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景墨叶星辰小说目录免费阅读《星辰念我相思漫长》

发布时间:2018-11-05 14:06

厉景墨叶星辰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星辰念我相思漫长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星辰念我相思漫长是作者小妖火火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厉景墨叶星辰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她本是叶家千金,因受继母算计,被迫流落在外。而他是景城的主宰者, 权势滔天,杀伐果断。 偏生,两人自小订了婚约,可他家人瞧不上她,逼迫她退婚。 叶星辰潇洒挥手,“没问题,这婚约,我本来也没想要。” 谁料,他霸气出场,壁咚她,“女人,这婚约由不得你不要,既然是我未婚妻,没我同意,你敢取消?” 叶星辰表示,没什么不敢。谁知道,三言两语就被他拐去民政局领了证,盖了章。 从此,她身上多了一个‘人妻’的标签。 某天,厉景墨将叶星辰压在床上,坏笑着,”章都盖这么久了,该生个孩子了。“ 叶星辰:“厉景墨,你这个大骗子!” """

星辰念我相思漫长

001 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初春的一场雨过后,明媚的阳光照耀整个景城。

空气中弥散着小草的清新味道,远处挂着绚丽的彩虹,一切显得那么美好。

而叶星辰却无暇欣赏这些美景。

她拎着行李箱,站在眼前这幢华丽的别墅外,一脸讽刺,“呵,五年了……”

没想到她还有回到这里的一天!

曾经,这地方是她最安全的港湾,如今,却已成了龙潭虎穴。

犹记得五年前,她母亲失踪不久,父亲便带着小三登堂入室,甚至还带了一个年纪与她相差无几的妹妹。

叶星辰做梦都没想到,素来以深情著称的父亲,其实早就背叛了母亲。

而那对母女更是厉害角色,进门不到半年,就恶意挑拨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最后,导致她被放逐海外。

整整五年,她父亲对她不闻不问。

没想到三天前,他突然打来电话,竟是要她回来退婚。

“叶星辰,厉家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你也配不上厉家少爷,所以这桩婚姻,需要你亲自去退。我已经跟对方约好时间,你尽快回来处理,别给叶家找麻烦。”

耳畔似乎还回荡着父亲的话语,叶星辰眼中嘲讽更深,眸底闪过一丝恨意。

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回来看那些人恶心的嘴脸!

就在她思绪飘散时,面前繁复的铁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只见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老者,走了出来。

他看到叶星辰时,似乎怔了怔,略有些迟疑道:“你……你是星辰小姐?”

叶星辰收起思绪,看向老人,认出他是这里的管家,不由自嘲地勾起嘴角,“没想到这里还有人记得我。”

“星辰小姐说得哪里话,这家里,怎么会没人记得你?”

管家皮笑肉不笑的应道。

叶星辰见状,不由暗暗咬牙。

没想到五年过去,这人还是这幅嘴脸。

当年他就是这般被那对母女收买,没少在她父亲面前挑唆关系。

可以不客气的说,当初叶星辰被赶出家门,也有这管家的一份功劳。

叶星辰不想和他废话,冷哼一声,拖着行李,便往里面走去。

老管家冷着脸,立即跟上。

两人前后进了客厅,就听到一阵笑闹声。

叶星辰看过去,就瞧见沙发上坐着那对母女。

年纪较大的江秋华,即便已经四十几岁,却依旧保养得宜,风韵犹存,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紧身旗袍,更是让她大大减龄,看着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至于她那继妹叶舒薇,模样像了她那母亲六七分,长得也好看,一身名牌傍身,倒是有富家千金的派头。

此时两人正坐在沙发上,议论着当下最流行的服饰。

叶星辰目光阴沉得近乎滴血。

就是她们!

就是这两个贱人,在五年前,鸠占鹊巢,霸占了她的家!

这时,老管家越过她,径直走到江秋华身旁恭敬道:“夫人,大小姐,星辰小姐回来了。”

江秋华和叶舒薇闻言,不由纷纷侧头朝叶星辰看去。

却见叶星辰冷冷收回目光,转身就要上楼。

江秋华眉头不由一皱,尖声道:“叶星辰,回来也不知道打声招呼,看来这几年你是在国外呆得越来越没教养了。”

叶舒薇没说话,只是淡淡打量着叶星辰,眼中明显划过一丝嫉妒。

没想到,五年过后,这贱人长得越发标志了。

尽管只是随意穿了件连衣裙,却依旧掩盖不住她的风华正茂,一张脸,精致得犹如上帝之手塑造。

叶舒薇暗暗咬牙,恨不得她脸上划两刀。

叶星辰自然是察觉到叶舒薇打量的目光。

她冰冷地扫了两人一眼,讥诮讽刺道:“呵,教养?对一个小三,何须教养?”

