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秦淮沈夜色小说_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免费阅读全文by大眼瞪小眼

发布时间:2018-11-05 14:09

秦淮沈夜色小说

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全文阅读

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秦淮沈夜色,这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大眼瞪小眼。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夜色的二叔沈云浩让别人在她饮料里下药,然后她无法控制的到了秦淮的房间,与他共度了一夜良宵,之后便怀孕了...

第一章 被设计

  沈夜色感觉全身都在发软,有人正扶着她走着,她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心,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心中一片冰凉。

  沈云浩,她的好二叔啊,若不是在书房外无意之中听到了他打电话时候的话语,她真的不敢相信,父母亡故竟然是他一手设计的,为的就是争夺沈家的财产!

  为了自保她佯装不知,公司的事情任由他说了算,没想到刚才的酒桌上,他竟然让人在她的饮料之中下药!看来,他真是要斩尽杀绝啊,幸好她已经安排管家带晨光离开了。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放在了床上,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之后,她狠狠的咬了自己的一口,不顾得唇齿之间弥漫的血腥味,借由着那疼痛感换来的清明,撑起发软的身体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跑去。

  秦淮从电梯之中走出,俊美的容颜之上,眉宇之间有着淡淡的疲惫,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一向清明的眼眸此时却有些迷蒙。

  刚从国外回来,就被许久不见的损友们拉着去狂欢,若不是他一向的淡漠让他们不敢太过放肆,只怕他此时早已经被他们灌得不省人事了。

  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取出房卡打开了门,还未推开门,便感觉一股力道从背后传来。

  沈夜色踉跄地在走廊里跑着,脑袋昏昏沉沉的,璀璨的灯光更是晃得她越发头晕目眩,隐约可以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恰好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将门打开,她不顾得思考,下意识地便扑了过去,和那道身影一起倒进了房间,然后一脚将门踢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猝不及防的力道让毫无防备的秦淮被撞得直接倒进了房间,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虽然有地毯挡着,还是让他忍不住痛的闷哼了一声,紧接着便听到了关门声。

  她的身体重重地倒在他的身上,与他紧紧相贴,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身体的曲线,瞬间便判断出害得他跌倒的罪魁祸首是一名女子。

  微微皱眉,他原本迷蒙的眼眸瞬间变得冰冷下来,双手在地上一撑,一个翻转便将她压在身下,声音冷冷地地问道,“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刚松了一口气就被他从背上翻了下来,头晕的更厉害了,沈夜色强忍着难受,勉强地回答道,“有人在追我,请让我在这里躲一会儿,谢谢。”

  绝对不能让沈云浩的人找到,她虽然不知道沈云浩打算对她做什么,但是却十分清楚被他找到之后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房间之中漆黑一片,她看不到眼前的男子,只能听到黑暗中传来他清冷的不带任何温度,但是却极为好听的声音。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秦淮冷冷地说完,便起身准备打开灯,把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丢出自己的房间。

  她可是堂堂沈家大小姐,怎么能够容许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落入别人的眼中!

  察觉到他的意图,沈夜色跟着起身,本想要抓住他的手臂阻止他开灯。但是黑暗中却根本看不清东西,再加上身体发软,她整个人一下子扑倒在他的怀中。

  她跌倒在他的怀中,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距离,她可以清晰地嗅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听到他沉稳的心跳,原本的眩晕没有丝毫的缓解,反而心底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一样,让她感觉身体有些燥热。

  她晃了晃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那燥热的感觉却越来越强,让她下意识地渴望着什么,理智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她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让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玲珑有致的曲线,鼻间隐约可以嗅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秦淮低下头,冷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巧合,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沈夜色双手抱住秦淮,本能地找到他的唇吻了上去。

  秦淮被她这主动的吻弄得先是一愣。

  等到这漫长的吻结束之后,秦淮的眼眸中已经染上了一抹火热,他弯腰将沈夜色打横抱起,然后大踏步地向床走了过去。

  不管她为什么会找上他,但是既然她主动送上门,而且还正好合他的胃口,那他也不会客气。

  事后,沈夜色勉强坐直了身体,之前的记忆快速的在脑海中浮现,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沈云浩那个混蛋,在她的饮料里除了迷药竟然还下了那种药!

