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司钰素依小说在线阅读_司钰素依全文免费阅读by言之沫沫

发布时间:2018-11-05 14:36

司钰素依小说司钰 素依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主角是司钰素依的小说是《仙冢》,主要讲述了司钰素依之间的爱情故事,他身为人皇,却眼看她毒害3万百姓,只为报复他纳了新妃…… 她以死相逼,求家族扫平四方妖魔、将他扶上人皇之位。 可他上位后却以莫须有的罪名,灭她满门……

司钰素依小说

第一章 全城百姓的罪名

“娘娘……今日皇上不来素华宫了。”

素依微睁着眼睛,闻言,一口鲜血吐出。

七日了,皇上夜夜宠幸新纳之妃。

小雅焦急地递上丝巾,“娘娘,要不要奴家把您的病告诉皇上……”

素依摇头,她已经活不过一个月了,他不要司钰担心。

素依知道,自己所中的骨毒,是灵器骨剑剑灵的诅咒。骨剑,乃妖界前妖王死后的身骨所炼,是妖界最强宝剑。

诅咒出,剑灵死,骨剑废。

此骨毒,或无药可解。

出去走走吧。

夕阳红了半边天,映得花草红彤彤的。

素依坐于藤木椅,宁静地感受着余晖的温度。

忽然,素依感觉气温骤然下降。

素依惊诧地睁眼,却对上司钰那深邃的眼睛。

他?他今日不是不来素华宫了么?

素依的疑惑还卡在咽喉,便被倒灌的气流堵了回去,膨胀的气流在胸腔乱窜,竟又是一口鲜血上涌。

素依慌忙去扯丝巾,眼前却是天旋地转。

她什么也没抓到。

原来,她已经被司钰抗在肩上。

终于,一口鲜血吐在司钰的前襟。

素依以为司钰会放她下来,会关切地唤巫医,可入耳却是狠厉的怒骂,“贱货,别给我装可怜。”

司钰扛着她大步走进素华宫,狠狠地摔在并不柔软的大床。

骨毒发作,胸口本就如蚂蚁钻心般疼;这一摔,更是如蚂蚁炸窝。

素依紧紧按着胸口,几乎昏死。

眼前的光影越来越大。

原来,他竟毫不怜惜地压在她身上!

疼痛从胸腔蔓延到四肢百骸,沉沉的质感压抑着呼吸,她的意识开始朦胧,四周光线逐渐昏暗。

四周静默,静默地全世界只有他那沉重的呼吸。

渐渐地,静默成了她的整个世界。

男人的气息久久萦绕鼻尖,时间也被氤氲陶醉,似乎忘却了前进的方向。

忽然,她的意识被一道狠厉叫醒,“贱货,你要的男女交合之事,本皇给你了。本皇要的解药呢,交出来!”

素依差异地看着司钰,“什么解药?”

“别装了,珠妃的亲人就是中了你的妖毒。这个吊坠,就是珠老紧紧攥在手心的证据!你嫉妒珠妃,使邪术毒杀珠士家族;由于珠家子嗣分散,你竟然毒害整座风雨城!”司钰狠狠地说。

司钰手里提着的,是素依放在心尖上的宝贝。

“不是我,我一直呆在皇城,怎可能给风雨城下药?不信你可以问素华宫的丫鬟……”素依看着司钰的眼睛,解释道。

司钰的目光冷厉如冰刃,带着洞穿一切的威压,斩钉截铁道,“你的人,和你一样狡诈,不可信。”

沉重的气势,压得素依呼吸困难,只怔怔地看着那熟悉的陌生人。

狠狠地,司钰抬手,将锁心玉坠摔出。

“不要!”

素依一惊,掌心运真气加速,直奔锁心玉坠,整个人扑倒在地。

终于,抓住了它!

完好无损的锁心玉坠,就躺在掌心。

素依欣慰地笑,笑得凄凉。

可下一瞬,眼睁睁地,素依看着掌心的吊坠碎裂。

玉很脆弱,一踩就碎。

司钰的大脚,狠狠地踩在她掌心!