江秋华瞬间黑下脸,怒气横生。

小三二字,一直都是她的耻辱,这几年,好不容易洗清了,没想到又被这小贱人提及。

叶舒薇见自己母亲被欺负,不由气愤指责起叶星辰,“叶星辰,我妈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说话的?”

叶星辰嗤笑一声,“她算什么长辈?不过是鸠占鹊巢的野女人,连带你在我眼中,都只不过是个野种,也就我爸那蠢货,被你们耍得团团转而已。”

叶舒薇被这些话给气疯了!

这个贱-人竟敢说她是野种。

“叶星辰,你以为这里还是可以任由你撒野的地方吗?”

她三步并作两步,就想上前煽叶星辰巴掌。

结果,手还在半空中,就被江秋华拦住了。

“妈,你干什么?”

叶舒薇怒气未退,暗恼的询问。

江秋华看了她一眼,安抚道:“乖女儿,难道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不成,也不怕弄脏了自己。”

叶舒薇听着有理,暂且放下了打人的心思。

叶星辰眼中怒意不由加深,“你说谁是狗?”

江秋华察觉到她的怒气,好似还嫌不够刺激,不怀好意的勾起嘴角,笑道:“这重要吗?叶星辰,你有空在这跟我逞嘴舌之快,还不如想想,怎么挽回你的未婚夫吧?哦……对了,我怎么就忘了,人家厉家压根看不上你,所以才逼着你回来退婚。”

她故意说得很大声,语气极尽嘲讽,“唉!这豪门大家族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得上。哪像我们家薇薇,自从满十八岁后,就有不少豪门子弟前来求娶。再过不久,她可是要跟秦家大少爷秦楚逸订婚了,将来,那是秦家的少奶奶,身份尊贵着呢。”

叶星辰听着她那贬低自己,抬高叶舒薇的话,不由嗤笑道:“豪门?也就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三,才会削尖脑袋嫁豪门,觊觎别人的东西!本小姐自出生起,就是千金大小姐,早就过惯豪门生活,当真不稀罕。”

“叶星辰,你!!!”

江秋华被气得脸色铁青。

叶舒薇更是五官狰狞。

在过去十几年,他们母女的确被叶勋平养在外头,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各种委屈求全。

那是她们心中的一根刺。

偏偏叶星辰就爱拿来恶心她们。

此时的叶星辰,耐心已经告捷,懒得再和她们说一句话,转身拉着行李,便上了楼,只留下一句,“晚餐不用叫我,我休息好了,会自己下来。”

江秋华和叶舒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

叶星辰上楼后,并没有先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打算先去母亲的房间看看。

只是房门打开的瞬间,里面的布置,让她又惊又怒!

这里,早已经不是她记忆中的布置。

曾经她和母亲最喜欢的拔步床,此时已经被换成了梦幻的公主床。

四周属于母亲的东西统统不见,甚至连装修风格都改了,全都放着属于叶舒薇的东西。

“叶舒薇!”

叶星辰咬牙切齿盯着墙上叶舒薇的照片,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掐进掌心里,都仿佛没知觉,心中愤怒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这时,叶舒薇和江秋华母女,跟了上来,嘴角扬着得意的笑。

叶星辰咬牙切齿道:“叶舒薇,谁准许你动我妈的房间,给我立即搬出去!”

叶舒薇勾起嘴角,笑道:“凭什么我要搬出去,那房间可是爸让我住的。”

叶星辰怒不可竭,但更多是心寒!

那男人已经绝情到这地步了吗?

连一个房间都不愿保留。

叶舒薇瞧着她的震惊的表情,再次凉凉道:“对了,忘了跟你说,家里的其他房间已经被佣人住满了,包括你的房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倒是后面花园里还剩一间园丁房,可以暂时让你住。”

她越说越得意,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叶星辰搬进去的模样。

叶星辰听着,愤怒极了。

这是她的家!

然而却在这两女人口中,她连家里的佣人都比不上!