  她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秦淮,在微光之中只能隐约看到他的大概轮廓,虽然不甘心就这么失去了自己的清白,但是昨天好像都是她主动的,又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别人。

  不想要再节外生枝,她摸黑轻手轻脚地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悄悄离开了。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反正从明天开始沈夜色就要从这里消失了。

  秦淮看着身旁已经变空的位置,昨晚那突然出现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俊美的容颜上像是覆上了一层冰。这女人真是好样的,从来没有人能够像她这样让他完全失去了掌控,总有一天,他一定要查出她的真实身份!

  随手打开电视,新闻里的女主持人正播报着,“最新消息,在昨晚的车祸中死亡的女子已经确定身份,乃是本市沈家大小姐沈夜色……”

  秦淮目光淡漠地看了一眼电视屏幕上沈夜色那清丽的容颜,然后径直走进洗手间洗漱起来。女人他见得多了,但是能够让他记住的,却只有昨天晚上那始终不曾看清容颜的神秘女子。

第二章 机场偶遇

  沈夜色看着眼前的电子邮件,微微有些恍神,H市,真是好遥远的记忆,一转眼便已经是五年时间了。只是那埋藏在心底的恨意却没有丝毫的衰弱,反而在心底生根发芽越发旺盛起来。

  “OK”简单地回复了工作邀请之后,沈夜色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寒芒,经过五年的积累,也该是时间开始复仇了,而且她当年假死出国,却不小心断了和晨光的联系,这五年来始终得不到他的消息,也该去找他了。

  机场之中人潮涌动,一个身穿白色体恤和牛仔裤的小男孩如同游鱼一般游刃有余地在人群之中穿行着,肌肤雪白,略带着些婴儿肥的脸庞上眉毛又黑又浓,长长的睫毛像是一把小刷子一样,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说不出的可爱。

  沈夜色拉着行李箱,看着明显有些激动的儿子,笑着喊道,“珏珏,慢点!”自从知道她们要回故乡之后,儿子便处于兴奋的状态,此时在机场之中这种情绪更是到了顶点。

  “是妈咪你应该快点!”沈珏一转头,微微皱了皱挺直的鼻梁,如同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嘟了嘟,有些不满地催促着。

  那可是妈咪长大的地方啊,他一直都很好奇,很想要去看看,可是妈咪却始终不肯回去,现在终于说要回去了,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小心!”原本面带微笑的沈夜色瞬间变了脸色,却是沈珏一边说着话还一边走着,马上就要和一道挺拔的身影撞上了。

  她加快了脚步却还是没有来得及,眼看着沈珏正撞在对方的腿上,小小的身体一下子被反弹了回来,倒在了地上,心中顿时一惊。

  “珏珏,你没事吧?”她松开行李箱,一边紧张地询问着一边蹲下身仔细检查了一番,等确定沈珏没有受伤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才站起身来,准备向对方道歉。

  抬头的那一瞬间,她有片刻的失神,眼前的男子身形高大而挺拔,黑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好看,整个人看上去高贵而优雅,比时装杂志上的模特还要更有魅力一些。

  俊美的容颜上五官深邃而迷人,一双略有些凌厉的剑眉下面漆黑的眼眸像是磁石一般吸引着人的目光,让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其中,高挺的鼻梁下面玫瑰色的薄唇紧抿出好看的弧度。

  淡漠的神情丝毫无损于他的俊朗,反而为他增加了几分清冷和高贵,就像是高岭之花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却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接近。

  回过神之后,她露出一个有些歉意地微笑,礼貌地道着歉,声音很是诚恳,“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乱跑撞到您了,给您造成困扰真是非常抱歉。”

