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苏倾亦林纾小说_若你懂我绝望与疯狂免费阅读全文by萌三岁

发布时间:2018-11-05 14:40

苏倾亦林纾小说

若你懂我绝望与疯狂全文阅读

若你懂我绝望与疯狂小说是最近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又名《假如深爱是罪孽》,由网络作者萌三岁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苏倾亦林纾。全文讲述的是林纾深爱着苏倾亦,可他爱的人却是自己的嫂子,在一次次的折磨与算计中,林纾的爱渐渐消磨掉了,她选择退出这场爱而不得的爱情游戏。

第一章 没资格给他生孩子

  凌晨两点。

  丝丝缕缕的月光透过浅蓝色窗帘,宁静中透着几分凉意。

  和夜色完全不同,此刻房间里却充斥着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气息。洁白的蚕丝被下一片狼藉,林纾忍着身体的酸涩。起身从床尾找到自己的睡衣套在身上。

  “记得把药吃了。”苏倾亦进浴室前说,没有一丝情感,清淡如斯。

  林纾打开抽屉,看着药盒上刺眼的避孕两个字,心微微一颤。两年了,苏倾亦从来不给她怀孕的机会。

  他不爱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孕育他的孩子。

  周围的空气突然都变得冷冽起来。林纾皱着眉深深呼出口气。取出一粒药塞进嘴里,灌了口水咽下去。

  很快,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住。苏倾亦披着件白色的浴袍走了出来。眼神不急不缓的扫了林纾一眼,淡淡说:“明天你去买条鲫鱼,炖好了给小楼送过去。对了,不要放姜。她不喜欢辛味。”

  林纾本来已经躺下了,听到这话心里一痛。忍不住又坐了起来。“小楼小楼。你叫的这么亲昵你哥知道吗?她现在是你的嫂子,就算是再喜欢再关心,你也要忍一忍吧。”

  嫂子。

  苏倾亦正在擦头发的手一顿,表情一瞬间冷却。满眼薄翳,“我的事你别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

  “分内?”林纾皱眉,语气不由得加重:“什么是我分内的事?倾亦,我是你的妻子,照顾你是我分内的事,伺候你嫂子可不是!”

  她的情绪已经上升到了激化点,可苏倾亦依旧不愠不火,像个局外人,“小楼喜欢你炖出的味道。”

  林稚只觉得冷由心生,急声道:“可我不喜欢给她炖!我又不是她的老妈子!”

  苏倾亦把毛巾随手丢在沙发上,冷若冰霜道:“如果你忍不了,可以走。抽屉里的离婚协议书上,你随时可以签字走人。”

  结婚两年,这句话林纾已经听过不知道多少遍了,每一次她都在想,为了和苏倾亦在一起,这么践踏自己的尊严,真的值得吗?

  值不值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离开苏倾亦,她做不到。林纾这辈子活的骄傲,满身盔甲,苏倾亦是她唯一的软肋。

  许久,她还是生生的把那根刺咽进了肚子里,微微颔首,压着嗓子说:“汤我不会熬,婚我也不会离。我累了,晚安。”

  说完,丢盔弃甲的用被子遮住了头。

  林纾有多喜欢苏倾亦,苏倾亦就有多喜欢云小楼。就算身份成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对云小楼好。而她反而像个过客,苏倾亦不在乎也不关心,随她怎么做他都不闻不问。

  有时候林纾甚至想让苏倾亦和她吵一架,可他大概是不屑,也或者只是不想与她浪费情绪,他只是冷淡,就像对待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冷淡到让她无力反击。

  “砰。”

  苏倾亦换了身衣服出门了,房间里静谧的让人恐惧,林纾缓缓起身,拉开抽屉拿出离婚协议书,眼睛直直看着右下角那个冷峻的名字,心中的壁垒一层层坍塌,溃不成军。

第二章 仅剩的一点骄傲

  一夜未眠,直到第二天早上林纾才想起,今天是她父亲的生日。急忙给苏倾亦打了个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听。

  林纾换了身衣服,直接去了他的公司。

  十九层的总裁办公室。秘书看到是她,神情有些不自然:“太太,苏总现在不太方便见您……”