“园丁房?还是留给你自己住吧。”

她怒瞪着叶舒薇,咬牙切齿道。

她早该想得到,这个家从她离开后,就不会再有她的容身之处。

002 一夜荒唐

叶星辰拒绝了园丁房,便立即拎着行李离开。

她走到门口,终是没忍住回头看了眼曾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家。

过往幸福的画面好似一部回放的电影,不停的在她脑海中回放。

豆大的泪水不知不觉的从她眼角溢出,划过脸庞。

她抹掉泪水,强忍着心中的沉痛,毅然决然的拎着行李转身离开。

以后,她再也没家了!

花园里,老管家看着她离开后,便转身进了客厅。

“夫人,大小姐,星辰小姐已经离开了。”

他恭敬汇报着。

叶舒薇却不满的叫了起来。

“妈,你怎么能让那贱-人这么轻易的离开。”

江秋华安抚道:“舒薇,别闹,她才刚回来,有些事过犹不及,而且晚点你爸回来,估计也会问到她,到时候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这样不用我们动手,你爸就去收拾那贱-人。”

叶舒薇听着,是没错。

可她心里仍旧不畅快,特别是想到那贱-人比她还靓丽的外表,心中的妒意让她只想毁了叶星辰!

“反正我不管,我一定要让那贱-人生不如死!”

她说完,转身跑回房间,打了一通电话。

叶星辰还不知道危险将近。

她在收拾好情绪后,就拦了辆的士回到市区。

入住了一家酒店,打算休息。

却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汇报给了叶舒薇。

“大小姐,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她入住景辉酒店。”

叶舒薇眯眼听着,忽然一个邪恶的主意闪过她的脑海。

“如此,正合我意,你去把这些给我安排好。”

她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等手下领命后,才不怀好意的挂掉电话。

“叶星辰,我要让你成为全景城唾弃的女人!”

她阴测测的勾起嘴角,好似已经想到那贱-人身败名裂的样子。

傍晚,叶星辰从床上睡醒,察觉到肚子有些饿,便点了酒店的商务套餐。

半个小时后,房门被敲响。

叶星辰去开门。

“叶小姐,这是你点得餐,请慢用。”

酒店服务员把餐车推进房间,恭敬的开口。

“谢谢。”

叶星辰道了一声谢,就送走服务员。

她关上门后,就迫不及待准备享用自己的大餐。

不得不说,这景辉不愧是在国际上排得上名的酒店。

服务没得挑不说,这美食就跟私房菜一样,好吃到爆。

叶星辰本就饿着肚子,此时更是吃得停不下来。

只是她越吃越觉得热。

“奇怪,我不是开着空调吗,怎么这么热?”

她忍不住扯了扯身上的睡袍,露出一片精致的锁骨,却仍旧热度不减,甚至还越演越烈。

……

此时,房门外,一个表情猥琐的男人,正很没形象的趴在门上,倾耳听着房里的动静。

他舔了舔唇,想到待会儿即将享用的美事,心里就止不住的躁动。

之前雇主在电话里头交代了,今晚一定要上了里面那个女人。

有钱拿,又有女人睡,这么美好的差事,挠得他心里直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和里面那女人大战三百回合。

只不过他忍住了。

因为那药,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有效果。

就在猥琐男急不可耐等候时,走廊尽头,忽然走来七八个人。

为首的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纯黑手工定订制西装,身材修长挺拔,刀 削般的五官,如同上帝之手精心雕琢过,俊美无比,却又极度缺乏表情。

他神情一片冷肃,看起来像屹立在天地间的王者,让人望而生畏。

“厉总,这边是我们酒店高级商务套房,清洁人员会早晚各消毒一遍……”

酒店经理战战兢兢地站在他身旁介绍着,只求这次的视察能顺利挺过。

厉景墨没理会酒店经理,迈着修长的步伐徐缓前行。

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下脚步,蹙眉的看着不远处。

只见一名男子,正鬼鬼祟祟的站在一间房间外,似乎想做什么。

酒店经理察觉到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那人行止诡异。

他不由蹙眉,生怕关键时刻出什么意外,也不等自家boss询问,立刻主动过去询问。

“你在干什么?”

