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苏夏战北霆最新章节_苏夏战北霆在线阅读by超灵的佑子

发布时间:2018-11-05 14:36

苏夏战北霆小说苏夏 战北霆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苏夏战北霆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苏夏战北霆小说里,主要介绍了苏夏战北霆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你胡说,这写便当都是妈咪亲手做的,每一个都干净又漂亮!”哎嗨看着几个便当落地撒了一地,顿时像是被踩中尾巴的小狗:“每个配菜都比你涂了十几层化妆品的脸干净!”妈咪从来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知道妈咪很辛苦,每天做那么多便当,但是妈咪都不舍得吃一个。

苏夏战北霆小说

第一章:今天晚上搬出公馆

离婚吧。”

结婚五年,孩子4岁,苏子诺没想到,战勋爵主动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三个字。

战勋爵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依然穿着笔挺的军装,军靴铮亮可以映出她的泪光,肩头的松枝还有闪耀的金星代表着这男人至高无上几乎无能超越的尊贵与冷酷,他说离婚的时候眼底的光都不曾动一下

战勋爵的身后的警卫悄无声息但却是荷枪实弹的挺立,战勋爵绝对无意通过这样的场景给出威吓或者震慑,帝国最年轻的上将,他要给出威慑绝对不可能仅此而已。但是苏子诺更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根本无力反抗。

笔挺的军装把他的气质勾勒的更见冷峻凌厉,英俊的容颜还是帅气让苏子诺对上就忘记了呼吸,但是苏子诺现在看着战勋爵立体完美的俊脸,像是心脏都不会跳。

“两千万。”战勋爵抬抬手,警卫很快把支票送到苏子诺的手中,苏子诺几乎没有知觉的伸出手都没有反应过来。

战家是无可指诋的军部世家,战勋爵更是战无不胜的神话,帝国内外都闻之色变的不败战神,可以说战勋爵三个字,代表着帝国的钢筋铁骨削首利刃,不管光明或者阴暗的势力,不得不忌惮敬畏的少将。

他身上的光芒一直不能财物衡量,况且战勋爵一直对财物没有概念,两千万,是他五年婚姻帝国少将所有收入。

听到战勋爵的声音继续响起:“今天晚上就搬出公馆。”

“哎嗨,怎么办?”苏子诺仓皇的抬头。

苏子诺不是那种美到张扬的女人,但是她是让人很舒服的女人,白皙的肌肤干净无瑕,细巧的瓜子脸秀丽温婉,浅浅的琥珀色的瞳孔纯澈的可以一眼望到底,不着一饰也让人百看不厌的秀和净透。

但是这些,在战勋爵的眼里,恐怕跟一张还算干净的沙发没有什么不同。

战勋爵沉冽的目光顿了一下,苏子诺苦笑了一下:“我们的孩子……”

哎嗨,她叫了五年的乳名,他甚至完全反应不过来。

“战家的血脉,不容流落在外。”战勋爵皱了皱眉,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的表情。

苏子诺眼圈迅速泛红,本来还在发抖的目光现在现在一下子定住。

“东西收拾好,阿乾送你离开,离婚证会有专人送过去。”战勋爵认为谈话已经结束,高大的身影起身,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这个女人是他一夜春风的结果,五年前他还不似现在这样缜密凌厉毫无弱点,像是一柄寒气逼人的剑,遭到敌对势力渗透,一夜风流的却是这个纯净无辜毫无交集的女人。

只有那一次,本来只是一场有点反感的意外,但是谁也没想到苏子诺怀孕了。

老爷子本来一直厌恶薄悠羽,不惜断绝爷孙关系逼战勋爵结婚,老爷子的说法是,感情可以培养,他战勋爵一辈子就看准了一个女人,怎么知道别的女人不可以?更何况有了孩子。

战勋爵是根本看不见苏子诺,结婚登记苏子诺是一个人,十月怀胎苏子诺是一个人,生产阵痛,疼的几次晕过去,醒过来的病床前,苏子诺还是一个人。

五年的婚姻,没有人知道苏子诺是战勋爵的妻子,而战勋爵看着这个女人依然陌生。

第二章:她从不惹麻烦

唯一还算习惯的是她的沉默,也是当初他同意结婚的唯一理由:她从不惹麻烦。

五年时间他从不踏进她的房间她沉默,他生日她熬了一个多月准备的礼物原封不动扔进垃圾桶她低头,他出国执勤她担心了半年,但他归国期间根本没安排在她面前出现,她还是沉默。

“等下!”但是,这一次,就当战勋爵的身影像是往常一样消失在大门,苏子诺突然像是醒了过来一样:“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离婚?”

