圈,说到底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这样已经足够懂事了。她禁不住上前一步抱住黛玉:“好姑娘,太太生前最疼你了,便是为了太太素日待您的疼爱,您也要打迭起精神来把身子养好。姑娘若真心记挂太太,何不用心抄写一部佛经,等太太百日的时候请大师供奉在佛前,也好为太太祈福。”

她前世也曾经承受过失去至亲的打击,因此知道这种事不是旁人不咸不淡的劝上两句就可以开解的,尤其是黛玉这会年纪还小,刚刚经历了丧母之痛又要离家远行,心里有所恐惧忧虑都是正常的表现。只是她刚生完一场大病身体本就虚弱,要是再这样沉浸在哀痛里,肯定会吃不消的。因此雪雁灵机一动,想了个法子转移了黛玉的注意力。

听到雪雁的话,黛玉果然来了兴致,泪汪汪的两只眼睛一下子盛满了光彩:“你说的对,竟是我自误了,整天这样流泪有什么用,还不如替娘亲好生抄经祈福。雪雁姐姐,你帮我拿纸墨笔砚来,我这就开始抄佛经。”

雪雁笑着应了下来:“姑娘要抄,奴婢也不拦着,只是您可务必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每日不能抄的时间太长,否则要是累到了,怕是老爷会扒了奴婢的皮呢。”

黛玉点点头:“我记下了。”说着就要去书桌前头准备开始抄写经书,被雪雁给拦住了:“奴婢知道姑娘想尽快为太太祈福,只是既要抄写就要做的虔诚一点,头一回总要焚香沐浴的,还有这抄佛经跟写旁的不同,还要准备专门的册子,咱们这貌似还没有,总要样样都预备妥当了才好。”她穿越之前曾跟风抄过佛经,都是买的专门的佛经抄本,只是不知道这里都是怎么个章程,便把锦罗给叫了过来。

锦罗虽然诧异于黛玉突然要抄佛经,但是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心里却是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姑娘只要不再像之前那样只顾着伤心难过,别说是抄佛经了就是想抄圣旨,她都会去想办法给姑娘搞来。

想到这里,锦罗看了一眼正在认真和黛玉讨论抄写哪部佛经的雪雁,心想这雪雁以前看着有点呆愣愣的,没想到自打碧兰和青鸢接连出事后,她倒是飞快的立了起来,不但能把姑娘的身体照顾的很好,还能拐着弯的劝解着姑娘,以往还真是小瞧她了。

锦罗心里庆幸自己一早就有了前程,要不然这会怕是不能心平气和的看着雪雁在姑娘跟前出头。这丫头,进步的这样快,以前莫不是在装傻?

第三章 秋月

雪雁以为自己足够小心了,却不知道还是有人对她起了疑心。只不过锦罗没有往深处想,只以为雪雁以前是藏拙呢。加上两人之后道路不同,看样子雪雁以后定是姑娘的亲信大丫鬟,因此也愿意多提点她。

原本锦罗觉得主子还没明确表态,有些事情可以慢慢来。可是没想到,几天后林如海就吩咐她尽快把手上的差事交给雪雁,然后回去成亲。

不说旁人诧异,就是锦罗自己也很吃惊,特意回家一趟询问自己的老子娘:“我这些日子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老爷怎么突然让我现在就成亲?”虽说她的婚事是贾敏在的时候就定好的,对象是林家另一个管事的儿子。但是主子去世不足百日,她这当奴婢的这当头成亲总归不好啊。

锦罗的娘人称郑大娘,是林家管着给丫鬟婆子教导规矩的,她不满的看了闺女一眼:“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一定要稳重一些,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毛毛躁躁的?你在姑娘跟前伺候也这样?”