猥琐男被突然响起的呵斥声,吓了一跳。

他慌张转身,就看到站在他身后的酒店经理,以及不远处那位气势凌人的男人。

“呃,没……没做什么。”

猥琐男本就做贼心虚,所以说话都是结巴的。

这让酒店经理更是怀疑,“没什么?你鬼鬼祟祟在这房间干什么?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

猥琐男一听,吓坏了,连忙摆手,“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就是来找人。对……我来找人,呃,没事儿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经理反应过来,便匆匆逃走。

厉景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只觉得他的举止十分可疑。

他走了过去,对酒店经理道:“把门打开。”

经理根本不敢怠慢,让人匆匆取来房卡。

门打开后,厉景墨直接吩咐,“在这等我。”

说完,便径直推门而入。

……

此时,房间里,是一片漆黑。

厉景墨进去后,隐约瞧见床上有人。

他不由蹙眉,准备按下灯的开关,谁想还没来得及,身后的门就关上了,紧接着传来一道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好热、好难受……”

厉景墨愣了愣,下意识的看去。

黑暗中,他隐约瞧见床上躺着个女人,那人似乎未着寸缕,嘴里不断发出邀请似的喘息。

他失神片刻,便回神嗤笑。

没想到他厉景墨还有一天被自己手下算计。

他想到进门前的事,特别是刚才房门关上,门外的经理没有任何举动,让他很怀疑这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叶星辰迷糊中瞧见床头有人,下意识的想让他帮帮自己。

她主动的靠过去,哪想刚碰到对方,就忍不住舒服的叹息。

“好凉快。”

她下意识的攀上这让她舒缓难受的源头。

“滚开!”

厉景墨厌恶的扯开她。

叶星辰没看到男人眼中的嫌恶,此时她只想吸取男人身上让她清爽的温度。

她再次贴上厉景墨,火热的唇舌沿着厉景墨的颈项一路向上吮吸。

在厉景墨还没来得及阻止时,她一口含住厉景墨的薄唇。

就好似找到了水源,拼命的吸吮着。

一时间,少女的芬香充斥着厉景墨的嗅觉,味觉。

甜美得让他忍不住抱住怀里的女人索要更多。

“嗯,难受……”

女人的情动让他回神。

他眼眸暗沉的盯着眼前这个连相貌都看不清的女人,发现他沉寂许久的冲动,此时在女人不甚熟练的技巧下蠢蠢欲动。

他并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他沙哑着声音开口,便带着叶星辰倒在床上。

只听刺啦一声,他扯掉了叶星辰身上仅有的睡袍,露出她完整妙曼的躯体。

叶星辰只觉得清凉无比,涣散的理智让她本能地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却不知道,她这是在挑逗男人的极限。

厉景墨用最快的速度褪去身上衣物,他紧紧的扣着她的腰,也不做前戏,身子猛地往前一挺。

一时间,剧烈的疼痛,猛地的贯穿叶星辰的身体,整个人仿佛被什么撕裂了一般。

“好痛,不要了,你走开!”

她忍不住痛苦的叫出声,捶打着身上的男人。

厉景墨在她的尖叫下,也愣了。

他显然没料到,身下这女人竟然是第一次。

理智告诉,此刻他应该立即抽身离开,可身下传来的紧致快感,却又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多。

就这样僵持了半响,叶星辰的疼痛减缓,却在药力的诱导下,忍不住吟叫出声。

她主动的环上厉景墨的颈肩呻-吟,让厉景墨所有理智霎时崩塌。

“你自己主动的,现在才说不要,晚了!”

他说完,便开始疯狂的在她体内驰骋。

一夜荒唐!

003 退婚

翌日,叶星辰醒来,只觉得自己身体仿佛被车碾压过一样,全身上下酸疼得不行。

她蹙眉从床上坐起来,丝滑的被单从她身上滑落,露出她未着寸缕的身子。

只见那白皙如雪的肌肤上,青紫交加,痕迹斑斑。

叶星辰看着,脑袋嗡的一声,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

关于昨晚的一些零碎记忆画面,宛如放电影似的,在她脑中掠过。

她隐约记得自己是用了餐后,身体出现了异样。

特别是她想到昨晚闯进房间的男人。

她明明没有开过房门,那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想着,她是又惊又怒。

她死死的攥起了拳头,一股委屈涌上心头。

这可是她的初夜啊!

是她打算留到新婚夜,献给最爱的人,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屈辱的泪水从她眼中滑落出来。

只是还不她陷入悲伤中,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抹去泪水,哽咽的接起电话。

“喂。”

“叶星辰,你又跑到哪去鬼混了?不是叫你回来不要乱跑吗?”