五年都过来了,十个五年,就是一生了啊。

“她回来了。”战勋爵站定没有回头。

苏子诺纤细的身形晃了一下,她回来了?

“勋少……”苏子诺喉间发涩,她回来了,所以她允许自己一场镜花水月的梦也没有资格。

但是,战爵勋,你知道吗?

不管是那一夜你一次一次进入我呢喃着却是她的名字,甘愿画地为五年只为等一个稀薄地无法呼吸的梦,还是甘愿收起自己的翅膀所有的喜悲,只因为他喜欢她的安静不惹事。都是因为她……

苏子诺突然不想缄默了,她也不能缄默了。

她想问难道五年的夫妻,哎嗨的长大,难道真的都不如薄悠羽三个字?

“我,不想离婚,勋少我其实很早就……”

“苏小姐。”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响起,他的声线醇厚而深沉,偏偏没有半分情绪:“我可以忍受五年的婚姻,这个女人是谁都可以。但是我不能忍受悠羽回来有女人让她误会,这个人是谁都不可以。”

苏子诺一阵天旋地转。

“希望苏小姐三天内离开,如果强行纠缠,任何一种结果都比离婚惨重。”

话音落地,战勋爵头也不回的离开。

高大的身影还是像是天神一样挺拔尊贵,完美的像是闪耀着不能直视的光芒,苏子诺就这样看着他大步离开,稳健的步伐代表这个男人没有丝毫受到五年婚姻结束的影响。

战勋爵的身影消失在转角,苏子诺眼中飘摇的光芒像是冷风中的烛火,当战勋爵的身影彻底消失,苏子诺崩溃似的低下头。

“十年,战勋爵你大概永远不知道我爱了你十年。”苏子诺埋着脑袋,单薄的身影瑟瑟发抖:“比你爱上薄悠羽的时间还长。”

“我一厢情愿以为,一块石头也能焐热。但原来我们的结局是,当你对我说的,把我所有不该有的妄念全固化为石头。”苏子诺一点点抬头,本来灰敗的眸底有着像是有生命一般的灵气在升腾:“谢谢你,战勋爵,放过了我。”

“妈咪,你要带我离家出走?”素色大床上,一个小萝卜头站在大床中间,造价高昂柔软无比的大床把他的小腿都陷进去了,小小的一团却更显他让人心惊的漂亮精致,圆乎乎的包子脸还没有战勋爵的凌厉分明,但是流转的尊贵举手投足的优雅已经沁入小家伙的骨子里,让人看一眼就不能移开眼睛。

尤其宝石一样的大眼睛,现在配合一脸萌萌的疑惑,让苏子诺生出一点犹疑,她应不应该自作主张把哎嗨带走?

战勋爵要跟她三天之内离开,苏子诺用了三秒钟明白,别说五年婚姻,就算向上天再借五百年,战勋爵不爱还是不爱。

第三章:战二不适合你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比一张要被换掉的桌子更冷漠,桌子不会哭着喊着不肯走。

放下妄念,对苏子诺来说像是心脏摘除更疼痛,可是等苏子诺熬过去,把不肯放下的都放下,跨出画地为牢的圆圈,眼前的路就清晰起来。

不容留恋,就用最快的速度带哎嗨离开。

“不能算离家出走……是你要跟妈咪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妈咪,你不是说就算吴彦祖勾引你,你都不会放弃战二吗?”

啊……苏子诺差点咬到舌头!

