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喂我惦记你很久了江时景温谨_江时景温谨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4:30

今天要分享一本有温度的小说《喂我惦记你很久了》,这是一本关于主角江时景温谨的言情小说,由作者孟西州精心打造,喂我惦记你很久了小说情节一波三折,这书很好看~精彩片段:两人靠得近,刚才各自心里都想着事,也没注意到,温谨回了神,脑子便又开始恍惚。

喂我惦记你很久了小说 精彩章节

察觉到两人间的距离,温谨不退反进,江时景的脚尖被她顶到,便往后退了一步。

温谨低着头,杏眸睁大了些,心中恼怒,什么啊,你还给我退!索性又向前了一步,再度碰上江时景脚尖。

江时景再退。

温谨再进。

……

你来我往几次,江时景退无可退,背抵上了墙。温谨低着头没看见,还在拧着脾气跟他拗劲,见他不动了,心中刚有几分得意,就听见头顶人微微无奈的声音传来,“温谨,你想做什么?”

被唤的人猛然抬头,将场景全全纳入眼中。

刚刚找地说话,图个清净,随意进了条无人小巷,眼下江时景被她半压迫性地逼在墙角,四处又寂静无人,孤男寡女,她本就心怀不轨,这样看起来,她好像真的要干什么坏事一样。

但天时地利人和,逗逗他也不是不行。

想着,温谨嘴角便挑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眸子弯弯,潋滟波光浮于眼中,语声呼在他脖间如鹅毛轻抚,“你说我要干什么呢?”

温谨想象中的画面应是江时景被她羞得面红耳燥,最好能落荒而逃,现实却大相径庭,她比江时景矮了一个头,货真价实的一个头。 :)

她抬头才能勉强亲到他的下巴,勾/引他个锤子!

话音刚落温谨就后悔了,天知道她多想回娘胎重造一下。

江时景眉毛一挑,抬手便将她推远了些,“你正常点,我害怕。”

温谨捏捏拳,一把将肩上的手拂开,竭力镇定,没关系,她抽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江时景露了个讨好的笑,小旋风似的逃了,没看见身后人清隽面容上浅淡的笑意,不多不少,恰如树枝抽芽时冒尖的绿。

哼着小调儿,温谨满面春风地回了果饮店。谢铭还翘着腿跟个二大爷似的坐在里面,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温软笑得脸颊红红。

温谨收敛了面上笑意,装作不耐烦地踢两脚谢铭的凳子,双手抱胸,“准备好怎么死了吗小兄弟?”

说完又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忘了什么。

谢铭依旧嬉皮笑脸的,“我做了什么?我明明在帮你啊。”

温谨眉头一跳,坏了,她忘记跟江时景解释了!转念一想,她又为什么要跟他解释啊?

解释什么,不解释!没什么可说的!

拍了他肩膀一掌,温谨骂道,“神经病,少脑补多读书。”

谢铭脸瞬间黑了,高考没考好导致他现在的没文化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痛,还时不时要受温谨嘲讽更是痛上加痛。

******

探病的长辈都走了之后,温软也跟着回去了。温嘉明走前叮嘱她有时间多去他家走动,言语之间亲切得很,看起来竟然比一旁的温嘉兴更像父女俩,

温嘉兴目睹此景后心中更加凄凉。

“爸,我之前说的事你想好了吗?”温谨在楼下买了水,拧开瓶盖后才递给温嘉兴。

温嘉兴看起来苍老了许多,温谨知道温嘉兴是少白头,但从前头顶斑白远不如现在多。

他喝口水润了润嗓,喉间发出的声音仍像落满灰尘的风向,一拉呼呼声便止不住,“离婚吧,但你林阿姨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会……亏待她的。”

温谨目光平静,丝毫不意外温嘉兴会这么打算,“温恪和妹妹跟你还是跟她?”

“你妹妹当然由我来照顾。”林素琬当了多年家庭主妇,离异后要重新养个小孩经济压力只大不小,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温嘉兴舍不得她吃这个苦。

但温恪……

这也是温谨忧心之处。默了半晌,她才劝他,“爸,温恪还小,很多事他都不知道。就算以后他长大了知道了,但你也要相信,他是你教出来的孩子,你应该对他有信心的。他现在姓温,以后也还是姓温。”

温嘉兴顾虑的无非是百年之后为他人做了嫁衣,无人养老送终,没人会不看重自己的血脉,抓住这一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更容易些。

深深看她许久,温嘉兴方觉自己这个女儿真的长大了。

温恪的伤在慢慢好转,因为温谨的缘故,谢铭常常来医院看他,温恪每次见了他也是眉开眼笑,谢铭哥哥来谢铭哥哥去把谢铭哄得心花怒放。

江时景不知怎么的也隔三差五往医院跑,温恪刚开始还对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哥哥挺感兴趣,后来发现他除了在跟自家姐姐说话时情绪会多一点,跟其他人都是淡得快出鸟的样子便失去了兴趣。

小孩子嘛,都喜欢热闹。

阳光热烈的下午,花园里的蝉发了疯似的叫,声嘶力竭,病房里倒是凉爽的很。

温恪靠坐在床头,手里捏着自己手指玩不说话。江时景和谢铭在他床两边拉了把椅子坐着,各占半壁江山,病房里静悄悄的。

温谨提着饭盒从食堂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三足鼎立的场面,含在嘴里的清凉糖没咬碎便囫囵吞了下去。

说来也巧,这两人从来没一起来看过她弟弟,温谨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背着她私下达成了共识。

现在倒是一起来了,怎么气氛有点怪怪的呢?

“姐!”救救孩子吧!

温恪显然把她当成了救星,一见她便迫不及待开口唤她,眼睛都亮了。

拍拍胸口,将方才猝然咽下去的糖给拍顺气,温谨露出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怎么了啊这是?这么安静你们演默剧呢?”

……

空气依旧一片安静。温谨挑挑眉,爱理不理,收心收目专心喂温恪吃饭。

碗见了底,谢铭主动挑起话题,“同学聚会你去不去啊?”

“啊?”喂食喂得太专心,温谨一时没回过神,“什么同学聚会?”

“你昨天刚跟我说的你自己就忘了啊?”

“哦,你说那个啊。”温谨余光瞥了眼江时景,一动不动的,好似老僧入定,“与夏跟我说秦诺回来了,我才不去。”

一旁的江姓同学面上不动分毫,心里却有些不知味,温谨同学聚会的事他压根就不知道,明明他们高中都不是一个班的。

谢铭嗤了一声,“瞧你那点出息。”

“就你话多。”飞了个眼刀过去,温谨起身将饭盒收拾好,从果篮里捞了个苹果拿在手上,“我去洗下饭盒。”

出门前温谨再度拿余光瞄江时景,他依旧神色淡淡的,好似什么都知道了,又好似什么都不关心。颠颠手中的苹果,温谨敛下眼,果篮还是他送的呢。

原本以为那天过后,两人关系会更进一步,怎么说也是被调戏过的人吧。江时景却又好似回到了从前,油盐不进。温谨觉得憋闷,既要回到从前,一天天往她弟这跑算什么事,温恪跟他很熟?

撅着嘴往回走,温谨左心口阵阵发酸,走路也魂不守舍。推门而入时,病房门恰好被从里拉开,她身体被带的猝不及防地往前倒。

“姐!”

“温谨!”

温谨心惊,手中东西噼里啪啦散了一地,以为自己要脸朝地时不期然跌入一个怀抱。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