电话里,响起她那好父亲的呵斥声。

那冰冷的声音,让她本就难受的心,更加心寒。

看,这就是她的父亲。

她在伤心,难受,她的好父亲却一点都没察觉。

她苍凉的笑了笑:“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没心情跟你扯那些有的没的。”

叶父气结,可转念想到正事,暂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

“行,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厉夫人要见你。”

叶星辰听到厉夫人要见她,愣住。

旋即想着可能是为了她跟那厉家的婚事。

也好,好点解决,她可以早些离开。

想着,她把自己所在的位置报给叶父。

等挂了电话后,她就强撑着难受的身子去洗漱。

半个小时后,她洗漱完,换好衣服便下楼。

她刚走到酒店门口,一辆黑奥迪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只见墨色的车窗下降,露出里面的中年男人。

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体态保养的很好,并不显老。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表情严肃,眸里带着商人惯有的精明。

这正叶星辰的父亲,叶勋平。

叶星辰看了眼车里的人,冷漠的拉开车门上车。

“怎么,看到父亲也不会叫人吗?”

叶勋平蹙眉的扫了眼身旁的女儿,呵斥道。

“叶先生。”

叶星辰讽刺叫了声。

叶勋平气得瞪过去:“你……”

他想发火,可想到接下去的事,暂时忍住了怒气。

“算了,今天我来找你不是吵架的。”

叶星辰嗤笑。

叶勋平也不在意,说出他此行的目的。

“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今天的事你必须给我完成,厉家那边已经答应,只要你这边宣布退婚,他们可以让我们叶氏进入新城区项目规划,这对叶氏来说是一次升值的机会。”

叶星辰冷漠的听完这段话,却发现了一处不对劲的地方。

“要我宣布退婚?”

她眯眼的看着叶勋平。

叶勋平颔首,还不等他开口,叶星辰讽刺的笑了。

“所以,你是为了要那什么项目,把我卖了,对吗?”

叶勋平黑下了脸。

“什么卖了你?不过是让你有自知自明。”

他怒气难忍的瞪着叶星辰。

旋即上下扫她一眼,哂笑道:“你看看你现在有什么资本,可以高攀厉家那样的豪门?”

叶星辰抿唇不语。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确没有配上厉家的资本。

厉家是什么家族,那可是百年的顶级豪门,就是在国际上也能排得上名号。

甚至她还听说那厉家少爷还是商场上百年难见的商业奇才,无数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其中不乏有世家千金。

而她,只是一个富商的女儿,如果不是上一辈阴差阳错得了机缘,她根本没有什么资本能够跟这样优秀的男人扯上关系。

她知道此时退婚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毕竟她也是有自知自明,她根本hold不住那样的天之骄子,别说她现在还失了身,更配不上了。

只是就这样妥协,她不甘心。

用她的名誉来换叶勋平的利益,凭什么?

她垂眸思索的几秒,心中就有了主意。

“要我主动退婚,也行,不过我有条件。”

她抬起头直视着叶勋平。

叶勋平眯眼回视着,眸中闪过精光。

“你有什么条件?”

叶星辰知道叶勋平不可能拒绝,她平静的提出自己的条件。

“我的条件很简单,只有一个,把家里的老宅还给我。”

叶勋平果然如叶星辰所想,并没有拒绝。

“没问题,不过手续要在厉家的事后再办。”

叶星辰颔首:“可以,只要你说话算话。”

“自然。”

叶勋平回复,旋即话题一转,交代起一会见厉夫人的注意事项。

“我告诉你,一会见到厉夫人,你得尊敬点,主动找台阶给对方下,毕竟这是上一辈定下的婚事,对方不想因为毁约损了家族名誉,你懂吗?”

叶星辰听完,心头一阵嗤笑。

对厉家的印象也下降了好几个等级。

果然,这些大家族都是水深的。

她在心里腹议着,面上却不显:“我知道了。”

叶勋平听了,满意的点头。

正好这时目的地到了,他率先打开车门下车。

“到了,下车吧。”

叶星辰闻言,紧跟着下车,就被叶勋平带进一家高档咖啡。

咖啡厅内,所有的装扮,看似简洁,却处处透着低调的奢华。

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一间包厢门口。

在三声的敲门后,门内响起一道庄严的女声。

“进来。”

叶星辰跟着叶勋平推门而入,就瞧见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挺直着背脊端坐在上位。

她化着精致的妆容,乌黑的秀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别着一根碧玉的发簪。

一身黑色紧身长裙不仅秀出她保养得当的身材曲线,更是把她周身的贵气展现的淋淋尽致。

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叶家父女进来。

旋即她的目光落在了叶星辰身上,打量着。

004 开门见山

叶星辰自是察觉到厉夫人的打量,有些不喜的蹙眉。

叶勋平见叶星辰傻站着不叫人,着急的推了推她,小声的警告道:“还不快叫人!”