  “不方便?我和他的关系有什么不方便。”林纾狐疑的睨了她一眼,抬脚就往苏倾亦的办公室走。

  秘书急忙跑出来拦她,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她几步走过去,伸手握住了门把手。推门的一瞬间。只听云小楼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她身子一颤,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子凉水,浑身都泛着冷意。

  难怪秘书会说不方便。原来这间办公室早就成了偷情圣地!心头的无名火腾腾的烧了起来,林纾猛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巨大的落地窗将光线隔绝在外。苏倾亦只穿了件白色衬衣,背对着门。而云小楼,就腻在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

  他们郎情妾意。到底把她这个正牌妻子当成什么!

  林纾怒不可遏。几步冲过去,在云小楼惊慌失措的时候,伸手用力将她推开。云小楼向后退了两步,脚后跟撞在茶几上。扑通一声摔了下去,额头撞在茶几角上,立刻红肿了起来。

  “林纾!”苏倾亦的表情阴鸷的可怕,看着林纾,沉着脸呵斥:“你发什么疯!有病就滚回家去!”

  林纾眼神凌厉的扫过云小楼,最后冷冷的落在苏倾亦身上,满脸鄙夷的说:“一个有妇之夫,一个有夫之妇,你们真是让我恶心!”

  云小楼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苏倾亦,急忙站起身,走到林纾身边无辜的解释:“林纾,你不要误会,我和顷亦之间什么都没有。”

  “我有说我误会吗?还是说你们做了什么让我误会的事?”林纾厉声打断了她,语气刻意的加重:“云小楼,你和我老公偷偷暧昧,难道真是只是误会吗!”

  云小楼被堵的说不出话,扭过头故作无辜:“倾亦,你看她,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我……”

  看到她那副做作的嘴脸,林纾怒火中烧,声色俱厉地打断了她:“有委屈你去找苏倾凛!云小楼,倾亦是我老公,像个狐狸精一样缠着他,你不觉得自己很贱吗!”

  “你!”云小楼恼羞成怒,正想发火,但顾虑苏倾亦在,眼神一转,立刻撇着嘴装委屈。

  苏倾亦的脸色铁青,目光似刀一般的盯着林纾,冷冷的训斥:“给小楼道歉!”

  苏倾亦竟然让她给云小楼道歉,自己是她的妻子,却要因为撞破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道歉。

  她做不到!在这段感情里,不向云小楼低头是林纾仅剩的一点骄傲。

  心里针刺一样的疼,可林纾还是强硬的仰着头,直视着他一字一句说:“要我给一个贱人道歉,你休想!”

  贱人!苏倾亦的眉心立刻皱了起来,扬起手臂就向林纾的脸上扇去。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林纾的左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她心里更疼,木然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的心仿佛碎成了千万片。

  抚着肿起的脸颊,林纾强忍着眼底的酸涩,仰着头,骄傲的咬着牙说:“你会后悔的!苏倾亦!”

第三章 他在乎的从不是她

  “嘶……”云小楼瞅准了时机,捂着额角的红肿痛吟出声。

  苏倾亦匆忙转身,仔仔细细的查看了她的伤势。毫不理会林纾,握着云小楼的手腕就要带她去医院。

  云小楼跟在他身后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悄悄转过头瞧了林纾一眼,带着讥讽的笑,耀武扬威的挑衅着她。

  心中的怒火滔天,林纾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苏倾亦,云小楼是你哥哥的女人,她的事你哥哥自然会关心。你这么肆无忌惮的和她在一起。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就算了,难道连你哥哥也不放在眼里吗?”

  这话一出,已经走到门口的苏倾亦。脚步猛地顿住,颀长挺拔的身姿仿佛带着巨大的压迫力,猛地转过身瞪了林纾一眼,声色俱厉:“林纾。你到底要怎样!”

  林纾终于克制不住,眼泪从眼角滑落。带着哭腔说:“你说我要怎样?苏倾亦。如果你不跟我回家。我现在就去把所有事都告诉苏倾凛,我不信他会放任自己的老婆和弟弟偷情!”