  秦淮也打量着沈夜色,她穿着一袭火红色的连衣裙,将玲珑有致的优美曲线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来,乌黑的发散落在肩头越发映衬得她肌肤极为白皙,犹如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细腻而光滑。

  姣好的五官看上去小巧而精致,尤其是一双清澈而明亮的眼眸格外动人,微笑起来的样子也很是好看,只是他的目光却很是冰冷,甚至染上了一丝厌恶。

  薄薄的嘴唇轻轻张合,不屑地说道,“想要找机会跟我搭讪就直说,何必拿小孩子当借口,我最讨厌有心计的女人!”

  来自秦扶的暗算已经够让他心情不好了,这女人还耍手段来接近他,像她这样贪图他的身份和容颜而刻意接近他的女人他见的多了,此时心情恶劣的他丝毫没有打算给她留情面。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沈夜色听到秦淮的话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勉强保持着微笑说道。

  虽然她承认他确实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里面长得最好看的一个,让她也失神了一下,但是她又不会花痴,怎么可能会想要搭讪他,真是莫名其妙!

  “是不是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秦淮用淡漠的目光地在她身上扫视了一下,冰冷的声音中满是不屑,“不过就你这样的,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我劝你还是好好努力工作,不要想着勾搭男人,带坏了小孩子!”

  沈夜色听到秦淮的话语,只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在隐隐跳动着,她怒极反笑,“是啊,我这样的当然比不上您了,像您这样的,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一看就是夜店里的红人吧。”

  “想来喜欢您的太太们多得是吧,就是不知道您的身体消受不消受的起!”

  “你说什么?!”秦淮眯了眯眼睛,俊美的容颜上神情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下来,目光冷冷地看着沈夜色,整个人散发出迫人的寒意。

  他俊美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像是来自于地狱的魔鬼一般,俊美而又危险,让人忍不住从心底感觉到发寒,下意识地感觉到畏惧。周围的人都远远地绕了开去,没有一个敢凑上前的。

  “怎么?没听懂啊,那我就说的再直接一点好了。”沈夜色却丝毫不理会他的神情变化,冷笑了一声,毫不畏惧地说道,“我说你长得一看就像是夜店里做鸭子的!”

  说完之后,不等秦淮开口,她便一手拉着沈珏一手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个莫名其妙地自恋狂,竟然把她当做花痴,真以为她沈夜色沈大小姐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好,真是好样的,她是第二个让他能够印象深刻的女人!秦淮看着沈夜色离开的背影,唇边泛出一抹冷冷地笑意,竟然敢说他是做鸭子的,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如果下次再见面的话,他一定会好好地教训她一番,让她明白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拉起行李箱,秦淮也迈着从容优雅地脚步转身离开,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被沈夜色拉着的沈珏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

  看着眼前的行李箱,秦淮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不然他的行李箱里为什么会出现女人的内衣?

第三章 针锋相对

  微微皱了皱眉,他很快地想起在机场的时候和他争吵的那个女人,依稀记得她好像跟他拉着同样的行李箱,该不会是和她拿错了行李吧?

  而此时,刚刚回到家中的沈夜色打开行李箱顿时也有些错愕,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一瞬间就让她想起了秦淮那张俊美却让她很是火大的容颜,但是在衣服上面却还放着一套包装精美的女士顶级护肤品。

  将行李箱重新合上,沈夜色转头对沈珏说道,“珏珏,妈咪不小心和别人拿错了行李箱,现在要去机场想办法交换回来,你自己乖乖地在家里等妈咪好不好?”