锦罗挤到亲娘身边拉着她的胳膊急道:“哎呀,娘,女儿这不是着急吗?我在姑娘面前如何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又不是外人,咱们亲娘俩何必讲究那些?您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大娘叹道:“倒也不是坏事,除了丫鬟婆子,老爷突然决定要另派两房家人跟去京城。李成一家四口,加上你们两口子。也是因为你伺候姑娘的时间长,姑娘用着顺手,这不这个差事还轮不到你们呢。至于成亲,既然是老爷特意开恩的,那过不过百日的倒没什么。不过,你到时候还要去太太灵前诚心告祷一番才好。时间紧切,一切从简,你心里可千万不要生怨。”

锦罗点头应道:“娘,你放心好了,女儿又不是青鸢那样不懂事的。主子怎么要求,我就怎么做。况且,我伺候姑娘那么多年,真要冷不丁离开了,心里还真舍不得呢。”

郑大娘怜惜的摸摸女儿的头:“你能这样懂事就好,你放心,你的嫁妆为娘早就给你备着了,该给你的都不会亏待你,将来好生跟着姑娘,自有你们的前程。”

当听到锦罗婚事的时候,雪雁十分惊讶,她以为自己说了那些话之后,林如海会给黛玉添几个丫鬟呢,没想到如今不但不加人反而要放人了?

这位林老爷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很快雪雁就有些明白了,林如海花了大精力从外地请了一位教养嬷嬷柳嬷嬷过来。据说这位柳嬷嬷还是从宫里出来的,曾经侍奉过皇四子生母宁妃娘娘。宁妃娘娘芳龄早逝后,柳嬷嬷便出宫来了,原是想靠着侄子过活的。后来受不了嫂子的挖苦怠慢,干脆寻了个大户人家做了女教习。这回恰好赶上之前教导的姑娘要出嫁了,经人牵线,便来了林家教导黛玉。

原本柳嬷嬷听说黛玉不日就将去京城荣国府暂住,荣国府的名声,她这些年即使远离京城也是有所耳闻的,心里其实是不大想跟这样的人家有所牵扯。但最后林如海还是想法子说服了她,别的不说,首先束脩就比之前翻了一倍。林如海还承诺,只要柳嬷嬷自己不求去,将来可以让黛玉给她养老,甚至跟她嫁去夫家。

除了这位柳嬷嬷,林如海还让郑娘子从原来伺候贾敏的丫鬟里挑了四个过来添做二等丫鬟,分别是翠柳、碧芹、朱梅、丹荷。她们原本的名字倒不是这些,林如海嫌她们之前的名字太寡淡,重新给起了这几个名字。

而雪雁,也顺理成章的从原本的二等升成了一等丫鬟,月钱从五百文涨到了八百文。根据原著里刘姥姥的说法,二十两银子就够普通百姓一家五口过一年,她这一年差不多能有十两,收入应当不算低了。可惜了,在这深宅大院里,衣服首饰都有公中的月例,还有主子的赏赐,她对胭脂水粉的也不大感兴趣,就是有银子也没地花。

雪雁细心的发现,这些丫鬟都是外头买来在林家没有根基的丫鬟,包括她自己在内。这样一来,她们的生死就捏在了林家的手里,要是敢有异心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紧接着,黛玉乳母王嬷嬷突然不慎摔断了腿,请大夫瞧过之后说至少要在床上休养半年,这样一来,她就难以随行了。无奈之下,林如海只好给了她一笔丰厚的安家银子让她回家休养,又把自己已经荣养的奶嬷嬷郑氏请出山,在黛玉身边伺候。这位郑嬷嬷就是郑大娘的亲娘,她一生无子,只有郑大娘一个女儿。

明明在原著里王嬷嬷平安顺遂的跟着黛玉去了贾家,怎么这回就突然摔断腿了?要说这里面没有内幕,雪雁是打死都不信的。想到原著里面到了贾家之后,雪雁好歹还出现过几次,倒是再没见王嬷嬷出场过。这会看林如海如此坚绝的要换掉王嬷嬷,她身上应该是有些不妥。

这些事情都发生的迅速,几乎是当事人都没反应过来了,事情就定了下来。雪雁心里不禁为林如海缜密的心思称赞,同时心里也忍不住叹息,这样通透的一个人,原著里怎么就不知道多为女儿打算一二呢?