说完,他不忘转头对厉夫人谄笑:“厉夫人,不好意思啊,这死丫头在国外呆久了,不懂规矩。”

厉夫人虽然心里不喜,面上却不显,浅笑道:“无妨,坐吧。”

“好的,好的。”

叶勋平闻言,激动的搓着手,示意叶星辰落座。

叶星辰神色淡淡的坐下,就听厉夫人矜贵道:“叶先生,既然来了,那我们便开门见山的谈吧,关于这次退婚事宜,如果没什么问题,就早点解决吧。”

“好的,好的,我没任何问题。”

叶勋平谄笑的附和。

叶星辰瞧着,讽刺的勾起嘴角,心里更是一阵嗤笑。

这厉家真是厉害的紧。

明明是他们厉家想毁约,话里话外都想保全他们厉家的信誉。

而更可恶的还是她这好父亲,明知对方的想法不仅没维护她这女儿,还想借此机会捞好处。

她脸上的嘲讽还未收起,就被厉夫人眼尖发现。

她蹙眉看向叶星辰,问道,“叶小姐似乎对此事有点不满?”

还不等叶星辰开口,叶勋平就着急的连忙反驳。

“没有的事,厉夫人不要多想。”

他说着,不忘用眼神警告叶星辰。

叶星辰察觉到他的紧张,回视着厉夫人,哂笑道:“厉夫人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不满,,传言厉少是个商业奇才,更是年纪轻轻就执掌了厉家的公司,是我配不上厉少,我还是自知自明的,厉夫人大可放心,我会主动提出退婚,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你们厉家。”

这番褒贬不一的话,让厉夫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凝拉下,心中更是升起了不满。

叶勋平察觉到厉夫人的变脸,立即对着叶星辰呵斥。

“星辰,怎么说话的,还不快给厉夫人道歉。”

叶星辰抿唇不语。

气得叶勋平差点跳脚。

这厉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

而且这次退婚,厉家可是承诺了,会给叶家好处,万一这死丫头搅黄了,他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损失惨重!

他看着厉夫人越来越难看的神色,阴沉的盯着叶星辰,低声警告:“叶星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叶星辰忽然一震,想起他们之前在车上达成的协议。

她紧紧的攥着拳头,为了那套房子,妥协一次又何妨!

只要房子到手,以后叶家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深吸了口气,强忍下心中的屈辱开口道歉。

“抱歉,厉夫人,我这人说话心直口快,要是不中听,还请您勿怪。”

厉夫人冷着脸听完她这不走心的道歉,对其印象已经跌入谷底。

这样牙尖嘴利的丫头,幸好没让儿子娶进门。

她在心里腹议着,面上却不显,依旧贵气十足,只不过说话的声音冷漠了不少。

“这样说来,叶小姐倒是个识趣的人。”

她暗讽着,然后话题急转,“既然两位都同意退婚,那么还请两位归还当年订婚的信物。”

叶星辰早就想结束这让人不愉快的谈话,也就不拖沓的从包里拿出一枚刻有厉字到龙凤玉佩,轻叩到桌上。

那玉佩形状圆润,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显得格外水润有光泽,更是衬托着上面的凤龙活灵活现,显然这是一块难得一见的好玉。

“玉佩在这,厉夫人检查一下吧。”叶星辰冷声道。

厉夫人扫了眼桌上的玉佩,是他们当时给出去的那块。

她收下玉佩,笑道:“看叶小姐如此干脆,我也不能让叶小姐吃亏,这五十万叶小姐拿去,算是我对叶小姐的补偿。”

她说着,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支票推向叶星辰。

叶星辰扫了眼桌上的支票,看向厉夫人,皮笑肉不笑道:“厉夫人,这钱还是免了吧,本来我也觉得这婚约有些荒唐,如今退了也算了了我的心愿,以后我们就两清了,又何必做这些令人不喜的事呢?”