  虽然很不想要再见到那个可恶的男人,但是行李箱里面还放着她的一些设计图,必须要拿回来才行。

  “妈咪你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沈珏点了点头,乖巧地说道。

  等沈夜色离开之后,他眼睛一转,白净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略有些狡黠的笑容。虽然是他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叔叔,但是他竟然敢无视他,还出言侮辱妈咪,他当然要小小地教训他一下了。

  据他所知,上一个招惹到妈咪的男人下场可是非常非常凄惨呢,至于今天的那个叔叔,他真是为他感到不幸啊,他一定不会知道招惹妈咪的后果会有多严重吧。

  沈夜色赶到机场门口的时候,却见秦淮已经在那等着了,身姿挺拔地他只是站在那里,便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凡是从机场出来的女人几乎都放缓了脚步,将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不远处,几个空姐也偷偷地打量着他,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秦淮也是一眼便看到了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沈夜色,她清丽的容颜上带着一丝薄怒,却越发显得美丽了起来,整个人像是一只怒放的玫瑰一般,美丽而迷人。

  沈夜色从出租车的后备箱中取出行李,然后快步走到秦淮的面前,语气不善的说道,“把我的行李箱还给我!”

  秦淮目光冷冷地看着她,声音冰冷的说道,“是你应该把我的行李箱还给我吧,一边说着是误会一边又把我的行李箱拿走,你还真是够虚伪的!”

  说这是巧合他一点都不相信,肯定是她故意拿错了行李箱!

  “这位先生,自恋是一种病,不过我看你已经病入膏肓没治了!”沈夜色挑了挑眉,语气嘲讽地说道。随他怎么想吧,她也懒得再继续跟他纠缠下去。

  将手中的行李箱往前一递,而秦淮也将手中的行李箱递了过来,两人默契而又快速地完成了交换,但是却怎么看对方都不顺眼。

  秦淮瞥了沈夜色一眼,语气冷淡地说道,“你是不是看我行李箱了?”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要是不看怎么知道拿错行李箱了。”沈夜色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嘲讽地说道,“更何况,如果我不看怎么知道你竟然是个用女士护肤品的变态!你敢说你就没有看我的行李箱?”

  “你以为我愿意看么,你身材这么差,又没什么好看的。”秦淮的目光在沈夜色的胸口瞄了一眼,意有所指地讽刺道。

  那套护肤品,是他为青梅竹马的柳西伶带回来的,只是他并不打算跟她解释。

  竟然敢说她胸小!沈夜色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直冲脑海,抬起高跟鞋,用力地踩在秦淮的脚上,还故意碾了一下,她心中的怒火这才消散了一些。

  然后冷哼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没想到刚走出两步,手臂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然后从手臂上传来了巨大的力道将她整个人又转了回来。

  高跟鞋本来就不太容易保持平衡,此时被秦淮用力地一拉,毫无防备的沈夜色身体一下子歪了,她慌乱地松开了行李箱,努力想要站直身体,却根本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向秦淮的方向倒了下来。

  秦淮也没有想到沈夜色会摔倒,被她一撞,他也失去了平衡,和她一起重重地倒了下去。落地那一瞬间,她的唇却好巧不巧地正正落在他的唇上。

  沈夜色看着眼前放大的俊美容颜,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有一瞬间地怔忪,他的唇跟他的人一样,冰冰凉凉的,就像是薄荷的味道一样,让她有种莫名地熟悉感。

  后脑和脊背上的疼痛感让秦淮忍不住皱起了眉,下一秒她的唇却吻了上来,仿佛最娇嫩的花瓣一般柔软的触感,淡淡的清甜,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柔软的发丝划过他的脸庞,痒痒地,然后他就看到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猛然睁大,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般,很是可爱,让他心中莫名地一动。

  “好浪漫啊,是不是在拍电视剧啊!”

  “对啊,我也好想谈一场这样激情的恋爱啊!”

  周围传来了阵阵议论声,让愣神的沈夜色一下子回过神来,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猛然抬起了头,然后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秦淮的脸上,恨恨地骂了一句,“流氓!”

  然后手忙脚乱地从秦淮的身上爬了起来,低着头拉着行李箱快步跑开了。啊啊啊,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跟这个混蛋接吻了,真是没有脸见人了!