司钰不紧不慢地挪开脚步,狠厉地质问,“竟敢在我眼皮底下使妖法?”

掌心的痛楚,怎能敌素依此刻心痛。

锁心玉坠,是司钰送给素依的定情信物。

那句“此生只娶你一人”尤在耳畔。

毫不怜惜地,玉和誓言,被他踩碎在鲜血淋漓的掌心。

司钰轻轻挪开脚,狠狠地看着素依。他要用痛楚告诉她,他不仅是她一个人的丈夫,更是天下的皇帝。

看着素依那倔强的神情,司钰愈发厌恶这个心胸狭隘的女人。

“拿下她!”

司钰命令道。

素依想跑,想去查清事情的真相。

可是,一运真气,她便觉丹田生疼。

似乎有千百只蜜蜂在丹田翻滚,她的真气被震得四下逃窜。

噗——

一口鲜血喷吐在地,无力感顺着丹田,蔓延四肢百骸。

素依被进门的修士擒住,不甘地看着司钰。

“是锁心玉,我在上面涂了卸灵散。”司钰解释道。

卸灵散,普通人碰了没事。可修士碰了,便三个时辰内功力尽失。

司钰竟然早预算到她会去接住碎玉。

司钰强调道,“你们素家为我打下这万里江山。但请记住,你们,只是众多大功臣中的一个;谁料你居功自傲、掉毛跋扈,竟敢众目睽睽之下谋害珠妃家人,本皇再容你不得。”

素依紧咬着唇。

司钰借素家的法力打下这万里江山之后,便忙于政务,冷落素依。

如今,竟然给素依扣上莫须有的罪名。

默默地,素依将指甲嵌进掌心。

司钰深深地看着她的眸,她那倔强的眸饱含不屈和傲慢。

不承认,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么?

不可能!

司钰不耐烦道,“打入紫禁狱。”

素依颤抖了一下。

紫禁狱,是帝国最凶狠的监狱!

进去的人,从未出来过。

第二章 紫禁狱

紫禁狱。

铁链,从两边肩骨下狠狠地穿过,颤颤巍巍地,将素依整个人吊在横梁上。

疼,素依疼得昏睡过去。

本就活不过一个月,如今这般折腾,怕是活不过半月了吧。

血腥味,酝酿得空气愈加沉闷。

穿琵琶骨,是对奇人修士专用的酷刑。

铁索穿肩而过,牵制住浑身经脉。纵有万般本事,此刻也使不出来。

朦胧中,素依感觉自己身处雪山,却不知为何动弹不得。

就在前面,司钰站得笔直、冷冷地看着她,薄唇一张一合,“扒光这贱人。”

冷。

眼睁睁地,素依看着自己的肌肤被冻得红肿。

猛然惊醒,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她却已惊出一身冷汗,合着刚泼下的冷水一起滴落。

那盆水模糊了视线,世界只剩朦胧的光点,好美。

“给娘娘请安了。”一道甜甜的声音传来,甜得像醇香的蜂蜜。

素依甩了甩迷眼的水珠,定睛看去,说话之人正是珠心,司钰七日前纳的新妃。

她一身素装,美得像初春盛开的第一朵白玫瑰,令人忍不住爱怜之情。

难怪司钰那么喜欢她。

素依正要问出心中的猜想,珠心却主动承认道,“毒,就是我下的。为了灭掉你逍遥派,陪葬了生我养我的爹娘,还有风雨城三万百姓,可真是大手笔。”

素依不敢置信地看着珠心,“你就不怕我告诉司钰吗?”