  “倾亦……”云小楼大概是害怕了,用手扯着苏倾亦的袖子不知所措。

  他的脸色很难看,看向林纾的眼里又多了几分鄙夷:“林纾。我现在才发现,你竟然这么恶劣!”

  恶劣?

  林纾自嘲的笑了笑,“我就是这么恶劣,所以你不要逼我。要不然,连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她真的就快忍受不了了,对苏倾亦,对云小楼,一旦把她逼到绝路,林纾真的不知道,她会不会毁灭所有。

  ……

  最后苏倾亦还是和她一起回去了,林纾知道,能让他妥协的,只有云小楼。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林纾的自尊心在作祟,她骄傲了那么多年,除了苏倾亦,没人能让她低头。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全家人都强烈反对,为了自己那虚幻的爱情,她毅然决然的嫁了过去。

  终于,现在她尝到苦头了,可她那么骄傲,打碎了牙也只能和着血咽进肚子里。

  去宴会的人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苏倾亦这样的身份,免不了要应酬。从林家出来的时候其实还好,但路上一吹风,半路就开始吐。

  到家的时候,酒后劲上涌,苏倾亦已经烂醉如泥。

  佣人帮着把他扶到了卧室,林纾皱着眉,给他脱了衣服,擦了脸和手,盖好被子,然后又到厨房熬了锅桔汁绿豆汤,晾到不烫嘴后端进卧室。

  苏倾亦被叫醒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林纾把瓷碗递过去,他拧着眉扫了一眼,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谁。

  “把汤喝了再睡,要不然明天醒了会头疼。”林纾压着嗓子低声说。

  喝完之后,看着林纾脸上的疲惫,他咬着舌头吐字不清的说:“不恨我吗?为什么还要照顾我?”

第四章 恨你不爱我

  他如果不是因为喝醉了,哪里会和她说这些。林纾低头嗤笑了声,自嘲般的开口:“我是恨你。因为你不爱我所以才恨你。苏倾亦,你不明白爱情会让人变的多么卑微。多委屈。”

  她眼眶红的像是黄昏时的云,可苏倾亦的眼神一片混沌,根本不为所动,“委屈?还不都是你自找的,林纾,如果你不为难小楼,我也不会让你难堪。”

  “我为难她?”林纾皱眉。“她日日夜夜的霸占着我的丈夫。难道我还要低眉顺眼的讨好她吗?”

  “你这样,那我们就不用谈了。”苏倾亦不悦的将空碗丢在床头柜上,带着酒意的话有些凉薄。

  真是可悲。林纾站在床位,只觉得自己像个笑话。她想和自己的丈夫说说话,竟然还要靠讨好一个第三者。

  “倾亦,你有没有想过。她是有家庭的人,而且她的丈夫还是你的哥哥。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哥哥吗?”

  苏倾亦冷冷的翻了个身。“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我……”

  话还没有完整的说出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林纾抬头看了一眼,苏倾亦的手机屏幕上,正在跳动的名字让她瞬间冷透了心。

  云小楼。

  这一声似乎也驱散了苏倾亦的醉意,他伸手推开林纾。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刻接了起来。

  他的嗓音因为喝酒而有些沙哑,一开口,仿佛有着无限温柔:“喂,小楼。嗯,好,我马上就来。”

  说完,连看都没看林纾,起身去柜子里拿衣服了。

  “你又要去找她?”林纾站在床边,咬着唇问。

  苏倾亦并没回答她,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转身就走。林纾心里一急,噙着眼泪喊:“你要是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

  “我求之不得。”

  他拉开门的时候,扭头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嗤笑一声,他摔门而去。

  看着空落落的房间,林纾再也控制不住,伸手将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她靠着床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腿,失声痛哭。

  为了爱他,她和家里人闹翻,摒弃了自己的所有骄傲,却没想到,始终换不来他的一点真心。

  她好恨,恨云小楼那样卑鄙的抢走她最爱的人,恨苏倾亦看不清云小楼的虚伪丑陋,但最恨的,还是她自己。

  她恨自己那样爱着苏倾亦,如果爱的少一点,她也不至于在爱情的沼泽之中越陷越深。

  夜凉如水,冷意刺骨。

  可让她寒冷的永远不是夜,而是那个让她爱到无法自拔的男人。

  ……

  苏倾亦这一走,三天都没有回来。

  林纾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不是忙音就是无人接听,最后干脆也放弃了。他如果真的想和她说话,根本用不着打电话。