  虽然被打了一耳光,秦淮的神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之中神情自若地起身,然后也带着行李箱离开了。虽然那一吻只是一个意外,但是他却感觉味道还不错。

  直到站在家门口,沈夜色的心还在砰砰地乱跳着,一想起那个意外的吻,她的脸就一阵发烫,除了那一晚,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异性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啊,没想到却是跟那个让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混蛋!

  深呼吸了几次,确定自己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她这才打开门走了进去。要是被沈珏那个人小鬼大的臭小子知道这个意外的话,肯定会被他嘲笑的!

  走进客厅的瞬间,看到眼前那有些熟悉的身影,沈夜色的脸色顿时一变,语气不善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第四章 精彩画面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坐在沙发上的秦淮目光淡漠地看着她,声音中没有任何温度,“你来我家干什么?”

  虽然那个吻的滋味还不错,但是他对于这个女人却是没有什么好感,刚被父亲叫回家来,没想到这个敢骂他是鸭子还打了他一耳光的女人竟然又出现在他的面前,还真是阴魂不散!

  沈夜色还没有回答,楼梯处却传来了一个很是柔媚的声音,“阿淮,Asteria小姐是我请来为你弟弟设计新房的。”

  一个三十多岁相貌妩媚的女子面带微笑,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然后向秦淮说道,“阿淮你还不知道吧,阿扶和西伶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结婚。”

  “是么,那真是恭喜林姨了。”秦淮俊美的容颜没有任何的波动,声音冷淡地说了一句。

  青梅竹马的柳西伶成为了秦扶的未婚妻,看来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之前对他的暗算,果然是早就计划好了的。只不过他们以为这就可以让他崩溃,那还真是太小看他了。

  林婉柔微微一笑,向沈夜色点了点头,“Asteria小姐,欢迎光临寒舍,麻烦您特意回国,真是辛苦了。”

  “秦太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沈夜色礼貌地笑了笑,客气地说道。

  林婉柔又和沈夜色寒暄了几句,然后一双丹凤眼看向了秦淮,状似无意地问道,“对了,阿淮你和Asteria小姐认识?”

  “不认识!”沈夜色脱口而出,然后才发现她和秦淮异口同声了,对视了一眼,各自扭过头去,又异口同声地说道,“只是在机场偶尔碰到罢了。”

  “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看你们之间还真是有缘呢。”林婉柔轻笑着说道。

  谁要跟他有缘啊!沈夜色心中嗤笑一声,没想到他竟然是秦家那个从小就在国外生活的大少爷,阿淮,这么说他的名字是秦淮了。

  “能认识秦少爷是我的荣幸,秦淮,可真是一个好名字呢。”沈夜色看着秦淮,意味深长地说道。秦淮河可是古代有名的风月之地,他的名字真是跟她对他的评价很是契合呢。

  秦淮自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目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温度,“彼此彼此,Asteria小姐的名字才是名副其实呢。”连名字都要取宝石的意思,还真是符合她爱慕虚荣的性格!

  然后又转头向林婉柔说道,“林姨,你们聊,我去见父亲了。”说完便起身,向二楼的书房走去。

  林婉柔请沈夜色坐下喝茶,又和她交谈了一会儿,然后便交代管家带她去见秦扶和柳西伶。

  “秦先生,柳女士,这是我为你们的新房设计的图纸,你们先过目一下。”沈夜色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将手中的设计图纸在桌子上摊开,好让坐在对面的秦扶和柳西伶能够看清楚。

  然后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一个粗略的设计图,具体的细节还要按照二位的要求来设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我可以做出修改。”

  在工作上,她一向是很认真的,既然接下了这份工作邀请,她就会尽全力去完成这个CASE,让客户百分百满意,是她对自己的一贯要求。

  在他们看设计图的时候,沈夜色则是在观察着他们,秦扶的相貌与秦淮有五分相似,只是却略显阴柔,看上去有些阴鸷,让她有些不太喜欢。

  柳西伶则是一个标准的柔弱美女,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上琼鼻挺直,红润的唇如樱桃一般小巧,尤其是那细细的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似乎随时都能哭出来一般,看上去格外惹人心怜。