珠心微笑着,就在这时忽然向后跌倒。

大门忽然被打开,司钰冲上前抱住珠心。

珠心委屈道,“不关娘娘的事,她没有用真气,是臣妾自己摔倒的。”

狠狠地,司钰看了一眼素依。

素依解释道,“司钰,毒是珠心下的,是她……”

“荒谬!”司钰愤恨道,“珠心的爹娘已被你的妖毒害死,如今又想害珠心?若非穿琵琶骨制住了你的经脉,恐珠心已被你害死。”

说着,司钰扬鞭,长长的鞭子欠满尖锐的倒刺,所到之处定是皮开肉绽。

绝望地,素依看着高高扬起的鞭子。

司钰终究不信她。

长鞭斜斜地落下,麻木感顺着鞭痕蔓延。

双唇失去知觉,呼吸变得困难,入眼的光越来越黑。

恍惚间,听到珠心的话,“既然她不肯说,可以问问她的族人呀。求皇上不要为难素依娘娘了,她已经流了好多血,好可怜啊……”

不要,不关逍遥派的事,不要牵连族人……

可是,素依的意识很快陷入朦胧。

含着泪,素依做了个美好的梦。

梦里,素依还是逍遥派的公主,天真无邪的少女。

那天,素依偷偷溜出逍遥阁,在大门前发现一个男子长跪不起。素依好奇地前去查看,那人竟然晕倒过去。

那是个绝美的男子,素依情窦初开的心噗通直跳。

偷偷地,素依把那男子藏进闺阁疗养。

那男子醒来的第一件事,竟是求逍遥派铲除妖兽,还人间一个太平,这也是他长跪不起的原因。

那个男子就是司钰,一身正气的司钰。

懵懂的素依,对司钰一见钟情。

很快,族人发现了那个在公主闺阁的男子。

逍遥派有一条预言,闯闺阁之人为大不详,将来必为族人带来灭顶之灾。按族规,司钰是要浸猪笼的。

素依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和司钰一起走进猪笼。

最终,家主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活活淹死,只把一对苦命鸳鸯逐出家门。

逍遥派说是不管素依死活,却是全力扫除天下妖兽,把司钰扶上人皇的位置。

迎娶皇后娘娘素依之日,万里结彩,普天同庆。

可成亲之后,司钰忙于国事,终日闭门不见素依。直到有一天,素依去司钰的书房送羹汤,四周无人把手,司钰正与珠心谈笑甚欢……

那个与现实吻合得丝毫不差的梦境戛然而止,素依已惊出一身冷汗。

猛然睁眼,不慎被水珠迷了眼。

原来,刚才是被冷水泼醒的。

素依发现,她自己就被挂在帝都大广场,前面是被修士制住的百余族人,围观是上万百姓,浩浩汤汤。

冷水和着空气灌入鼻腔,在心肺剧烈翻滚着,素依忍不住阵阵咳嗽。

咳嗽的颤抖,牵扯着灌入双肩的痛楚。

血,冲破凝结的血痂,顺着铁链淌下。

一串串,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开成凄凉的梅花。

素依试着发动真气。

可憋红了双颊,真气还是被铁链无情地吸走。

司钰手提炽情剑,庄严地宣布道,“逍遥派,是风雨城全城百姓中妖毒的罪魁祸首。现判处,斩立决!”

话音刚落,一百把大刀已挥起。

只是瞬间,一百人头落地!

血,染红了素依的双眸。

时间,似乎被粘稠的血液拉慢了脚步。

素依尖叫着,“不要!”

持刀的大汉们毫不动容,纷纷上前一步。

刚才砍头的一百人,大多是逍遥派的旁系末支,连丫鬟也不放过。

现在要砍头的十人,是素依的最亲之人!

“还是不肯交出解药吗?”司钰冷冷地凝视素依,没有半丝怜悯。

素依悲愤地摇头,虚弱地叫道,“司钰,你要灭我逍遥派,又怎会留我救人的机会?”

第三章 灭族之灾

人皇司钰一统天下以来,许多使逍遥派佩剑的蒙面人居功自傲,打家劫舍、强抢民女、无恶不作。

百姓敢怒不敢言。

听说,逍遥派小公主会使妖毒!所以风雨城全城百姓,无不中毒!

顿时,百姓恐慌不安。

短短三日,抵制妖后、揭竿起义者无数。

今日,逍遥派举族被推上断头台,人心大快,

“杀得好!”

“皇上英明!”

“妖女,该死!”