算了,横竖这些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雪雁只一心照顾黛玉,其他的都放在了脑后。

锦罗出去的时候,黛玉和林如海各有赏赐不说,到了她的添妆这天,黛玉又特意吩咐雪雁再去一趟。

雪雁皱皱眉头:“奴婢倒是挺想接这个差事的,只是奴婢许久没出去过了,也不知道锦罗家住哪。”

正赶上贾敏的丫鬟秋月过来给黛玉请安,听了这话笑道:“这有什么,正好我也要去呢,到时候你跟着我就是。”

秋月是通房丫鬟,以前在贾敏跟前颇有地位,她要出门也是有丫头婆子跟着的。到了锦罗家里,张灯结彩的倒是十分热闹。秋月是大家都认识的,倒是雪雁不常出来,许多妇人见了忍不住打听一二。待听说她是黛玉的贴身丫鬟,言语间便带上了几分敬重。雪雁知道这份敬重给的还是她的主子黛玉,虽然没有洋洋自得但也泰然处之。

黛玉给的添妆是一对赤金镯子,加起来足有六两重,也不算简薄了。雪雁自己也给添了一个金戒指那个金戒指做工极为精巧,总能值个七八两银子。唉,这当了大丫鬟以后还没来得及享受什么特权,就先随出去大半年的月例,雪雁想想都觉得肉疼。但是看到秋月几个大丫鬟送的都是金簪、金耳环什么的,也庆幸自己没拿银的,要不就显得太寒酸了。

锦罗的婚事虽然办的急了些,但是今天来给她添礼的人可不少,家里来来往往的一直没断过人。

添了妆,秋月就想走,雪雁也跟着站了起来。被郑大娘一收手个给按住了:“好姑娘,今儿既然来了,总要吃了酒再走,要不我可不依的。也别跟我说要赶回去伺候什么的,主子既然让你们出来就是给你们放假的,吃不醉可不许走。”

俩人只好重新坐了下来,雪雁年纪还小,还没人来劝她喝酒,倒是秋月被人狠灌了几杯酒。

雪雁一开始没放在心上,但是后来见秋月喝了几杯酒之后脸色不见红润,反而愈发苍白,还以为她不胜酒力,忙倒了一杯热茶端过去:“姐姐喝杯茶润润喉,要是不胜酒力不喝就是了,千万别逞强。”

秋月白着脸笑道:“以前也能喝几杯的,今儿不知道怎么了,喝了没多少就觉得胸口闷闷的,可能是太长时间不喝酒的缘故。”从贾敏生病到离去,差不多也快一年了,主子生病没有下人喝酒玩闹的道理。

听了这话,雪雁也觉得很有道理:“姐姐肯定是许久不喝,刚才又喝的急了些。这会趁着没人敬酒,赶紧吃点菜压压吧。”

正好,桌上刚上了一道清蒸鱼,雪雁便挟了一筷鱼腹肉放到秋月面前的碟子里:“这个菜是刚上的,姐姐趁热吃点。”

秋月点点头,拿筷子挟了一口刚要送到嘴里,却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虽然没有吐出东西来,但是雪雁见她眼圈红红的,眼泪鼻涕几乎是同时出来了,看样子是极为难受的。

雪雁忙端水让她漱口,又拿帕子帮她擦擦嘴角。秋月有些尴尬的笑道:“头回喝酒喝的这样难受,真是愈发的不中用了。”

想到她刚才恶心干呕的样子,不太像是醉酒的症状,倒像是……

这时,听到动静的郑大娘走了过来,关切的问道:“秋月姑娘这是怎么了?”