  和秦扶、柳西伶在新房的细节上讨论了一下,不知不觉间便过去了两个小时,沈夜色向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起身去了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见房门打开着一道缝,沈夜色也没多想,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却被眼前的景象弄得愣了愣。

  秦扶已经不在房间之中,而不知何时来的秦淮此时怀中却抱着柳西伶,他弟弟未来的妻子,还真是一个精彩的画面啊。

  没想到沈夜色会这么快回来,而且直接推门进来,柳西伶的神色有些慌乱,急忙从秦淮的怀中退了出来。

  “秦先生还真是好兴致啊,对自己弟弟的未婚妻也能下手,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沈夜色看着秦淮,似笑非笑地说道,声音中满是嘲讽之意。

  虽然早就知道以他的容颜和身份,身边不可能缺少女人,但是看到两人相拥的画面,她心中却莫名地觉得有些不舒服。

  秦淮目光淡漠地看着沈夜色,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柳西伶跟他青梅竹马,他一直都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妹妹来看待,所以当她抱住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

  他当然知道沈夜色是误会了他和柳西伶的关系,但是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他为什么要向她解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却莫名地让他的心中有些在意。

  秦淮没有开口,柳西伶却开口反驳道,“你别在那里胡说八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来指责秦淮哥哥!”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当然不懂,我也没兴趣去懂!”沈夜色冷冷地笑了笑,然后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将放在桌子上的设计图收进自己的包中放好,然后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转身便离开了。

  她回国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向沈云浩复仇,二是找到自己的弟弟沈晨光,至于他们这有些狗血的豪门恩怨爱恨情仇,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与她又没有什么关系,她才没有兴趣卷入到这些是非之中呢。

  沈珏一边推着跟他差不多高的推车,一边闲庭信步般在货架之中穿行着,还时不时地从货架上拿起一些食材和零食放入推车中,样子很是熟练。

第五章 捉弄

  因为沈夜色总是忙于工作,很多时候只能叫外卖,最后吃到想吐的他便开始自己学着做饭,现在他的手艺已经比沈夜色还要好了。

  沈夜色最近忙着秦家的设计,回到家之后便待在书房修改设计图,他就来超市买些食材,准备做些好吃的,好好犒劳一下沈夜色。

  超市之中独自一人的小孩本来就很是少见,再加上沈珏眉目如画,认真挑选食材的样子更是十分可爱,顿时引起了一众大妈阿姨姐姐之类的瞩目。

  经理办公室中。

  身材有些发福的刘经理将手中的文件递到秦淮的面前,诚惶诚恐地说道,“总裁,这是今年的报表,请您过目。”

  虽然他自忖一向工作还是挺负责的,但是总裁亲自来视察工作,还是让他压力山大啊。尤其是总裁一向冷冰冰的样子,一双漆黑的眸子像是在冰水中浸过一般,看一眼都让他心底发寒啊。

  秦淮接过文件仔细地翻看了起来,他阅读的速度极快,可以说得上是一目十行,一边看一边在脑海中飞快地计算着,等翻完的时候,他便已经确定了这报表没有什么问题。

  将文件放在一旁,他声音冷淡地对刘经理说道,“不用紧张,你的能力公司是非常相信的,你忙吧,我在超市里随便看看。”

  文件上的数据虽然能反映一定的问题,但是却不能反映出所有的问题,有些事情必须亲自确认之后,才能保证得到真实的答案。

  刘经理自然不敢拒绝,只能看着秦淮离开了办公室,然后暗自祈祷着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什么岔子。

  秦淮状似随意地在超市中走着,但是已经将超市的监控情况,收银员的服务态度等全部收进了眼底。

  走到蔬菜区的时候,却发现有一道小小的身影正一手拉着推车,一手在挑拣着蔬菜,身边却不见大人的踪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在超市之中最麻烦的就是孩童走失了。

  他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声音虽然依旧冷淡,但是语气却稍微放缓了一些,询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家大人呢?”