“……”

素依绝望地看着围观的上万百姓,虚弱的心被怒骂声狠狠刺痛。上一次这么壮观,是人皇迎娶逍遥派仙女的大喜之日。

当时,全城百姓还谄媚地笑着,称呼她为“仙女”;可如今,竟一个个张牙舞爪地诋毁她为“妖女”。

绝望地看着苍穹,素依努力把泪水憋回眼眶。

看着倔强昂头的素依,司钰将所有的愤恨握在掌心。

女人,我看你能倔强到什么时候。

司钰抬手,泛着红色光泽的炽情剑直指中天。

顿时,一道霹雳在空气中炸开,白芒乍现,人们纷纷抬手护眼。

噗——

一声巨响之后,四下沉静,静得只能听见压抑的呼吸声。

司钰提着炽情剑,直直走向最左边的逍遥派弟子。

“不要——”

素依撕心裂肺地叫着,却眼睁睁地看着炽情剑插进大师兄的胸膛!

没有真气的加持,炽情剑剑身沾血,瞬间褪去了红芒,沦为废剑。

逍遥派第一宝剑,素依唯一的嫁妆,就此毁于一旦!

素依呢喃着,“至少,别用炽情剑……”

可一切已经晚了。

从大师兄胸口抽出带血的废剑,一路拖曳着血迹,司钰缓缓走到二师兄面前,拔去口塞,冷冷地问,“临死之前,可有遗言?”

二师兄僵直地跪在地上,口含鲜血,愤恨地怒骂,“小人!”

说完,低头直直地栽倒在血泊里。

那可是平日对素依最好的二师兄!当初素依出门采药,家主要当场剑杀闯入素依闺阁的司钰。是二师兄以死威胁要求择日再杀,又第一时间把事情告诉素依。

可如今,二师兄再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素依目眦欲裂,久蓄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或许,对司钰一见钟情的那一刻,就错了。

否则,她怎会遍体鳞伤!家族怎会被当街行刑!

这就是那个灭族的预言,这就是她嫁给司钰的结局!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多么希望当初族长爹爹狠一点,让她和他浸死猪笼!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多么希望当初没有遇见他、没有爱上他!

悔不当初,可为时已晚。

爹,娘,女儿错了。对不起……

“司钰,一切都是我!都是我的错!你要杀就杀我啊!求求你放过逍遥派!”素依愤怒地嘶吼着,声音哑得像阻滞的流沙。

司钰目光一凝,这妖女终于承认了!

“解药。”司钰一字一顿道。

素依怔怔地看着司钰,就像在观察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可曾,有一个人闯进你心里、梦里?

可曾,你强迫自己忘掉一个人?

死,是最后的解脱。

素依红着眼眶,“我以我命,祭奠风雨城,可否?司钰,只求你放过剩下的族人。”

说罢,素依闭眼,狠狠地咬向自己的舌头。

她要咬舌自尽!

素依咬合的动作忽然一滞,只觉两颚生疼。

她缓缓睁眼,对上司钰那愤怒的双眸。

狠狠地,司钰捏着素依的下巴。

再加几分力道,素依不由得张开了嘴巴。

“想死?不可能!”司钰狠狠地往素依嘴里塞了布团。

一个妖女死了,要全城百姓陪葬?

不可能!

接下来,眼睁睁地,素依看着司钰杀死三师兄、四师兄……

最后,只剩小师妹、大师兄和爹娘。

司钰提剑走向大师兄,冷冷地看向素依。

素依含泪摇头,苦苦哀求。

没用的。

既然不给解药,就去陪葬!

司钰愤恨地提起剑,轻轻划过小师兄那冷峻的脸庞。

那可是平常最宠着素依的小师兄。

浸猪笼事件,其实小师兄早已在猪笼底部设置了机关。浸没入水之后,素依就能打开猪笼底部,和司钰远走高飞。

就算背叛整个逍遥派,小师兄也敢护着素依。

可如今,小师兄奋力动了动,却奈何不了制住他的修士。

缓缓地,司钰拔去小师兄的口塞,质问道,“逍遥派最后的弟子,可有遗言?”