雪雁脑子转了一下,抢着道:“秋月姐姐许久没有饮酒,又是空腹来的,刚才那两杯喝的太急了,许是闹着肠胃了。”

秋月颇有些难为情:“没想到我这身体竟这样不中用,真是让大家看笑话了。我还是先回去吧,省的在这里打搅大家的好兴致。郑大娘,你好生招待大家吃酒,千万别因为我搅了这样的好日子。”

“那哪行,你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我还是让锦罗他兄弟驾车把你送回去吧。”郑大娘说道。

雪雁忙道:“郑大娘您只管安心在这里待着,有我呢,我一定妥妥当当的把秋月姐姐给带回去,您放心好了。”

跟来的丫鬟婆子正吃酒吃的正开心呢,听说这就要回去,嘴里难免念叨几句。郑大娘把脸一板:“行了,几位要是没吃够明儿再过来,这会还是先把秋月姑娘给送回去,她要是出了什么事,看老爷打不打你们板子。”

几人这才喏喏的不说话了,雪雁扶着秋月上了马车,一路回到林府,直到看到她回自己屋子躺好,才心事重重的往回走。

她刚才暗中摸了摸秋月的脉搏,十有八九是怀孕了,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

第四章 真土豪

没有穿越的时候,国内曾兴起过一阵中医热潮,雪雁也曾经对这个产生过浓厚的兴趣,跟风学了一段时间,疑难杂症什么的当然是看不了,但是简单的把脉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秋月的脉象是寸脉沉、尺脉浮、滑脉如珠,可以说是很明显的怀孕脉象。至于时日多长,雪雁就真的判断不出来了。看秋月自己的样子该是丝毫不知的,也不知道这胎到底是什么时候坐下的……

不管是什么时候有的,看秋月的肚子应当超不过三四个月,总归是贾敏去世前后的事。雪雁心底长叹一声,男人啊,再怎么看着一往情深也是下半身动物!她心底对林如海的好感一下就去了大半。

不过,原著里并没有提到过黛玉有庶出的弟妹存在,看样子,秋月这胎应当是出了什么问题的。

雪雁一路心情复杂的往前走着,因为有心事也没注意到前头,一不留神就然跟人撞在了一起。

“你这丫头怎么今儿毛毛躁躁的,莫不是去锦罗家里喝醉酒了?”一个声音打趣道。

雪雁抬头一看,说话的是郑嬷嬷,忙赔礼道:“给您老请安了,是我不对,刚才在想事情晃了神,不小心撞到您了,您老没事吧?”

郑嬷嬷摆摆手:“亏了你身子骨还小,要不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还真受不住。”说完,使劲吸了吸鼻子皱起眉头问:“你喝酒了?”

闻言,雪雁闻了闻自己身上,果然有股子酒味,可能是刚才照顾秋语不小心沾染上了。她眼珠一转,笑道:“嬷嬷说笑了,我倒是想喝呢,她们都不给我。倒是秋月姐姐被灌了两杯酒喝醉了,干呕了好一阵也没吐出来。我刚把她送回去,心里还在想要不要帮她请个大夫给瞧瞧,统共喝了三五杯酒就恶心想吐的,莫不是吃了什么相克的东西伤了肠胃?”

“你说她干呕恶心?”郑嬷嬷眼神幽深的问道。

雪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是啊,看到秋月姐姐醉酒的样子,我以后是坚决不喝酒的,太难受了。”

郑嬷嬷抿了抿唇:“那我去看看秋月吧,这醉酒也是挺折腾人的,那些小丫头哪里会照顾。”

见她去了秋月那里,雪雁长舒一口气,自己能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秋月和她肚里孩子的造化了。

她回房里洗漱一番又换了衣服才去了上房伺候,她自己闻到那种酒腥气都觉得难以忍受,更别说素爱洁净的黛玉了。

进到屋里的时候,柳嬷嬷正在跟黛玉讲一些大户人家人情往来的事情。以前贾敏在的时候也曾提过一些,只是她走的太早只跟女儿讲了一些粗浅的皮毛而已,如今柳嬷嬷却是讲的极为细致。雪雁轻手轻脚的走到黛玉身后站定,也跟着学了起来。