“不是我要放弃,是我被抛弃了好吗?”苏子诺把一件外套,手忙脚乱给他把衣服套上:“哎嗨小同志,现在我问你,要不要跟我去流浪?跟我走出这个别墅,你就再也不是尊贵的小少爷,再没有秦嫂忠叔一大帮佣人照顾你,很可能到时候看一眼这样的别墅,都有人驱逐你离开。”

“这些都没有了?”哎嗨大大的眼睛望着苏子诺,看起来很疑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对,我们会在一起,但是,现在你是可以选择……”

“妈咪,没有什么比我们在一起更重要。”哎嗨打断苏子诺,笃定的说。

“再说,我早就说过战二不适合你了,他让你不像你。妈咪机智又勇敢,可不是面对战二唯唯诺诺,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的战少夫人。”

“哎嗨……”苏子诺头疼的看着跟战勋爵神似的小脸。

她想说那是你父亲,但事实上,哎嗨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叫战勋爵一声爸爸。

“所以,现在是我们抛弃战二,让他后悔去吧!”

一个小时后。

“少夫人跟小少爷都不见了?”战勋爵环顾一周。

整个龙堡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任何东西被带走,或者有人离开的痕迹。

甚至那个女人每天都会泡上,但是自己永远不喝的,据说暖胃的苦荞茶,还放在原来地方。这是这一杯苦荞茶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什么都没有变,只是像是永远会点缀期间的两个人不见了。

战勋爵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踏入那个苏子诺的房间,苏子诺的房间很是简单干净,整洁利落却不会给让人有任何生冷肃穆的气息,相反她的房间像是每个角落都流动着温馨宁和,一条妥帖挂着的丝巾,一本放在枕边的书,却让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回到这个房间的感觉更加清晰。

“是的,少夫人跟小少爷给您留下了信签与支票。”这时候,贺乾上前把一叠文件呈上。

战勋爵看到支票的第一眼就把眉头皱起,那个女人没有把支票拿走?

战勋爵把文件翻到第二张,不由得眉头皱得更深,另外一张转账证明说明,结婚五年,他每年支付的一百万原封未动。

战勋爵记得那个女人似乎永远留在别墅等他回来,那样的娘家更不可能提供帮衬,就算住在战家可以衣食无忧,但是五年的时间他能给出的关照又少得可怜,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家用”分文不取?

战勋爵大步走出苏子诺的房间,把压在苦荞茶下的纸签抽出:“嗨,爵少,离婚协议已经签好,你给我三天,我就彻底离用三十分钟彻底离开。惊不惊喜?”

这样的口气,似乎无法跟以前在自己面前只敢偷偷仰望自己的女人联系起来,但是战勋爵心中莫名滚过一个念头,仿佛这样才是她原来的样子。

“你的东西我分文未动,我的东西已经全部带走。对。从今天起,我们一别两宽,各不相欠。”

战勋爵看着纸签上娟秀的字体眸光一挑,大手翻转,纸签背面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这么欺负妈咪我不会原谅你,我跟妈咪走了不可能回来的,你就当最初把我SHE在了墙上吧。”

战勋爵的太阳穴猛然一跳,他生平第一次生出想要把这两个人抓回来的念头。

“人什么时候走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吗?”战勋爵喝道。

第四章:是否需要立刻追上少夫人

“勋少跟少夫人谈完话,少夫人就回房间了,里面传出来哭声,我们也不敢打扰。”管家战战兢兢的上前说道:“直到我们觉得小少爷应该吃饭了,进入房间才看到,发出断续哭声的是原来是这么个东西,里面少夫人只带走了她最初来到战家的行李,已经离开了。”

战勋爵把管家递上来的一节白色物体颠了颠,战勋爵军人的敏锐,与系统的训练,很快分辨出这应该是某种鸟类的骨头的一段,轻盈而中空,被人巧妙打磨穿孔,以至于有空气流动,就发出断续压抑的“哭”声。

这样的东西用来战场上,用来干扰敌军,这就是催魂曲。

这是那个女人做的?一截小小的骨头就牵制住了训练有数管家的注意力,三十分钟,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战家?