这话一出口,厉夫人脸色沉了下去。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勋平就瞪着叶星辰呵斥道:“星辰,你怎么说话的?”

……

于此同时,景城商业街的主道上,一辆灰色迈巴赫如同闪电在街道上疾驰。

阵阵惊叫声从车内响起。

“喂喂,厉景墨,你给我开慢点啊,小爷还不想这么早就英勇就义。”

只见副驾驶上,坐着一位十分俊美的男人。

他有着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庞,气质优雅尊贵,却被他此时故作出来的惊慌表情,给毁得干干净净。

厉景墨闻言,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揭穿他演技。

“少在这装,也不知道谁平时把飙车当家常便饭。”

他说着,再次把车子加速。

萧景峰察觉到车子再次加速,无语的摆正身子,恢复正经模样。

同时他心里也疑惑的紧,忍不住询问出声。

“我说老大,你不是一直都是不婚主义么,对方要退婚是好事,怎么你还这么急匆匆赶去阻止?”

厉景墨睨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不过心里却是一阵嗤鼻。

这桩婚约退了,他清楚,回头还有另一桩婚约等着。

他虽然不想被束缚,不过两者之间的选择,他宁可选择前一段婚约,至少他有绝对掌控的优势。

萧景峰没得到回复,不满的撇了撇嘴,正想再次询问,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停了。

“下车!”

厉景墨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率先下车,然后也没等萧景峰,便大步的朝咖啡厅走去。

“我去,老大,你等等我啊。”

萧景峰赶忙下车去追。

……

厉景墨进了咖啡厅,就抓了一个服务员带路。

“带我去厉夫人定的包厢。”

冷硬的声音,把服务员很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遇到找茬的。

旋即见男人一身贵气,不是他能怠慢的人,立即领路。

“先生,请跟我来。”

厉景墨跟着服务员,很快就到了包厢外。

005 卖身钱

包厢里,厉夫人沉着脸。

她挑眉看向叶星辰,冷声质问:“你这是嫌钱少了?”

“自然不是。”叶星辰蹙眉回应。

“既然不是嫌钱少,我希望叶小姐收下这钱,要是叶小姐还觉得无功不受禄,那么我希望叶小姐拿了这钱后,以后别再出现在厉家。”

叶星辰一下就听明白了,她做这是防止她以后再去纠缠。

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卖身钱。

想着,她心里猛地腾升一股怒气。

可为了那套房子,她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沉声道:“厉夫人大可放心,我叶星辰还是有脸有皮的人,既然退婚了,我们两家以后就互不相干,我也绝不会踏入你们厉家半步,并不是所有人都觊觎你们家的财产,不用防贼一样的防着我。”

厉夫人听着她这不屑的语气,心中怒气横生。

这女人也太不知好歹了!

她儿子那么优秀的人,无数女人趋之若鹜,她竟然还看不上……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以后纠缠不清。

就在她准备说什么时,包厢的大门,忽然被用力推开。

叶星辰下意识看过去,眸里一闪而过惊艳,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位陌生男人。

男人一身剪裁得的黑色手工定制西装,挺拔的身型更是勾勒出他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冷峻的五官,仿佛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再配上他一身尊贵凛然的气势,如同王者,令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城府。

“景墨,你怎么来了?”

厉夫人看到厉景墨,诧异询问。

叶星辰听到名字,才恍然大悟,这就是她那无缘的未婚夫。

厉景墨察觉到叶星辰的目光,他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对着厉夫人沉声道:“妈,我不同意退婚。”

厉夫人愣住,蹙眉看着他。

“为什么?这桩婚姻并不合适你,而且对方也已经退了婚,表明了不想嫁你。”

连带叶家父女也惊讶的看着他。

厉景墨闻言,冷冷的撇了叶星辰一眼。

“这可由不得她,这桩婚姻,是当初爷爷定下的,他老人家最重承诺,你这样,不是要他言而无信么,再者,你们没征得我的同意……我不允许退婚!”

厉夫人听完,想也不想的反对。

“不行,我不同意,这女人品行不行,根本配不上你,而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厉景墨打断了。

“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即是爷爷定下的,那就要执行到底,爷爷是个守信之人,特别这还是他们老革命以自己的军魂起誓,您是想要爷爷以后没脸见他的战友吗?”