不管前世今生,能有机会倾听皇家工作人员传授的礼仪经验,即使是蹭来的课程,雪雁也是听的津津有味。小丫鬟们一开始也觉得新鲜,过了三五天之后便嫌弃枯燥乏味,看到柳嬷嬷过来就都找借口出去了。只有雪雁,一直借着伺候黛玉的由头留了下来。

柳嬷嬷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雪雁,继续讲了起来。没来之前,她听说的黛玉是林家夫妇成亲多年才得的女儿,生怕她被娇宠过头,不好教养。没想到本人竟然是一个十分懂事有礼又冰雪聪明的女孩儿,性子也不娇纵,不管教什么几乎都是一教都会还会举一反三。

她时常发出跟林如海一样的感叹,若黛玉是个男孩儿,有这样的天分和家世何愁将来不能建功立业有所成就?

待柳嬷嬷停下后,雪雁忙去泡了新茶端上来。黛玉这才看见她:“方才光顾着听嬷嬷讲古了,竟然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雪雁笑道:“奴婢见姑娘专心致志的样子,可不敢打搅呢。”

说着,笑眯眯的递上一杯茶水:“姑娘这几日又有些咳嗽,来喝点陈皮姜片茶吧。”

一向稳重的黛玉垮着脸道:“可是我不想喝这个,我想喝清茶。”不管姜片还是甘草,都不是她喜欢的味道,倒是柳嬷嬷手里的那杯清茶香气悠远,十分勾人那。这些日子,都是雪雁在身边悉心照料她,黛玉的心里对雪雁已经产生了一股子依赖和信任,因此偶尔也会跟她玩笑几句撒个娇。

雪雁兀自笑道:“奴婢知道您喜欢清茶的味道,这不,这里面也放了几叶。”

黛玉看看茶杯里三根手指头能数过来的茶叶叶片,用眼神无声的控诉起来。

就在雪雁要败下阵来的时候,柳嬷嬷开口了:“陈皮姜茶既能止咳化痰又能健胃消食,眼下是最适合姑娘的,还是喝了吧。你喜欢喝茶的话,我那里还留着一罐上用的清茶,味道极好,等改日你病愈了就送与你喝。”

黛玉听到有好茶先是对着柳嬷嬷莞尔一笑:“那我就等着喝嬷嬷的好茶了。”

说完便接过雪雁手里的茶杯来捏着鼻子一饮而尽。

黛玉喝完茶饮,便问:“锦罗姐姐家里热闹不热闹,你好容易出去一趟,怎么没有多待一会?”

雪雁笑道:“秋月姐姐喝了几杯酒后不大舒服,我就伴着她早回来了。锦罗姐姐家里也谈不上极热闹,虽然有老爷的恩典,但是到底还在太太的百日之内,只能说是一切从简了。”

黛玉轻叹:“锦罗姐姐没能风光大嫁,到底是为我受委屈了。”

雪雁安慰道:“这也没什么,锦罗姐姐说了能有这样一场婚礼已经是极为欣喜了。”

黛玉轻笑:“锦罗姐姐一向懂事。”说着脸色一暗:“我已经抄好了一步佛经,待会你找人送到大明寺,请那里的僧人在佛前供奉几日。唉,母亲的百日祭越发近了……该收拾的东西就先收拾着吧。”

既然黛玉说要收拾东西,雪雁便开始动起手来,虽然不知道原著里面黛玉带了多少东西,但是雪雁却是在心里打定主意:能带的都给带上,大到妆奁铺盖、陈设摆件小到针头线脑,不怎么常用的已经装了满满三个大箱子。

到最后黛玉都忍不住来劝她:“我是去嫡亲外祖家,又不是旁人家,何必整的这样兴师动众的?”