  昨夜下了场暴雨,电闪雷鸣,林纾大半夜都没怎么睡着,早上起来吃饭的时候,眼底下一大片的乌青。

  苏倾亦的母亲舒文眉见状,也算不上多关心,但本着婆媳关系,还是例行公事一样的问了句:“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妈,我没事,就是没休息好。”林纾说完,起身盛了碗粥。

  舒文眉头也没抬,说话时一副当家主母的傲然和气势:“吃完饭,让司机送你去医院,我帮你预约了医生。”

  “不用的,妈,等会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用不着去医院。”林纾还当是脸色不好的事,随口回答了一句并没太当回事。

  舒文眉抬头扫了她一眼,“我说的是你和顷亦要孩子的事。林纾,你和顷亦结婚都两年了,到现在也没个动静,我给你安排了医生,你去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听到这话,林纾猛地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使劲拍着胸脯,林纾语速极快的拒绝:“我不去,生不出孩子又不是我的问题。”

第五章 生不出来孩子

  “不是你?”舒文眉拧着眉,有些不高兴:“难道还能是顷亦的问题?林纾,你别磨不开面子。医生我都给你联系好了,是这方面的专家。”

  她根本就没病!

  一想到抽屉里的避孕药。林纾心里就堵的难受,每次苏倾亦冷着脸提醒她吃药的画面像把刀一样扎在她的心上。表情一冷,林纾扔下碗筷道:“没有孩子反正不是我的问题,我不去医院。”

  “你这是什么态度?”舒文眉沉声,不悦的呵斥:“你看倾亦都几天没回来了,你再不要个孩子拴住他的心,以后有你好受的!”

  拴住他的心……

  林纾摇了摇头。她心里清楚。苏倾亦爱不爱自己和孩子根本没有关系,他爱她,她才能孕育他的孩子。他如果不爱,就算是有了孩子他也不会爱。

  “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在听!”苏文眉皱着眉,对她的不满都明显的写在脸上。

  林纾回头看了看,莫名的有些喘不过气。深深呼出口气,她逃一般的找了个借口离开。

  苏倾亦。孩子。孩子。苏倾亦。像个魔咒一般。林纾出门之后,这两个字眼还不间断的在她耳旁响。

  心里憋着很多事,烦躁的快要爆炸一样。随便上了辆公交车,坐在最后排。从起始站一路坐到终点站,她这才不得不下车。

  终点站在展览馆,林纾没有去处,干脆买了张票进去看画展。

  来参观的人很多,林纾不懂画,也看不出其中的韵味,只当是散心,一幅一幅的看下去,直到,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纾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白衬衣黑西裤,剑眉星目,她不由得一愣,“沈言?”

  大学四年里,和林纾关系最好的就是沈言了,后来大学毕业他就出国了,也就是那个时候,林纾爱上了苏倾亦。

  “真的是你,林纾,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沈言说话时,一双眼睛里熠熠生辉,“几年不见,你还好吗?”

  “我……”林纾的嗓子一哽,低了低头,故作轻松的说:“我挺好的。”

  看画展就图个修身养性,他们在这儿说话不合适,所以沈言提议换个地方的时候,林纾立刻同意了。

  沈言一直在国外,对瞳市不算了解,所以地方是林纾定的,就在她家不远处的那家咖啡厅。

  自从嫁给苏倾亦之后,她其实也很少出门,偶尔心情不好,就会去那里喝杯咖啡。

  上午十点,咖啡厅里的人不多,林纾进门之后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沈言坐在他对面,随便点了两杯咖啡。

  就在这时,咖啡厅里又有人进来,林纾起初并没在意,直到那人从她身边经过,她才发现,竟然是苏倾亦!

  ……和云小楼。

  他三天没有回家,竟都是在陪云小楼。可以来家附近的咖啡馆消遣,却不愿回家看她一眼。

  一股冷意瞬间从头顶传到了脚底,林纾的手不由的攥紧,心里的怨尤油然而生。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