厉夫人被自己儿子说的无法反驳,面色十分难看。

叶星辰见气氛僵凝,站出来解释。

“厉先生,你误会厉夫人了,不是厉夫人想退婚,而是我自觉配不上你,想退婚,希望你能成全。”

她心里清楚,厉夫人并不喜欢自己,甚至还看不上她。

若是让这男人破坏了退婚,以后万一自己真嫁进厉家,还不得被难过死。

叶勋平也赶紧上前附和:“厉总,还希望你能成全,就如厉夫人所说,是我们家女儿配不上你,像厉总这样人中龙凤,值得更好的”

厉景墨闻言,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冷冽的转头看向叶星辰,细细打量。

这女人长得还不赖。

一身简单的浅色连衣裙,十分显身材,纤腰窄臀,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面若桃李,唇红齿白,娇俏中却不失小女人的妩媚。

然而好看归好看,可也掩饰不了这女人竟然拒绝了他!

他心里一阵不爽。

特别是萧景峰此时还笑出了声。

“哈哈……老大,没想到你也有被人拒绝的一天,这位美女,我给你点赞,你很牛哟。”

叶星辰这才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萧景峰。

看他气宇不凡的外表,让叶星辰忍不住在心里赞叹。

果然,这优秀的人身边,就没有差劲的。

厉夫人冷着脸。

她虽然满意叶星辰的自知,主动提出退婚,可也不爽她这着急拒绝的语气。

她家景墨这么优秀,难道还配不上她?

厉景墨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他危险的眯眼,朝萧景峰看去。

“很好笑?”

萧景峰吓得立马绷住,摆手:“一点都不好笑,真的。”

厉景墨瞧着他那狗腿的模样,冷哼一声。

“出去给我订个包厢,我一会要用。”

萧景峰不敢有议,连忙转身去找服务员。

叶星辰正一头雾水,就见厉景墨冷脸看向自己,沉声道:“叶小姐,我想,我们需要单独谈谈。”

叶星辰错愕,这男人想跟她谈?

“谈什么?”她蹙眉闻到。

厉景墨淡淡勾唇:“谈人生大事。”

说完,也不等叶星辰反应,便强行把她了出去。

叶星辰吓了一跳,特别是手腕处传来的灼热感,让她的心猛地漏跳一拍,脸颊更是不争气的绯红起来。

她连忙回神,挣扎着,“你干什么,放开我。”

可厉景墨纹丝不动,不一会儿,便把她拉进另一个包厢。

“老大,对待美女,可要温柔一点。”

萧景峰瞧着厉景墨暗沉的脸色,好心的提醒,完了,他还很体贴的关上包厢门。

而包厢里,叶星辰用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把手腕给抢了回来。

她看着泛红的手腕,恼羞的瞪着厉景墨。

“厉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厉景墨还有些愣神。

他看着叶星辰泛红的手腕,想到刚才手中的柔软,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惋惜。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旋即听到叶星辰恼怒的质问,他瞬间丢开那点异样,说起正事。

“听着,这个婚约,你没办法退,只要我不同意,你一辈子都得是我未婚妻。“

他眯着眼盯着叶星辰开口。

叶星辰愣了,心猛地跳动了下。

她怎么都没想到这男人会说这样的话。

他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不同意退婚?

她不禁蹙眉问道:“为什么?”

厉景墨好似看懂了她的疑惑,笑了笑:“你不用管我为什么,你只要知道这个婚不能退就行了。”

叶星辰不满,欲张口反驳,却被厉景墨打断。

“听说你在外面待了好些年,现在突然回来退婚,应该是有交换什么条件吧?”

叶星辰默了,看着男人一副什么都了若指掌的模样,冷声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还问什么?”

厉景墨摇了摇头,笑得很是邪魅。

“叶小姐误会了,我想说的是,只要叶小姐同意跟我契约隐婚,不管他们答应了叶小姐什么,在我这也同样有效,同时,我可以附加你三个条件,任何事,只要在我范围之内,都可以为你完成!”

叶星辰听完,下意识的笑了,看向厉景墨,问道:“你能为我做什么?”

厉景墨一脸傲气道:“在景城,还没有我厉景墨办不到的事。”

叶星辰愣了,才想起眼前这人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权势滔天的厉家掌权者!

想着,她不禁心动了。

这可比她答应叶勋平得到的更多。

她答应叶勋平仅仅是要回老房子而已,可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如果有厉景墨的条件帮忙,很多事她可以很快完成,甚至少走不少弯路。

一番权衡利弊后,叶星辰有了决断。

“我同意。”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