雪雁见周围没有旁人,便低声回道:“奴婢也不愿这样麻烦,我那次找贾家来的小桃打听了一下,原是想了解一下那府里的状况,省的姑娘去了之后两眼一抹黑。结果听她说那府里公中的东西常常都不中用,就连姑娘们的胭脂水粉都不成用,还要另拿银子买呢。还有,她们家的下人一向难缠,就连姑娘们想单点个什么菜都要拿银子打点。奴婢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想着咱们还是自己多带着点吧。且不说东西贵贱,好歹这里的东西都是姑娘用惯的,也省的到时候还要费时费力的重新置办。”

她没评论贾家的家风如何,只是实事求是的把事情点了出来,而且说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听到这话,黛玉已经皱起了眉头,她是林家的嫡长女,自小能送到跟前的就没有不成器的东西,却没想到外祖家作为堂堂的国公府,家里的主子姑娘竟然还要看奴才脸色,换了她是万万忍不得的。

柳嬷嬷在旁边见黛玉脸色不对,叹道:“这事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勋贵人家的下人多是家生子,虽然来路清白,但是几代下来难免良莠不济,有些人仗着老子娘亲的脸面欺上瞒下做些阳奉阴违的恶事也是有的。她们家的奴才好不好是她们的家事,横竖你只是去做客的,只管顾好自己就行。”

这就是让黛玉独善其身的意思了,黛玉沉思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这事许是被林如海知道了,随后他给黛玉送了几张地契和银票过来。地契是京城的两间铺子和一个三百亩地的小庄子的,银票有一张五百两的和几张小额的,一共一千两。

看到这些,黛玉十分惊讶。

林如海沉声道:“原本为父觉得你年纪尚小,想把这些都托给岳母大人替你保管的。后来到老太太年事已高,实在不好让她老人家费心费神,况且这些东西你早晚都是要学的。如今趁着柳嬷嬷在你身边,尽早学着自己打理也好。便是你自己不用亲力亲为,也不能轻易被下人糊弄了去。以后这些铺子和庄子的出息会直接交到你手上,能拿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他心里想的是趁着自己还在,便是女儿出什么差错,自己也能帮着描补。

闻言,黛玉郑重的接了过来,把东西交给雪雁,雪雁又小心翼翼的锁到匣子里。她从锦罗手里接过黛玉的私房之后才发现这位主子手里的银钱真不少,光金银锞子就有满满一匣子,另外还有上千两的银票,加上这回的银票,黛玉手里至少有三千多两的现银。

也不知原著里面林如海是怎么弄的,竟让黛玉说出“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她家”的丧气话来。

临行在即,林如海对她们这些丫鬟下人也没忘敲打一番,敲打完了又给每人赏了一个荷包,典型的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

过后雪雁看到荷包里是两对梅花形状的金锞子,还是二两重的锞子,足有八十两银子,顶她八年月钱了。雪雁忍不住在心里咂舌:真土豪!

第五章 打秋风的?

其实林如海本来是没想到这些的,他到底是个男人,对于内院这些事不是很清楚底细,原本是打算直接把女儿的用度给二舅兄贾政的。后来知道了贾政此人身为次子却窃居长房,又听人说他在朝中行事颇为清高木讷,不为同僚所喜。

林如海的心里就不大信任他,后来偶然跟郑嬷嬷说起此事,郑嬷嬷不免失笑:“俗话说内外有别,老爷虽然跟二老爷私交不错,但是到底管内院的是女人。照奴婢的意思,这银子也不能私下里悄悄的给。老爷不知道后院那些个长舌妇的厉害,没影的事都能掀起三分浪来。您要是信的过奴婢,就把这事交给奴婢,到时候奴婢当众交给老太太,保管任谁也说不出咱家的不是来。另外,按理说姑娘的年纪虽小,到底太太不在了,也该学着这些管家理事的东西了。”

有了郑嬷嬷的这番话,林如海才想起给闺女私房的事。

后来雪雁知道了这事之后,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到底姜还是老的辣,郑嬷嬷虽然没去过贾家,但是却把贾家的行事给看透了六七成。也或者,那些看上去风光无限的高门大户其实内里都是差不多的腐败颓靡。

那次听了雪雁的说辞,黛玉也不嫌她带的东西多了,几乎是紧着她折腾,反正自己房里没有的还可以去府里的管事要。至于份额什么的?呵呵,府里如今就黛玉一个小主子,她要什么谁敢说个不字?