“我从来没听少夫人哭过……”管家看到战勋爵的视线,猛然扫过自己,连忙恭谨的解释。

五年敷衍?那个女人从没有偷偷哭过?战勋爵捏着手中小小的骨节,眼神讳莫如深。

“勋少,是否需要立刻追上少夫人?”贺乾上前问道。

战勋爵眼底的眸光沉了沉,刚抬起手,卫星电话响起。

“悠羽?不是三天后的飞机吗?”“提前了?好的,站在原地别乱跑。”一边说着,高大的身影已经向外走去。

“勋少不去追少夫人吗?至少小少爷是战家的血脉。”管家看着战勋爵高大的身影上了车,不由得疑惑道:“看着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

“薄小姐提前归国,少夫人已经离开算是歪打正着,否则也会被强行送走。”贺乾迅速跟上战勋爵,一边说道:“至于小少爷,勋少一生厉兵秣马震慑三军,小少爷对他来说,只不过五年前一次意外的结果。战家自然不可能亏待小少爷,但对与勋少来说,或许他跟薄小姐的孩子,才是孩子……”

贺乾一边迅速上前,一边快速说道,最后突然站定,看着钟管家:“这很残酷,但是从今天起,战家没有少夫人也没有小少爷。勋少,从来不是一个多有爱心的男人。”

防弹悍马与军用吉普浩浩荡荡驾离战家,向着国际机场进发。

薄悠羽一身巴宝莉的卡其色风衣,在镜头中笑的甜美而优雅,像是镜头下天生的公主。

薄悠羽是医药世家薄氏的掌上明珠,红顶医疗与军统战家堪称杀神与济世的组合,如果战事爆发,战勋爵横扫一切,薄悠羽治疗所有,似乎是上天都挑不出瑕疵的组合。

第五章:再坚持一下

而薄悠羽在心血管神经方面更是出名的天赋斐然,刚刚25岁的她,已经连续囊括几个国际医学大奖,这次回国,更早早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组成的小队,一个个纯真苍白的孩子,却用异样灼热的眼神仰望这个美丽的女人。

“院长说过,姐姐是上天带给我们生命的天使。”最漂亮的小姑娘把花交到薄悠羽的手中,踮起亲吻她的脸颊。一切美好的让人不敢相信。

让人毫不犹豫相信这个女人一定被被上帝祝福的女人,完美的出身,唯美的容颜,卓越的天赋,还有金子一般的良善,让人看到她,就觉得有希望。

而在几十公里外的而藏龙别墅区。

大雨滂沱,苏子诺苍白的肌肤被大雨冲刷地几乎透明,她拼命地把怀里的小人裹紧,但还是止不住哎嗨不止的发抖。

“哎嗨,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妈妈马上想办法打车。”大雨几乎掩盖了苏子诺的声音:“到了车里,你就暖和了。”

五年的时间,自从苏子诺被送到这栋别墅,她就没有离开过。只因为她知道战勋爵希望的是一个安静的妻子,希望的是一个永远不会被发现,更不会引起其他人注意的妻子,所以苏子诺不知道,原来这种超级别墅区,没有公共交通。

她抱着哎嗨一路向下,远远可以看到最近的公交站,却暴雨如注。

“对不起,对不起。”苏子诺尽力把哎嗨全部塞到怀里,恨不得像是当初孕育他一般把他包裹,但是哎嗨还是连睫毛都湿透了。

苏子诺突然觉得很后悔,如果她没有这么仓促地带哎嗨离开,如果她能够周全一点想到约车或者带把伞,如果她可以像是被打包扔出去的垃圾一样,郑重地被警卫送出来,而不是以为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能抓住一点什么比如说尊严……

而隔着雨幕也依然清晰明亮的LED屏幕,不遗余力的报导的,就整个帝都最尊贵美丽的医学天才薄悠羽回国的画面,各方面热烈喜悦的迎接她的归来,大雨倾盆似乎隔绝一切声音,但是依然阻隔不了主持人要溢出屏幕的喜悦,整个城市都仿佛因为这个女人的归国的分享到幸福。

没有人知道苏子诺,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女人,因为薄悠羽的到来,被迫最快的速度离开,在大雨倾盆之中差点抱不住怀中发抖的小小身影。