  正在挑选蔬菜的沈珏一抬头,立刻就认出了秦淮,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而是重新低下了头。这个说妈咪坏话的男人,他才不想去理会。

  秦淮也认出了沈珏,见沈珏不肯理他,脸色瞬间变冷了一些,抢在沈珏的前面将他挑好的蔬菜拿了起来,声音也冰冷了下来,“你没有听到吗?我在问你话呢!”

  真不愧是跟那个女人是一家人,一点礼貌都没有!

  “这位大叔,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做法很幼稚吗?”沈珏仰起头看着秦淮,白玉般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鄙视,“还有,我跟你应该不熟吧,为什么你问我就一定要回答?”

  说完之后,也不再继续挑选蔬菜,推着小车走开了。他又不是非要吃那一样菜不可,懒得跟那个冰山大叔浪费时间。

  这死小孩!目光冰冷地看着沈珏那小小的身影,秦淮的心情更加糟糕了,长得这么可爱,但是一说话怎么就这么让他生气,跟那个女人一样!

  他长腿一迈,两三步就跟上了沈珏,嘲讽地说道,“你姐姐呢?自己在家里闲着没事干,却让你一个小孩子到超市来买菜,她还真是够懒的。”

  姐姐?沈珏微微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他应该是把他当做是妈咪的弟弟了。不过虽然知道他误会了,但是他却没打算解释清楚。

  他不理会秦淮,自顾自地继续采购着,但是秦淮却也毫不气馁,一直跟在他的身边,用嘲讽的语气数落着沈夜色,让他的眼神也变得不耐烦了起来。

  眨了眨眼睛,他忽然脚下一滑,小小的身体向前倒去,双手将推车松开,整个人一下子扑倒在了地上。

  看到沈珏摔倒,秦淮心中也是一惊,幸好推车被他摔倒时推得往前滑动了,并没有磕碰到他的身体,他略松了口气,然后声音冷冷地说道,“你没事吧?快站起来。”

  “呜……好疼……”沈珏爬了起来却并不站直而是坐在地上抱着腿低声哭泣了起来,他低着头口中发出一阵阵抽泣声,似乎很是疼痛一样。

  秦淮一开始只是冷冷地看着,但是见沈珏一直不动,似乎真的摔伤了,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担心。虽然他并不喜欢沈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哭泣的声音,他却莫名地有些心疼。

  他在沈珏的面前蹲下身子,声音虽然冰冷但是却夹杂着一丝担心,“男孩子哭什么哭,摔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他的手刚碰到沈珏的裤腿,准备将裤子掀起一些看一下膝盖,沈珏却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腿,哭泣的声音也一下子变大了,还叫嚷了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要拐卖小孩啊!”

  看着沈珏那根本就没有泪痕的小脸,秦淮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起来,声音中更是充满了寒意,“我警告你最好赶紧闭嘴,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死小孩竟然敢骗他,亏他刚才还那么担心他。

  沈珏却根本就不理会秦淮的警告,哭泣的声音更加大了几分,口中还不断地喊着,“抓人贩子啊!”之类的声音。

  那些原本就不时对沈珏行注目礼的大妈阿姨们,此时听到沈珏哭闹的声音,一下子就围了过来,对着秦淮指指点点。

  秦淮看着周围聚拢的人们,不由得皱了皱眉,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吓得他们顿时嗤若寒噤。他虽然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被人这么围着像是看猴戏一样,却是他不能容忍的。

  沈珏一边哭喊着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周围,见众人被秦淮的气势给吓住了,将秦淮的腿抱得更紧了几分,口中的哭声越发凄厉了,“叔叔,求求你不要带我走,我不吃棒棒糖了,我要回家找妈妈!”

  听到沈珏的哭喊声,众人看向秦淮的目光中顿时多了几分鄙视和谴责。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