就这样,雪雁挑挑捡捡的又装了两个大箱子,要不是考虑到黛玉日常用的东西也要装个三五箱,她还想再多带点。

好容易把黛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雪雁开始准备自己的行礼,也借着这个机会开始盘算自己的私房。她穿越之前,原主也是刚成为二等丫鬟不久,因此私房算不上多厚重,大约有三十多两银子和七八件银饰,还有两三样金首饰。雪雁把这些都单独放了起来,并没有动用,就连上次给锦罗随礼用的金戒指也是自己花银子托人买的。虽说她现在已经完全的代替了原主,成了雪雁,可心里总觉得用原主留下来的东西会有些别扭。也幸亏她刚来就得了林如海一笔不小的赏赐,要不还真要动用原主的东西。

她穿越之后一共发了三次月例,都是照着二等发的,一千五百文,升了大丫鬟之后还没发过月例。贾敏刚走的时候除了一朵小白花,还得了一对银耳坠和一只银戒指后来府里给黛玉打首饰的时候,连带她的丫鬟也跟着又打了一套。那时候大丫鬟们走的走病的病,雪雁虽然顶着二等的名头却得了一等的份例,得了一对银镶珍珠的珠花和一对银镯子,黛玉又随手拿了一只白玉镯子赏给她。那只镯子虽然到不了羊脂玉的级别,但也是上好的和田白玉,原本是一对的,被黛玉给了她和锦罗。

雪雁前世就很喜欢玉器,一直想买一只属于自己的玉镯,但是因为好的镯子价值不菲,她又不想将就,因此一直没有下手。得了这只镯子后,她就一直戴在手上。镯子的圈口有点大,雪雁怕不小心给摔出去,又在镯子外头套了一只细细的银镯子。

好吧,这样一算,雪雁值钱的首饰就那几样,好在还有几朵绒花可以换着戴。不过,看到那五个金锞子和买戒指剩下的十三两银子,雪雁眉眼弯弯:相比之下,还是实实在在的金银更能给她安全感。

她给黛玉准备了那么多箱子,自己的东西却是一个箱子都没装满。她正好是长身体的年纪,以前的衣服基本上就不用带了,原主也没攒下多少布料。她手头只有前些日子府里发的两身素服和几块素淡的衣服料子,不过听小道消息说府里的针线房已经给她们这些丫鬟做新衣裳了,毕竟出门做客总不能穿的太寒酸。

衣服首饰没几件,倒是洗漱的东西可以多带点。想到原著里被小丫鬟们吐槽的胭脂水粉,雪雁准备多买上一些那个,省的到时候想用好的还要被贾家管事扒层皮。又或者,可以用这些东西笼络一下贾家的小丫鬟们。

雪雁看原著的时候就有些不解,薛宝钗出手也没多大方啊!明明黛玉出手才大方,就是因为有人在后头推波助澜,贾家那些下人们见风使舵才把黛玉编排的那么难听。

雪雁眯眯眼,她这辈子准备用“糖衣炮弹”来对付贾家的下人,就不信在触手可得的利益面前,那些小人还好意思编排她家姑娘!