小师兄是逍遥派最小的弟子,也是天资最高的弟子。

天高地阔,风轻云淡。

天上阳光绚烂,地上惨绝人寰。

小师兄将残余的内功聚集在舌尖,浑厚的声音响彻天地,霎时乌云骤起、狂风大作,

“司钰,我以仙人后裔的名义祝福你,今生今世,至亲至爱之人背叛你,所爱之人你永远得不到,最后你在最绝望时被打得灰飞烟灭……”

说罢,小师兄已是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仙人的祝福,可逆天改命,是仙人后裔燃烧毕生精血才能换取的诅咒,是世间最狠最毒的传说。

逍遥派禁学诅咒术,小师兄竟然偷偷修习。

可在生死面前,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微笑着,小师兄看着长剑插入自己胸膛。

骤起的风云忽然褪去,就好似被司钰那暴走的怒气吓跑。

司钰狠狠地将长剑抽离,愤恨地瞪着躺在血泊的小师兄。

贱货,临死了还故弄玄虚吓唬人。

一幕幕。

素依只觉心猛然揪痛,一口甜甜的鲜血涌上喉头。

世界暗了暗,终于失去了所有光彩。

沉沉地,素依昏死过去。

第四章 珠妃中毒

迷糊间,刺鼻的血腥味逐渐淡去,微风在鼻尖氤氲出春天的芬芳。

素依缓缓睁眼,微风拂过,粉瓣桃花自天空旋落。

很美。

司钰就站在跟前。

可他却挽着珠心的手。

“皇上,臣妾想要她的心脏。”珠心微笑着。

“好。”司钰低声道。

素依祈求地看着司钰,可他的目光冷厉得像嗜血的长剑,直叫她脊背发凉。

猛然惊醒。

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她却已惊地心悸不止。

素依虚弱地靠在床沿。

双肩被包扎得很紧,这让她的动作有些艰难。

冷冷地,司钰盯着素依,“风雨城百姓已经全部死了。解药已经不重要了,你可以在冷宫安享晚年了。”

回想昏睡前的场景,素依紧张地问,“我的爹娘,还有妹妹呢?”

司钰冷声道,“没死。”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些许。

活着,就好。

司钰就背对着她,那壮实的身影曾在无数个沙场高傲地带兵凯旋。

素依曾为他微笑为他鼓掌,然后拥他入怀,在他怀里感受幸福的温度。

可是现在,时过境迁。

那个高傲的背影,如今看来,就像寒气凌人的孤鹰,胸有成竹地盘旋在万里长空,只待猎物放松警惕时俯冲而下!

素依,就是那可怜的猎物。

就在这时,珠心慌张地进门,“皇上,求求您为臣妾做主啊!今晨,臣妾不小心用了素依娘娘三日前送来的沫沫山茶;现在,臣妾的嗓子好疼啊……”

司钰紧张地扶素依坐下,待巫医钟字符把脉。

钟子符紧张道,“这……这症状和风雨城妖毒一模一样?这……”

啪——

司钰的巴掌不由分说地落下。

苍白的小脸上,顿时红了一片巴掌印。

素依捂着火辣辣的脸庞,怔怔地看着司钰,愤恨地解释,“不是我……”

拧起素依的下巴,司钰深深看着素依。

似乎要看破她的皮囊、看透她的灵魂。

终于,司钰怒道,“原来,你不肯交出解药,竟是为了要珠心的命。可真是个狠毒的贱货啊!妄我念旧情、当着天下百姓的面保住你的小贱命!”

素依的拳头松了又紧。

司钰,你可真知旧情为何物么?

你可真有情么。

见素依那倔强的神情,司钰怒火中烧,紧捏的拳头青筋暴起。

眼睁睁地看着珠心死去,司钰做不到!

珠心,可是司钰放在心尖上的女人!

就在这时,巫医小心翼翼道,“经这几日的研究,小的倒是有一个治好珠妃的方法,只是不知是否灵验……”

巫医欲言又止,司钰示意继续说。

巫医这才道,“修士集天地之灵气修炼,蕴天地之精华。修为高深者,心脏灵气郁结。若能取其心脏为药引,或能救珠妃一命。”

只有生具灵根之人才能修炼,所以,千人中才可能出一个修士,修士在帝国极其珍贵。

修为高深者,更是稀缺。

帝国的修士都是历经沙场的凯旋者,若随便点一人杀之,定会引得百姓愤懑。

珠心的目光如刀刃一般刮过素依的前胸。

素依只觉胸口发凉,又将被子往上扯了扯。

第五章 取药引

司钰若有所思地重复道,“修为高深之人的心脏。”

素依背脊发凉,寒意顺着经脉传遍四肢百骸。

原来那个梦境,竟然是真的!