“妈咪!”就在这时,怀中的哎嗨抬起头,黑宝石一样的眼睛被雨水冲刷的更加晶亮:“哎嗨不冷,妈咪不需要自责,如果妈咪有需要自责的地方,就是妈咪在想应该把我丢下。”

“可是跟着妈咪你的生活会很辛苦,不仅仅没有温暖漂亮的房间,不仅仅没有可口精致的食物,甚至跟着妈咪颠沛流离,跟着妈咪忍饥挨饿。跟着妈咪忍受孤单与贫困……”苏子诺当然做好准备,以后的生活她都会用最勇敢的姿态,但是一旦离开战家别墅,措手不及的艰难,明明哎嗨是可以规避的。

第六章:才子佳人的佳话戛然而止

妈咪。”哎嗨突然直起小身体,在苏子诺满是雨水的容颜上印上一吻:“妈咪我爱你,比这些加起来都重要百倍。”

哎嗨直起湿透的身影轻吻苏子诺的画面,正好跟LED屏中,漂亮的小女孩吻上薄悠羽的侧脸重叠。

这个时候,正好远远来了一辆车,苏子诺来不及感慨,但是用全身的力气去挥舞双臂,脸上的神情脆弱而决绝,在逼近的远光灯中美的惊心动魄。

像是天堂的声音,深蓝色的布加迪在苏子诺的面前缓缓停下。

而LED屏幕上,也是大雨如注,但是记者还有一些相关人员争先恐后的冲进雨幕,颤抖的画面烘托出薄悠羽这次回国的高潮:战家少主战勋爵亲自接机。

战家与薄家,堪称是军政并肩鼎立,各树千秋的世家豪门,战勋爵与薄悠羽简直是无法挑出瑕疵的王子与公主,只不过六年前战老爷子突然停下与薄家的一切往来,一直与战勋爵几乎珠联璧合的薄悠羽毫无预兆的国外进修,让这段才子佳人的佳话戛然而止。

而现在战天爵在薄悠羽回过的一时间接机,尽管传闻战老爷子一听到薄家就勃然大怒,战天爵还像是公主身边必然出现的英雄,万众瞩目下出现,坚定不移的陪伴在身边,美好的让人怀疑,她们六年的失散从来没有发生。

帝都国际机场。

战天爵高大的身影从加长悍马上踏下,贺廷在第一时间把黑伞张开,保证战天爵没有被沾到一滴雨水,但是战天爵还是皱了皱眉,贺廷把战天爵护送到机场大厅,在利落收伞的时候,突然听到战天爵的声音响起:“搜寻那个女人的落脚点,送她们想去的地方。”

贺廷一愣,这是战天爵第一次面对薄悠羽小姐,还能分出精力思虑别人。

战天爵,看起来也没有完全泯灭人性。

“天爵。”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

薄悠羽放下手边的孩子,站起身来看着遍战天爵,温婉的一笑,不着痕迹把刚刚小女孩亲吻的地方擦了擦,然后优雅温和地走向战天爵。

贺炎用最快的速度驱车离开搜寻苏子诺,薄悠羽浅笑的投入战天爵的怀里,而苏子诺最后看一眼LED屏幕中时隔六年的相拥,抱着哎嗨钻进布加迪。

下一瞬间,薄悠羽口袋里的电话亮起,一条不显示来电号码的短信亮起:利用战天爵,用最快的办法找到医书。

而苏子诺一把拉开车门,里面瞬间弥散漫天大雨都压不住的血腥味,苏子诺顿时心凉了半截,轻微的咔嚓一声,一柄消音手枪顶在苏子诺后腰的位置,苏子诺顿时整颗心都凉透了。

一个星期后。

“喂喂,那可是圣米仑医学院的毕业生。”

远远的,一个趾高气扬的身影,前呼后拥的招摇而过,跟身上的白袍不符的金色大波浪长发,随着前凸后翘的身材摇曳,但是所有人没有任何不妥,反而激起跟激烈的讨论。

“圣米仑医医学院毕业,是梁靳西教授的学生吗?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