却说,这几天林如海也在为护送闺女的人选发愁,虽说女儿可以乘坐官船,贾家那边也派了人来接,但到底都是些下人,林如海还是想着有熟悉的长辈去送会更好。

至于黛玉之前的先生贾雨村,在雪雁“不经意”的提点之下,林如海觉得女儿迟早都要上京总不能还带着先生去,于是便给了丰厚的束脩,提早把人给打发了。

以至于,后来朝廷 “奏准起复”的邸报下来后,贾雨村已经离了扬州回老家去了。原本不是没打过林家的主意,只是恰好有了别的路子,便把林家这边给抛在脑后了。

正在林如海发愁的时候,门房那边送过来一封拜帖:“回老爷的话,外头有位秀才老爷,自称是老爷同宗晚辈,特来上门拜见。”

门厅里头,林铭有些忐忑的喝着杯里的茶水,算下来,他跟林如海已经出了五服,算不上是同族。只是这次进京路上坎坷颇多,先是在路上遭遇大浪,他搭乘的船只不慎翻了,好在他和小厮水性都极好没有生命危险,倒是娘亲因不识水性遭了大罪。后来虽被好心人救起,到底是大病一场。

跟着救他们的商船来到扬州城,因母亲一直病重不得已在这里暂停下来。他手上的银子原本支撑到京城都没问题,但是母亲这病来势汹汹,大夫说这是伤了元气,要拿参片入药才能根治,加上吃住的使费,不过半个月就已经花了近百两银子。眼瞅着银子花的跟淌水似的,林铭便跟母亲商议从客栈搬出来,另租了个小小的四合院住着。

客栈老板见他年纪轻轻就是秀才,有意交好,以为他是囊中羞涩了,便指点他道:“林小爷既然出自姑苏林家,想来跟咱们这的巡盐御史林老爷定是同宗了。素闻林老爷最是惜材怜贫,你们是正经的同乡,如今既有了难处,何不上门拜访一二?”

林铭谢过老板,回去把这事跟自己的母亲说了。

听了儿子的话,他母亲安氏也劝他:“老板说的没错,咱们既到了扬州,你是该去林大人府上拜访一二。只是咱们的处境就不必提了,林大人是前科探花,若能得他指点几句,与你就是莫大的机缘。至于盘缠你不必操心,为娘这回带的银子足够支撑咱们到京城的花费。到了京城,有你舅舅帮衬,就没什么难处了。”

穷家富路,她们上京手里自然要多带银子。而且这回上京,安氏是打算在那头安家的,手里的银钱就更不会少。只是安氏觉得自己这病一时半会的好不了,在客栈里吃住都极费银子,熬夜也不方便,倒不如四合院住着方便。扬州城来往客商极多,商人里头也有不少银子不多的,因此像这样的小院子倒是不难租到。

没想到,竟然被客栈老板给误会了。

不过误会就误会吧,到底老板的话提醒了他们。林如海的名声他们自然是听说过的,毕竟是前科探花,即使是惯出才子的苏州也不多见。只是自家跟人家关系已经十分远了,因此也没想过要来攀交情。这次要不是因缘际会,母子俩是不会在扬州停留的。

正在林铭胡思乱想的时候,刚才那个进去报信的小厮急匆匆的跑回来,微笑道:“老爷听闻铭少爷来了,十分开怀,请您到里头说话呢。”

虽然依旧是面带微笑,但是林铭敏锐的觉察出对方的态度比刚才要多了几分尊敬。林铭心底不由的多了几分底气。

林如海离家多年,与林家族人逐渐疏远,以前没觉得怎样,如今年岁渐长总觉得有些遗憾。只是一直没有很好的契机增进与族人关系,如今有同宗后辈前来拜访当真是高兴异常。

尤其是听说这个子侄不但是少年秀才,更是今年苏州府的岁贡生,得了府学举荐,此次是前往京中国子监入学的。

林如海听了更加欣慰,听说他和母亲一起在城中租宅子住着,立马让人在外院收拾出一处住所,又派了人手马车去把安氏和其他的几个下人都接了过来。

下人们的消息其实是极为灵通的,午膳的时候,雪雁已经从小丫鬟那里听说,府里来了一个极年轻的少年秀才,是林如海的族中子侄辈,如今已经被留在府里暂住。听说老爷已经派人去接这位秀才的寡母了……

听到传言,雪雁总结了一下:家贫但是读书有天分的少年、寡母、权贵家的远亲,怎么看都像是种田文里的男二标配。这突然找上门来,不会是打秋风的吧?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