看着素依那稍闪即逝的惊慌,司钰恐吓道,“我要你活着,我要你眼睁睁地看着爹爹被挖去心脏。这是对你的惩罚。”

珠心狠狠地看了一眼素依的胸口,目光如刀刃般尖锐。

“不要……”素依嘴唇哆嗦,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迷糊中,素依挣扎着,她感觉自己有很重要的事。

可她却在昏沉的泥泞里越陷越深,什么也改变不了。

此刻,珠心素手轻捂脖间,一脸难受地祈求道,“皇上,臣妾好痛……”

美人生病,更是楚楚动人。

钟字符催促,“皇上,治疗妖毒宜早不宜迟,您看……”

司钰看看昏睡的素依,下令道,“即刻取素苍离之心。”

紫禁狱。

一名囚犯被修士制住。然后,囚服被一刀划开,露出结实的胸膛。

囚犯破口大骂,“畜生!吾逍遥派隐居深山数百年,从不问世事。此灭族之灾,错在……错在吾素苍离不惜身负重伤扫平了天下妖兽、让这天下太太平了,更错在把司钰那畜生扶上皇位……”

拿刀的修士不耐烦地捏了块布团,堵住囚犯的大嘴。

活活地剜肉取心。

素苍离疼得昏死过去。

那不甘的双眸被手合上后,再也没有睁开!

死了。

昏昏沉沉中,素依梦见爹爹捂着鲜血淋漓的胸口,怒斥道,“不孝之女!当初就该连你一起浸猪笼!”

素依双膝跪地,苦苦哀求,“爹爹,女儿知错了,求您……”

接下来的话,素依不知如何开口。

灭族之罪,连素依都不能原谅自己,又怎敢求爹爹原谅。

缓缓地,素苍离挪开挡住胸前的颤抖的双手。

素依赫然看见那空荡荡的胸膛,里面没有心脏!

本能地,素依后退着。

“别怕,孩子,过来,”说着,爹爹递出一个水灵灵的飞凤玉镯,“其实,你与一人定过娃娃亲,记住,千万要拿着这个玉镯去找他!他是一界之主,可保你一生平安……”

素依接过玉镯,在爹爹的指示下戴在右手手腕。

再抬眼时,爹爹已不见了踪影。

“爹爹……”素依挣扎着,终于惊醒,本能地看向右手手腕。

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原来只是一场梦。

素依不顾更衣,径直冲向院门,可院门已经上锁。

试着运真气,可真气却在双肩阻塞,汇聚在胸口,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乱窜。

噗——

嫣红的鲜血,在坚硬的玄铁门开出绝望的花。

紧紧捂着胸口,那里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翻滚,疼得难受。

中了妖界最阴邪的骨毒,还被这般身心折腾,怕是活不过七日了吧。

素依双腿发软,绝望地依偎着藤木秋千。

是在这个秋千,司钰许她一生一世;可如今,却留她孤独地等待死亡。

“娘娘——”

院门开了又关,一个浑身血迹的侍女趔趄走进,激动地将捧着的食盒放在石桌,“小雅苦求半日,他们终于答应放我进来照顾你了。”

素依无力地看看小雅,“可你这一身伤痕是何来。我已是将死之人,你自收拾东西逃命去吧。”

“娘娘,小雅是您的仆人,定当誓死追随娘娘,”小雅可怜兮兮地祈求着,水灵的双眼闪着泪花,“奴家听说您的娘亲和妹妹被安排去了冷宫,她们应该暂时安全……”

娘亲,生她育她的慈母。

妹妹,乖巧可人的美人。

素依无力地呢喃着,内心却点燃星星希望。

她要在七日内救出娘亲和妹妹,去一个司钰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